华夏春秋 第十六篇 和平奥运 第六章 脏弹风波

yuertou 收藏 23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URL] 奥运会还在继续,由于特种兵的优秀表现,以及各个相关部门的密切合作,在奥运会进行了接近一半的时候,恐怖份子的阴谋仍然没有得逞。北京仍然没有受到大规模的袭击,即使有几次绑架人质的事件,还有几次炸弹风波,但是都被成功的化解了。出了几名特种兵在行动中受伤之外,几乎就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失,而在政府的努力下,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奥运会还在继续,由于特种兵的优秀表现,以及各个相关部门的密切合作,在奥运会进行了接近一半的时候,恐怖份子的阴谋仍然没有得逞。北京仍然没有受到大规模的袭击,即使有几次绑架人质的事件,还有几次炸弹风波,但是都被成功的化解了。出了几名特种兵在行动中受伤之外,几乎就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失,而在政府的努力下,新闻被暂时封锁了,为了保证奥运会的顺利进行,有的时候麻痹群众,也是迫不得已的办法。

虽然明显的威胁已经开始逐渐减小,但是一个更严重的威胁却正在逼近。

“关于恐怖份子手中拥有‘脏弹’的事情,大家都已经很清楚了!”周国辉的脸色很憔悴,也很疲惫,但是精神却一点都无法松懈下来,“谈部长与颜部长两方面得到的情况都已经表明,恐怖份子手中肯定掌握有至少一枚‘脏弹’,而且,现在他们正在想办法将‘脏弹’运进北京,对奥运会发动更大规模的恐怖袭击。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要想办法阻止恐怖份子的行动,确保奥运会的安全进行!”

会议室里的空气就像快要凝固了一样,寥寥几名参加会议的政府高官都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紧张呼吸,而那些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特种部队军官也都尴尬的瞪着眼,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他们嘴里一样,无法让他们开口。

“脏弹”,这个话题确实是太敏感了。如果说“911”事件中,那两架撞在了纽约世贸大厦上的波音飞机触动了美国人的安全底线的话,那“脏弹”就是所有国家的安全底线了。

“脏弹”所造成的破坏绝对不是一般的炸弹,甚至不是生物与化学武器所能比的,所以,当这个空前巨大的危险出现在这些军人与政府高官的面前时,谁有敢掉以轻心,谁又敢草率做出处理决定呢。

“大家都没有想法吗?那就由我来说!”周国辉脸上现出了一点不满,但是想到这次的决定意义将有多大之后,也就不再那么气愤了,“对于恐怖份子的挑衅与破坏,相信大家都已经忍无可忍了吧?”

这话还正好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几个情绪稍微激动点的特种部队指挥官就要起来抢话了,但是一想到责任的重大性,而且坐在这的不是政府部长以上级别的高级官员,就是将军,这些校级军官也就只有忍了下来。

“既然忍无可忍,那就无须再忍!”周国辉的话斩钉截铁,闪烁着精光的视线在房间中扫了一圈,“这段时间,虽然我们在全力抓奥运会的安全保卫工作,而且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并没有对恐怖份子造成致命的伤害,而那些恐怖份子大概还以为我们不敢对他们下狠手,以为自己身后个超级大国在支持他们,就敢为所欲为,就敢肆无忌惮的进行破坏活动,如果他们真的这么想的话,那就错了,完全的错了!”

这番话马上激起了死水一般的气氛,就连那些平时很稳重的政府官员都有点忍不住想要发言了。

“对!”一名上校特种兵军官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周上将的话没错,如果我们再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不让他们伤筋动骨的话,恐怖份子还以为我们是软柿子,都来捏我们了!”

“呵呵,看来你们都不是软柿子,还都是硬骨头吧!”周国辉笑了笑,对那名上校挥了下手,让他先坐下了,“相信大家都一样,没人愿意做被人欺负的软柿子吧!既然我们受到了威胁,那就应该反击,用最强大的力量,最果断的方式,最坚定的意志去反击那些敢于向我们挑衅的人。但是,说话归说话,在进行反击之前,我们必须要有一个详细而又周密的计划,这样才能够保证获得最后的成功,按大家对这个又有什么想法呢!?”

“我看,现在我们应该先明确重点!”虽然王一林的表情也很激动,但是他并没有被周国辉的话所诱惑,“现在的工作重点是为奥运会提供一个安全稳定的环境,所以我们的工作重点应该落实到这个上面来。而且,在奥运会这个以和平为主题的盛会期间,我们也不益展开大规模的行动。所以,我们应该将主要的精力放到奥运会的安全工作上来,而不是针对恐怖组织进行全面反击行动!”

“总理的话也没错!”王一林的话很有道理,而且周国辉也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与王一林对着干,干脆就承认了这点,但是马上话锋一转,“既然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要保护奥运会的安全,而现在奥运会的时间才过了一半不到,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出更好的打算。而且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我们更需要做出长远考虑,即使现在没有奥运会,在恐怖份子的威胁下,我们也必须要做出反击行动,所以,我们的反击与奥运会并没有多少关系,而且也不会因此影响到奥运会的正常进行吧?”

王一林这下没有反对的理由了,周国辉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来,即使没有落他的面子,但是他也再不好反对,毕竟周国辉的话也没错,作为对国家的长远考虑,解决恐怖组织的威胁,也是势在必行的重大事情。

“好吧,各位有什么想法,现在都说出来,现在留给我们考虑的时间已经不是很多了!”见到总理再不反对,周国辉重新将话题拉入了对恐怖份子的反击作战中来。

“我们首先应该解决‘脏弹’的威胁!”谈步声想了一下,开口了,“这已经是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而且直接关系到国家、人民的安全,更是直接针对奥运会而来的。所以,这是我们首先要考虑的一点!”

“恩!”周国辉点了点头,他也一直在想这方面的问题,“但是我们现在手中的情报并不充足,在获得更多,更准确的情报之前,要解决‘脏弹’,这是不是有很大的困难呢?”

看到周国辉射来的目光,谈步声抖了一下,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虽然现在周国辉还没有完全从老赵的手中接过总参的大权,但是他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气势,却比老赵要强烈得多。而且周国辉是一个更看重实际的行动,更在乎最后的结果型的领导者,对部下的要求也就更加的严格了。

“困难确实很大!”谈步声并不回避问题,只有讲清楚了问题,才能够让自己的压力小一点,而他也没有回避自己的责任,“但是,我们会继续努力,希望能够尽快找到更准确的情报!”

“好吧,那这方面的工作就要麻烦谈部长多多操心了!”周国辉并不是那种喜欢刁难别人的人,所以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接着就把目光转向了龙宏明,“龙将军,对于特种部队在这段时间内的优秀表现,我们给予了肯定,但是在今后,还有更多的任务等着你们去完成,恐怕暂时还不能让你的那些小伙子们轻松下来了!”

“放心吧,只要是保家卫国的任务,我们保证完成!”龙宏明想笑一下,但是想到这段时间中的艰苦战斗,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呵呵,你也不用激动,我们是不会让优秀的战士白白去牺牲的!”周国辉看出了龙宏明的尴尬,让他放松了下来,“其实,对于你们的付出,我明白,党中央与军委的首长都明白。但是,作为军人,不但是你们这些特种兵,就算是我,都要服从自己的天职,都要尽到自己的义务,要义无返顾的投入到保卫祖国的战斗中去。现在更艰巨的任务已经快要到了,你们有信心完成任务吗?”

“首长,我们有信心……”那名开始叫出声来的特种兵上校这下又忍不住激动了,但是话还没喊完,就被龙宏明的目光给压了下去。

“周上将,”龙宏明犹豫了一下,“你说吧,就算是再艰苦的任务,我们都会努力去干,在我们特种兵的字典里面,绝对没有‘退缩’两个字!”

周国辉点了点头,这些军人做出的承诺,绝对是一诺千金,后面,即使是刀山火海,他们都不会犹豫,都不会惧怕。

“这点我对你们很放心,这是我们军人的职责,也是每一个共和国卫士的职责!”周国辉对龙宏明一直很看重,作为一名40多岁的中年人,还成天与那些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在一起摸爬滚打,这就太不简单了,“对于‘脏弹’构成的威胁,你们也应该很清楚。现在谈部长将全力调查更多的情报,而你们也要随时做好准备,只要一确定情报无误的话,必须马上消灭这个威胁!”周国辉停了下:“同时,北京奥运会的安全工作也不能松懈,更不能马虎,不能让恐怖份子抓住这个机会,捅了我们的后背。所以,你们的责任与担子都很重,我们能够理解,但是却需要你们更大的努力与付出,共和国的安全,就掌握在你们的说中,不要让我失望,不要让军委失望,更不能让全国人民失望!”

龙宏明郑重的点了下头,虽然压力很大,但是作为军人,没有在压力面前低头的道理,而且现在的情况更是不容许他低头,只有坚强的去面对挑战,去面对危险,这才是军人的本色!

“另外,为了配合这次的全面反击作战,我们还应该做出更全面的部署……”周国辉脑海中的计划是很宏大的,在他看来,这已经不是一件单纯的国内反恐作战了,而是一场国家之间的战争,一场不能摆上台面来的战争。

一听到这,王一林赶紧打断了周国辉的话:“这个问题我们是不是应该提交到军委以及常委会议上进行更详细的讨论呢?”

周国辉低头想了下:“好吧,现在暂时不讨论扩大行动的问题,谈部长与龙将军先把‘脏弹’的事情处理好,而更进一步的行动,我们再在军委会议上做出决定!”

虽然,这次会议并没有就今后扩大反恐战争规模的事情做出最后的决定,但是在周国辉的脑海中,已经有了这个想法,而且这是关系到国家基本安全,人民能不能得到幸福安康生活的基本保证,所以,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选择性的问题,而是应该怎么做,怎么才能够做得好的问题了。

当周国辉他们在北京做出要重点对待“脏弹”带来的风险的时候,一些特工却早已经投入到了这个工作中来。

石家庄,河北省的省会,一个弥漫着浓厚工业气味的城市。这不但是中原重镇,也是一个工业化很重的城市,同时更是中原地区的交通要道,南方进入北京的火车几乎都要从这里经过。而坐落在这里的几所军校,更是让这座城市充满了浓烈的军队气氛。

随着京津唐三角地带的开发加速,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当然受到了重视,而天津是北京的出出海门户,又是一个直辖市,也受到了关注,而唐山虽然遭受到了两次地震的摧残,但是国家却下定决心要让这座城市重新焕发出她的生机来,所以也受到了格外的重视。而在这周围的地区,石家庄也就得到了相应的影响,经济发展也提速了。

在石家庄城边的一处破旧工厂外面,停着一辆沾满了泥土的金杯牌面包车,旁边还有一辆同样邋遢的大卡车,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到这家工厂来进货或者是出货的车辆。但是,工厂里面并没有传出机器运作时发出的轰鸣声,更没有人远出入,显得与别的工厂有点格格不入的样子。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一名穿着长袖衬衫,头发上扑满了尘土,30来岁的男人从工厂中走了出来,一辆大卡车从外面的公路上经过之后,这个男人才站到马路边上,点燃了一根劣质香烟,很享受的抽了起来。

“李老三,你又跑了出来!”一个更年纪还要小点的年轻人跟了出来,开始还很严肃的脸色,在看到递过来的那根香烟之后,就完全变了个样,“哎,这日子真他妈的难受,不知道还要在这鬼地方呆多久!”

“想你的那个‘红尘知己’了?”被叫着李老三的男人奸诈的笑了下,蹲在了马路边上,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去你的,你认为我是眷恋一个地方的人吗?”那年轻人一点都不示弱,也跟着蹲了下来,“不过就是日子憋得太久,想找地方发泄一下,不然都要憋出病来了!”

“呵呵,想发泄?”李老三诡异的笑了下,目光直盯着那年轻人,“真想找个地方发泄吗?”

“当然了,这还要问!”那年轻人一脸的不满,“你也是个男人,知道这个需要吧,这地方连头母猪都没有,简直比地狱还要残酷!”

李老三又笑了,是男人,当然知道什么是生理上的需要。丢掉了手上还剩半截的烟头,李老三站了起来:“要不我去找老大说说情,放你半天假,怎么样?”

“算了,算了!”那年轻人开始还有那么强烈的欲望,这一下就没了脾气,“我看还是没这必要你,你可千万别跟老大说,害了我,让我被老大拔了皮的话,我做鬼都跟着你!”

“呵呵,放心吧,开玩笑的!”李老三拍了下年轻人的肩膀,嘴靠到了那人的耳边,“其实不瞒你说,我也早就想出去潇洒一回了,只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要不我俩兄弟什么时候找个空,悄悄的跑出去,大家都爽上一回,你看怎么样?”

那年轻人的目光一下就亮了起来,但这只是瞬间的事,马上又暗淡了下来:“哪有那么好的机会啊,老大很少出去,而且二哥看得也很严,要是有机会的话,我还用憋到现在?”

“以前没有机会,不代表今后没有机会啊?”李老三的声音放得很低,“今天来了两个朋友,看来老大他们今天晚上都要出去办事,这不就是个机会吗?”

“真的?”年轻人兴奋了起来,“你肯定老大与二哥他们都要出去?”

“这个当然不敢肯定了,难道你认为我知道得东西比你多吗?”李老三的表情变得很尴尬,想了一下后,“但是你放心,我看老大他们多半要出去,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出去玩个痛快了,只要及时赶回来,老大他们也不会知道的,是不是?”

“这……”年轻人犹豫了一下,但是他却经不起温柔乡的诱惑,“好吧,到时候等老大他们走了,你来叫我,我们悄悄的出去!”

说定之后,李老三又给了那个年轻人一根香烟,就先回到厂里面去了。而这时候,外面的马路上显得空空荡荡,一辆经过的汽车都没有,只有那些开始出来觅食的雀鸟在飞来飞去。

果然,天才刚黑,面包车就载着5个人离开了工厂。而一直在门边等着的李老三等到车子一离开他的视线,就马上跑了回去。很快,两个黑影从工厂旁边的小路悄悄的溜了出去,直到距离工厂数百米之外,才走上大路,向着最近的一处加油站走去。

被憋慌了的年轻人紧紧的跟在李老三的后面,大概是太久没有见到外面的世界,就连看到那些以前根本就不会在意的景色都觉得很兴奋,而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解决“饥渴”问题了,更是兴奋得难以自制。

很快,两人在距离城市不到两公里的一处三岔路口上拦住了一辆反程的出租车。

“司机,去你们这最好耍的地方,要那种美女多的!”年轻人一坐上去,就慌不忙的叫了起来。

“呵呵,你不用听他的,先带我们去你们这的百货公司,我们需要买点衣服!”李老三制止了年轻人的冲动,“你这么急干嘛,难道你认为那些美女会看上你这种打扮的人?”

年轻人看了下身上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衣服,尴尬的笑了起来,开始一时心急,也就没有想那么多了。

出租车很快就将他们送到了石家庄最大的百货公司楼下,虽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但是百货公司里面仍然是人来人往,显得异常的繁华。

“不用找了!”李老三将两张五十的人民币递给了司机,开始趁着年轻人向出入百货公司的美女打望的机会,李老三已经将一张纸条夹在了钞票中间。

当两名乘客刚消失在百货公司的大门里时,这辆出租车拒绝了两名客人,向着最近的警察局飞弛而去。

这时候,这位李老三的真实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他就是国家安全部的头号特工李晨曦,也就是谈步声一直在联系,却怎么也联系不上的那个大名鼎鼎的,曾经在台湾解放战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的超级特工。其实李晨曦并不是不想与总部联系,只是他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以及能够顺利的掌握到最准确的情报,他一直忍着没有与总部联系。而现在,他已经快要接近自己寻找的目标了,就需要寻求帮助,获得支援了。

当李晨曦与那名年轻人从百货公司出来的时候,打扮已经是焕然一新,不仔细看的话,还真认不出这就是开始那两个看起来比进城民工还要土的人。

年轻人把装着他们破衣服的口袋扔进了百货公司门边的垃圾箱里,三步两步的追上了李晨曦:“李老三,想不到你还这么有钱啊,怎么平时就看到你大方过呢?”

“呵呵,哪里的话!”李晨曦有点腼腆的笑了起来,“这还不是以前老大给的,只是我一直舍不得花,就存了下来。今天我俩兄弟高兴,反正这钱也是身外之物,用得高兴就好!”

“呵呵,想不到你还这么够义气,我算是没白认你这个兄弟了!”年轻人摸着身上的门牌服装,一下就觉得自己有了泡妞的本钱了,“那我们现在就赶快去吧,不然等下老大他们回来,发现我们不在的话,就要闯祸了!”

“呵呵,不用这么急吧!”李晨曦拉住了正要叫车的年轻人,“老大他们出去的时候,给车加满了油,肯定是出远门,一时半会回不来,我们还是先去填饱了肚子,祭下五脏庙,在去找乐子也不迟啊!”

年轻人想了下,觉得这话也对。现在天才黑下来,晚上的时间还很多,反正老大也不急着回来,吃饱了肚子,再办事,那才有力气。

很快,两人就走进了旁边的一家高级餐厅,在服务员小姐惊慌失色的帮助下,两人点了一大桌子的的珍馐美味,另外还要了一瓶国窖1573。当然,那个看到女人就要忍不住的年轻人可没有少占服务小姐的便宜。

“兄弟,你说老大让我们在那鬼地方呆了这么久,这次到底要做什么买卖?”一瓶酒下去了一半,看到兴致已经差不多了,李晨曦开始深入打听情报了。

“鬼知道要做什么,反正老大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这些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年轻人也喝得差不多了,虽然看起来是个能喝酒的样子,至少脸还没有红起来,但是被李晨曦在他还没填饱肚子的时候就灌下去几杯后,也有点受不住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李晨曦给对方倒满了酒,开始在年轻人喝得二晕二麻的时候,李晨曦就将服务员支了出去,“老大对我们都很好,现在我们在这呆了这么久,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做兄弟的,帮老大分担点麻烦,这也是应该的事情,这怎么不管我们的事呢?”

年轻人偏着脑袋看了李晨曦一眼:“这话也对,老大对我们确实很好,我们应该为老大分担烦恼……”

“那就对了,来,先喝酒!”李晨曦又帮对方倒上了一杯,“我们以前还从没在一个地方呆上这么久过,看来这次肯定是遇到什么大麻烦了,老大也不告诉我们,虽然我们没老大厉害,但是也能帮着想点办法吧!想打听下吧,又怕老大不高兴,哎!做兄弟的,还真为难啊!”

“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又一杯下肚之后,年轻人的目光都有点迷糊了,“老大不让我们知道做什么事,肯定也是为我们好。其实不打听也是对的,我想不会是什么好事!”

“哦,看来你的消息比我还要灵通啊!”李晨曦知道对面这个年轻人知道一些关键的事了。

“也不是什么灵通不灵通,我也是无意间听到的!”年轻人的脑袋都开始摇晃了起来,“今天下午老大他们出发之前,与二哥在房间中谈了一会,我从门边经过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一点!”

“不会吧,难道老大他们没有发现你,而且那房间的隔音效果应该不错,你怎么听得见呢?”看到对方马上就要说出来了,李晨曦加了把力,再激了那年轻人一下。

“怎么会听不见,你忘记我以前是干什么的了?”

李晨曦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这个年轻人以前就是全国出了名的扒手,一次在火车上流窜做案,竟然扒到了老大的身上来,被修理了一顿之后,也就加入了这个恐怖组织。

“其实真的不瞒你说,我听到了那么一点点消息!”年轻人见到李晨曦冷笑了起来,还以为是不相信他的话呢,“听说老大与二哥这次见的两个朋友是另外一组的人,而他们今天晚上是出去接一件重要的货物,只要货一到手,我们就要开始行动了!”

“那他们说过是要到哪去吗?”李晨曦听出了点眉目,但是这点情报还远远不够。

“这个就不知道了,当时我害怕被发现,就赶紧溜开了!”

听到这,李晨曦有点失望了,线索如果就这么断了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但是我最后还听到一点!”年轻人的话再次钩起了李晨曦的希望,“听老大说,我们这次是要到北京去干一笔大买卖,而且会让我们拿到很多钱,还能一举成名!”

“不会吧!”李晨曦有点不相信的顶了一句,其实他心里已经笑了起来,听到这,他需要的情报就已经差不多了,而且能够套出来的话,都已经套了出来,所以他赶紧又给对方满满的倒上了一杯,“好了,我们不说这些扫兴的事了,我们喝酒,等下就去乐一乐!”

“对,不说这些了,来,喝!”年轻人一口又灌了下去,而杯子还在半空中的时候,他就爬到了桌子上,一下醉得不省人事了。

让服务员来结了帐之后,李晨曦轻松的扶着年轻人出了餐厅,招来一辆出租车后,就朝最近的一处酒店开去。

接下来的工作就要方便得多了,李晨曦在为年轻人包了一间高级套房之后,给年轻人灌下去了好几片催情药,然后再帮他招来了两位小姐,这才放心的离开了酒店。

回到百货公司,用50元钱从一名拾荒者的手中买回了那包旧衣服之后,李晨曦赶紧叫上一辆出租车,把他送到了进城拦出租车的那个三岔路口上,然后再徒步的走回了旧工厂中。

“李老三,你这泡屎拉得可真是久啊!”

刚从小门进去,就看被蹲在厂房旁边的一个魁梧的大汉发现了。

李晨曦尴尬的一笑:“肚子有点不舒服,而且开始去找猴子,本想让他分两支烟来,却找不到他人了!”边说,李晨曦边向那人走了过去,同时还摸了下自己空空如野的衬衣口袋:“有没有烟,先来一根!”

那壮汉不情愿的掏出了一包红塔山,抽出一根抛给了李晨曦:“我开始也在找猴子,这小子昨天还说要与我们玩上两把,等我把人找齐了,他却不见了!”

“是啊,我也手痒的很,现在有多少人要玩,算上我一个!”李晨曦赶紧用这个机会把开始溜出去被发现的事情掩饰了过去。

“已经有三个了,算上你正好够!”壮汉看了李晨曦一眼,鼻子抽动了几下,“你小子是不是出去喝酒了,怎么身上有股酒味?”

李晨曦心里一惊,知道自己犯了个低级错误,开始一路上走得太急,而且忙着换衣服,忘记把嘴上的酒气清洗干净了。

“哪里的事,不就是偷喝了瓶啤酒嘛,老大回来你可别告诉他,不然我可麻烦大了!”李晨曦的反应还不算慢,终于找到了借口。

“难怪你小子这半天不见人,原来是去偷喝老大的啤酒了!”壮汉奸诈的笑了起来,“等下你在桌子上让兄弟几把,我就帮你保守秘密,怎么样?”

“没问题,大家都是兄弟,输赢都是自己人,还说这些!”李晨曦拍了下壮汉的肩膀,把着他就向工厂的楼上走去。

开始还真是吓了李晨曦一大跳,幸好他成功的蒙蔽了过来,不然恐怕还没等到援助到达,他就要先考虑自己的安全问题了,就算是超级特工,也只是个普通人,而不是电影中那种可以一打几,而且还打不死的超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