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家族百年传奇

月无木 收藏 0 96
导读:或许很少有人知道柯万特这个家族的名字,可是不会有人没有听到过宝马、奔驰、阿尔塔纳这些世界驰名企业的名字。柯万特———这个德国最成功、最富有的家族之一,就是这些著名公司的大股东。一百多年来,这个家族如同一部德国工业发展史,充满着传奇色彩。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6_22_79782_5579782.gif[/img] 君特尔(左上)、玛格达(右上)、赫尔伯特(左下)和约翰娜(右下) 四代男人的创业历程   这个荷兰移民家族的兴起,

或许很少有人知道柯万特这个家族的名字,可是不会有人没有听到过宝马、奔驰、阿尔塔纳这些世界驰名企业的名字。柯万特———这个德国最成功、最富有的家族之一,就是这些著名公司的大股东。一百多年来,这个家族如同一部德国工业发展史,充满着传奇色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君特尔(左上)、玛格达(右上)、赫尔伯特(左下)和约翰娜(右下)


四代男人的创业历程


这个荷兰移民家族的兴起,始于柯万特家族的曾祖父艾米尔·柯万特。艾米尔出生于1849年,20多岁时,他在德国勃兰登堡州的小城普里茨威创建了一家纺织厂,由于经营有方,成为皇家海军生产制服披巾的指定生产厂家,公司迅猛发展。但到了1895年前后,由于德国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艾米尔的公司面临的竞争日趋激烈,加上他身体状况不佳,公司形势严峻。所幸,艾米尔的儿子君特尔挑起了大梁。


君特尔继承了父亲的商人天赋,担当起了扩展家族业务的重任。一战后,君特尔买下了生产电池的阿法康采恩,向全世界军火工业供货。君特尔不仅是个精明的商人,对国内的形势也有着准确的预测能力,更擅长和政府搞好关系。在德意志“第三帝国”期间,柯万特家族的工厂属于军队最重要的军火供应商之列。在二战后的经济恢复时期,君特尔又独具慧眼投资汽车工业。


靠着两代人的苦心经营,柯万特家族在德国牢牢地站稳了脚跟。将家族的产业国际化就成了第三代中赫尔伯特及弟弟哈拉尔特的任务。其中,赫尔伯特作出了巨大贡献。尽管10岁时就因眼睛患了严重疾病不得不告别学校,但这并没影响他在商界崭露头角。上世纪50年代末,这位“身残志坚”的董事长不顾家里人和经理们的反对,买下了当时病病歪歪的宝马汽车厂。赫尔伯特赋予管理人员更大的权力,鼓励员工参与公司管理,极大地激发了他们的主动性,使整顿后的宝马很快焕发生机。那时,赫尔伯特几乎已经失明,他的业务函件需录在录音带上,然后整理出来给部下。


柯万特家族第四代中,出名的男丁就是那位德国的“超级钻石王老五”———斯特凡。谦逊低调的斯特凡被德国《图片报》评为“超级可爱”。人们很少见到他的踪影,他只是偶尔出现在德国北海边上的小岛或某个足球场的看台上。


为情所伤的家族女人


柯万特家族的女人,既有希特勒的情妇,又有犹太人的妻子,天差地远。第二代的玛格达最惊世骇俗。她跟君特尔离婚后,嫁给了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希特勒的女人们》一书的作者,把玛格达作为希特勒生活中的第二个重要女人来写,“玛格达之所以嫁给戈培尔,是打算借机接近她心目中的英雄希特勒。她是一个时代的悲剧人物,纳粹完蛋时,因为担心孩子日后受苦,她把她跟戈培尔生的6个孩子一起带进了坟墓”。


如今女人正成为柯万特家族的真正主人。第三代“小秘书”约翰娜出生于工人家庭。20多岁时成为赫尔伯特的秘书。由于“能干、聪明”,她很快上升为助理,并于30岁时成为赫尔伯特的第三任妻子。当时,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评论说:“成为德国战后最成功商人的私人助理,对每名女秘书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奖赏。而对约翰娜来说,当她的头儿紧紧拉着她的手时,她的梦想成了现实。”丈夫去世后,约翰娜的私生活几乎不为人所知,德国的《经理》杂志对此只用了两个词来形容:保守、寡言。


约翰娜的女儿苏珊娜现跃居德国女首富。不过,她过日子完全不像人们想像的那样,没有大型的社交派对,没有奢侈的生活,不养名马,不穿昂贵时装。


第三代的哈拉尔特1967年不幸死于飞行事故,留下五朵金花。五姐妹中,二姐加布丽埃尔最出名,嫁给了德国大出版商弗洛里安;大姐卡塔琳娜也是一个名人,她买下的马术俱乐部培养出了多位奥运会马术冠军;父母双亡使四妹贝蒂娜重新审视生活,嫁给了一个虔诚的犹太教徒,在宗教中寻找心灵的归宿。


多做少说是家族的座右铭


柯万特家族传记的作者、德国著名记者雍卜鲁特对这个家族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总结道:“这个家族的历史贯穿着一条线:历代的柯万特成员从不固守于某种行业。一旦发现某种产业经营发生变化,他们就迅速重新部署。”几代人及时调整经营重心就说明了这一点。不过,为了保持家族的“独立性”,柯万特家族的成员有时也会表现出固执的一面。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福特汽车公司曾有意兼并宝马公司。但柯万特家族抵制了诱惑,坚持未将手中的股份出售给竞争对手。这一做法也符合赫尔伯特在1959年确定的企业宗旨:企业要靠自己的力量谋发展。柯万特家族素来行事低调。雍卜鲁特说:“多做少说是这个家族的座右铭。因为他们觉得,在不受舆论关注的情况下,才能更好地处理经济问题。”在最近公布的德国巨富榜前30名里,柯万特家族就有4位,估计他们的财产超过200亿欧元。但是,在德国媒体上很少看到这个家族成员抛头露面。《图片报》调侃说,那些住在德国小城巴德洪堡等地的富翁,从不张扬,一直过着“隐居”生活。


不让金钱压倒亲情


家族的巨额财富有时也会变成沉重的负担。赫尔伯特是71岁时去世的,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他把很大精力放在了财产的划分上。柯万特家的好友黑尔特披露说:“那是一个漫长的、十分痛苦的过程,最终的原则是共同承担责任。”他将固定财产给了第一任妻子及孩子;费尔塔集团的股份给了他第二次婚姻带来的3个孩子;阿尔塔纳、宝马和其他财产则留给了最后一任妻子约翰娜、女儿苏珊娜和儿子斯特凡。如今在巴德洪堡,他们还拥有一个共同的“家庭办公室”,为他们管理财产。


1967年,哈拉尔特乘坐私人飞机前往地中海方向。起飞不久,他们发现飞机导航系统发生了故障,但哈拉尔特作出了错误决定:继续前行。几小时后,当他们看见一个城市的灯光时,以为到了目的地,飞机一头扎在阿尔卑斯山脉最后一座山上……哈拉尔特留下了几乎是天文数字的财富,但留给家人的悲哀或许远远大于遗产。哈拉尔特去世后,其遗孀英格痛不欲生,终日与烟为伴,越抽越凶,后来达到每天100支。11年后,年仅50岁的英格也去世了。英格的第二任丈夫哈勒姆无法接受爱妻去世的现实,自杀殉情。


面对父母“三亡”,当时的五朵金花没有在财富面前迷失方向,反而抱成了团,创造了德国富豪家庭罕见的亲情样板。二姐加布丽埃尔说:“我们当时必须考虑,我们是把财产分成每人一份,各奔东西呢,还是牢牢地绑在一起?”最后,五姐妹选择了后者。直到今天,五姐妹每隔几个星期都会聚会,诉说亲情,询问对方的困难,共同创业。


有评论说,柯万特家族的成员,尽管拥有不同的政治观和价值观,但这个家族的成员总是能手挽手、心连心,谱写着传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