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遥远的洋 第一章 凤凰南飞 第四十五节 骚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2/


台湾“西部舰队”几乎在瞬间覆的消息传到台湾后,在岛内所引起的震动并不亚于一场里氏七级的大地震。岛内舆论一片哗然,人们都在纷纷议论为何政府斥巨资从美国购买的“先进武器”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连区区的1个小时都没能够坚持到就宣布缴械投降了,难道这就是台湾的纳税人们用比别人高出许多的美圆所换来的代价吗?东视记者许小珊说:“政府在半个小时之内就将纳税人的血汗钱给赔了个几乎一干二净,战争真不愧是‘烧钱机器’啊.........我们姑且不论政府在‘军购’中多出了多少冤枉钱,只要值得,只要可以起到起码的作用,民众的心里到最后都可能会接受,但是我们所看到却是纳税人的血汗钱给打了水漂,政府的高官养肥了肚子,军队号称‘东亚无敌’却落得个‘一触即溃’的结局........我想问,政府如此一意孤行的挑起与大陆的纷争,却又无力作战究竟是为了什么?台湾的明天在哪里?台湾民众的出路在哪里?谁又能够站出来为台湾纳税人的血汗钱‘买单’......”

惶恐而又气愤的民众纷纷自发地走上街头,高呼着“要和平,不要战争!”和“MJD下台,还我和平!”的口号聚集到了仁爱路上,许多“西部舰队”士兵的亲属也闻讯赶了过来,一夜之间失去亲人的苦楚让他(她)们愈发的憎恨起这场战争来,所有的人都将指责的矛头对准了台湾MID政府,人们希望可以通过抗议斗争来使MJD政府可以通过谈判而不是战争来和大陆解决此次的冲突,以使更多的生命能够逃离战争的吞噬。然而,等待他(她)们的却是政府调集而来的全副武装的军警,2000多名荷枪实弹的军警用橡皮子弹、催泪弹和高压水枪在仁爱东路上开始驱散游行群众,并同示威的民众产生了肢体冲突,在冲突中至少有144人受伤,387人被逮捕,这就是台湾史上著名的“仁爱路事件”,台湾MJD政府借此宣布岛内从即日起禁止一切游行示威活动,违者将被视做阴谋推翻政府被押送绿岛接受看押;同时MJD颁布了《特别兵役法案》,该法案规定凡是居住在台湾岛内的年满17~40周岁的男子必须在2日内向所在的征兵站报到,逾期不到者将被视为‘逃兵’移交特别军事法庭法办..............

“废物!废物!真是一帮没用的废物!”MJD籍的台湾总统陆百飞在他的总统府官邸内指着一帮政府幕僚们大发雷霆,“你们自己看看!自己看看!不到1个小时整个舰队就全部完蛋了,谁来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你们说我拿什么来‘反制’大陆的攻击,拿走廊上的痰盂吗?!”

“总.....总统先生.....”参谋总长刘以升陪着小心地说道:“我‘西部舰队’全体将士确实已经尽到了力,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大陆第一零三巡防舰队是一支拥有至少4艘航空母舰的战力强悍的航母编队,在他们的面前连美国太平洋海军的‘苹果舰队’都不能够全身而退,更何况..........”?!”陆百飞粗暴地打断了参谋总长刘以升的话

“更何况什么,“美国海军是美国海军,我们的台湾海军是台湾海军!美国人失败了可以退回关岛重来,我们呢?你叫我们往哪退?再往后我告诉你是哪儿,是大海,我们走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无路可退了,再往后退我们不是被外面那帮愚蠢的小市民的吐沫给淹死,就是给大陆赶到海里去喂鲨鱼!难道这些也要我告诉你——我的参谋总长大人!”

“海军士兵们已经尽力了,总统........”海军司令廖管武低声争辩道。

“是啊!是啊!是已经尽力了,”陆百飞讥讽地说,“全都尽力到大陆的俘虏营去了!你们自己看看吧,这是美国太平洋海军刚刚发来的战况分析。”说着,陆百飞将厚厚地一叠文件用力地扔在了众人的面前,“大家都来看看我们‘英勇’的海军是如何‘尽力’地去战斗的吧!在整个战斗中大陆方面发射了两轮导弹,击沉了我们的5艘主力战舰,不过不错的是我们的海军也发射了一轮导弹,可是他们的目标在哪?在远离大陆舰队的60海里之外,就是闭着眼睛也差不了这么远啊!这都是打得什么仗?!竟然还好意思说什么已经尽了力了,那告诉我如果不尽力会是怎么样,是不是直接把整个舰队开到大陆那边举旗投降了?!”

“这不可能!”看着手中的调查报告,廖管武情绪激动地叫了起来。“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事情的?”

“不可能?”陆百飞冷哼道,“为什么不可能?我来告诉你吧,你的‘西部舰队’早已经被大陆渗透个一干二净了,全都姓了‘共’,妈的,竟然和大陆合伙唱了出戏把我们辛辛苦苦积攒的家底全都卖了个底掉,你还在这里问是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呢!!!”

“那........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联勤司令孙喜成忧心重重地说,“失去了‘西部舰队’我们就等于失去了一大半的有生力量,单凭苏澳的第一六八巡防舰队和基隆的第一三一巡防舰队根本就无法应对大陆的下一阶段的渡海作战攻势,毕竟东部海岸的舰队还要担负着整个东海岸的安危,基本上已经很难调动一兵一卒了。”

“我看.....还是这么办吧,”参谋总长刘以升思索了片刻,然后说,“我们现在可以命令苏澳的第一六八舰队北上与在基隆的第一三一舰队汇合,根据情报显示,目前大陆的第一零三巡防舰队在战斗结束后就已经进继续北上企图与他们的第一零七巡防舰队,所以,至少在大陆新的航母编队达到前我们和棉花屿、关岛之间的海域是相对平静的.........”

“你想说的是什么?”

“我认为,就目前的形式来看,大陆方面还没有作好渡海作战的准备,至少以目前的东亚轻视来分析,大陆短期内根本无力发动对我们的陆地攻击,在朝鲜半岛大陆要面临他们的传统盟友北朝鲜在军事上面临的困境,朝鲜半岛是大陆方面的陆上缓冲地带,屏护着大陆首都地区的安全,北朝鲜一旦有失,大陆就将永远地失去他们与长期驻扎在韩国的美军的掩护屏障,所以大陆方面是绝不会容许美国人出现在他们的鸭绿江岸边以威胁他们的首都安全的,更何况现在大陆与日本的关系也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所以,他们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在尽可能的削弱我们的海上力量后,让我们在暂时无法威胁他们的海峡安全,以使他们的力量可以顺利地转移到他们的北面,因此目前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借机重新积聚我们的力量,重新安排完善我们的部署,以应对将来大陆可能发动的攻击。”

“这是以后的事,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做?”陆百飞不耐烦地摆摆手说,“我要下午的时候,我的办公桌上出现有一份关于攻击大陆三峡大坝的计划书!”

“什么?!攻击大陆的三峡大坝?!”众人一惊,急忙忙不迭地劝阻着,“千万不可啊,一旦攻击大陆的三峡大坝,我们会遭到大陆百倍的攻击,到时候我们如何面对?”

“这不是我现在要考虑的事情!”陆百飞大声说道,“我所要关心的是大陆已经在我的脸上重重地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我现在要把这一切个拿回来,我所要的计划的执行和结果,而不是听你们来告诉我这个不可以,那个不可以!所以,现在,散会吧我的先生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