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第二章 第一节

庹政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URL] 叶山鹰怀着沉重的心情跟着苏雪莲回了江城。当他听完了苏雪莲的想法后,完全被她的疯狂震惊了,这完全是小说中的故事,他就象传说中的傻小子,平步青云,突然间拥有美女和财富,当然,还有刺激冒险的人生,一切都象是梦。但一切,却是真实的,绝对不能怀疑。 他想到两个月前,他正在为公司的业务焦头烂额,年初,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叶山鹰怀着沉重的心情跟着苏雪莲回了江城。当他听完了苏雪莲的想法后,完全被她的疯狂震惊了,这完全是小说中的故事,他就象传说中的傻小子,平步青云,突然间拥有美女和财富,当然,还有刺激冒险的人生,一切都象是梦。但一切,却是真实的,绝对不能怀疑。

他想到两个月前,他正在为公司的业务焦头烂额,年初,一切都是新的开始,如果不能迅速跟上市场的步伐,他所在的公司完全可能从西部这个最大的城市被排挤出去,那么,他也可能失去在公司中的一切:职务、薪水,他忧心忡忡。而这时,他的家乡,江城,正在腥风血雨中,无数人的生命陷入危险。但这跟他没有什么关系,就象遥远的伊拉克战争。但是,突然之间,一切都不同了,他被征入伍,投入这一场战争中,江城,毕竟不是伊拉克。

不会再是电影上看到的刀光剑影,也不是想像中意淫的场面,对于货真价实地要充当一名黑社会分子,他满心厌恶。是的,黑社会分子,甚至是所谓的“大哥”。在回江城的途中,叶山鹰开始恢复理智,开始认真考虑他被突然改变的人生。首先,他只有祈求他能够象所有小说的主角那样,充满幸运,战无不胜,虽然有危险,但总能逢凶化吉,取得最后的成功。

然后是现实的人生。杀人放火绝对是不能做的,这是他为自己设的底线。但是,无可避免要做一些违法犯罪的事。他一定要尽力控制,避免死刑和过重的惩罚。还有,道义上不能太伤天理,想到他的对手也是一群为非作歹的不法之徒,稍微心安一点。确定了基本的原则之后,他苦恼地发现,他面对的是超级难局,威胜公司损失惨重,对手大占上风,几乎可以说得上是胜劵在握。他现在不太清楚对垒双方,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威胜公司现在还没有找到解决困境的办法,否则苏雪莲也不会这样病急乱投医,居然想到将他推出来力挽狂澜,就象两军交战,即将溃败的一方临阵换帅,而且换的是个完全新手,最后的结局应该是毫无悬念。为什么他们不是胜利的一方呢?他愤愤地想,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果苏雪莲他们不是山穷水尽,濒临绝境,也不会让他这样一个无名之辈登上这个超级舞台。

也许自己真的可以大显身手,反败为胜!一时间骄傲和不服气又占了上风,叶山鹰绞尽脑汁想了一会,终于没有找到什么锦囊妙计,重要的是,这是个他完全陌生的行业,不同于他以前进行的普通商业管理。于是,他叹一口气换个角度思考,如果我是对手,现在还会做什么?继续杀人?显然不会,对手的目标只在招商大楼,当然对于苏雪峰以前的位置,对手也显然很有兴趣,但至少目前再杀人会造成更大的混乱与不安,整个江城黑道,都肯定会反对这种行为。当个体的行为危及整个行业的秩序时,必然遭至所有同行的联手抵制,这是商业原则,应该也适用于黑道。做为威胜公司可能的继任领导者,感觉排除了自己可能面临的危险,他暗暗松了口气。

叶山鹰继续胡思乱想着,但是,这一刻,苏雪莲却是彻底放松了。就象长途泅渡者终于挣扎到了岸,她心满意足地彻底放松了自己,她依偎在叶山鹰的怀中,恢复了一个少女的温柔。同时,她也是一个恋爱中的少女,心中充满甜蜜的幸福。而仅仅在一天前,她还是一个心力交竭,左支右绌,不合格的黑道大姐。

当她接到苏雪峰被刺的消息时,她完全震惊了,脑中一片空白。父亲和哥哥,一直是她心目中的神,无所不能。她刚刚进入大学的时候,曾经偶然在打回家的电话中抱怨集体宿舍太过拥挤,没有一点私密的空间,三天后,她所在学院就有了一个奖励措施,对于入学成绩优异的人可以,可以三人享一个套间。名单有她的名字。她的入学成绩虽然不错,但还没有达到出类拔萃的程度。过了一段时间,在其它同学异样的眼光中,她慢慢想明白了应该是怎样的一回事。她被传说成某位巨富的女儿,她们对她又羡又嫉,促成了她在大家四年中的孤独和清高。这本来就适合她。同时也无意中促成了她对于叶山鹰的愈依恋,她没有一个朋友,两个哥哥总是太忙,而且粗放,有些话也不适合向他们说,只好对遥远的他倾诉。一切都有因有果。

她立刻放下毕业设计,飞回江城。在飞机上,她冷漠地眺望眩窗外的云朵,神思飘忽,但她很清楚地意识到,她失去了这世上最爱她的一个亲人,同时,她也失去了她的艺术家梦想。向思宇告诉她,他哥哥,苏雪峰把他所有在威胜公司的股份转到了她的名下。遗嘱是几年前就写好的,在他接掌老头子位置的时候,放在保险柜中。他们这一群人,从踏入黑道的第一天,就已经安排好一切,准备应付一切意外,随时接受命运的裁决。这并不惊奇。吃惊的是打开保险柜时,向思宇和苏雪强两人发现,遗嘱中苏雪峰并没有平分一半他的股份给他的弟弟。苏雪强非常不快,但很快就忘记了,同样的,他也很喜欢这个年龄比他们小很多的妹妹。只是有一个问题他们必须面对,现在在整个公司中,苏雪莲现在拥有的股份最多,她拥有百分之三十,这是一笔非常恐怖的财富,足以让她入围福布斯排行榜,成为最年轻美丽的女富豪。同时,她也应该理所当然地成为公司的董事长,虽然,她并不一定拥有整个公司的管理和决策权力。所以,向思宇在电话中告诉苏雪莲噩耗的同时,要求他结束她的大学生涯,她可能从此以后提早进入公司,成为一个重要的管理者。苏雪莲对此并不在意,她对财富也没有多少概念,既然公司需要她,家庭需要她,她就做吧,她有这个义务,责无旁贷。但没有一个人会想到,这位黑道大哥的女儿,她身上中蕴藏的另外一种东西因此被发掘出来。

她和苏雪强一起主持苏雪峰的葬礼。跟老头子当年的葬礼相比,场面更加宏大,但所有的大哥只派出了副手参加,他们都在观望判断,决定今后跟威胜公司的关系。一些重要的人物在电话中对他们兄妹表示哀悼,没有代表出席,整个丧礼在隆重中透出凄凉,唯一给来宾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苏雪莲的美丽和冷静。

鲁龙水也派出了他的副手前来,丧礼刚刚结束,他就迫不及待地向他们传达赌王的意见:暂时停止与威胜公司的合作。苏雪莲参加了接待,还有苏雪强和向思宇。公司另一位重要人物,在黑道德高望重的局二接到噩耗后立刻放弃了他剩下的旅程,急返江城,但是,他在双流机场刚下飞机,就被等候的江城警方经侦分局的人带走,他的伟业置业公司涉嫌商业诈骗被人举报,证据确凿。多亏了那些腐败的官员,局二在看守所里依然能够与外界保持联系,遥控指挥,对于稳定威胜公司的大局至关重要。面对赌王的毁约,现在他们明白赌王只对苏雪峰个人承诺的真实含义了,他没有背信,赌王从来没有收回自己的诺言。鲁龙水的副手进一步明确地告诉他们,在这一年中,赌王会重新选择他的合作者,或者是付云川,或者是张宪,或者是酒城的另外一位王姓大哥,如果明年威胜公司能够重振雄风,鲁龙水依然会首先选择与他们结盟。苏雪强气急败坏,向思宇无可奈何,他们这个圈子本来就是赤祼祼的利益,没有真正的朋友,何况,他们还没有建立牢固的关系。如果局二在场,气氛也许会和谐一些,但绝对没有挽回的余地。倒是苏雪莲表示得落落大方,从容不迫,整个过程她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她的礼貌与镇定,被鲁龙水的副手带了回去详实地汇报给赌王。

苏雪莲把悲伤藏在心里,决心在这一场拯救威胜公司的战斗尽自己的力量。

她清楚地明白,公司现在面临严重的危机。首先是来自警方的麻烦。苏雪峰死后,一个专案组迅速,由省厅亲自领导,成员来自其它城市,每天都有威胜公司的人被传唤,向思宇施展浑身解数,竭力应付。然后,是整个公司人心溃散,陷入瘫痪。失去了苏雪峰,留下极大的权力真空,大权独揽的后果导致现在整个公司犹如一盘散沙,同时,局二不能亲自出面协调,公司也失去了很多关系和威慑。这此关系和威慑,以前都是威胜公司高速有效运转的保障。向思宇对此无能为力,苏雪强也相距甚远。

还有一个麻烦是苏雪强。苏雪峰死后,苏雪强突然变得出乎意外的强硬和激动,多次宣称要用血战来复仇和捍卫公司地位,在遭到向思宇、局二和所有公司元老的否决之后,他一意孤行地开始行动。他找到每一位公司小头目谈话,用提拔和加薪逼迫他们效忠,他派出了线人,准备了战斗队伍,剑拔驽张。如果不是曹旭玩了一个战略撤退和警方的强大压力,江城早已经是一片腥负血雨了。同样做为苏雪峰的亲人,苏雪莲复仇的决心和渴望绝不比他少,但是理智告诉她,保持冷静和稳定是目前最重要的,冲动只能导致毁灭,这种时候开战,不仅会遭到本已紧张恼怒的警方强烈打击,而且江城其它大哥也会因为担心殃及池鱼而联手阻击他们。

情况紧急,她必须马上投入工作,短短数天内,她迅速完成了人生重大的角色转换,不再是一个充满梦想的艺术学校女生,而是一位精明冷酷的商场女强人,甚至可能,会成为一位黑道大姐。虽然,目前,向思宇还没有让她接触公司黑暗罪恶的一面,让她专心于那些看起来正常的生意,这也已经足够让她觉得力不从心了。

但是,她毫不气馁,勤学好问,进步很快,她显露出来的潜质,是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焦头烂额的向思宇唯一安慰,他和局二私下沟通,如果真要在苏氏兄妹中选择一个做领导者,他们宁愿选择苏雪莲。但是,这种意见绝不是能够随便表达,甚至不能轻易流露一丝一毫,尤其是在这种关键时候,会伤彼此感情,甚至导致公司分裂瓦解,他们很清楚苏雪强的个性。但是,毕竟她还是一个新手,太多的东西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掌握和驾驭,远远超过一个年轻女孩子能够承受的限度,虽然有向思宇这样足智多谋,经验丰富的人帮助,她每天都还是忙得晕头转向,精疲力竭。一个月过去了,她到了崩溃的极限。

一天傍晚,送走最后一位贪婪难缠的客户,苏雪莲瘫软地躺在椅子上,浑身脱力。向思宇走了进来,脸色苍白,同样的身心疲惫。他爱怜地看着这个完全透支的女孩儿,用玩笑鼓舞她:“也许,我们应该找一个MBA的人来帮我们管理整个公司。”就象一道闪电划过,有什么东西突然之间触动了她,她想起了他,他跟她说过,他的专业是管理。于是,在第二天,她独自一人去了省城。然后,现在,她如愿以偿,他别无选择地跟着她回到了江城。

快到高速公路收费处时,苏雪莲从手袋中拿出移动电话,开机,然后开始拔打电话:“四叔,我回来了。请帮我召集公司那几位股东叔叔,还有二哥,我有事想跟他们商量。”她打电话时有些冷漠,带着淡淡的命令语气,转过头看叶山鹰时,已经满面温柔地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