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幻世录(结局)

hong11 收藏 0 200
导读:上集:http://bbs.tiexue.net/post_1952627_1.html http://bbs.tiexue.net/post_1995050_1.html 续集: 第十一章 寻 雷欧纳德一行人出了曼多力亚,回到席达镇,准备前往沃菲斯塔。 他们先去了旅店,吃罢饭,然后谈起下一步的计划。 “我们决不能闯沃菲斯塔的大门,那里士兵太多。”琥说道。 “琥说得对,我们绕过大门,可以不知不觉地潜入沃菲斯塔内部。”雷欧纳德说到“我想,我们就走那可那鲁,那里好像可以进去。”

上集:http://bbs.tiexue.net/post_1952627_1.html

http://bbs.tiexue.net/post_1995050_1.html

续集: 第十一章 寻

雷欧纳德一行人出了曼多力亚,回到席达镇,准备前往沃菲斯塔。

他们先去了旅店,吃罢饭,然后谈起下一步的计划。

“我们决不能闯沃菲斯塔的大门,那里士兵太多。”琥说道。

“琥说得对,我们绕过大门,可以不知不觉地潜入沃菲斯塔内部。”雷欧纳德说到“我想,我们就走那可那鲁,那里好像可以进去。”

在雷欧纳德说这席话时,汉克斯一直没有持反对意见,因为他正与一位背着帆布大包的男子热烈的交谈着。

“好!那克那鲁……。”缇娜刚想说什么,旅店老板突然对他们说:“你们要去那克那鲁吧,听说那里突然禁止人们通行了,他们虽然有些高傲,可从来没干过这种事啊!”

“那我们怎么办呀?”雪拉焦急地问。

“我听说现在必须有通行证的人才能通过,可通行证只有那可那鲁的贵族有……。”老板好像想到了什么“我想起来了,他们还发给了一些商人,你们去港口问一问吧,或许一些商人会帮助你们呢。等等,我认识一个商人,叫克里夫,他是个好人,长得胖胖的,大家都认识他,他肯定会帮你们的,快去吧!”老板说完又去干活去了。

“好吧,缇娜,你知道港口在哪个位置吗?”雷欧纳德问道。

“有,在曼多利亚城东边,有一个叫薛维斯的港口。”

“什么?那我们还要折回去?天哪!那么远的路!”雪拉说道。

“好啦,我们别无选择,只有再跑一趟了。”

“我与雷去就好了,你们在这里先住下等我们的好消息吧!”琥说。

“一路上多保重。”

于是,他们俩个日夜兼程,终于到了薛维斯港。

“喂!伙计!你们知道克里夫在哪吗?”琥问一个水手。

“噢,克里夫昨天来上货了呢,不知走没走,你们去问问船长吧。”

那船长就在附近忙活着,雷欧纳德忙赶上去:“请问一下,克里夫在哪?”

“啊,克里夫已经在路上了,他要去沃菲斯塔做生意,可是,你们恐怕追不上他了。不如先去萨尔克岛或别的地方,我可以带你们去,哎——”可是他们已经跑远了“哎,真是的,本以为会赚些钱呢。”船长叹息道。

他们俩尽量少休息,希望能够追上克里夫。可是,他们在菲纳斯河畔遇到了麻烦。

这天早晨,他们早早起来赶路,在快要走出菲纳斯河畔的树林时。突然,看见了几个兽人正在河边石头上坐着歇息。他们其中的几个穿着同样的衣服,拿着同样的狼牙棒,而有一个却拿着一把像雷欧纳德一样的长剑,穿着较好的衣服,像是他们的头儿。

“快,先隐蔽起来。”雷欧纳德急促却小声对琥说道。可是,太晚了,那首领已经发现了。

“什么人?别藏了,快出来吧!”那头儿高声喊道,声音里有些野兽般的嚎叫。

雷欧纳德知道藏也没有用了,于是,走了出来,他并没有那么紧张,也不是很戒备,因为,他看清楚这些人并不是沃菲斯塔的人。

“今天天气真好……。”雷欧纳德装作若无其事地说。

“停!”那兽人队长粗暴地打断了他“你们是什么人?到这里干什么?”

“我们只是普通的过客,恰好经过这里。请问你们是?”雷欧纳德在装傻,因为他知道形势紧迫,不想再惹麻烦。

“冀罗的正规军。”那队长挺着胸脯说。

“啊!你们是冀罗的兵啊,怎么也跟沃菲斯塔的兵一样到处闲逛啊!”

“哼!这不需要你管!你们赶快走吧,不然一会儿我改变主意,你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快走吧,琥。”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们刚要过桥,一个士兵突然赶上来,将第一个过桥的琥推了回来。

“喂!干什么?”雷欧纳德尖锐地问。

“你!”那个兽人用武器指着他们“不是你,是你旁边的那个半兽人!”

琥站了出来:“我怎么了?”

“哼!冀罗乃至整个法鲁西翁大陆只有你一个半兽人,我们怎么认得错,你就是那个背叛冀罗的盗贼于一个巴格拉姆女人生出的肮脏的杂种,我们要替整个冀罗消灭你,来捍卫国家的荣誉。你,年轻人,走吧,以后不要与这种人混在一起。”

“哦?这种做法就是为了捍卫国家的荣誉?我倒要看看。”雷欧纳德同时也拔出了剑。

“这是我的事情,雷,请不要插手。”琥冲到雷欧纳德的前面。

“哦?都想反抗是吗?好,我就让你看看冀罗正规军的实力。”说着,五个举着狼牙棒的兽人跑了过来。

只听弓弦一响,五个人同时倒在了地上,好像一点伤口也没有,但是,裸露的皮肉上已变的黑紫黑紫,显然中了剧毒,有两个人还想站起来,却又永远地倒下去了。他们五个人都受了琥的绝技——毒魔箭。

“你——你们!等着瞧吧!”那个队长猖狂而逃。

“快走吧,不然我的毒箭就白费了。”

“嘿!你那一招真绝!”雷欧纳德兴奋地说。

然后,他们立刻过了河,穿过宁静之森,回到了席达镇的旅馆里。

“缇娜,我们还是去晚了一步,不知你们可看见克里夫经过这里?”琥看到缇娜连忙问道。

“没有啊,你们没找到他?”

“我们途中遇到了麻烦事,没追上他,真倒霉!”琥很丧气。

“好吧,我们现在就出发,说不定能在艾瓦台地遇到他!”雷欧纳德乐观地说。

他们一行人一路小跑,一心想追上克里夫,但是,一路上,他们一个人影也没有看见,让他们感到很疑惑。直到他们来到了艾瓦台地——。

“好残忍!”雪拉惊叫起来。

前面不远处,一群野兽正在撕咬着几个经商模样的人。

“那人好像是克里夫!”琥惊叫道。

“可恶!现在法鲁西翁大陆上的强盗,野兽横行于市,难道就没有人管管了吗?”汉克斯义愤地说。

“不要再说了,事以至此,我们先寻到通行证就走吧。”雷欧纳德指指那边翻倒的大车“我想,通行证就在那里。但是,首先我们的干掉这些东西。”他回手一剑把一只甲壳蜂砍成两半。“摆脱,你们掩护我,我去找通行证,快!”

雷欧纳德忙着翻箱倒柜,其他人围在周围保护他。

“找到没有啊?快点。”雪拉刚才差点被血狱鳞的火烧着长袍。

“他把通行证放在哪里,我怎么知道?”

这时,台地南边的道路上突然跑来了一名粗壮的兽人,披着橘黄色的斗篷,肩扛着一把大得吓人的双刃斧。他一看见如此的场面顿时停了下来。

“我的天呀,怎么到处都有战斗。喂!你们干什么呢?赶快跑啊!”那兽人喊道。

“快来帮帮忙,帮我们找到去那可那鲁的通行证,会有报酬的。”雷欧纳德抓住这个好机会,准备借助外来的力量,因为,他们被包围着,一时间无法突围,而杀伤力大的魔法又需要时间。要找到那通行证还真不容易。

“这,好吧。等等,我好像见过那通行证,嗨!就在这里。”兽人在刚才克里夫被吃掉的地方,捡到了那土黄色的,大大的纸证书。

“太好了,请帮我们突围吧,帮人帮到底。”雷欧纳德又喊道。

“这没问题。”那兽人说着,举起那大斧子,一下砍去,野兽四处乱窜,都吓得躲了起来。

“谢谢!”缇娜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道。

“这没什么。”那兽人粗声粗气地说道“你们为什么急着招纳通行证?而且,那好像不是你们的东西。”

“是的,这的确不是我们的,这只是我们的朋友克里夫的东西,我们想去那可那鲁旅游,半路遇此劫难。”

那兽人用鄙夷的眼光看着他,雷欧纳德马上意识到他编的话实在太不像了。他们的身上都带着武器,哪里像是旅游的啊。

“唉!其实,我们是要去沃菲斯塔办事的,但走大路会有许多的麻烦,我们就想先去那可那鲁,但是——”雷欧纳德苦笑了一下“你看到了——你叫什么?多谢相助!”

“嚎。你呢?”

“雷欧纳德!”

雷欧纳德此时打量着嚎,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你去哪?”

“这——照你这么一说,我真不知去哪了,哎!走一步算一步吧。你们去沃菲斯塔做什么?”

“这个呀!”雷欧纳德不耐烦地一挥手。

“你这是什么意思?”嚎疑惑不解地问。

“当然了,你若是四处流浪的话,为何不与我们一起走呢?我们做的事可是很有趣的!”

“什么?你难道把我们的伟大事当成游戏了吗?”汉克斯愤愤不平地说。

“是的,而且,我还沉迷于此,喂!你也参一脚吧?”雷欧纳德讥讽地说。

“你……!”

“好了,汉克斯,不要再说了。我想,如果嚎愿意加入我们,以我们现在的情况多一个同伴不是更好吗?”缇娜劝道。

“好吧,我也正愁没有地方去呢,倒不如去跟你们做一番‘伟大的事’。雷是个很有趣的人,我很愿意与你做朋友,不如我们快走吧!”嚎说道。

“喂!等等我嘛!”雪拉边跑边喊。

这样,他们又结识了一位新的伙伴。不知前方到底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


第十二章 真理

那可那鲁边境,利鲁玛山地。

“别跑,站住!”

几个翼战士已将一个相貌英俊,手持长矛的翼人逼入绝境。

“这回你可跑不掉了,乖乖地跟我们回去吧,迟早就是一死。”一个翼战士说道。

“我为什么要跟你们回去?”那翼人喊道,同时将长矛紧紧地握在手里,准备应战。

“你难道在装傻吗?你的哥哥和你都是邪恶的怪物,我们一定要斩草除根才行。”

“我哥哥体内流着黑色的血,难道我就必须与他一样吗?他已经走了,我也与他毫无关系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杀死我的父母和我?”那翼人恶狠狠地说,脸上流露出痛恨的神色。

“少说废话,只要有对那可那鲁不利的人,就要斩草除根,快点跟我们走!”

“哼!要动手就来吧!”那翼人将长矛指向敌人。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干掉我们。”

说时迟,那时快,那翼人冲上去虚晃了一矛,趁着那几个翼战士拿出武器时,他已经奋力扇动背后那双巨大的纯白羽翼飞出了包围圈,往山谷口飞去。出了那,他就自由了。

翼战士们反映过来,立即追了上来。眼看其中的一个战士就要追上他了,他却猛地转过身来,一个回马枪刺中了那战士的胸膛。那战士一瞬间停止了振翅,翻身跌入了深渊。

“你别以为这么轻松就可以走了!”他背后一个声音说到,另一个战士已经追到他身后,堵住了谷口。紧接着那战士打了一个响指,山后面突然出现了一队翼战士与翼射手。显然早已经埋伏好了的。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那可那鲁就一点自由都没有了吗?”

“少废话,你早就该死了!”那战士喊道。

那些家伙刚想冲上来,这时山谷口处传来了一阵纷杂却细小的脚步声。雷欧纳德一行人来到了利鲁玛山地。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相似翼兵队长的人飞了过来盘问。

“哦?我们只是路过这里,这是通行证。”

“好吧,不过你们得快点,我们还有要事,快走。”那队长看了一眼通行证,示意他们往西走。

“噢!请问出了什么事,这么兴师动众的呀?”雷欧纳德好奇地问道。

“别问,外乡人不要管我们自己的事,快走!”

“嘿!你们看上去是在欺负一个无辜的人,是不是?”嚎看见那些战士正用矛指着中间的一个翼人。

“哼!你们到底想不想走?”

“好啊!我们不走怎样,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人,这事我们管定了。”嚎义愤地说。然后便扛着大斧冲到那队长跟前,猛然一斧子砍下去,那队长连忙用长矛招架,却被斧子砍成了两截。

那队长扔掉长矛,飞回队伍,大喊:“兄弟们,把路口赌注,连他那伙人全部逮捕回去。”

“是!”士兵异口同声地回答,一起冲向他们。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北他们最啥?”

“雷特。”那翼人简短说到“至于为什么被他们追杀,都是因为我的哥哥——说来话长,真是谢谢你们帮我。”

“这没什么。”嚎义气地说。

“我真讨厌这种义气超强的人。”雷欧纳德无奈地说,但还是拔出长剑,准备迎战。

头一次与翼人交锋,站在陆地的人真是吃了不少的亏。利鲁山地是个大峡谷,只有旁边一条供商车通过的路能走人。翼人确实占了不少优势,翼射手更是厉害,飞在峡谷中射箭,根本不怕雷欧纳德等人手中的短兵器,似乎只有琥,缇娜、雪拉和雷特才能御敌。这里毕竟是翼人国,而且翼人也不是好对付的。

过了不知多久,他们虽然也干掉了几个翼兵,可是,这也不是长久的对策,这时,缇娜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我们站到路旁,靠在山壁上,这样他们就会集中过来,无法飞翔,我们再趁此攻击他们。”

“对,这真是个好主意。”嚎激动地说。

他们且战且退,翼兵们果然都跟了过来,几个翼兵被他们打倒了。可翼兵太多了,他们有些力不从心了,翼兵把他们团团包围住了。

“哼!就是因为你,我们才又失去了几个弟兄,我们今天非杀了你。”六个翼兵和两个射手包围了缇娜。

“那只是因为你们脑子太笨。”缇娜轻蔑地说。

“少废话。”那个说话的翼人恼羞成怒,一矛向缇娜刺来,缇娜往下一蹲,轻盈地躲过了攻击。这时所有人一起举起武器向她扑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缇娜‘嗖’地将魔杖举向天空,只见一道红光迅速地闪过天际,只听她平静地说到——

“奏响吧,月花圆舞曲!”

突然,在红光消尽的地方,凭空落下数不清的粉色花瓣,像一场花瓣雨。

“你这是在干什么?在耍把戏吗?”几个翼兵哄笑起来。这时,花瓣雨已落在了他们身上。

“啊!啊!”几声惨烈的尖叫,两个最先碰到花瓣的翼兵居然浑身喷出了许多道血柱,落在地上,随即落入了深渊。接着,又是几声惨叫,剩下的人也倒下去了。那些花瓣看似柔弱,碰到人时却都像利刃一般刺进敌人的身体,直至把敌人杀死。这便是缇娜的必杀技——三个舞曲中的第一曲。瞬间,缇娜面前就空无一人了。

“好啊!是我们大肆反攻的时候了,弟兄们,我们一起上。”雷欧纳德看见缇娜脱围后大声喊道。

各种兵器一齐举起杀敌,再加上缇娜魔法的保护,敌人很快被消灭了。

“我们翼人族怎么会败在低贱民族人的手里,你们等着,我们会为这些死去的弟兄报仇的。”那一直待在远处的队长狠狠地喊道,便要飞走。琥忙拉弓搭箭,准备把他射下来,可雷欧纳德却按住了他,放了那队长。

“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我们已经与沃菲斯塔和翼罗为敌了,如果在与那可那鲁为敌那……。”

“那才更有趣,不是吗?”雷欧纳德轻描淡写地说。

汉克斯已不再反对雷欧纳德了,更应该说,他已不予理会他了。现在,他把矛头指向了雷特“你哥哥到底怎么回事?”他直截了当地问。

雷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唉……其实,我哥从生下来后就与别的翼人不一样,他的体内流着黑色的血,我们家周围的居民都排斥他,倒不如说是害怕他,相信他体内有恶魔。直到他长大成人后发生了那件事情,国家终于开始严肃看待此事了。随即便派兵追杀他和他所有的亲属。我在国内藏了好几年,以为终于有机会逃脱了,可一出来便被钉上了,如果不是你们,我可能不知身陷何处了。”

早就在一旁按耐不住好奇心的雪拉兴奋地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啊?”

雷特转过头来看着她,目光尖刻。

“对不起……。”雪拉知道说错了话,低头道歉,却被雷特打断了:“没关系……那天夜里,他血洗了我们住的村庄。但他却放了我,我真不理解他是什么意思,但在那件事后,他就没在露过面,谁也不知他去那里了。”

“怪不得那可那鲁最近开始有所防范了呢,原来是因为你哥哥。”雷欧纳德抱怨地说。

“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雷特平静地说:“我虽然在躲,但也听说了一些风声,那可那鲁加强防范是为了马上就要爆发战争了。”

“战争?不是已经打完了吗?”缇娜问。

“得了吧,当时那可那鲁、翼罗与沃菲斯塔三国联军攻打拉克斯时,看似每个国家都尽了全力,其实,并不是这样,那可那鲁当时只派了一小批部队,慌称是全国的战力,其实大批部队并没有出征,都在国内养精蓄锐——”

“为什么要保存军力呢?”琥问道。

“——因为那可那路也是有野心的,他们当然愿意让高贵无尚的翼人族统治整个法鲁西翁大陆,所以,他们保存实力,准备等到机会后一举攻陷法鲁西翁。沃菲斯塔的兵力那可那鲁已了如执掌,他们肯定派出了大半部队去打拉克斯,据我了解,损失的兵力也不少,他们不可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恢复兵力,这是出兵的大好机会。我想,翼罗肯定与沃菲斯塔状况相同,所以说那可那鲁觉得时候已到,马上可以出兵了。”

“事情正好相反,老兄。”嚎说道“应该说是翼罗与那可那鲁状况相同,所以说出兵只能引起一场大混战。”

“哦?这么说我的情报不准喽?”

“非常不准,老兄。”

“难道我们在菲那斯河畔遇到的翼罗士兵不是巧合?”琥对雷欧纳德说道。

“你们在那遇到了翼罗士兵?看来,翼罗也开始有所行动了。”雷特无奈德说。“好了,先不谈这些事,你们来那可那鲁干什么?”

“我们不是来那可那鲁,而是要去沃菲斯塔的。”汉克斯不耐烦地说。

“噢!原来如此,那你们去沃菲斯塔做什么呢?”

雷欧纳德刚要回答,缇娜拉住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但雷欧纳德却肆无忌弹地说道:“我们其实是去寻找一件东西。”

大家都被迷惑了,什么东西——他们可是去杀妖精王的啊!

“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你们这样不惜代价地去找呢?”雷特问。

“真理!”雷欧纳德简短地说。

一片寂静,大家都被雷欧纳德的话震惊了。

“哦?是吗?”雷特饶有兴趣地说“真是有趣的目的,好吧,就让我也一起去瞧瞧这个‘东西’好吗?”雷特嘴上这么说,但心里一清二楚他们要干什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与我们走吗?”汉克斯问。

“当然,我想,这一定比在外逃逸好,反正我也无处可去了。”

“好啊!我们队伍又多了一个人,真是可喜可贺。那么——”雷欧纳德语气沉重了些“——明天我们就该到沃菲斯塔了,这次的路途会很危险,如果有人想此时退出还来得及。”

没有人说话

“你怎么能这么说?雷?如果我们不想加入的话,我们早就散了。我们已下定决心,我们是朋友啊!”缇娜激动地说。

大家都看着他

“对不起,我怎么会说这种话!”

“好了,好了,不要说这么沉重的问题了,天色已晚,我们找地方休息吧,我们精灵族有一种魔法,可以让敌人无法发现我们,怎么样?”雪拉说。

“好,真是个好主意!都休息一下吧!”琥说道。

他们刚找到一个山洞住下,几个手持长矛,扇动着大翅膀的翼战士便从谷口飘了进来,空气中弥漫着咒骂声。

与此同时,十几英里外,一伙神秘人正悄声无息地赶路。

真不知前方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真理又在哪里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