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四十章 雷霆行动(上)

富贵不淫 收藏 3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四十章 雷霆行动(上) 张玉握住朱能和郑寅的手有些颤抖。是呀,当一个人承担着巨大的压力时,同盟军对他是多么重要!因为还要负责整个偌大的燕王府守卫之职,父子俩到现在还没有出过燕京,叫他们如何去查找疑犯? 但是好消息还是有的,经过确认,刺客果然就是沙飘万里漠北萧家。来人的身手之迅捷,杀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四十章 雷霆行动(上)

张玉握住朱能和郑寅的手有些颤抖。是呀,当一个人承担着巨大的压力时,同盟军对他是多么重要!因为还要负责整个偌大的燕王府守卫之职,父子俩到现在还没有出过燕京,叫他们如何去查找疑犯?

但是好消息还是有的,经过确认,刺客果然就是沙飘万里漠北萧家。来人的身手之迅捷,杀人手段之阴狠,前所未见。有迹象表明,刺客没有完成任务,根本没有离开燕京,因为就在昨日还有人发现了那匹踏雪乌锥马。

郑寅和朱能听了案情分析,觉得实在是棘手。先不说在这样几十上百万人口的北京找一个人有多难,就是找到了,在这样的闹市中也极为难以抓捕。对手武功卓绝,轻功厉害,郑寅那天是见识过的。郑寅曾经想过,如果对方要对自己痛下杀手,自己甚至连拔枪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打开保险了。再有萧家是一个很庞大的家族,他的源流来自于宋末元初北方的契丹家族,在元朝时期逐渐没落,慢慢的聚集在漠北的森林中,建立了萧家堡。据说萧家堡三面是山,前面是河,攻击的难度之大,势比登天。元朝各代从来没有对他们进行过围剿,他们也不出来惹事,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百余年来倒也相安无事。只是这次不知为何,萧家派人来刺杀徐妃?

张玉简单介绍了一下萧家的背景,郑寅自言自语道:“难道萧峰确有其人?不然他们的武功为什么这么高强呢?……”

张玉和朱能听他自语,异口同声问道:“萧峰是谁?”

郑寅知道自己可能又把金庸写的故事揉进了历史,连忙搪塞道:“萧峰是一位武功卓绝的大英雄,一百年前就住在你们说的那个地方。”

朱能道:“三弟知道的还真不少哇?至于一百年前的老东西,咱们就不要扯淡了,赶紧说正事要紧。”

张玉也道:“三宝兄弟,你们一回来,我就有了助手,明天由二弟和三弟守着王府,我父子出去捉贼,如果在剩下的一十八天里还抓不到刺客,哥哥我只好提头来见燕王了。嗨——”说完长叹了一口气。

郑寅听了立刻不愿意了,道:“大哥这是说哪里话?难道你不把我们当兄弟了不成?什么是兄弟?兄弟就是肝胆相照,兄弟就是荣辱与共,兄弟就是有福同享,兄弟就是有难同当!大哥有难,我们躲在一边,那还算什么兄弟?”

一席话说得张玉心中倍受感动,道:“好兄弟,哥哥错了!从今以后,我等就是手足,再有二话,天诛地灭!”

“我们本来就是情同手足,那大哥现在有什么打算?”郑寅问道。

张玉很是怅然得道:“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在全城悬赏搜寻刺客,动员所有的军士一起寻找,就是把燕京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这个刺客。”

朱能听了急呼呼道:“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今晚就行动,我去找九门兵马指挥使,让他速速派兵,连夜搜店,挨门挨户的查,他就是一只鸟我也要逮着他。”

两人说完,转身看了看郑寅,却见这个小自己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在那里凝眉沉思,似乎根本不同意他们的思路似的。

朱能心急道:“你还犹豫什么?你不去,二哥我可去了。”

郑寅此时慢条斯理的道:“大哥二哥别忙,且听我来分析分析。大哥你说的法子,可以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乃是下策中的下策!”张玉听了很是脸红,但是听这意思这个三宝兄弟也许有什么好办法呢。看来自己父子倆这丢了半条的命,有希望了呢。想到这里,立刻陪着笑脸道:“不知兄弟可有何良策?我父子的性命可就仰仗贤弟了。”

“也谈不上良策,但是绝对是最好的计策,这条路行不通的话,我们哥仨就只有断头台上相会了。”郑寅不急不慌。

“还不快说,我就烦你这娘娘们们的。”朱能在一边道。

“首先我要否定你们的这条路,这样做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打草惊蛇,让刺客藏的更深,我们更难抓到。你们想想,萧家轻功号称沙飘万里,比那鸟儿还要飞的快,跑的远,你搜这家,他去了那家,搜那家,他又回来了,一般军士肯定发现不了,就算我们带队就一定能发现得了吗?再说了,这满京城参天巨树,无尽其数,他往哪棵树上一呆,你能发现得了?还有,就是假设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抓到了行刺徐妃的刺客,你就能保证萧家堡不会再派人来?再派人来我们怎么办?还用这个法子去搜遍京城?”

几个问题把张玉和朱能说得目瞪口呆,张嘴结舌,这些话实在浅显,简直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可是为什么我们就想不到呢?

郑寅接着说道:“出动全城兵马寻找一个轻功超强的人,无异于在大海里捞一根会跑的针是不是?而且我们至今也不知道那人长得什么模样,连个照片都没有,怎么去找?找到的希望之渺茫,几乎接近于零。”张玉和朱能不知道什么是照片,但是这会儿哪里敢问?

郑寅也没有给他们提问的时间:“那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兄弟我出一个主意,但是需要大哥和二哥配合,只要我们配合的好,我估计这条路应该是最近的路了。”

“你就别罗嗦了,快说罢。别说配合了,你就是让我们上天,我都去。”朱能两眼放光的看着郑寅,他心说这小家伙还真有两套呢。

“你可去的了?别着急嘛,听我慢慢说。第一,我们的目标是消灭刺客,是消灭所有的刺客,不能让萧家堡的人源源不断的涌来,到时候我们可就应接不暇了。所以说我们就必须铲平萧家堡,至少要让萧家堡从此以后再也无力派出杀手。只要刺客的根基没有了,他也就成了无根之水,兔子尾巴长不了了。我们还可以抓住萧家堡的人,让他们来寻找在燕京的刺客,他们都会有特殊的联络方式,很快也就能找到了。”

“可是萧家堡远在漠北树林之中,我们要去铲平他,就必须经过蒙古的势力范围,很难啊。”张玉道。

“所以说这第二,就是我们可以打一场漂亮的仗。刚才大哥已经说了萧家堡的位置,我心中有数。蒙古人袭击中原,以‘快’为不二法门。快马快刀,抢了就跑,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得与失,甚至可以不远万里大迂回的包抄敌人的后路。我们这次要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我们可以用一千壮士,以急行军的速度向北穿插,直扑萧家堡。当然最好的办法是经辽东迂回到敌人的后面,那样可以不接触蒙古人,但是却要花费太长的时间,往返路程恐怕十八天到不了,时间上不容许。而如果我们出燕京经内蒙古往漠北穿插,那样距离就近了很多。走这一条路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我们可以搂草打兔子,顺便抓上两个蒙古贵族来,如果消灭不了萧家堡也好算个将功赎罪的筹码,没准儿能换回咱们的命来呢。”郑寅一口气说完。

张玉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直道:“不成不成,这太危险了,以一千军马置身于蒙古地界,犹如驱羊喂虎,搞不好不用等我们回来给燕王杀,就死在他乡了。”

“怕他个屌,反正都是一死,老子不怕,大丈夫死在沙场才算死得其所,三弟,这个法子不错,我去。”朱能吼道。

“话不能这样说,二哥,大哥是不愿意让我们送死,大哥又多心了,又把我们当外人了不是?小弟出此怪招,估计就算蒙古人也未必想得到,这段时间,我们没有大规模的调动过军队,他们也没有挑衅过我们,所以说他们不会想到我们会以这样快的速度深入他的境内。你们知道霍去病吗?”

听郑寅问话,两人摇摇脑袋,表示不知道。郑寅道:“霍去病是汉武帝时候的大将,此人曾经率领几百将士深入敌境,抓了敌人好几个王爷来。”郑寅由于历史也不算太好,只是知道这件事,也就叫不上王爷的名号来了。

“我们的动作要快,快似雷霆,快似闪电,不能给敌人以喘息和反应的机会。至于怎么安排,我心中已经有了谱,只要大哥二哥同意了我的这步棋,那就事不宜迟,今晚我们就着手安排,明日五更就出发。”郑寅胸有成竹的对两位哥哥道。

张玉看看朱能,朱能看看张玉,两人面面相觑,再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只好点头答应。

郑寅补充道:“我和张玉哥哥前往漠北,二哥留在燕京,怎么样?”

朱能立刻连连摇头,道:“这等好事少了我哪行,老子非得要去。家里留下辅儿就行了,我们三个一起去。”

张玉也道:“三弟放心,辅儿绝对能够保卫燕王和王妃的。”

郑寅一看也不坚持了,要张玉一定嘱咐张辅加强戒备,每日更换燕王和王妃的居所,同时即使按照我的计划,燕京城也不能放松,还要开展搜捕行动,这样不是想抓到敌人,而是可以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另一个作用就是可以麻痹敌人不至于给萧家堡送信,这样就能使奇袭更容易成功。

然后张玉、朱能和郑寅决定去向燕王禀明这个惊人的捉贼计划,郑寅美其名曰:“雷霆行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