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一章 蝶恋花

天目飞龙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驶出静安市区,从省道上了高速,“宝马”的威力才真正发挥出来,再加上龙天娴熟的车技,三百多公里的路程,早晨9点从静安出发,不到12点半,龙天已经坐在新化的家中品尝母亲做的家常菜了。 龙天的老家在本省海州市新化县,和静安一样,也是个典型的山区,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的说法,新化县地处三省交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驶出静安市区,从省道上了高速,“宝马”的威力才真正发挥出来,再加上龙天娴熟的车技,三百多公里的路程,早晨9点从静安出发,不到12点半,龙天已经坐在新化的家中品尝母亲做的家常菜了。


龙天的老家在本省海州市新化县,和静安一样,也是个典型的山区,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的说法,新化县地处三省交界处,曾经是革命老区,原本是个省级的贫困县,后来随着道路的拓宽改造,改革开放的深入,新化的经济得以迅猛发展,在2000年的时候摘掉了这顶“贫困县”的帽子。


当龙天的“宝马”开进村子的时候,整个小山村都轰动了,一大群乡亲围了上来,在他们朴实的眼里,能开上这种名车的当然都是大款高官级别的,没想到从车上下来的竟然是龙天,于是,真的就象龙天所担心的那样,开始有流言碎语在传播了,当听到这些流言时,龙天无奈地摇头苦笑了一番。


得知龙天要回家的消息,家人已经很早就等在村口张望了,七十九岁的老爷爷,更是不顾家人的劝阻,拄着拐杖,一边咳嗽,一边张着老花的双眼,等着龙天的到来,龙天离家已经半年多了,平时除了偶尔打几个电话回来之外,一趟也没有回过家,即使是打电话,家人也会提醒他不要聊太长时间,电话费太贵,节约几个钱将来娶媳妇用。


提着大袋小袋的礼物,龙天搀着老祖父慢慢地走回了家门,家里的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只是父母的头上多了几丝花白,而祖父的身体则是越来越差了,龙天心里酸酸的,作为独生子女,在家人最需要照顾的时候,自己却不能尽到为人子、为人孙的孝道,他从心里感到过意不去。


所以一吃完饭,龙天就开始里里外外地忙活起来,从小在农村长大,对于农活龙天干起来得心应手,在静安的时候,他连被子都懒得折,但回到了家里,他很快便把两层小楼收拾得干干净净,完全象是变了个模样。


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家,再次见到熟悉的山,熟悉的水,熟悉的父老乡亲,龙天的心情非常好,那些在静安时留下的阴霾一扫而光,走东家串西家,龙天乐此不疲,回到老家,连饭量都增大了不少,躺在自己的床上,龙天几分钟之内就开始打起呼噜来了。


10月2日,龙天破例睡了个懒觉,到了快十点钟才起床,母亲已经催促他吃早饭好几次了,但他和小时候一样,就是想赖床,还是老爷爷把他给叫起来的。


“小天,赶紧把早饭吃了,帮爷爷晒东西”,老爷爷拄着拐杖吩咐着正在伸懒腰的龙天。


“不吃了,爷爷,晒什么啊?”,龙天还以为又要晒被子或者是菜干了,农村里都这样。


“帮爷爷把房里的宗谱搬出来晒一晒吧,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晒过了,爷爷担心它发霉啊,这些可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不能毁了呀”,老爷爷引着龙天走进了房间,然后指着一堆陈旧的古籍,一边咳嗽一边对着龙天谆谆教诲。


“行啊,这些还真是宝贝啊”,龙天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这些宗谱都是陈年旧帐了,很多字连看都看不懂,而且这种家族的观念在很大程度上束缚了社会的融合,象家族犯罪龙天也遇见过几次,一抓就是一大串,全都一个姓。


想归想,做归做,爷爷的话还是要听的,龙天开始费力地把一摞摞宗谱抱到楼顶,然后一本本地摊开,让它们享受一下秋日的艳阳,几趟跑下来,龙天已经感觉有些冒汗了。


看着地上一本本的古籍,龙天蹲下身,无心地翻看着,宗谱里面记录的都是龙氏家族的一些陈年旧事,还有从古至今的排辈,当然最新的一本里有龙天的名字。


“小天哪,你来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啊?”,爷爷从陈旧的木箱子里拿出了一轴画卷,解开扎着的麻绳,摊在桌子上让龙天看。


这是一幅年代相当久远的画,裱糊得相当好,只是因为年代久远,整幅画都泛黄了,爷爷把它当成了宝贝,一辈子都压在箱底里,偶而也拿出来晒晒,这幅画龙天小时候见过两次,只是上面的字龙天小时候并不认识。


画上画得是一位美丽的仕女,她模样俊俏,身材匀称,婀娜多姿,一袭宽大的裙裾,裙摆一直垂到了地上,画上的女子年纪很轻,约摸二十出头,面容丰满,双眸画得非常有神,美目中透着浓浓的情意,令观者产生无限的遐思,可惜龙天毕竟是理科生,对于文学书画的欣赏能力只能流于表面,所以对于这幅家传的古画也就谈不上有什么更进一步的推敲和鉴赏了。


美女的旁边还有几行小字,因为没有标点符号,而且用的是行书繁体,龙天费了好大劲才读明白,这是一首宋词,略懂宋词的龙天根据韵律,绞尽脑汁之后才判断出这是一首“蝶恋花”。


“夜雨微寒秋已暮,心冷佳人,难觅相思路。遥望柳烟肠断处,恍惚情断无从数。

一脸风尘一梦苦,梦里桃花,独面千山舞。天北地南来又去,情丝缕缕空虚度”


“好工整的韵律,好有意境的宋词啊”,龙天几遍读下来,心中不禁暗暗惊叹。


落款是印章是“龙俊飞”,勿庸置疑,肯定是龙家的祖先了,龙天没有想到自己的祖先竟然还有这么有才华的高手,词与画均有着很高的造诣,他开始有些好奇了,据爷爷说,龙家从他的上两代开始都是目不识丁的农民,所以对于龙天家里特别注重文化方面的培养,而这个“龙俊飞”到底是谁,老爷爷说不上来,对于这幅古画,爷爷也只是告诉龙天,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具体“龙俊飞”是谁,他也不知道,没有听上辈人提起过,只是交待要好好保存这幅画。


龙天很想知道关于这位龙氏祖先的情况,这样有文采的祖先,龙天觉得对于后代来说,也是一种值得称道的资本,从爷爷那儿了解不到情况,龙天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那些宗谱上,如果这个“龙俊飞”真有其人的话,那么龙氏宗谱上肯定会留下他的名字,对于一些有文化有水平的人,可能还会留下生平的事迹介绍。


于是,龙天开始一本接一本的翻起了这些陈旧的古籍,越往前翻,看起来就越是困难,所花费的时间也就越多,很多字龙天根本看不懂,但龙天也有自己的搜索方式,他只找“龙俊飞”三个字,所以看的速度也还算比较快,从10月2日一直翻到了10月5日,忙活了三天的时间,总算是工夫不负有心人,在一本明朝万历年间修订的龙氏宗谱上,龙天终于发现了“龙俊飞”的名字。


这本明代宗谱整本都泛黄了,纸张用的是薄薄的宣纸,有些还粘连在一起,翻起来要特别地小心翼翼才行,书中的有些地方还被虫蛀过,有些破破烂烂。


捧着这本家传的“宝贝”,龙天坐在平顶上,靠着栏杆一页一页地翻看着,聚精会神地读着,只见他不时地用手摸着下巴,那是他看见了不认识的字,在猜测翻译呢。


根据龙氏宗谱上的记载,龙天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总算读明白了里面的行文记录,大致意思为,龙俊飞,字天翔,生于明朝万历六年九月初九,卒于万历三十七年六月初一,自小聪慧异常,十三岁便通过海州府的童试中了“生员”,也就是“秀才”了,于明万历二十七年赴省城江州参加乡试,一举拔得头畴“解元”,娶妻江氏,生有一子一女等等,然后是一张缺页,再翻过去就是后代的记录了,龙天又反复核查了好几遍,直到确认宗谱上没有了关于龙俊飞的记录为止。


“真该死”,龙天有点气乎乎的,花了三天的时间,死了无数的脑细胞,等查到这位龙俊飞的祖先时,竟然少了一页最关键的,龙天非常希望能查到那一页的记录,他估计这缺了的一页应该就是介绍龙俊飞中解元之后的生平事迹了,这位祖先看来非常厉害,十三岁中秀才,二十二岁就在省级的“乡试”中考了第一名,按照现代的说法,那就是省级的高考状元啊,根据古代的科举制度,“乡试”之后就该是参加第二年在京城由礼部主持的“会试”了,如果“会试”及第,接着就是“殿试”,看多了电视剧,龙天知道第一名是“状元”,然后是“榜眼”、“探花”。


而龙天最感兴趣的就是这位龙俊飞祖先在其后的科举中,是否高奏凯歌,如果来个“三元及第”,那么这次再回去,他就有了炫耀的资本,也是名人之后啊,谁知道最紧要的关头竟然缺了一页最关键的记录说明,龙天的确非常失望。


“爷爷,你知道这本宗谱为什么会缺了一页吗?”,龙天不死心,午饭后拿着书去问老爷爷。


“这还不是你小时候调皮,给撕下来的吗?不但是这本,还有好几本被撕烂的书,都是你干的,害得爷爷到处找都找不到,后来爷爷为此还烧了好几天的香呢,替你向祖先赎罪啊”,爷爷的话让龙天羞得无地自容了,没想到闹了半天,撕烂宗谱的始作俑者竟然就是自己。


那张缺页到底放在哪儿了?龙天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不但如此,他甚至连小时候有没有撕过都记不起来了,看来是找不到了,龙天这个时候已经在心里骂了自己无数遍了。他又从爷爷那儿要来了那幅古画,龙天仔细地端详着,目光盯着画上的美女,一遍又一遍地吟诵着这位龙俊飞先祖写的“蝶恋花”,词句中透出无限的婉约伤情,再看看画上的这位美女,眉目中似乎也传递出一股淡淡的愁容和伤感。


龙俊飞画得应该就是宗谱中所说的妻子江氏吧,龙天基本上是这么认为的,但这首“蝶恋花”怎么会写得这么幽怨、这么伤感呢,而且画上的“江氏”面露愁容,这里面是否有着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呢?龙天此时浮想联翩,他是爱情小说和电视剧看多了,看来这位龙俊飞祖先也是个多情之人,否则不可能画得如此生动传神,谱词填得这么伤感婉约,这里面到底有没有故事呢?龙天觉得很有必要查一查。


10月7日,带着父母和爷爷的声声嘱托,带着对家乡的无限依恋,还有对那位“多情祖先”的疑问,龙天踏上了回静安的归途,在离开的时候车子开得很慢,龙天一次次地从后视镜中回望着为他送行的亲人,想着身在异乡的凄凉和孤单境遇,还有与白云的那一段伤心情事,他的眼眶有些湿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