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九十四章 开胃小吃

收藏 33 2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size][/URL] [内容简介] 马上要黄金周了,弟兄们牙咬放松一下,顺便咱们这瞧瞧深陷重围的老孟还有什么“闲情雅致”吧?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635627/][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1)

现在再把时间跳回一天。


凭着黄念康和白雪芝的精湛医术,经过二人将近两个小时的努力,霍凤凰的手术非常成功!只是由于霍凤凰失血过多,所以身体极度虚弱。


“能不能想办法让她恢复快一点?”孟云霄虚心的请教黄念康,“她现在喝的参汤对他的身体恢复有帮助吗?要是参汤管用的话,我再去城里弄一些。哎,白大夫,你这么看我干吗?”孟云霄觉得白雪芝看他的眼神就像再看一个天外来客。


“如果我告诉你参汤对霍姐姐的身体真得很好的话,你真的现在进城去弄吗?外面的情况可是重-兵-重-围!”白雪芝一字一顿的提醒他,“你出的去才怪!”


“哼!”孟云霄从鼻子里冷横一声,“在我看来,这些鬼子不过是泥猪瓦犬,插标卖首而已!”——我靠!你也太狂了吧!古往今来,也只有关二爷这么狂过!


“小白!你就别逗大队长啦!快去为下一台手术作准备!”黄念康赶紧过来,“大队长,小白和你开玩笑呢!参汤固然是好东西,但也不能当饭吃,再说,现在霍姑娘的状况是极端的虚弱,这些大补的东西用多了反而不好——虚不受补啊!”


“那就没别的办法啦?”


“呃...”黄念康沉吟起来。


“有就快说!没什么好为难的!”孟云霄看他一沉吟就知道应该还有办法。


“输血!因为我们没有血浆,所以霍姑娘除了术前就曾大量失血之外,手术过程中也失血不少,尽管我们进了最大努力,但外科手术失血根本不可避免!现在要想她恢复得快一点,唯一的办法就是输血!”


孟云霄一拍脑门——还特种兵呢,怎么自己以前受过的基本生存自救训练都忘了。


“我是AB型。霍姑娘是什么血型?”


“O型!大队长,你不合适!”


“我不合适没关系,我的兵里面总有合适的吧?”


“可是...可是他们要作战!如果失血太多的话,势必会影响到个人的体力和战斗力,这一点大队长应该明白!”


孟云霄一想对啊,就算自己血型合适,那也是自愿。可那些大兵们...还没容他往下多想,展翼罗杰先站了过来:“黄大夫,你看我们哥儿俩谁合适?”这俩宝贝什么也不懂,就那么一戳一站,就像选女婿似的站在那儿。


“这...”黄念康觉得挺为难,就把献血以后的情况先解释给二人听,“这个抽完血以后,身体会感到很疲倦,就像...就像刚经历了一次繁重的体力劳动一样...”


“你就别罗嗦了黄大夫,”哥儿俩有些不耐烦,“别说死不了人,就算死了又怕什么?咱弟兄天天和阎王爷擦着肩膀过,从没含糊过!看谁合适你快点吧。”


“好吧。我先给你们做个简单的化验。”说着黄念康就要带展、罗二人去验血型,一出门,“蓝狐”小队五十多条精壮的汉子都在院里站着呢,懂点经验的已经自己绾起了袖子...


(2)

“老大你别急。咱有几百兄弟呢,不信就没有和霍姑娘对不上血型的。”第一个被淘汰的展翼出来安慰孟云霄,“霍姑娘肯定没事的!”


“我倒不是特别担心霍姑娘的伤势,我是担心参谋长啊!”孟云霄焦躁的叹了口气。陆子宇的“围魏救赵”计划已经通过电报传了过来,而这计划的实施,就取决于霍凤凰的伤势能否移动。几千人围在敌战区的边缘,小鬼子可不傻,白合镇方向的防区已经出现漏洞,真要耽搁时间太长,非要出现夜长梦多的事儿不可。


孟云霄在夜色笼罩下的李家大院里烦躁的转来转去。


“老大!罗杰的血型和霍姑娘相配!”展翼又兴冲冲走出来给大队长报喜。


“是吗?他娘的!”孟云霄立刻愁眉舒展,“展翼!罗杰抽完血,嘱咐他好好休息!那咱们干点啥好呢?”孟云霄是好了疮疤忘了疼,没有了烦心事儿就立刻想找事儿。


“要不...咱去找小鬼子练练刀?”展翼更是天生的闲不住。刚把人家海三娃缴获的那把东洋倭刀打赌赢了过来,手正痒痒呢。


“嘘...”孟云霄赶紧提醒他,“小声点儿,被那三个小姑奶奶听见就没机会去啦!我也是闲得难受。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你去告诉小兰:让她把霍姑娘剩下的参片给罗杰熬两碗参汤喝,让她占着手,咱们好开溜!”——靠,这就又要溜。


要在平时的话,柯二小姐说什么也不会去伺候展翼罗杰这些讨厌鬼,这些孟大哥身边的人没事儿总爱拿她姐妹练嘴,尤其是展翼罗杰,什么恶心的话都敢说,有时还想动手动脚的。可今天情况特殊,人家罗杰可是抽了那么多血给了霍姐姐啦,只要霍姐姐平安无事,就勉为其难伺候他一回吧,反正又不用喂他。


于是,孟云霄和展翼就瞅空子溜出了李家大院。


“展翼,要不咱们干脆把动静搞大点儿!”两个人往村外走着,孟云霄突发奇想。


“老大你就说话,怎么搞都行!”展翼一边走一边摆弄着手里的倭刀,他不操心这个。


“‘蓝狐’现在守着李家大院,腾不下人手。咱把海三娃叫上;叫廖天时的四个排每排选出十个人;还有那个区小队,那帮人虽然枪法不咋地,可我看他们个个身手敏捷,肯定当中不少人练过武术!咱们凑他七八十人,全用大刀和手榴弹,同时向四个方向偷袭,让小鬼子头疼一下子!你瞧怎么样?”


“我瞧你这计划是不错,”展翼虚空挥舞着倭刀,“就是说话有问题——咱们把小鬼子的头都切下来,他还能知道疼吗?哈哈哈...”


(3)


二人在村口找到廖天时的时候,廖天时正在夜色下指挥着大兵们赶修蛇形纵深工事。他已经知道因为霍凤凰的伤势严重而暂时不能撤离的计划,所以要趁着夜间凉爽的环境把纵深工事赶修出来,以利防守。


孟云霄把自己的想法和他一说,廖天时立刻赞成:“行!我这就通知各排准备。”


“各排的伤亡情况如何?还能抽出精干的人员不?”


“您说哪儿去了?没问题!今天下午统共才阵亡十一个,伤了十七个——小意思!不过...”廖天时语气一转,“就是村里的老百姓在鬼子的前几轮炮击中伤亡不小,死伤可能有七八十人!”廖天时说。


“日他娘的!那咱今晚就给他狠狠地来一下子!砍他娘的几百个脑袋,给乡亲们祭奠亡灵!这也算给参谋长的大战之前,加一道开胃小菜!”


听说孟长官要带人夜袭日军阵地,民兵连长胡岚坡也跑来凑热闹。


“不行不行!”孟云霄一口拒绝,“民兵不能参加!鬼子的拼刺技术可利害呢,不能增加无谓的伤亡!要不这样,把你们民兵的大刀借给我们,回头还你们三八大盖儿如何?”


“鸟枪换炮哇!”胡岚会被准许参加,并且被委任第二夜袭小队的队长,这时候有点幸灾乐祸的和他堂兄开着玩笑,“多好的事儿啊!”


“孟大队长!我一个人参加行不?我的刀法也是祖传,比岚会差不了!”胡岚坡死乞白赖的纠缠着孟云霄,孟云霄没办法,只好点头。


经过十分钟准备以后,九十多条汉子分成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手持大刀,腰里掖着手榴弹,在如烟的夜色中悄悄的出发了。


孟云霄带着第一队向村南摸去,出了寨墙就趴在地上,慢慢向前爬动。打了半天窝囊仗的鬼子此时都坐靠在战壕里,有的闭目养神,有的在三三两两的窃窃私语。正是八月的暑夏,天气闷热,鬼子没有点篝火,两三千人围着这么个村子,名副其实的水泄不通,还用得着篝火吗?


趴在沟沿负责警戒的日军哨兵不停的跺着脚,晃动着身子,时不时地还小声的咒骂几句——支那的蚊子怎么也这么横啊!


孟云霄静静的接近鬼子哨兵,把脸几乎贴在了地方。就在那个哨兵放下枪,两手互相交叉着抓挠被蚊子咬的满是大包的手臂的时候,孟云霄大吼一声“杀!”同时一个虎跃蹿入日军战壕,鬼头刀的刀锋在日军哨兵的脖子上一抹,看也不看效果,直奔第二个目标!


身后二十多条汉子,抡着二十多把大刀片,也虎吼一声,争先恐后的加入战团,奋死拚杀起来。暗淡的星光下,几十道寒光倏然闪动,稍晃即逝,日军的惨嚎哀叫声却此起彼伏。孟云霄带的这二十多条汉子,一见血就红了眼。平时和弟兄们训练时都是专奔着要害招呼,现在面对的可是真实的嗜血的强盗侵略者,上来就是以命搏命的手法,大刀片抡得呼呼作响,劈头盖脸的就往小鬼子身上削砍。


大兵们一上来就奋勇争先的玩儿命还有一个原因:一排的三班长被大队长亲口批准加入“蓝狐”小队,那事儿可是大家亲眼所见,现在大队长就在身边,几乎人人想的都是:老子只要不死,没准儿就能被大队长看中呢!杀!


突遭变故的小鬼子可抗不住啦!打了半天仗,刚想在这夜风送爽的战壕里放松一下疲惫的身体,没想到放松的过了头——脑袋和脖子居然都“放开松开”了。“天照大婶”可不喜欢没脑袋的武士,再英勇也不行!没了脑袋“天照大婶”不给发下一世托生的“通行证”,那下辈子还怎么做人上人啊!


两种心态的鲜明对比,就决定了这次夜袭的效果——猝不及防的日军在黑暗中连自己的枪放哪儿都摸不到,甚至有的都没站起来就被砍翻在地,侥幸未死的鬼子嘶吼着没命的想爬出第一道战壕进入纵深防御工事,可是二十多把大刀却在屁股后面砍瓜切菜的般地招呼,黑血横流,哀号四起!脱离肢体的断臂残腿和棍棍棍的脑袋铺满了壕沟。


估摸着第一道战壕里的鬼子已被肃清,孟云霄及时地发出指令:“投弹!——撤!”


一击得手,立即开溜!战争的原则就是先保存自己再消灭敌人。这才叫会打仗。


纵深工事里的鬼子甚至都架好了机枪,只是黑暗中却分不清敌我,不敢贸然行动,只好等自己同胞先撤回来再说。结果是自己人没等到,等来的却是雨点般的手榴弹——“轰——轰、轰——”


借着手榴弹爆炸腾起的亮光,夜袭队员们顺手捡起小鬼子遗留在战壕里的武器,撒腿就往回跑。直跑到寨墙跟前了,后面的机枪步枪才叫了起来。


“操!还以为这帮兔崽子多厉害呢,还不是和切西瓜差不多?”跑到寨墙跟前的夜袭队员哈腰就钻进了“壁里藏身”的工事,顺原路爬了回去。


与此同时,村东、村西也想起了手榴弹的爆炸声。其余几个夜袭小队也开始胜利回撤!


——“不玩儿啦!不玩儿啦!”海三娃砍倒最后一名日军后,大声地招呼他的第四夜袭队。“老哥儿几个,手榴弹!大方点儿,全扔出去!背回去怪沉得!”


——“别着急往回跑!小鬼子早被炸得晕头转向了!”区小队的队长胡岚会大声地嘱咐着他的第二夜袭队,“把鬼子的武器都给我带上!钢盔也带上,奶奶的!打完这一仗老子就可以扩编啦!哈哈!爽!舒坦!”


孟云霄回到寨墙内不久,第二第四夜袭队就都陆续撤了回来,唯独不见展翼的第三队。


“这家伙搞什么呢?”孟云霄皱着眉头,“廖营长,你先在这儿盯一下,我去村北看看!”


“大队长,您还是别去村北看了——展翼早回来了,人家现在正在李家大院替您挨训呢!您要看还是回李家大院去看看吧!”廖天时挤眉弄眼的冲孟云霄诡笑着。


“啊?呃...这个...”孟云霄一听心里就发毛,自己又是擅自开溜的,那两个美女老婆和霍凤凰一定很着急,“我说廖营长啊,这次夜袭肯定收获不小,你让各夜袭小队把战果报一下,呃...还有...还有展翼那个小队,你打发人去把展翼...叫回来统计...”


“不用不用!”廖天时也会装,“各小队的战果都报上来了:这次参加出击的全部夜袭队员共计97名,阵亡7名,伤19名;砍死的小鬼子——保守估计——应该在270名左右,反正是鬼子在最前沿第一道战壕的守军基本被完全消灭!炸死炸伤的鬼子有多少无法估计。缴获三八式步枪133支,轻机枪12挺,重机枪1挺,炸毁重机枪5挺——太重!不好往回抬——其他弹药物资若干。”


廖天时如数家珍的说完,又恢复了那种诡笑:“大队长!这儿没事儿了。您还是回去看看人家展翼吧!”


“谁说没事儿啊?”孟云霄硬着头皮硬挺,拚命找着借口,“你的纵深防御工事...”


“都挖好啦!你们在外面忙活的时候,我们也没闲着!‘S’型的战壕直通村里,并且我们还把村口、村边附近的院子全部打通啦!没损害老百姓的房子,都是掏墙掏通的。大队长,对我的土木作业您还有啥不放心的?”


“呃...”孟云霄低头努力的想了想,“这个...廖营长你看啊,这个咱们给小鬼子搞了一次夜袭,小鬼子的报复心理极强,说不定...”


“说不定小鬼子也会给咱们来一次夜袭,”廖天时接过他的话头,“所以呢,我就命令各排:分成两批,每两个班一批,轮流进入阵地警戒!这样咱们的阵地上随时都保持有一半的兵力;而且,民兵和区小队都动员了起来,全部不回家,就睡在村口附近,准备随时应付突发状况!大队长,您看,我还有哪儿想的不周全?没事儿的话,您还是请回吧,哪怕是看看刚才受伤的兄弟们呢!”


——娘的!不就是想看老子回去被老婆骂嘛?至于这么幸灾乐祸嘛!——孟云霄在星光下看着廖天时那张模糊的脸,真想给他一拳。稍微有点光亮的话,那张脸上绝对是落井下石的表情!真他娘的不厚道!


想到了光亮,孟云霄忽然发现了什么——光!对,就是光!村外日军阵地上的篝火燃了起来,孟云霄又找到借口了——


“看——”孟云霄又兴奋起来,“小鬼子点起了篝火!弟兄们,都精神点儿!我现在来教你们怎么利用这火光打小鬼子的冷枪!”


“老大!这打冷枪的事儿交给我吧,”周杰幽灵般地悄然出现在孟云霄身旁,“大嫂和二嫂还有霍姑娘‘请’你回李家大院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