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九十三章 围魏救赵(上)

收藏 28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1)

海三娃带人玩儿一样的第二次袭击了日军东安据点,又扒了几个日军和伪军俘虏的军装,把俘虏按照第一次大队长用的办法用手榴弹“看管”起来——这次是玩儿真的,一动就响——然后带人回到大堤上,会合了医护队和话务班以及其他队员,大摇大摆的就向村北绕过去。


为什么要向村北绕啊?因为据点里的伪军俘虏说啦,村北负责围攻的主力是伪军,日本人不多。


穿着日军的服装糊弄起伪军来比唬弄日本鬼子可就容易多啦,海三娃等人没说几句话,只是以消极进攻为理由狠狠地打了伪军中队长几个耳光就万事大吉,然后再以偷袭进攻支那人阵地为由,压着伪军中队长做“人质”,顺着道沟靠近三连四排的阵地,海三娃他们一喊话,伪军中队长才明白这个小队的“皇军”是冒牌的,怪不得自己看着队伍里有几个眉清目秀的“皇军”那么别扭呢,原来是女的。


海三娃的别动队保护着医护队和话务班安全进入村子以后,孟云霄的心总算放下来。医护队也不用吩咐,马上准备手术室,着手进行手术准备;话务班也匆匆架设电台,积极和山里的陆子宇联系。


随着一串串无声电波的发送,陆子宇总算是清楚了孟云霄的详细处境。


(2)

从下午后半晌开始,独立旅的各营陆续到达指定位置,到了掌灯时分,各营主官都来到了坨南二营的营部。二营营部灯火通明。——


“这是刚刚接到云霄的第一封电报,我把他们的情况给大家通报一下——”陆子宇拿着一封长长的电报对大家说道,“——云霄带东进支队出发以后,于第二天拂晓,在距离保定城东十八里一个叫‘孙村’的地方,于日军首次接触,激战一天后,和八路军的一支县大队一起成功脱离日军,在志光县属的一个小村庄休整,东进支队伤亡很少;第三天,在休整地附近和该县大队配合,端掉敌人一个据点,我无伤亡;当天与八路军的县大队分开,在西撤的过程中,于当天晚上,又一枪未发的端掉敌人一个据点。第四天上午,也就是今天,与日军在野外遭遇,并全歼日军;此战,霍凤凰重伤,柯梦兰轻伤,云霄的东进支队伤亡13人。此时云霄正带东进支队在距保定城东三十华里的一个地方,遭六七倍之敌围攻。截至发电之时,围攻之敌寸步未进,霍凤凰的手术正在进行中。”


陆子宇说完放下电报:“情况就是这样。”


大家立刻嗡嗡议论起来。乍一听大队长的电报,好像好消息不少,但谁心里都清楚:在平原地域,在既无补给又无增援的情况下,与六七倍的敌人周旋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简单的说就是:大队长目前所处的形势极不乐观!


“参谋长!大家这不是都到齐了吗?你就说怎么打吧!”尔格头脑简单,脾气急躁。


“对!参谋长,你既然把各营都拉来了,你就安排吧!大队长那儿可耽搁不起!”


陆子宇听到这话,暗暗的苦笑着摇头:“弟兄们,你们大队长的电报最后还有一句呢,他要我们暂时按兵不动!”


“为什么?”苏仲康首先提出疑问,“云霄这是...?”


“云霄说要等到霍姑娘的手术结束,看霍姑娘的身体状况是否适合移动再决定!”——嘿!这孟大虾可真是当之无愧的“情圣”啊!他算是把这“怜香惜玉”演绎了个淋漓尽致!


“那咱们这几千人都这么干等着?”——听这话就知道任义汉绝对是不解风情的主儿。


“咱们不能等!也等不起!”孙尚尉说,“参谋长,还是先说说你的计划,咱们可以提前安排!别等大队长有了信儿,闹咱们个措手不及!”


“我的计划其实很简单,就是老掉牙的‘围魏救赵’!”陆子宇说,“云霄的东进支队身处险境,我们要想大张旗鼓的穿越封锁线去救援根本不现实。只有让鬼子的后院起火才是最好的办法,而鬼子最大的后院就是保定!”


“保定?”苏仲康吃惊得问道,“你打算去打保定?”


“对!不但要打,还要大打!大造声势,大张旗鼓的打!”


“有意思!”任义汉立即就跃跃欲试,“说起来老子的防区离保定最近,这块大馒头总馋得老子流口水!老想逮机会啃他一口,现在机会终于来啦!参谋长,我们二营担任主攻吧!”


“不!不止是二营主攻!各营都上!我给各营具体安排一下:一营,派出两个连,由二营驻地的民兵自卫队配合,袭击骚扰满城县的日军;三营,同样也派出两个连,加上驻地的民兵,袭扰完县日军;一营剩下的三个连队和四营的四个连队,组成北路突击支队,由苏大哥负责指挥,接到命令后,从保定西北方向的南奇至尹庄一线向保定发起攻击;二营全体和三营的三个连,组成南路突击支队,由任义汉指挥,接到命令后,从保定西南的江城、李铁庄、小汲店一线向保定发起攻击;中路突击支队由炮营和骑兵营组成,苏尚尉指挥,接到命令后,从尹庄至江城一线,直接攻击保定的西城门;教导队为总预备队,驻防尹庄至江城以西,准备随时接应炮营和骑兵营!”


“奶奶的!”儒雅的班智超也学会粗口了,兴奋得他摩拳擦掌,“玩儿就玩儿大点儿!玩儿就玩儿个痛快!”


“弟兄们!各营都清楚自己的作战任务了吧?”


“清楚啦!”


“那好,我再最后补充两点:第一,接到云霄的消息后,各突击支队立刻发动进攻!再没有东进支队解围的消息之前,能搞多大动静就搞多大动静!就算打到日军师团司令门前,也要接着往里冲!但是,东进支队一旦解围,各营要立即后撤到攻击前的位置,并做好继续后撤的准备,一定要做到收发自如!第二,各突击支队,各营、连队,利用今天夜里的时间,迅速肃清进攻路上的据点和封锁线,为随时可能发起的进攻清理障碍!但是,手法、方式要隐蔽,尽量不要惊动保定和周围各县的敌人!明白了吗?”


“明白啦!”


“各位兄弟要没有什么问题,我就把咱们的计划电传给云霄啦!”


(3)

第二天上午,陆子宇在二营指挥部里走来走去,焦急的等待着孟云霄的消息。


门口的警卫跑了进来:“报告参谋长!八路军的陈司令员求见!”


“啊?哪儿呢?快请!”


“哈哈!陆参谋长真的小家子气啊!”陈漫远哈哈的笑着进门就挑理儿。


“陈司令,这话从何说起啊?”陆子宇纳闷的问道。


“从何说起?哎,老陆啊,怎么说咱们三分区和独立旅也算邻居吧?都是吃喝不分的好兄弟啦,怎么有了好事儿就把老街坊给忘啦?打保定这么大的事儿都不说,你可真不讲究啊!”


“陈司令,咱们独立旅自己惹出来的事儿自己就能解决,可不敢麻烦街坊!”陆子宇想既然人家都知道了,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啦。


“您别客气!”陈漫远笑道,“只要是能让小鬼子难受不好过,咱们八路军就是爱凑这个热闹!再说,这回这事儿的起因还有咱八路军的兄弟部队一份儿呢。这回你们吃肉,咱们八路军喝汤如何?”


“陈司令,你的意思是...”陆子宇不解。


“哈哈,来。”陈漫远把他拉到二营指挥部里的挂图前,“老孟前两天一过平汉铁路就和咱们八路军的一支县大队联手,打了个漂亮的村落防御战,后来又帮咱县大队端了一个据点,搞了一大批武器装备,这事儿已经上报到吕(正操)司令和涅司令那里了。现在老孟在路东被围的事儿,两位司令也都知道啦!”


“什么?云霄的事儿你们两位司令都知道啦?”


“当然!你都不知道,这老孟虽说过路才三五天,闹出的事儿科蝎虎啦!什么村落防御战,端炮楼拿据点儿,大闹保定城的鬼子医院,明目张胆的去保定买药...多啦!你都不知道老孟现在的名气又多大!这事儿你将来自己问吧,我先给你说说咱们八路军怎么喝这碗汤——”


陈漫远指着墙上的挂图,对陆子宇说道:“先说吕司令的安排:吕司令得到老孟被围困的消息后,立刻命令正在志光县同口镇休整的任光远县大队——就是和老孟联手惹事儿的那个县大队——命其立刻跑步驰援!同时还命令正在北店、大庄一带活动的一个团,紧急调往望亭驰援老孟;命令活动在安国、博野一带的三个团,向西攻击平汉路上的定县、望都一段,吸引其主力。再说涅司令的安排:聂司令也在今天早上,命令第一军分区的杨成武司令的三个团,从易县东出,一个团从北边攻打满城,两个团分别袭击徐水和定兴;命令第四军分区周建屏司令员的三个团,由行唐和灵寿出击,向东攻击新乐和定县的日军,呼应吕司令的攻击团队!至于我的三分区嘛,嘿嘿,奉涅司令的命令,归您陆大参谋长安排!”


要说陆子宇对刚才听到关于孟云霄大闹保定城的消息只是些微吃惊的话,那现在陈漫远司令的话简直就让他目瞪口呆了!——云霄的东进支队怎么闹出了这么大动静啊!


而且陆子宇把陈漫远刚才说的话仔细品味了一番之后,他发现八路军的安排简直就是在帮他实施攻击保定的“围魏救赵”的计划——平汉铁路在日军保定防区的整个路段,都有八路军的部队在骚扰袭击,八路军此举的目的也是为了吸引围困孟云霄的日军回防,但如此一来,独立旅在攻打保定的时候,就不用担心会有日军通过铁路机动来增援保定,没有了后顾之忧,“围魏救赵”计划的成功率就是得到了倍数增长啊!


“陆参谋长?”陈漫远提醒正在发呆的陆子宇,“你还没给我的三分区安排任务呢!”


“啊?唉哟!陈司令,八路军这样的安排,已经是大大的帮了我独力旅一把了!还怎么敢在劳动您...”


“哎哎哎...陆参谋长,您这可不是再说客气话啦,您在害我——平汉路两侧的八路军各支部队几乎都在吃肉喝汤,聂司令把我派给了您,您可不能让我喝西北风啊!赶紧,赶紧给我安排!”


“既然陈司令如此看重,我也就不客气了。安排我也不敢当,咱们商量着来好不好?”


“行!”陈漫远豪爽的说道,“我的三个团和一个县大队都在完县西北的齐各庄集结着呢,”陈漫远在地图上把自己的位置指给陆子宇,“您说我们打哪儿吧?”


陆子宇想了想,往地图上一指:“这儿——完县和唐县之间的高昌和郭村!...”


“就叫我们三分区吃俩据点?”陈漫远的样子看起来像要翻脸。


“我还没说完呢!你瞧你陈司令着什么急啊?”陆子宇笑着,继续在地图上把位置指给他,“还有这儿和这儿,加上这儿——这三个地方分别是平汉铁路上的方顺桥、陉阳驿和于家庄三个据点。陈司令,独立旅的几乎全部力量都调到了保定外围。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唐县县城的敌人。所以我派了两个连和地方上的民兵去攻击完县县城,除了防止完县的守军回防保定以外,还要吸引唐县的日军增援,好让他们腾不出手去进攻我们的白合镇。只要完县打响,高昌和郭村是您设伏打援的最佳位置;如果你觉得打援还不过瘾的话,方顺桥、陉阳驿和于家庄是您的第二选择。这样满意了吧?”


“哦。”陈漫远如梦方醒的点点头,“怪不得你当参谋长,考虑的就是周到!容我想想...唐县的鬼子就三个中队,即便全部增援完县...好!这四个地方我们三分区全包圆儿啦!”


“啊!”这回轮到陆子宇吃惊了。


“啊什么啊?唐县日军不过三个中队,就是全部增援完县,我的两个团也能吃掉他;这时候我还剩一个团和一个县大队呢不是?别说一个团,就是一个县大队攻打一个据点都有点儿小题大做,那我就把一个团一分为二,同时攻打方顺桥和于家庄,让县大队先看住中间的陉阳驿,等这两头的据点打下来,中间的自然会不攻自破!哈哈,老子这回可发财啦!跟你们独立旅作邻居就是好啊!老能沾点光!哈哈哈!...”


(4)


“你说什么?”桑木将军简直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请再说一遍!”


“报告阁下:——”日军第110师团第108旅团旅团长石井嘉穗少将毕恭毕敬的再次重复报告:“——我旅团第139联队联队长铃木三郎中佐请求师团长阁下给与空军飞行队的战术指导!”


“少将阁下!”桑木崇明讥讽道,“您不觉得您和您的下属提出这样的要求很可笑吗?不!简直是可耻!”桑木拍案怒吼,“两个大队的帝国将士,围攻区区弹丸之地,攻击了半天一夜,现在居然还要空军支援!他的大炮呢?”


“师团长阁下!”石井少将腆着脸说道,“据报告:支那人使用了神秘武器,从柳树上连续发射了许多大威力炸弹,一个炮兵中队和两个炮兵小队的火炮全部被摧毁!”


“可笑!支那人怎么会有神秘武器?什么柳树发射炸弹?纯粹是无能的借口!请转告您的属下:空中支援没有!如果天黑之前再不能攻克那个小村落的话,就请他为天皇陛下尽忠吧!你可以走啦!”


“哈依!”石井嘉惠红着脸向桑木鞠了一躬,满脸羞惭的走出师团司令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