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


三十一 双 水 内 冷


其赭的二叔朱怀庸坐在办公室里的转椅上如坐针毡,自从其赭与孔令琦结婚以后,老板张嘉昌便不让他干活了,给他一个副厂长的身份,专门配了一间办公室,给予高薪把他供了起来。张嘉昌以前开的那家纱厂经营发了财,儿子大了之后,便交给儿子去打理。自己又接下了一个电力修造厂,起名嘉昌公司,主要是修理一些电力设备,间或加工制造一些小型的电力用零件。张嘉昌是看到中国纺织工业越来越发展,竞争日趋激烈,是以提前转行从事重工业。朱怀庸是自己在纱厂的机械能手,所以到新厂时也把他带了来。

在别人看来,朱怀庸是交了好运,再也不用一身汗水,一身油污的在翁翁作响的车间里干活了,工资比以前还高。可是朱怀庸怎么也不习惯坐在办公室里清闲无事,他总觉得在闷热的车间里劳作要比现在有乐趣,一再向张老板提出回车间干活,可是张老板就是不同意。有一次,他乘张老板不在,偷偷的跑到车间里和昔日的工友们一起干活,张老板回来发现后,立即把他拽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简直是痛心疾首的哀求他以后再也不要到车间里去干活了,朱怀庸怎么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老板甘心白养着自己,再说,人家愿意白养你,你就可以问心无愧的接受了吗?朱怀庸可不是那种人。张嘉昌见朱怀庸实在不愿呆在办公室里,便只好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原来张老板在其赭成为孔家的女婿之后,看到自己当年一力培养的人那么有出息,便到普陀山去求佛问卦,想知道何时自己的修造厂能再发达,一高僧答道,你自己身边就有佛,应每日供奉起来,时机成熟便会有善果。张嘉昌回来一想,这身边的佛极象朱怀庸,他侄子现在已飞黄腾达,我先把他供起来,日后保不准会给自己的修造厂带来好运。于是便把朱怀庸白白的给养了起来。平时对朱怀庸客客气气,一点也不拿老板的架子,而且不管何事,只要朱怀庸流露出对此事的一点态度,都会仔细去揣摩背后包含的深意,真的把朱怀庸当作佛来对待了。所以,一见朱怀庸干活,那不是作孽一般吗?在张老板苦苦哀求下,朱怀庸只得放弃早晚偷偷跑到车间干活的想法,把清闲无事当成了苦修。去年,朱怀庸到车间里去转转的时候,见到新来了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便问起来历,原来这年轻人叫杨乐民,也是南洋公学的学生,已读到大三。最近家父突染重病,倾其家产也未将病治好,发丧之后,家中再也供不起他念书了,只好辍学,经亲戚介绍来嘉昌公司做工。朱怀庸一听便顿生同情之心,找到张老板,吱吱呜呜的说出了公司出钱,供杨乐民读完大学的想法。张嘉昌一听哪有不同意之理,当即把杨乐民叫来,同意由公司支付他大学最后一年的学费和膳宿费,条件是毕业后来嘉昌公司工作。杨乐民一听真是觉得天上掉下了馅饼,当即感激得跪地而泣,发誓今生一定报答张老板和朱怀庸的大恩大德。一年后,杨乐民毕业后来到嘉昌公司。

杨乐民是学机电的,他的毕业论文就是汽轮发电机的双水内冷的可行性。火力发电的汽轮机在高温蒸汽的推动下,高速旋转发出电力,但汽轮机在转动的过程中,线圈温度升得很高,是以不得不降低转速用吹进的空气进行冷却,如此一来,发电的潜力远未发挥出来。后改由氢气进行冷却,因氢气传热性能比较好,但气体的降温效果毕竟有限,在所有物质中,唯有水的热比最大,如能用水降温,则发电机降温速度大为提高,发电效率也会成倍增加。南洋公学采用的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材,理论上反应了当时世界最新的科技成就,当时美国已经开始进行双水内冷发电机的研制了。杨乐民一来公司,就提出要研制双水内冷发电机,张嘉昌一听,当即就答应搞。其实他也不知道,双水内冷发电机到底意味着什么,以他的公司目前的技术和设备,是根本搞不起来的。

张嘉昌问计于朱怀庸,其实朱怀庸哪懂得什么叫双水内冷发电机,只是懵懂的应道:“该搞,该搞。”张嘉昌听到朱怀庸说该搞,于是就传话给杨乐民:“你就大胆的搞吧!”丢下这句话,其他的他就不管了。杨乐民身受张老板重恩,一心想报答,也就毫无顾忌的开始了他的设计。

当时中国采用气冷的汽轮机是国外进口的透平发电机,大都是单片的转子,汽轮机分为转子和定子两部分,简单的说就是旋转的部分和固定的部分,由于要采用水冷,就要扩大叶片的面积,杨乐民在转轴上设计了一组叶片,由小到大呈梯次排列,用于冷却的水在完成降温后,变成了水蒸汽,所以要另外设计一套水循环系统,待水冷却后再用来作降温用。最主要的突破是转轴和叶片都设计成了空心,便于水流作冷却流动。杨乐民作这项设计时没有考虑到公司乃至中国当时的材料情况,汽轮机的转子和定子均要采用高质量的合金钢,除尚在建设的攀枝花有生产这种高质量合金钢的可能性外,其他的钢铁企业是没有这种能力的,而攀枝花当时尚对外保密。

其赭从德国回来,一下飞机,便来到二叔家。朱怀庸现在已搬出打浦桥的弄堂,搬入了徐家汇富人区。二婶也脱下了半旧的兰色印花褂子,穿上了绸缎旗袍,虽然这样使她的身段显得臃肿一些,但她喜欢这样穿,因为邻居的那些阔太太都是这样穿的。只一样她还没有真正的融入上流社会,就是从来不打麻将,因为她心痛钱,一夜输几百块钱对她来说心理是承受不了的。见到其赭回来,二婶眼睛都笑开了花,虽说其赭现在不当官了,但毕竟还是孔家的女婿,能和当今中国最有钱的人家攀上亲戚,是她最荣耀的事情。叮嘱阿姨中午多做几样菜,二嫂便与说起了家常,其赭问起二叔的情况婶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十三点,赤佬命,扶不上台面。现在多好啊?舒适坐在办公室里,工资还高,死腔他就是不高兴,非要象过去辰光那样天天在车间里干活。”听到嫂子的怨言,其赭赔笑,二叔对自己的工作颇为自豪,让他整天闲着还真是难受。正说话间二叔回来了,脱掉西服领带如释重负般坐下,二婶在一旁自是一统数落。叔侄俩聊起了公司的事,二叔说起了杨乐民设计双水内冷发电机的事,其赭一听立时注意起来,表示下午一定要到公司去看看。吃完了饭,立即前往公司,其赭对发电机也不太懂,但他知道这个设计的意义,军事工业必须要有电力为基础,虽说攀枝花正在建水电站,但国内若能生产火力发电设备,那其他地方的军事工业就会有大的发展。见到杨乐民,根据他的计算,这设计的发电量应该在一万二千千佤,听他做了详细的介绍后,其赭觉得这个项目值得试一试。

设计图被带到了南京,开军工会议的时候,其赭提出试制国产发电机的建议,与会者虽然觉得很有必要,但均持怀疑态度,其赭坚持说:“但我们绝对值得一试。”

散会后,其赭找到俞大维,兵工署已按他的建议从德国、瑞士采购了机床、真空铸造设备,不日将抵达上海。让嘉昌公司完成这项工程是不可能的,必须举全国之力。俞大维也明白这项研制对于中国整个工业的意义,认为值得一试,便委托其赭秘密组织此项工程的研制。此时军统已成立了兵工署稽查处,专门负责军工企业的保卫和防范日本间谍刺探情报和破坏活动,与戴笠联系了之后,将嘉昌公司也列入稽查范围。嘉昌公司是民营企业,所以特工人员只能扮做工人混进公司。经其赭和俞大维建议,蒋介石已批准将发电机的研制列为国防“一二五工程”。其赭到公司将计划给张嘉昌和杨乐民说了之后,两人激动不已。张嘉昌连说,果然佛祖显灵了,自己在普陀山求到的箴言果然灵验。其赭嘱咐,这计划是保密的,公司内除他二人外,不得有第二个人知道。

从德国、瑞士进口的机床、铸造设备被安装在了公司,那么先进的设备是张嘉昌连想都不敢想的。从浙江大学电机系把全国最好的电机专家请来了,把南京、上海、长沙、武汉工厂中技术最优秀的工人选调了二十几人来。此时攀枝花已建成了第一批小型的高炉,调来了二百吨含有稀有金属钒、钛的生铁,由兵工署投资,在嘉昌公司安装了四台三吨的电弧冶炼炉,浇铸汽轮机的转子是工程的核心,其他配套的电力设备由兵工署组织,共有五十几家工厂参加了这一工程的设计和制造,因为是重要的国防工程,军统的稽查处是倾巢而出,想方设法潜入各个工厂内部进行保卫和监视,而双水内冷的始作蛹者嘉昌公司的老板张嘉昌此时已退到次而又次的地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