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六篇 和平奥运 第四章 不明爆炸

yuertou 收藏 17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URL] 当从***德那获得的情报经过整理确证之后,行动就交给了特种兵们,而这些早憋着一肚子的气,个个都急着要为古自忠上校复仇的特种兵在一得到命令,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来发动他们,就纷纷行动了起来,矛头直指那些罪恶的恐怖份子! “都已经到位了吗?”龙宏明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 “2分钟前,最后一个小组已经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从***德那获得的情报经过整理确证之后,行动就交给了特种兵们,而这些早憋着一肚子的气,个个都急着要为古自忠上校复仇的特种兵在一得到命令,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来发动他们,就纷纷行动了起来,矛头直指那些罪恶的恐怖份子!

“都已经到位了吗?”龙宏明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

“2分钟前,最后一个小组已经到位,现在一切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了!”回答他的上校参谋也是一脸的木然。

对恐怖份子,他们都深通恶绝,杀之而后快,而且都充满了仇恨,但是当他们举起了复仇之剑的时候,没人会激动,没人会冲动,等待着那些恐怖份子的绝对不会是天堂,只有地狱的烈火才能够烧灭他们的罪恶,才能够让他们得到应得的报应。

“那好吧,一切按计划行动!”龙宏明点了点头,重重的拍了下桌子,“杀无赦!”

一道道电波将这道命令传了出去,一把把的复仇之剑也已经出鞘了,那些罪恶的恐怖份子的快活日子也快到头了。


北京人民公园,虽然现在是奥运会期间,但是在这个周末,仍然有很多家庭出来郊游散步,而人民公园在不收门票之后,已经成了大多数普通市民周末休息的最佳选择地点,最多的时候,曾经在一天内接待了10万多市民游玩。

“今天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一个穿着一身假冒名牌服装的年轻人满脸通红的与站在门口的两个市政府的公务员吵着什么。

“对不起,今天公园要进行例常检修,暂时停止开放!”市政府公务员一脸木然,没有一点表情,而且看他那魁梧的身材,也不像是经常坐办公室的吧。

原来,人民公园的好几个入口都被封死了,不是警察就是这些市政府的公务员不让市民进去。而看这些公务员的态度,很多市民即使觉得这有道理,但是心里仍然很不满。

“你这是什么态度?”这个年轻人就首先不满了,“我们可是纳税人,你们是我们养着的,你拿什么态度来跟我说话!?”

被年轻人呵斥的那个公务员脸色突然一变,眼看就要发作了。

这时候,一个穿着西装,胸前别着块工作证,50多岁的男人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一把拉住了正要爆发的那个公务员,隔在了双方之间:“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今天公园里面确实是在检修,还请各位到别的地方去吧,明天再来,明天一定能修好!”

那个开始火气还很大的年轻人看到这个已经快是老人的公务员这么和蔼的态度,也没办法发火了。如果对一个老人发火的话,那就显得他太没有修养了。站在那愣了一会,像是对开始那个对手示威一样,那年轻人接着转身就离开了。

开始还在围观的那些观众见到带头的人都走了,这下再没人愿意做出头鸟,也就纷纷的散了开去,直到十分钟之后,最后一个微观的群众才离开了公园的南大门。同样的事情,几乎在公园的4个大门都发生了,但是最后都被工作人员顺利的解决了问题。

开始在公园南大门的那一幕完全落入了张鹏以及他的搭档,王申达上尉的眼中。古自忠牺牲之后,张烹本来得到了一周难得的休息时间,毕竟他是与古自忠合作最久的人了,两人之间不单有战友的感情,更多了一份生死兄弟的感情。但是张鹏只休息了不到2天,就又全副武装的到龙宏明那去要求执行任务了。

“现在市民的维权意识还真是强啊!”王申达见到张鹏没有一点表情,本想轻松下气氛,但是张鹏仍然没有一点表情,像是没有听到这句话一样。

现在他们两人就隐蔽在离公园南大门不远处的一坐人工土丘上。两人穿的是城市作战迷彩服,外面还套上了一件伪装网,即使是有经验的人向他们看去,也只能看到两个草堆,想不到那里隐藏了两个拿着狙击步枪,随时准备开火的特种兵吧!

公园是被封闭了,但是并不是因为要抢修什么设施,而是这里有几名恐怖份子,现在是特种兵与警察在联手剿灭这些恐怖份子。而门边的那些站岗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市政府的公务员,而是国安部的特工,他们只是穿着市政府公务员的服装而已,所以一个个的表情并不是那么的和蔼。

早在天还没亮的时候,警察与武装警察就把这伙恐怖份子给逼到了这里来。相对于北京别的地方的密集人流,以及高层建筑的情况,在公园中对付恐怖份子是最好的选择了。这不但能够减少对市民以及民用设施的破坏程度,还能很好的保守秘密,不让恐怖的气氛弥漫到普通居民的心中。在封锁公园的同时,大批的便衣警察已经行动了起来,将公园附近的高层建筑都控制了起来,这就是为了严格保密,不能让这些恐怖份子破坏北京奥运会的阴谋得逞。

地面上,十多个狙击小组的特种兵都早就就位了,另外还有200多名武装警察将那批已经劫持了人种的恐怖份子围在了公园里面的一个小工人房中。远边的天空中,还盘旋着几架直升机,粗一看,还以为是电视台或者是警察的直升机呢。

“2小组就位!”确认自己的一视界能够满足要求之后,张鹏语气平淡的发出了就绪的信号。

很快,相隔不到5分钟,所有的狙击小组都已经完成了射击工作,而新的命令也已经到达,要求他们按照中队长的指挥,自行决定攻击时刻。

张鹏打开了重型狙击步枪的保险,并且把一发穿甲弹推进了枪膛,调整着枪上的远红外瞄准镜,按照王申达上尉的指引方向,寻找着目标的具体方位,并且按照微型计算机计算出的结果,来确定最后的瞄准点。

王申达虽然是观察员,工作量却一点都不比张鹏少,甚至还要更忙碌一点。为了弥补张鹏可能出现的万分之一的失误,王申达必须要做好补枪的准备,而这还只是他最轻松的一份工作。他最主要的工作还是要帮助张鹏确认目标,并且准确的指示出目标的具体位置,协助张鹏完成攻击。而他凭借的就是手中的一部综合狙击手近程攻击雷达。

这种雷达还是2天前才从科研所送来的,现在解放军中一共就只有十多部,而且还全部都是工程样品,其价值大概有数百万吧,现在王申达手中就拿了一部。这是一种工作在毫米波段的雷达,具有一定的穿透能力,可以发现0.5米后的混凝土墙后的目标,加和综合在上面的远红外探测器,几乎能够穿透所有的城市障碍物。这本身就是为城市战设计的装备,只是谁也想不到,它第一次就用在了反恐作战上,而且还是保卫奥运会的安全这么重要的行动中。

为了配合这次的行动,不但王申达的雷达是最先进的,就连张鹏手中的狙击步枪都得到了加强。张鹏用的是古自忠上校遗留下来的把把狙击步枪,大概他发誓要用这把枪来为古自忠复仇,把那些恐怖份子都送进地狱。而在枪弹上,这次特别给他们装备了高强度钨合金脱壳穿甲弹。也就是说,他说中拿的枪的威力基本上能赶上一门小型火炮了。这种12.7毫米穿甲弹的弹芯只有5毫米粗,却有40毫米长,长径比达到了8,能够在1500米的距离上穿透150毫米的装甲钢板,而现在他们距离目标大概只有400米左右,恐怕200毫米的钢板,或者是1米左右的钢筋混凝土都挡不住这发子弹,就更别说那堵薄薄的墙壁了。

王申达小心的调校着雷达,虽然接受了短暂的培训,但是他现在还无法完全熟练的应用这种新式雷达,也只能在实战中一步一步的摸索了。

5英寸的小显示屏上出现了8个人型红色光斑,这就是那7名恐怖份子与他们劫持的那个人质。其中7个光斑都曾经移动过,只有1个一直呆着没动。这就让王申达他们确定了那些人是恐怖份子,为他们的攻击提供了最基本的条件。这一切都被另外的狙击小组发现了,而战术情报系统也很快把每个小组要对付的目标分配了下来。张鹏这一组的目标是人质左边的那个恐怖份子,从他们这里开,这个目标的射界是最好的。而现在肯定还有另外一个狙击小组也瞄准着这个目标。

光斑在继续移动着,开火的命令迟迟没有下达,首先是在目标移动的时候,射击的精度肯定会受到影响,另外,大概并不是所有的狙击小组都能够准确的瞄准目标,而不会威胁到人质。所以,现在还需要等待机会,一个可以消灭恐怖份子,却又不会威胁到人质安全的机会。

当张鹏与王申达这些特种兵压着耐心,目不斜视的看着目标的动静时,前方,一组国安部的谈判专家也在抓紧最后的时间,做着努力。

“都好了吗?”司马亮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有点快,这是他激动时的唯一表证,因为他并不是那种容易脸红的人。

“好了!”帮着他穿好防弹衣的特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把西装递给了他,“等下有什么不对劲的话,马上窝倒,会有人支援你的!”

司马亮先扣好了衬衫的口子,再穿好了西装,现在他的样子看起来只是比平时臃肿了一点,根本就看不出穿上了一件防弹衣。他苦笑了一下,知道这防弹衣的抵抗能力,对付一般的手枪子弹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要想挡住恐怖份子手中的AK-47在几十米距离能的射击,恐怕还得加上两层钢板,而且即使挡住了,也不会有多好受。

与同事握手告别之后,司马亮在两名荷枪的武装警察的保护下,走出了装甲车,向着100多米外的那间隐藏着恐怖份子的房间走去。

“我们的谈判专家已经来了,请不要开火,不要开火!”

当司马亮还没有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下时,负责包围工作的警察就用高音喇叭喊了起来,而对面房子里的恐怖份子向天上开了几枪之后,也都停了下来。

一听到对面的枪声,司马亮条件反射的蹲了下来,枪声停下了约半分钟后,他才重新的站了起来,回头对后面用担心的目光看着他的同事尴尬的笑了下后,才继续向前走去。

一走入对方的射界后,司马亮按照对方的要求,将手举了起来,表示自己身上并没有武器,而那两名负责护送他的武装警察也停了下来,端着枪站在了距离房子大概50米的地方,担心的看着前面这名特工,好象他不是去与恐怖份子谈判,而是去与死神谈判吧。

远方约一公里处的天空中,一架涂着中央电视台标志的直升机盘旋在500米的空中,谈步声坐在敞开的机门边,拿着一副高倍望远镜目不转睛的看着公园中的那一幕。

司马亮走到距离房子大约15米的地方就停住了,这时候,从房子中走出一个头上戴着黑色头套的恐怖份子,身体很强壮,手中还拿着一把劣质的AK,腰上别着2枚手榴弹,荷包鼓了起来,里面不是弹夹,就是炸弹吧!

恐怖份子在司马亮前面约4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示意司马亮脱小了身上的西装,同时让司马亮绕原地转了两圈,确认他身上并没有武器之后,才走了过去,仔细的搜查了司马亮一遍。

这些恐怖份子肯定接受了专门的训练,美国人应该花了不少的精力吧!看到这些恐怖份子小心,而且专业的样子,谈步声心里狠狠的把美国骂了个遍。

在确认司马亮身上确实没有武器之后,那名恐怖份子用枪顶着司马亮,将他押进了房子。而谈步声也赶紧打调换了耳机的频道。开始恐怖份子的搜查工作虽然仔细,但是主要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武器上,而忽视了司马亮头上一缕并不那么自然的头发。而这是一个小心的窃听器,伪装成了一片假发,为此,司马亮还被剃掉了一大片头发呢!

……

“好的,我们可以满足你们的要求,派直升机来将你们接走,但是你们必须要释放人质,由我来充当你们的人质!”

听到这最关键的一句话,谈步声赶紧压住了嘴边的麦克风:“行动计划改变,在恐怖份子登机的时候发动攻击。马上派一架直升机过来!”

“妈的!”听到谈步声的命令,张鹏狠狠的在地面上砸了一拳,同时也把紧张了许久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对由这名负责情报工作的将军来指挥这次的行动,张鹏早就有点不满,不管怎么说,谈步声对特种兵的使用并不熟悉,也不知道特种兵的作战方式。开始他们就有好几次机会可以动手,而且至少能够保证人质有超过一半的幸存机会,但是这些机会都被错过了,这让张鹏觉得很不爽。但这是龙宏明的直接命令,必须要完全听从谈步声的指挥,所以这些特种兵也没了脾气,只能忍着。

十分钟后,一架Z-8嗡嗡的飞了过来,舱门紧关着。直升机慢慢的降落在了房子前的空地上,门开了,一名飞行员跳了下来,将舱门完全打开,示意里面并没有人。

房子里面的恐怖份子育朝天放了几枪,包围他们的警察稍微后退了几步,这时候,这些恐怖份子才押着人质走出来。人质与被蒙着头的司马亮在中间,两个恐怖份子分别用钱押着他们,而且两人身上都被绑上了遥控炸弹。这些恐怖份子明显受过严格的训练,出门之后一点都没有显出混乱的样子,一直掩护着中间的那两个,不给任何狙击手留出射击的空间来。

距离直升机还有10多米的时候,恐怖份子出现了一丝混乱,大概这些抱定一死的人看到了生还的希望之后,都放松了警惕,没有注意到,在希望的背后,死神早已经看重了他们。

谈步声冷冷的笑了一下,他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刻:“全体注意,攻击开始!”

从恐怖份子一出来,张鹏就早已经做好了射击的准备,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如果让恐怖份子上了直升机,那肯定无法救出人质了,即使干掉了恐怖份子,也会使这次的行动大为失色。

恐怖份子的头目突然在距离直升机还有1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张鹏一紧张,放松了手指头上的压力,让扳机弹了回来。这突然来的变化,几乎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同时在担心是不是又出了什么问题,或者说这些恐怖份子发现危险了。

担心是多余的,带头的那个恐怖份子停下来,原来是要将开始劫持的人质释放,看来这些恐怖份子还是遵守了他们的诺言,只用司马亮充当他们的护身符。

交换人质的过程本来很简单,但是谈步声马上利用上了这个最有利的时机,让前方的警察故意拖延了2分钟。2分钟内,新的攻击目标分配也完成了,现在张鹏要对付的就是那名押解着司马亮的恐怖份子。这是将一件最难完成的任务交给了张鹏他们小组。

那名恐怖份子身上绑着炸弹,司马亮身上也绑着炸弹。虽然这些都是遥控炸弹,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如果炸弹被子弹射中的话,会不会被引爆,而且看那炸弹的大小,威力肯定不小,到时候不但司马亮会赔进去,恐怕那架直升机,以及直升机上的飞行员都会成为陪葬品吧!

现在张鹏与王申达的配合关系掉转了一下,张鹏成为了观察手,王申达是射手了,因为12.7毫米的重型狙击步枪的威力实在是太大,稍微偏离一点的话,就可能打中炸弹,而不是恐怖份子的脑袋了。

只花了5秒钟,张鹏就把最新的射击参数报给了王申达。而在“嘀”的一声长响之后,王申达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参加攻击的14个狙击小组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扣下扳机的,前后不超过1秒钟,14发子弹就毫无例外的命中了他们的目标,这些超级狙击手再次经受住了实战的考验。

在最后一名恐怖份子还没倒下的时候,直升机内突然冲出来2两特种兵,迅速的冲到了手中拿着遥控器的那名恐怖份子身边,一把接住了他,同时拿过了他手中的炸弹引爆器。

在警察包围圈外面的拆弹专家也迅速的冲了出来,开始帮助已经被吓晕过去的人质,以及还惊魂未定,全身沾满恐怖份子的鲜血与脑浆的司马亮解除身上的炸弹。

后面的事情已经不需要张鹏他们去关心了,那是拆弹专家以及警察的事情了,关于怎么掩饰这次的行动,也不是他们要关心的事情,反正政府有办法。现在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接下来,他们可以得到短暂的休息,还有更多的任务等着他们去完成呢!

听到了收队的消息之后,张鹏与王申达收起了自己的装备,离开了隐蔽的地点,向着出口走去,在那边,已经有几辆面包车等着他们这些特种兵了,为了不引起市民的注意,他们甚至连军用吉普车都没有出动。

当张鹏走到公园出口的时候,突然觉得地面一震,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了过来。两人同时一愣,马上转过身来,向爆炸的方向望去。

虽然,他们与那些特工并没有多少关系,最多也只是进行了进次合作,但是现在他们都在担心那名舍身犯险,用自己的行动去保护市民的安全的特工,他才是最有胆量的人,一种英雄惜英雄的念头浮了上来。

看到前面的中队长已经在招手叫他们过去了,张鹏与王申达也只得在心里祈祷,希望炸弹已经拆了下来,那名特工,还有那个可怜的人质没有被炸着吧!


这次的爆炸是非常猛烈的,,升起的烟云甚至连在国务院办公大楼中的王一林都看到了。

“没人伤亡吧?”烟云才消散开去,王一林就皱着眉头,心情很不舒服的转过了身来。

他很担心那些警察,还有那些特工,以及那名人质,但是现在对怎么掩饰这次的爆炸,却更加的头痛。这么大的爆炸,是无法再用已经准备好的借口了,而且肯定有很多人知道,怎么合理的解释这次爆炸,将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只有一名拆弹专家被炸伤!”汪明筌放下了手中的电话,终于松了口气。

王一林也终于松了口气,没人死亡,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很幸运!现在该我们工作了!”

汪明筌点了点头,看了眼旁边桌子上的那份文件:“先前准备好的公布已经没用了,我们必须要找个新的理由出来!”

王一林点了点头,其实新的理由他已经想到了,当他看到汪明筌的眼睛后,也知道汪明筌想到同一个办法了。

“好吧,这事你马上去安排,找最好的人来写一份新闻发言稿,2个小时后,我举行一次记者招待会,你马上去办吧!”

汪明筌点了点头,现在总理亲自出面来处理这件事情,可见是高度重视奥运会期间的社会稳定,这不但是为北京老百姓谋福利的事情,还是给中国人争光,为中国保住颜面的大事。

2个小时后,王一林就就在国务院的大会议室内举行了一次临时的记者招待会。这到不必担心记者们来不了,反正现在奥运会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在北京的记者数量超过了5000名,而这次爆炸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当中国总理将为这次爆炸的事情举行记者招待会,回答记者问题的消息一传出去,不但一个小时,整个会议室内就坐满了人。

“大家好,我们又见面了!”王一林只扫了一眼会场,就发现很多记者都是老面孔了,“今天的时间并不多,因为政府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我去做,所以我们就抓紧时间吧!”

记者们笑了起来,他们对于中国这名年轻的总理高效率的办事方法都很了解,现在还是特别时期,当然大家都想到要为总理节约时间了。

“总理阁下,今天的爆炸是怎么回事?”新华社的一名记者最先提问,毕竟国内民众,特别是北京市民对这次的爆炸最为了解。

“爆炸的原因我们已经查清楚了!”王一林一点都不慌张,新拟订的谎言早就在他的脑海中了,“今天早上,我们的工程人员在人民公园内检修一条地下输气管道,而爆炸是因为天然气泄露引起的,具体的爆炸原因还在调查之中,相信很快就有答案了。在这,我也要请大家放心,北京一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而且为了这次的奥运会,我们已经加强了北京市的治安力度,相信大家也看到了街上无处不在的巡警吧。所以,这并不是大家猜测的恐怖袭击,我们绝对不会让恐怖份子在我们的国土上肆意猖獗的!”

“总理阁下!”一名美国记者还没被点到,就先站了起来,让旁边那位被点到的法国记者很是不满,“我们听说很多‘东突’恐怖组织都将行动的对象对准了这次的奥运会,很多恐怖组织都发誓要破坏北京奥运会,难道这次的爆炸就真的与恐怖袭击没关系吗?而且中国用什么来保证在北京的各国运动员不受到恐怖份子的袭击呢?”

“对于那些恐怖份子的誓言,我也有一句誓言来回答他们,我们中国政府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自己的国民不受到生命财产的威胁,并且有信心对付任何的恐怖组织!同时,我要警告那些不怀好心的人,与中国14亿人民站到对立面上,绝对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王一林这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而且脸上浮现出的怒色,让大家都看出了矛头对着谁,“对于保护运动员的安全问题,我可以向所有人保证,绝对不会让任何一名运动员受到安全威胁。我们已经派出了上万名的警察执行保安工作,另外,我们还可以随时调动北京周边的军队来对付任何威胁。而在每一名运动员的身边,或明或暗,至少有数名安全工作人员在负责他们的安全。所以,请各位放心,中国有能力,我们也有信心,让这次奥运会成为奥运会历史上的经典!”

因为王一林的强硬态度,以及会场上出现的不和谐的气氛,这次的记者招待会确实很短暂,只进行了一个小时不到,这些记者就提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问题来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王一林的心情一点都不见好转,开始那名美国记者确实是太嚣张了。虽然美国讲求舆论自由,但是这种不负责的话,而且仅仅凭猜测,就来挑衅中国,看来美国政府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吧!

拿起了坐上的电话,王一林又愣了一下,还是放了下去。本来他想通知周国辉,希望周国辉那边能够加大反恐的力度,但是想到周国辉那边的压力已经很大了,也就没有拨下号码。现在不但是这些高级领导人的压力很大,其实每一名负责为奥运会保驾护航的安全工作人员的压力都一样的巨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