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明末清初 第一卷 第11章 护花使者

杨销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7/[/size][/URL]   鲍廷圭约我见了一次面,见面的目的当然是关于天府煤矿。我开出合作条件,由我方提供矿脉的准确位置,并负责将来的矿井抽水等技术工作,以此入股,占将来煤矿收益的百分之十,这也是我们当初与徐寿谈判的条件。然而鲍廷圭却不能接受。估计他是想试试运气,如果他自己能找到矿脉,他就会省下一笔开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7/



鲍廷圭约我见了一次面,见面的目的当然是关于天府煤矿。我开出合作条件,由我方提供矿脉的准确位置,并负责将来的矿井抽水等技术工作,以此入股,占将来煤矿收益的百分之十,这也是我们当初与徐寿谈判的条件。然而鲍廷圭却不能接受。估计他是想试试运气,如果他自己能找到矿脉,他就会省下一笔开支。

我感到无可奈何。

接下来的日子百无聊赖,鲍飞再没露面,李俊整天埋头研究手枪,工坊里的工人们则各自忙着手里的活计。院落里一架独轮车触动我的灵感,我想到鲍老爷子因下肢残疾,活动很不方便,外出固然可以坐轿,但平常在家却需要人背,如果有一个现代的轮椅,无疑会让他的生活得到改善。

我凭印象画了一张草图,然后交给李俊。李俊很惊讶于我的构思,略作修改,便将工作安排下去,一天后,轮椅做好了,我坐在上面试了试,虽然没有钢圈橡胶做轮胎,轮椅的灵活性大打折扣,但有总胜于无,我开始幻想鲍老爷子坐在轮椅上的模样……

“咦,这是什么玩艺?”

一个油头粉面的男子摇着折扇,不知什么时候钻了进来,在他身后,还有七八个流氓模样的家伙。

虽然他们都不象好人,但此刻我心情正佳,还是向他们解释了轮椅的用途。

“噢,原来是给瘸子用的东西,”油头粉面的男子不怀好意思地盯着我,“大概你也知道自己闯了祸,下半辈子就要在这上面度过了吧?”

我心里一沉,这些人是来找碴的。

李俊听到喧哗也赶了出来,见了向我挑衅的男子,抱拳施礼道:“原来是王家少爷驾到,王少爷大驾光临,不知有什么吩咐?”

“噢,没什么吩咐,”那位王少爷嘻皮笑脸道,“听说这里有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本少爷想来会会他。”

“王少爷,你搞错了吧,”李俊不客气地道,“我这里是鲍家的工坊,不是茶楼酒肆,你若想闹事,这就请便!”

“李三郎,你少拿鲍老太爷来压我!这小子胡言乱语,气得老爷子卧床不起,本少爷敬老尊贤,这次专程过来主持公道,你若识相,赶紧闪开!”

“王少爷,撒谎也要看人,我昨天还去鲍家修东西,怎么没听说鲍老太爷卧床不起?”

“就算鲍老太爷没病,这小子胡说八道冒犯灵小姐,这总没错吧?”

李俊语塞。王少爷得意洋洋摇着折扇,忽然一收,大声喝道:“给我打!”

流氓们一拥而上,七手八脚揪住我,拳头如雨点般落下。李俊大急,喝令工匠们一起动手,双方展开一场混战。工匠跟流氓都是本地人,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打起架来不免虚应故事,我却被两个流氓追着狠打。流氓都是有备而来,一人手里一根大棒,我脑袋挨了一棒,顿时眼前一阵发黑,本以为老子今天要归位,谁知就在这时,救星来了,只听得一阵惊叫怒骂的声音,睁眼看时,冯燕一手挽着个包裹,一手持一口短剑,杀气腾腾,宛如战神临凡,跟她交手的流氓不是脸上破相就是手上挂花,那个姓王的兔崽子脖子上被划了一剑,惊得魂飞天外,连场面话也没留一句,撒开脚丫转身就逃,有他领头,其余流氓一哄而散。

流氓走了,我也变成一个血人。李俊打来清水,又去外面买来跌打损伤的膏药,冯燕挽起袖子,自告奋勇帮我洗伤口帖膏药。我问她怎么来了,冯燕说,听说我得罪了鲍家,她是我带来的,理应和我共进退,既然我搬了出来,她也不可能留下。我问冯燕的打算,冯燕说她要去重庆找亲戚,现在箭伤已经好差不多了,她打算这两天就走,冯燕的意思,要我跟她同行,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冯燕离开后,我心里又气又急,禁不住长吁短叹。

温汤城是没办法呆了,我已成了不受欢迎的人,没想到我的北碚之行会落得这样的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如果就这样跟冯燕回去,可没办法向洪春雷他们交待。又想那个姓王的王八蛋一定是鲍灵找来的,因为以她对白娘子的态度就可揣知她心肠之毒,这才真是一条大蟒蛇,幸好没娶她当老婆,否则定会死得很惨。

这样胡思乱想,加上脑袋被敲了一棒,没多久就感觉头脑发晕,有脑震荡的症状,赶紧回房间躺下,盼望就此一睡不醒,梦里遇到神仙帮忙,至于是锄强扶弱还是带我回现代,都随他老人家的便。

也许是真有神仙听到了我的祈祷,反正,事情在不知不觉间又有了转机。

黄昏时分,鲍飞来了,他是代表鲍老爷子来看望我的。白天的事在温汤城传得沸沸扬扬,李俊却悄然前往鲍府,将我设计的轮椅献给了鲍老爷子。据说凡是见过轮椅的人,都对我的奇思妙想赞叹不已,鲍老爷子欣喜之余,也开始反省对我的态度,尤其听说我挨了打,更加过意不去,特令鲍飞带来他的问候,并表示要严惩肇事者。

我问肇事者将会受到怎样的惩罚,鲍飞犹豫了一下,含糊地说处罚肇事者不是重点,重点是合作开矿的事情有了眉目。原来,我与鲍廷圭谈判的事情传到鲍老爷子耳中,老爷子亲自拍板,就按我说的做,鲍飞这次过来,除了慰问,也是与我商量,看我什么时候方便去鲍家商谈下文。

哈哈,这才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我没忘记之所以会这样,都是李俊的功劳,看来我们真有血缘关系,否则没道理他这样帮我。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既然诸事顺心,我身上的伤也不觉好了大半。第二天,我买了礼物再去鲍府,一来道歉,二来致谢。

鲍老爷子很客气地接待了我,不待我开口,首先责备自己御下不严,治家无方,以致我在温汤城受了委屈。我也自责年少轻狂,口出无状,给鲍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寒喧完毕,我们开始讨论合作开矿的问题。鲍老爷子对我的要求全无异议,只是这事该归鲍廷圭管,大的方向定下来后,他要我再去找鲍廷圭商谈具体的合作事宜。

会谈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老爷子客气地留我吃午饭,我见旁边两个丫环看我的眼神充满暧昧,脸一红,以时间尚早急着办事拒绝。

离开鲍家出来,我发现街上的气氛有些诡异。一些衣着光鲜的纨绔子弟,三三两两在大街两旁晃来晃去,不时拿眼斜我,神色中充满憎恨和厌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只知道此地不可久留,但来不及了,一个吊眉斜眼的家伙迎面拦住去路,说道:

“你就是那个姓李的小子?”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我转身要溜,又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挡在眼前:“就是你在酒楼口出狂言,要娶灵小姐当老婆?”

我的天,又来了!鲍灵这丫头还真不是一般可恶,竟然在家门口设下埋伏等着我。

我摸了摸口袋,这次出门我长了个心眼,特地把手枪带在身上。只是我刚跟鲍老爷子缓和了关系,正要进一步开展合作,突然用枪在人家的地盘伤人,岂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各位,各位,请听我一言,”我满脸堆笑,希望这些流氓有爱心,不会对我这张可爱的笑脸下毒手,“我看各位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莫不是鲍家小姐的如意郎君?”

“什么如意郎君,我们乃是灵小姐的护花使者!”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道。

“喂,我说老赵,话可不能这样说呀,”吊眉斜眼的家伙不满地道,“以你这副尊容当然只配做做护花使者,不过,焉知灵小姐不会喜欢我?”

“什么,你说我长得丑,你自己长得好漂亮吗?”

“不敢不敢,我是说灵小姐就喜欢我这一型,上次街上见了我,她还开口对我笑呢……!”

大街上吵成一团,这帮家伙为了争当鲍灵的如意郎君,个个不甘落后,拼命攻击别人,抬高自己。这种情形正是我希望的。我趁他们吵得热闹,悄悄踅进一条巷道。我想趁乱开溜,不料,一个胖得象过年猪的家伙拉住了我。

“你说说看,灵小姐喜不喜欢我这型的?”

“喜欢,喜欢,”我满口奉承,指望哄得他高兴,放我一条生路,“我看老兄天庭饱满,地廓方圆,将来一定是大富大贵;再加上……加上这一身的肉,哎哟,胖乎乎的好可爱,我敢打包票,灵小姐简直爱死你了!”

胖子高兴得嘴都合不拢,抓住我的手不觉松开,我正庆幸又过一关,忽然,一片阴影罩了过来,在我身后,头顶上方,一个声音冷冷的道:

“你就这么有把握,我就喜欢这种肥猪?”

我转头一看,吓了一跳。鲍灵穿着男装,骑着一匹小马,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跟前。胖子猛见意中人现身,顿时一副猪哥相,色迷迷地凑上前去:“灵小姐……啊不,二公子,今天有没有空,我请你去喝茶?”

“对不起,我不喜欢喝茶!”鲍灵的声音冷得象冰。我不禁打了个寒噤。

偏偏胖子不知好歹,继续歪缠:“二公子不喜欢喝茶,那我们改喝酒好了,刚好舍下佃户打了一只野猪,正好拿来下酒!”

“对不起,我也不喜欢吃猪肉!”

这句话语带双关,我不禁噗哧一笑。鲍灵恼怒地盯着我:“你笑什么?”

“噢,没什么,就是觉得二公子不喜欢猪肉,恐怕某位仁兄会很伤心。”

鲍灵一愕,随即明白我的意思。她竭力忍住笑意,小脸胀得通红,向我道:“你,跟我来!”

鲍灵带着我走出小巷,街上那帮家伙见了我们,一个个都停下了争执。我听见有人小声嘀咕:

“这小子真是不要命了,还敢跟灵小姐勾勾搭搭,老赵,老白,你们给我看着,我去叫人,今天非宰了这小子不可!”

“宰什么呀,我劝你还是省省吧,没见人家有灵小姐护着嘛!”

“这么说,传闻都是真的,这小子今天真的是跟灵小姐求亲来着?”

……

“你们这帮乱嚼舌头的家伙,通通都给我闭嘴!”

鲍灵显然也听到了议论,俏脸含威,凶巴巴的目光扫过大街,街上顿时鸦雀无声。

“简直反了你们了,竟敢跑到我家门前来撒野,回头告诉你们父母,通通罚抄城规,一个月不许出门!”

纨绔们怨声一片,鲍灵不理不睬,带着我昂然而去。

“灵小姐,今天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啊!”当纨绔们在我视线中完全消失后,我向鲍灵道谢。

“没什么,”鲍灵冷冰冰地答道,忽然想到什么,“你……你刚才叫我灵小姐?”

“是啊,有什么问题?”

“可是……可是我今天穿的是男装哎!”鲍灵发窘地说。

“哦,”我上下打量她,笑道,“其实象你这样的美女,穿什么都好看,不过,为了我们全天下男人的幸福,我拜托你,以后不要穿男装好不好?”

“为什么?”

“因为你穿男装会迷死天下的美女,那样的话,我们男人岂不都要打光棍?”

我本以为鲍灵会笑,谁知她反而板起了脸,我这才想起她是个古典美人,现代人的幽默对她来说只是风言风语的性骚扰,赶紧致歉道:“对不起,我这人就喜欢胡说八道,你就当我放屁好了,千万别往心里去!”

鲍灵皱起眉头。我明白自己一句“放屁”又惹美女反感了,懊恼地拍拍脑门。这一拍无巧不巧,刚好拍在昨天的伤口上,不禁“哎哎哟哟”叫起痛来。

鲍灵关心地看着我,想了想,说道:“有件事,必须跟你说清楚。”

“什么事?”

“昨天有个姓王的打你,并不是我指使的。”

“哦,我知道。”

“你知道?”鲍灵好奇地看着我,“为什么?你难道就不怀疑我?”

“老实说,刚开始确实怀疑来着,不过,今天你肯替我解围,就说明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孩,你才不会干这种缺德事!”

我这番恭维中规中矩,很对鲍灵的胃口,她笑道:“话也不能这样说,我这人也有脾气不好的时候,刚开始你对我无礼,我确实想要揍你一顿来着,不过后来你肯为我父亲做轮椅,孝心可嘉,我又原谅了你。”

“谢谢。其实伯父待我也很好,和蔼可亲,就象我的亲生父亲一样,能为伯父大人效劳,我也非常高兴。”

鲍灵点点头,对我的回答很满意。可惜,我这人天生不爱一本正经的说话,尤其是跟美女。我问她:“刚才那些人,都是你的护花使者?”

鲍灵俏脸一板,不再回答。我见她生气的模样好可爱,又逗她道:“这样吧,我们换种方式,现在我是在跟鲍家的二公子谈论他妹妹的终身大事:你希望你妹妹将来找个什么样的人家?”

“不要你管!”鲍灵气势汹汹地嚷着,冲我扬起了马鞭。

“怎么不要我管?”我正色道,“我跟你大哥是好朋友,他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眼看自己的妹妹红颜薄命,护花使者不是象肥猪,就是象屠夫,这种事情我当然要管!”

鲍灵愕然,马鞭扬在空中,迟迟没有落下。

“不如这样吧,”我见说中她的心事,笑道,“不如我也来当你的护花使者,我这人虽然不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不过,比起那些纨绔子弟,我的优点还是很明显,你说对不对?”

“对你个头啊,你去死吧!”

马鞭终于落下,不过不是我的头,而是马屁股。鲍灵掉转马头,加鞭而行,跑了几步,忽然回头冲我叫道:

“听说你要去探矿,江北来了摇黄贼,你最好给我小心点!”

“小心什么?”我听出她话里的关心,大声问。

“小心他们是食人生番,把你的舌头割来吃!”

鲍灵声音在我耳边回荡,人却渐渐走远。我目送她的背影,忽然想起昨天的怨念,心里觉得好好笑。

谁说她是大蟒蛇,分明是条小白蛇嘛,而我呢,会不会是许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