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读的日子——生日快乐

沧海弄波 收藏 6 76
导读:什么天长地久/只是随便说说/你爱我哪一点/你也说不出口/你认识了帅哥/就把我丢一旁/天气热的夏天/心像寒冷冬夜/想要买酒来浇忧愁/却懒懒不想出去走/想要来一包长寿烟/发现我未满十八岁/是不是我的十八岁/注定要为爱情流泪/是不是我的十八岁/注定要为爱掉眼泪 初次听到这首歌是去年暑假。我和张阳站在游戏厅里狠狠地敲着那个机器,汗滴和鼓点一同落下,机器大声吼出这个歌,我们两个心里一起跟着它声嘶力竭。而今日再听这首歌,她已北上而我却南下,准确地说,她北移二十公里去了省会的一个学院,我南移不到二公里进了补习班。

什么天长地久/只是随便说说/你爱我哪一点/你也说不出口/你认识了帅哥/就把我丢一旁/天气热的夏天/心像寒冷冬夜/想要买酒来浇忧愁/却懒懒不想出去走/想要来一包长寿烟/发现我未满十八岁/是不是我的十八岁/注定要为爱情流泪/是不是我的十八岁/注定要为爱掉眼泪


初次听到这首歌是去年暑假。我和张阳站在游戏厅里狠狠地敲着那个机器,汗滴和鼓点一同落下,机器大声吼出这个歌,我们两个心里一起跟着它声嘶力竭。而今日再听这首歌,她已北上而我却南下,准确地说,她北移二十公里去了省会的一个学院,我南移不到二公里进了补习班。

在每个年级都蠢蠢欲动的12月份,十八又说起去年此时还畅想着怎样度过大学生活的第一个元旦,以及怎样和某女生花前月下,LJ则嘿嘿一笑,随即沉默。唉,命运弄人呀!

十八和LJ在有我见证的这几个月内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互相拆台,拆下来的台柱子没地方出售,于是全数便宜了我。因此我也知道了不少他们的秘密。以我的性格和他们长辈的身份,当然不屑窥探他们的隐私,不过他们硬要说,我也没办法,少年人就是任性啊!

这个礼拜我一直在复习《射雕英雄传》,有的时候笑出声来,LJ说你这也太夸张了吧,那你看哭过没。我说有啊,我看张阳的博客还看哭了呢,看她日记还看哭了呢。

脸上的青春痘折磨得我要死,可父亲大人却不以为意,连说没事没事,上帝这样安排很好嘛,是让你们专心学习。可是……,祸从口出,有些话我还是不说的好,说了,爹地没准儿会“打断你狗腿”。

好想念毛驴啊!以往黏黏缠缠磨磨唧唧耳鬓厮磨,以及互相关注对方又作出什么糗事。近来没事经常想起她的神态动作,然后憋不住笑出声来。这个走平路都能摔倒,洗个脸都能栽池子里的衰人,肯定是早就决心要在我无比美丽的花样年华里留点痕迹,结果她成功了,走了个远远的……

我的生日这人肯定是回不来了,唉,毛驴啊,你还好么?

刚刚跟张阳说,明天我要请客,她冷不丁从QQ上给我发来句话:万岁!吼,吼,吼!

恩恩,我们这几个凑在一起,必然又是废话连篇。张阳上大学后曾被人骗过400块钱,还曾差点从公车上摔出来,必定都是好题材。我会说,哈哈,是个人物,说正常人不说之话,做正常人不做之事。十八会赶紧接着,有创意,才够味!听到这一阵夸,张阳的眼睛一定会挤成三眼皮,而对付三眼皮,LZ是天才。

张阳刚给我发了张图片,上面有几句诗,做结尾吧:


若他日红颜老去

青丝成霜

犹记当年醉笑陪君三千场

自此不诉离殇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