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申奥“一票之谜”:台湾代表曾为北京拉票

ok888123 收藏 2 9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吴经国,祖籍苏州,1946年生于重庆,曾就读于台湾东海大学、英国牛津大学建筑学院、利物浦大学。1988年任国际奥委会委员,并担任台北奥委会副主席。他亲眼见证了中国申办奥运会从两票惜败到梦圆莫斯科的整个过程。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吴先生怀着强烈的民族情感,排除“台独”势力的干扰,两次投下赞成票,为北京申奥成功作出了宝贵的贡献。


1 民族利益决定手中一票


自北京提出申办2000奥运会的决定后,中国奥委会副主席、国际奥委会委员何振梁及秘书长魏纪中、副秘书长屠铭德,于1993年来到台北,并亲自前来拜会,希望能获得我的全力支持。那天何振梁来到我的办公室,岛内媒体蜂拥而至,将我与何振梁团团围住,他们希望知道我是否会支持北京。我深知这个答案的敏感度,心中早已盘算该有怎么样的回应。我向媒体的公开回答是:“我这一票的考量有两大因素,第一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第二是为了奥林匹克发展的利益。”环顾当时岛内政治环境的敏感、复杂,如果直接道出我所支持的对象,实非明智之举,而客观地提出我投出这一票的前提条件,自认不失为处理这个棘手问题的好办法。


但私底下,我与何振梁曾就整个申办城市的票选与竞争态势做了相当完整的沟通和说明,我以客观身份向他全盘分析国际奥委会委员们的背景,以及可能产生的不同投票行为;并建议我们两人应作不同的分工,共同努力让北京顺利获得2000年奥运会的主办权。


另一方面,台湾岛内却以高度的政治敏感性来看待这起事件。岛内的一位商界领袖因为要开拓澳洲商机,曾经和澳大利亚总理会晤;澳方也积极通过这位商界领袖与政界的关系,希望促成台湾当局表态支持悉尼申办2000年奥运会。后来,我赴澳大利亚开会时,经由澳洲人士获得一项重要资讯,那就是一封由该商界领袖写给澳大利亚总理的信函,信中内容让人明显感受到当局对于北京申办奥运会的立场。


由于国际奥委会委员代表国际奥委会独立行使委员权利,我们的誓约当中最重要的一段话,即“不接受任何政治、宗教、种族与商业利益给予的压力”。换言之,我这一票必须本着良知,以自己最忠实的想法作最好的判断。因此,我虽然已经意识到当局对此事的态度,但我坚持谨守1988年当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时的誓词,并未因为当政者的意愿有所影响。


台湾当局也在9月初作出公开声明:“北京申办奥运会,台当局立场认为其所具备的条件并不成熟,可是投票是由国际奥委会委员吴经国个人决定,当局会尊重他的权利与决定。”

2 难忘蒙特卡罗决战


1993年8月中旬,中国在新疆罗布泊湖进行氢弹试爆。8月下旬,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即在美国的主持、策动下,对中国人权问题发起抨击。形势和局面显然都不利于北京。


当年9月17日,我前往2000年奥运会主办城市的决战地摩纳哥蒙特卡罗,出席该年的国际奥委会年会。当时5个申办城市代表和各国领袖云集,德国总理科尔、英国首相梅杰、土耳其女总理德米雷尔、澳大利亚总理基廷和中国副总理李岚清,都率领大批幕僚出席。每位国际奥委会委员都受到各申办城市代表的包围与游说,希望能够给予支持。


9月23日,决战的日子终于到来。全体国际奥委会委员依序进入会场,所有非委员以外的闲杂人等,全都必须离开会场。安全人员拿着精密电子仪器在会场各角落做地毯式的仔细搜索,目的就是要防止任何窃听、电子设备将消息传出场外,以确保选举过程绝不外泄。


由于会场内只剩下委员在场,发票、收票、计票等工作由委员们一手包办,由资历较浅的委员拿着投票箱走向各委员收票。按照国际奥委会百年来的传统,选票都是由委员以手写方式将所支持的城市名称写在空白选票上,而且每一轮的选票颜色都不一样,以作鉴别。一点都假不了。写完后再一一投人票箱中,并交由计票委员进行开票、计票工作。但是当年的投票方式已从2000年开始改为电子投票了。


3 痛惜北京两票败选


第一轮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以6票首先遭到淘汰,德国柏林在第二轮中败北,英国曼彻斯特在第三轮遭到淘汰。进入最后一轮决战前,斯威士兰籍委员突然以必须紧急赶回国内为由离场,原本在场的89名委员只剩下88名。投票结束后,由主持计票的塞内加尔籍委员穆拜将当选城市写在一张卡片上,并放入密封的信封中,交给萨马兰奇主席。全体委员在预先指定的时间全都步上戒护严密的巴士,集体离开会场,被载往最后宣布结果的小型体育馆中。


在这重要时刻,体育馆会场内5个城市所有代表和支持群众挤满会场。等大家都坐定后,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副主席陆续步上舞台,最后出场的是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他从上衣口袋取出信封,当场撕开密封的信封。会场内鸦雀无声。当萨马兰奇念出“sydney”,2000年奥运会主办权由澳大利亚悉尼中选后,台下数百名悉尼的支持者在座位上又跳又叫,齐声欢呼,相互拥抱,久久不能停歇。其他四个同场竞逐的城市的代表们则显得垂头丧气;尤其是北京的支持者,脸上凝重与沉痛的表情,与悉尼的兴高采烈形成强烈对比。


其实,我在最后一轮投票时,心中就有不祥的预感,北京这次极有可能会马失前蹄。在倒数第二轮曼彻斯特失利,无缘进入决选后,其支持者一定都会倒向同是英联邦成员的悉尼。果然,最后的票数是45票比43票,北京仅以两票的细微差距败北。


分析北京失利的主因,关键在于竞选末期,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决议,对中国人权问题横加干涉,对北京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紧接着,联合国人权大会于日内瓦召开,中国人权问题再度成为被攻击的对象。这一连串不寻常的动作,给北京申奥造成极大的困难。


4 双亲嘱咐与“一票之谜”


北京第一次申办奥运会已经事隔多年,随着北京重新投入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的申办,我当年的“一票之谜”又被媒体当做话题炒作。其实,当年在票选结束后,为了给历史留下见证,我特别将选票上所写的“BElJING”字样记录下来,留待日后有一天关心我这张选票流向的历史学者能有机会检视这张选票,届时即可依据这张手写的字样得到证明。


我还记得在出发前,父母亲即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这次投票,你一定要记得你是中国人。”他们并未明说要我支持北京,但他们眼中的期待,我了然于胸。另外,选后一个月,收到何振梁主席的谢函,除对于我的支持表示谢意外,更谢谢我为北京拉了不少票。


此外,1999年盐湖城冬奥会贿赂丑闻发生后,澳大利亚的悉尼立即遭到是否在1993年的票选中有不当做法的质疑。当时澳洲奥委会主席柯慈当场向媒体坦承,在1993年9月22日蒙特卡罗票选2000年奥运会主办城市的投票前夕,他曾以7万美金收买了非洲两个国家的委员;而它们原本是北京认为的两张“铁票”。这关键两票的流失让北京失去了奥运会主办权。柯慈的自白,终于为我的“一票之谜”作了更为明确的说明。


5 众志成城再战莫斯科


2001年7月13日,决定2008年奥运会主办城市的时刻终于到来。首先进行的是5个申办城市依照抽签顺序,进行41分钟的简报,预计下午5点3刻可进行投票。第一个披挂上阵的是大阪,夺标机会虽不高,但在日本文部省大臣亲自率领下,做了一场相当精彩的简报,其中穿插了由一位韩裔少女以精湛的小提琴演奏的国际奥委会会歌。第二个上场的巴黎,虽然由总理诺斯潘亲自领队,彰显法国政府的全力支持,但大势已去。在加拿大总理领军下,排在第三位上场的多伦多自信地端出环保牌和傲人的湖光山色,希望彰显一届讲究“自然”特色的奥运会。多伦多在上午这三个城市的简报中较占优势。我在中午休息时特别和委员们交换意见,并获知亚洲、非洲及中美洲籍的委员已明确表态会将票投给北京,并有部分欧洲籍委员也将支持北京。我告诉何振梁,北京想在第一轮获胜的机会并不大,因为会有少数同情票流向大阪和伊斯坦布尔;但第二轮当是北京获胜的最佳时机,大陆方面必须充分掌握票源流向。


下午率先登场的是北京。在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的率领下,北京市市长刘淇、国际奥委会委员何振梁、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等申办代表一字排开,李岚清在作简报时一再强调中国政府对申奥的全力支持,并将履行所有应尽义务,以确保北京可以主办一次最成功的奥运会。他相当够水平的英语表达能力,获得了国际奥委会委员的普遍好评。刘淇也以流利的英语说明北京为申奥筹划的各项建设计划。著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杨澜,以一袭亮丽的中国传统旗袍让人印象深刻,她高雅的谈吐和气质为北京加分不少。何振梁则以其流利的法语贯穿整场简报,尤其是最后,他的感性演说深深打动了委员们的内心。


最后一场是伊斯坦布尔,该国谈判代表显出信心不足的样子,整个简报平淡无奇,甚至比预定的45分钟还要短就结束了。


5个城市的简报结束后,由评估小组进行评估报告说明。结果分为表现较优的第一类,有北京、多伦多、巴黎三个城市,和表现较差、主办奥运会可能有风险的第二类,有大阪、伊斯坦布尔。值得一提的是,评估报告中特别指出对北京的评价:“奥运会由北京主办可为中国及未来整个体育发展留下一笔特殊而意义深远的遗产。”而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在评估小组出发前特别提示小组成员,评估过程中不要将人权和政治问题列为评估项目,而纯就各项技术性条件完成评估。这些也都被视为对北京的胜选有了好的开始。


6 见证历史喜极而泣


评估报告结束后,随即投票。以往投票都是采取手写方式,不过耗时甚久,如果选举结果一直无法达到过半数,必须激战到第四轮,至少需要半天时间。鉴于此,国际奥委会技术部门研发了电子投票的新方式,投票前发给每位委员一枚状似手机的电子投票机。北京在此次票选中编号第四,我在投票机上按下第四号,再按输送,完成投票。


第一轮只花了两分钟就结束了投票,结果大阪在第一轮以6票被淘汰,北京拿下44票,多伦多20票,伊斯坦布尔17票,竟比巴黎的15票还高出两票,显然伊斯坦布尔争取部分***教国家委员的同情策略奏了效。第二轮伊斯坦布尔的票源和原本投给大阪的6票应该会回到北京身上,北京可说胜利在望。


第一轮投票后,第二轮投票开始,两分钟后结果出炉。我对坐在我两边的委员轻声道:“选举已经结束,北京获胜了。”在我左边的新西兰籍委员威尔逊高度近视,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答:“相信我,主席很快就要宣布结果。”我屏息以待历史性的一刻到来——北京在第二轮中以56票过半数夺下奥运会主办权。


只见萨马兰奇接到信封,撕开封口,拿出纸条念:“2008年奥运会主办城市为北京。”全场顿时欢声雷动,北京代表团成员从座位上跳起来,高兴地拥抱在一起。我也从座位上跳起冲向何振梁,我们情不自禁地相互拥抱,喜极而泣。他拍着我的背说:“经国,你做了件大好事。”我答道:“何先生,我们俩共同为中国人做了件大好事。”我俩真情的流露感动了在场许多委员。许多中外媒体冲到我们面前,镁光灯闪个不停。我相信,这一刻我和何振梁一起写下了历史的一页,并将永远留在历史上成为见证。


7 积极拉票从不邀功


回到旅馆后,就收到北京奥申委的邀请函,邀请全体委员参加当晚8时在莫斯科中国大使馆举办的庆祝酒会。在这个兴奋时刻,不论是主人或客人脸上都堆满笑容,而中国国家主席***的贺电也在此时送达会场。我在投票前两天就见过李岚清副总理,并向他做选情分析,当晚他见到我,竟然全无领导人的矜持,一把抱住我,并说:“吴先生,非常非常谢谢你对北京的支持。”而我也被大陆知名影星巩俐和许多杰出运动员团团围住,要我向他们详述整个投票过程,彼此高兴得像家人般共享这份喜悦。


酒会结束回到旅馆,心中的兴奋仍未减退,我打开电视收看世界媒体对北京申奥成功的各项评论。来自台湾、香港、大陆和世界各地的采访电话不断涌人我的房间内。这一晚我根本无法入睡,平均每半小时就有一通电话打进来,一直持续到早上6点半才停歇。


有一段值得一提的小插曲,我在票选结束后才知道。那就是萨马兰奇主席在7月13日开会前,就悄悄地询问何振梁“北京”标准的中文如何发音,显然萨马兰奇早就心中有数,北京将会胜选。这也难怪他当天能以如此标准的普通话,大声念出“北京”这两个字。


我不讳言自己在整个申办过程中,是站在中华民族一分子的立场上全力投入的,除了在国际上积极为北京拉票外,也提供了很多建议。但对于北京的成功我从不邀功,而是希望以中华民族一分子的身份向全世界说明,海峡两岸中国人和两岸国际奥委会委员,在北京申奥这件事上,合作无间,成功地打了一场申奥的胜仗。(新闻午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