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青藏 第六章 血色樱花 第三十节 战争状态 (六) 福冈一片月 3 (整书百节纪念)

湘人李陵 收藏 2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URL] [内容简介] “我真的佩服丰田君的手段,那好吧,我告诉你,这位就是中国特种部队的副大队长,你会信吗?”大岛茂指着李正白说道。 “哈哈!大岛君,别玩花样了,我没时间陪你玩。”丰田彦一阵狂笑,正准备抽身后退,却突然全身一阵痉挛,不但手中的枪握不住,就连双腿都有些站立不稳,眼看就要倒下。 身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868.html


30、战争状态 (六) 福冈一片月 3

烟田俊二根本不是日本人,也不是九州城小犬的部下,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一军特种大队的副大队长少校军官李正白。奉军长廖铁龙之命,前来协助大岛茂,顺利完成福冈归降任务,使福冈生灵免遭涂炭。

当大岛茂听李正白说出自己的名字和所负任务后,大岛茂真的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中国特种部队已经潜入自己的司令部,而整个司令部的人竟然没人察觉,如果他们真的要实行斩首行动的话,只怕自己现在早就身首异处了,整个司令部也早就成了一片废墟。喜的是,看这个中国军人的身手,对付丰田彦,夺回军权,那也不是难事,再说了,中国军队的特种部队来的也肯定不会是一个人,只怕这个司令部已经被他控制了,就算没有全部控制,起码也掌握了很大的主动权了。

“我非常佩服阁下的勇气。”大岛茂不痛不痒地说了句,这不废话吗?

“司令官阁下,现在打算怎么办?主动权可是在你手里了。”李正白一脸严肃地说。

“你还是烟田俊二。”大岛茂只说了这句话。

“好,我知道怎么办了。”李正白心领神会。

这时,大岛茂那个小外甥从恐惧中苏醒过来,也对李正白另眼相看,胆子也壮了起来,不等命令,就把那个被李正白收拾了的参谋,拖到一个书桌后面,用东西遮盖了起来。

收拾好这一切,大岛茂要他到作战室去,告诉丰田彦,就说发现了中国军队的特种部队,让他马上过来,只能悄悄地告诉他,不能让另两个联队长听见。

有了中国军队的特种部队在此做靠山,两个人一扫刚才的沮丧气氛,胆子也大了,脸上也有了精气神,面貌为之一变。

刚才,连丰田彦都不敢去见的小外甥,给舅舅敬了一个礼,就精神百倍地接受了任务,脚步蹬蹬地出了门。

这小外甥一出门,就有两个士兵进来,一左一右地把持住了大岛茂的办公室的出口。大岛茂看着这些,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一下子紧张起来,全然没有了刚才的自信和果断。

这让李正白稍稍感到有点不安,要知道,呆会丰田彦一来,只要稍稍出现一点破绽,就有可能前功尽弃。

也就一分钟的时间,只见大岛茂办公室的门一动,小外甥走前,丰田彦随后就跟了进来。丰田彦一进来,大岛茂就吓了一跳,他看见,丰田彦手里握着一把手枪,枪口就抵着小外甥的后脑壳上。小外甥虽然吓得脸色煞白,但看整个的精神还是没有垮掉,这只是面对枪口所产生的一种条件反射。

“丰田君,你这是干什么?”大岛茂勃然大怒地质问道。

“大岛君,真是很抱歉,我怕你搞什么阴谋,不得不拿他来当挡箭牌,快说吧,把中国特种部队的情况说清楚,然后我会放了他,并向他道歉。”丰田彦小心并快速地说道,眼睛就四下乱瞄。

“我真的佩服丰田君的手段,那好吧,我告诉你,这位就是中国特种部队的副大队长,你会信吗?”大岛茂指着李正白说道。

“哈哈!大岛君,别玩花样了,我没时间陪你玩。”丰田彦一阵狂笑,正准备抽身后退,却突然全身一阵痉挛,不但手中的枪握不住,就连双腿都有些站立不稳,眼看就要倒下。

身后的士兵一伸手把他扶住了,取下他手里的枪,把他拖到一张椅子前,然后让他慢慢坐下,斜躺在椅子上,再把枪插回他身上的枪套里。

丰田彦脸色惨白,一脸痛苦的表情,他这不是假痛苦,也装不出来,而是真正的处于一种痛不欲生的状态。

“丰田君,你不想玩了是吧,可我却刚开始想玩呢,不过,你不想玩也不行了,这位真的是中国军队第四十一军特种部队的副大队长李正白少校,他很想和你玩玩,还是让他和你说吧,少校先生,请吧。”大岛茂说完把李正白让到了丰田彦的面前。

李正白来到丰田彦面前,轻声说;“参谋长只是突发疾病,已经不能正常行使职权,特意全权委托我,也就是烟田俊二少佐,处理日常军务,凡参谋长您的属下,一律听从我的指挥,有违抗命令者,格杀勿论,丰田参谋长,这样行吗?”

李正白说着,就在丰田彦的身上捏了一把。

丰田彦张嘴就大喊起来;“来人啦!”并想伸手去掏腰间的枪,谁知道手却动弹不了,其实,他虽然是张嘴大喊,但发出来的声音,却小得像蚊子叫。

“唉!看来丰田参谋长没能体会到我的一番好意。”李正白说着又在丰田彦身上捏了一把。丰田彦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痛,但嘴里就是喊不出,只能痛在心里,于是,他的脸就像被谁拧成了一大片麻花似地。

大岛茂也是看得云里雾里,丰田彦好好的进来的,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呢?真的有点不可思议,太神奇了。

过了几分钟,李正白又在丰田彦身上捏了一把,问;“参谋长,还没想通吗?”

丰田彦这回没有张嘴大喊,他汗流满脸,脸色腊黄,看样子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较量,体力消耗过巨,他紧闭双眼,没有回答李正白。

“参谋长不说话,是想拖延时间,好让你的手下发现你不在了就到处找你,然后,你就可以为天皇尽忠了是吧?这是不可能的,司令官阁下,你说是吗?”李正白回头问大岛茂。

“那是肯定不会的,我会说参谋长突发心脏病,我们正在进行抢救,而参谋长会躺在病床上,不会死,也活得不舒服,他有口不能说,有手不能写,有耳朵听不见,有眼睛看不见,但是,他心里还是明明白白的,我说得没错吧,少校先生。”大岛茂看李正白在丰田彦身上又点又拍,终于明白了,他是在使用中国古已有之的一种中医点穴法,阻断人身上一些地方血脉的流通,让人的身体功能逆转,从而产生奇特的效果。

“对,司令官说得很对,这已经是最人道的了。在中国古代,有些酷吏,为了使犯人招供,发明了一种相当血腥的刑罚,叫‘天堂三日游,’不管你的骨头多硬,脾气多倔,一看刑具就招了,不过,做为军人,我只知道怎么使用这种刑罚,却还从来没使用过,也没见到过,如果参谋长还想不通的话,我到是很想见识见识,司令官阁下,请问,如果让参谋长的部下看见参谋长真的病了,用三天的时间,你应该可以控制住他的部队了吧?”李正白回头问大岛茂。

“那什么问题都没有,放心吧。”大岛茂信心十足地说。

“那好,请司令官马上准备一根比较硬实的圆木棍,一米长即可,把一头削尖,再抹上一些润滑油,找一间安静的病房,把圆木棍在地上固定好,我也通知我军,三天内不要进攻,然后,把参谋长脱光了衣服,两人抬起参谋长,把圆尖插进参谋长的肛门,然后两人松开手,利用地球引力和参谋长自身的重量,参谋长就会慢慢地往下坠落,那圆尖木棍,也就会慢慢地插进参谋长的身体内,而且是一点一点地往里插,参谋长呢,就会痛苦不堪,既叫不出声,也动弹不了,你想想,一根这么粗的圆木棍,慢慢地插进肛门,你可以想像这份痛苦吗?但是,参谋长又并不会马上死去,而是要等三天,所以,就叫‘天堂三日游’其痛苦,没有人可以想象,因为,经过这一刑罚的人,没有人可以存活下来。参谋长,要不要赌一把?到时候,我就站在你旁边,记录下你的痛苦,然后,就说你是因病医治无效死亡,天皇知道了,也不会说你是为他尽忠而死的,你会像一条狗似地死去,甚至连一条狗都不如。”李正白附在丰田彦耳边,轻声地说。

“一根圆木棍还是挺好找的,你去,就说参谋长突发疾病,让他的两个联队长快来,马上要将参谋长送医院急救。”大岛茂对小外甥说。

“你马上就会四肢麻木,口不能说,手不能动,这是典型的高血压脑病,这是参谋长太激动造成的,去吧,去叫参谋长的部下来。”李正白对大岛茂的小外甥说道。

“对了,我们既然能进你的司令部,那对于控制一家医院,也是很容易的,三天,也就三天,一定保证能让参谋长静静地痛苦三天。”李正白补充道。

小外甥转身就要出门,这时候,丰田彦突然动了一下嘴唇,说出了一个字;“慢!”这声音不大,但李下在白却听见了,连忙叫住了小外甥。

“说吧,参谋长。”李正白附在丰田彦耳边说。

“我能有什么好处?”丰田也在为自己的后路着想了。李正白描述的场景真的是太恐怖了,况且,要做到也不难,做为一个军人的丰田彦知道,这时候没有人可以帮你,他完全被中国军人控制了,等于是一个玩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而且还会被玩得很惨很惨,天皇不会知道,日本国民不会知道,就连自己的士兵都不会知道,当此乱世,一个人的死,对任何人都不重要,也没有人会掂记你。最重要的事,就是自己首先要活着,活着才能有所作为,活着才会有意义,也只有活着才能为天皇效劳。

“你最大的好处,就是能活下来,想到中国大陆上去活也行,我们说话是算数的,说了让你活,就绝对不会为难你。”李正白伸出了一个诱人的撖榄枝,虽然说让他活在中国大陆,但也没说要让他白活,更没说让他活在哪。

“那我答应你。”丰田彦终于开了口,别说‘天堂三日游’就是眼下,他所受的痛苦他都快受不了了。

“好,中国有句俗话,识时务者为俊杰,参谋长终于也做了一回俊杰,我要奖赏你。”李正白说着,在丰田彦的后背拍了一下,丰田彦的痛苦立马锐减,人也舒服多了,但手脚仍然不能动弹。

接下来,大岛茂的小外甥跑到作战室,说参谋长因为太激动了,突然血压升高,不能履行职责了,要两个联队长立即过去。

两个联队长吓了一跳,也知道参谋长平时是有高血压的毛病,还以为参谋长会把权力移交给他们中的一个,就马上跑了过来。还有另外几个中下级军官也跑了过来。

一看,参谋长真的瘫痪了,说话声音也很小,他说他马上要进医院进行治疗,他把权力暂时移交给烟田俊二少佐,如有违抗少佐命令的,任由少佐处置。

两个联队长一看,立马傻了眼,但参谋长已经有令,不听从的,可能马上就会被按军法处置,听从吧,又有些心有不甘,但看形势,这位烟田少佐也不是等闲之辈,稍有违抗,就可能招来杀身之祸,但是,他们就是不知道,这位刚从九州城败退下来的少佐,怎么就这么快就取得了参谋长的信任。但是,现在已经容不得他们多想,参谋长就被抬上一辆推车,送到警备区医院去了。

丰田彦被推走后,李正白来到作战室。刚才他来的时候还是个客人,现在一下子就成了这里的主人,两位联队长总觉得有些别扭,但又拗不过他手中现在的权力,只好尴尬地站在一旁,等待少佐的命令。

“我命令,所有部队紧急集合,跑步到福冈东北郊区,接受改编。”李正白果断地命令道。

两个联队长一听,马上就提出反对意见。说那是中国军队的炮口下,去了不是送死吗?

“那你们是不想执行我的命令了,来人,把这两个违抗军令的家伙拉下去毙了。”李正白大吼一声。听到喊声,四个彪形大汉应声而入,拉起两个联队长就往外走,并把两人的枪给下了。

两个联队长一看这位少佐来真的了,也不由得吓得大声求饶起来,心想暂时保住命,等参谋长回来再说。他们哪里知道,他们的参谋长是不可能回来了,他将要要去的地方是中国大陆。

两个联队长回到作战沙盘前,看清了少佐要部队集结的地点,就分别给自己的联队下达了集结命令。

大岛茂的小外甥,当然也给自己的联队下达了同样的命令。

时间已经是下半夜了,就在福冈日军紧急集合,赶往命令中的集结地点的时候,在福冈东北郊区待命的四十一军,也已经布置完毕。

如果日军负隅顽抗,四十一军就会在这里把他们彻底消灭掉,这样就可以不用祸及福冈市民及市内一切公共场所和工厂。

天上一轮冷月,此时已经开始西沉,冷冷的月色下,福冈城内两万五千人的日军,正奉命跑步向福冈东北郊区的集结地走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