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请老师嫖娼折射师道无存

变色的玫瑰 收藏 1 76
导读:《南京晨报》日前报道,某高校几名学生请老师去嫖娼,然后再以此来进行敲诈。读后使人哭笑不得,尽管世界之大,奇事层出不穷,但学生请老师嫖娼已难以使人接受,何况再敲诈钱财。   几年前,浙江某地出了个“阿太”,专门收集官员的隐私,然后以此来要挟官员就范。在二月河的历史小说《雍正皇帝》中,也有类似情节。官员因为手握公共权力,有着难以挑战的力量。一些官与民之间长期存在控制与反制的紧张关系,“奸民”以官员见不得人的隐私为利器,倒是不奇怪的事情。而老师不一样,在中国传统社会里,是有着和父亲一样的地位,这个职业所赋予

《南京晨报》日前报道,某高校几名学生请老师去嫖娼,然后再以此来进行敲诈。读后使人哭笑不得,尽管世界之大,奇事层出不穷,但学生请老师嫖娼已难以使人接受,何况再敲诈钱财。


几年前,浙江某地出了个“阿太”,专门收集官员的隐私,然后以此来要挟官员就范。在二月河的历史小说《雍正皇帝》中,也有类似情节。官员因为手握公共权力,有着难以挑战的力量。一些官与民之间长期存在控制与反制的紧张关系,“奸民”以官员见不得人的隐私为利器,倒是不奇怪的事情。而老师不一样,在中国传统社会里,是有着和父亲一样的地位,这个职业所赋予的道德美感超过其他任何职业。


当然教师也是个社会人,他不可能样样完美高大,但在学生面前,则必须树立一种令人尊重的形象。这不是虚伪,而是维系“师道”的起码要求。正如一个惯偷教育自己的儿子从小当小偷,一个好色的父亲带着儿子出入秦楼楚馆,只能说明这类人已失去当父亲的资格。


今天,许多地方“师道”不存,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以为关键是教师一方自己首先不把自己当成教师,那么学生为什么要把自己当成学生呢?现在许多研究生叫自己的指导老师为“老板”,“老板”和“老师”一字之差,可含义则相差甚远。当“老师”成为“老板”的时候,则说明老师和学生是一种雇用与被雇用的关系。无独有偶,一些地方的国家工作人员也把该部门的首长称为老板。两种趋同的称谓说明一个事实,官场中上下级之间和学校师生之间,已有着某种微妙的对应关系。雇员对自己的老板,是不应当也很难有较高的道德期许,会赚钱、能给员工多发钱的老板是最好的老板。员工对老板的评价是和自身经济利益息息相关的。


而现在一些教育机构中确实存在着教师把学生看成一种为自己牟利的资源,就如企业老板看待雇员、贪官看待自己手中的权力一样。当一个小学生“教师节”要给老师送礼才能换来老师的笑脸,当一个大学生考试前给老师送礼可以顺利通过考试,当一个招收研究生的老师可以以此为诱饵占有报考的女学生身体时,师生之间哪还有什么“师道”?只有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既然师生关系到了这一步,学生可以花钱请老师嫖娼,来巴结老师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敲诈老师便是这种交易的延续。在交易的前一个阶段,学生付出了成本,等待着换取某种收益。但追求利益最大化是一般人的本性,学生突然发现自己可以找到老师的软肋,有可能逼迫老师就范,付出的交易成本不但可以收回来,且可能再赚一笔。


如此分析,这些学生从请老师嫖娼来贿赂他开始,“师道”在他们之间已荡然无存,他们之间只有交易,只有利益的算计,那么从贿赂到敲诈,便是合乎逻辑的行为。


在这个新闻里,学生对老师有某种“敌意”,因为老师掌握可以使自己害怕的资源,所以要去奉承他、讨好他、贿赂他,但这样的亲近与发自内心的尊重无关,因此一有机会就会想办法算计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