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三集、全面抗战 第三十章、 平型关战役﹙5﹚

dontbb 收藏 4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URL] 为了感谢广大读者大大的对本人的鼓励和支持,书虽然已结束,但我会从今天起;将十几章存稿作免费章节发完。 “八格,卑鄙!” 身手敏捷的江木中佐几次狼狈不堪卧倒之后,才勉強保住了小命,他对于“仅用炮击,怯于拼刺刀”的支那人怒不可遏。不过这些不讲究的支那人根本不在乎、也听不到他的“抗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为了感谢广大读者大大的对本人的鼓励和支持,书虽然已结束,但我会从今天起;将十几章存稿作免费章节发完。



“八格,卑鄙!” 身手敏捷的江木中佐几次狼狈不堪卧倒之后,才勉強保住了小命,他对于“仅用炮击,怯于拼刺刀”的支那人怒不可遏。不过这些不讲究的支那人根本不在乎、也听不到他的“抗议”,他们只是把各种口径的炮弹不停的砸过来,砸进帝国军人密集的队伍……


望着身边仅存的二十多名部下,江木和龟本中佐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


枪炮声也突然停了,山谷中一下子静了下来。八路军既没有发起冲锋,也没有进行炮击。江木、龟本和小鬼子士兵以为是敌人大举强攻前的沉静,迅速从死鬼子身上寻找弹药,那怕是一颗子弹也没落下。而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这次八路军打的是攻心战。


“小鬼子,快投降吧!再不投降,我们又要开炮了!” 督战队蓝宝成少尉在聂政委的授意下用日语大声喊道。


“砰”的一声,回答蓝宝成的是一颗精准的子弹……好在蓝宝成早有防范,才躲过江木中佐致命一击。


聂政委气得哼了一声,说:“愚蠢顽固的小鬼子。”转过身命令神炮手赵章成:“给小鬼子再来几炮,注意!别全部给我炸死啦!”


“是!”神炮手赵章成响亮地应道。


几十门迫击炮被神炮手赵章成亲自測试后,几十炮弹同时呼啸着精准的落到小鬼子陣地四周。剧烈的爆炸扬起泥石,炸药的气息熏呛着伏在树后石头旁的江木、龟本和小鬼子士兵,灼热的气浪烤炙着干枯的树枝和干燥的泥土。尘烟过后,小鬼子陣地四周十分规则呈现出一圈弹坑……


如此精准的炮击,让江木和龟本中佐等小鬼子目瞪口呆,心惊肉跳。他们清楚对手要自己的命易如反掌。


就在此时“噓”的一声,一发炮弹呼啸着精准的落到了两名小鬼子的身旁,在炮弹爆炸前的瞬间,两名小鬼子甚至看清楚了炮弹落地时激溅起的泥石,飞旋飘舞。“轰”的一声,炮弹爆炸,巨大的威力将两名小鬼子抛掷起来,随即壮实的躯体被爆炸撕扯碎裂,四肢内脏,血肉模糊地被抛散到周围。一小块碎裂的内脏恰好落到江木中佐的脸上,温热的血腥味让江木中佐的胃肠激烈地收缩痉挛起来。


身处绝境的江木中佐见战又不能战,逃又不能逃。他自知罪孽深重。沮丧地席地而坐,举起手中的指挥刀……


“江木君,且慢!” 江木中佐刚想为天皇尽忠,被龟本中佐制止了。龟本用日语悄悄地与江木耳语了几句后,从弹坑里站起来,用中文冲四周的八路军大喊道:“你们中间有不少是中国特种部队官兵,我龟本久闻大名,也非常钦佩。只要你们派出三个勇士跟我们公平决斗,打败我们三大日本勇士后,我们就停止一切抵抗。”


聂政委一听愣了一下,然后对一名参谋道;“黃参谋,快去请何总督战长官和林师长。”


此时何峰和林师长见战场上枪声渐稀,部队陆陆续续开始打扫战场了,俩人把考查日军战斗力的工作小组召集在一起,开现场总结会。讨论这场战斗的我军得失和今后应作战应吸取那些经驗教训。


听到黃参谋的报告后,何峰笑道;“有这事?我们去看看!”


何峰和林师长与考查日军战斗力的工作小组一起来到聂政委指挥所,纷纷举起手中的日式望远镜欣赏这群心有不甘的小鬼子,按何峰心里的真实想法是;让神炮手赵章成轰死小鬼子算了。但他说不服讲大道理的聂政委,只好转身对蓝宝成少尉道;“你去通知小鬼子,我们给他们一个用冷兵器公平决斗的机会。不过小鬼子除了随携带冷兵器外,不得携带其它任何武器装备。否则我们就马上开炮了!”


“是!”蓝宝成少尉应道。然后孤身一人来到小鬼子阵地对小鬼子传达了何峰开出的条件。江木和龟本小声商量了一会后,无奈地点了点头


在蓝宝成少尉严厉的注视下,小鬼子放下了多余的武器。江木、龟本和一名少尉各身跨一把指挥刀,带着19个身上仅留一把刺刀的小鬼子,排着整整齐齐的队列跑步来到,谷中一块空地,这里的已被八路军彻底打扫了一遍,除了血渍和几弹坑似乎还在向人们证明刚才战斗之惨烈。


何峰和林师长等人率200多名全副武装的官兵早在此虎视眈眈地等候。


为首的龟本中佐盯着何峰看了好一会儿,何峰身边的高宠刚想出口训叱,龟本突然开口问道;“您就是何峰,何大将軍吧?”


何峰也是穿着没有军衔标志的八路军的灰军装,见龟本竟然能从200多人中一眼看出自己来,也佩服龟本过人的才智。反问道;“龟本中佐,你凭什么认为我是何峰?”


“凭您威风凛凛的大将軍气势,” 龟本沮喪地接着又道;“败在您的手里,也算没有辱没家父。”


“你父亲是谁!”


“东京振武军事学校,龟首教授!我们家有您和家父的合影。” 龟本自豪地回答道。


“哦,是龟首教授的公子,不知龟首老师现在安好?” 龟首教授在何峰眼中是东京振武军事学校里,少有的一个称职的教授,一个没有种族岐视的好老师。


“谢谢大将軍阁下牵挂,家父一年前已过世。” 龟本伤心地回答道


“龟本,假如你仅仅是来中国做客该多好啊!” 何峰沉默了好一会儿,长叹一声道。何峰停顿了一下接着又道;“这样吧,看在龟首老师的面上,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我保证优待你和你的部下。”


龟本摇了摇头道;“何大将軍阁下,您能给我们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龟本已知足了。”


“那好,决斗开始吧!” 何峰知道多劝无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