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儿山上的八路军 第一部 第十六章

伍汉民 收藏 39 1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size][/URL] 不过,这个女孩子可不是一个善荐儿,一看情况不对头了,嘴角一歪,眼泪就开始往下掉。连长显然是从来没有处理过这种事情的,傻呆在那里,愣是说不出话来了。指导员一看,自己看样子不得不出面了,妈的,这事出的:“连长,我看把她留下来算了,我们连队,一直都没有一个真正的负责任的卫生员,都是由战士兼的,平时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


不过,这个女孩子可不是一个善荐儿,一看情况不对头了,嘴角一歪,眼泪就开始往下掉。连长显然是从来没有处理过这种事情的,傻呆在那里,愣是说不出话来了。指导员一看,自己看样子不得不出面了,妈的,这事出的:“连长,我看把她留下来算了,我们连队,一直都没有一个真正的负责任的卫生员,都是由战士兼的,平时扎个绷带也扎不好,每一次替伤员包扎的时候,那些伤员们,一个个疼得脸都变形了,伤口好转的也慢,女人细心,正好让她干这活。”

“可是老林啊,这么一大堆男人当中,搁上了这么一个女孩子,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那些大老爷们,一个个都是随便得很,脏得吓人的,平时粗话一大堆,这不吓死人家小女孩么。还有,说真的,生活上有点儿难处理啊。”

“没事的,明天咱们就专门建个卫生所,把所有的药都放在里面,再辅上一些稻草,让这小妞住里面得了。至于你说的都是大男人,有什么关系,这小妞既然跑到八路军这儿来了,估计早就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了,生活不方便一点,也不算大事啊。”

“好的,就随你的意思的,妈的,这是什么回事啊,打鬼子竟然打出了一个小妞来了呢。”连长嘟囔了几声,开始分配刚来的伪军。这些伪军可都是原国民党的士兵啊,训练了好几年了,战斗力绝对不比一般的八路军差,三个排都抢着要,最后,一排和二排各捞到了四个,三排倒霉,只捞到了三个。对于伪军的思想工作,原来一向都是赵指导员做的,现在轮到林指导员了。林指导员可没有赵猛的口才,他的做法也挺绝,把几个伪军叫到了一起,侃了几个小时的大山后,伪军们,不,现在应该叫做八路军们了,就一个个拍着胸脯发誓绝对一切行动听指挥了。也是的,这些人,本来就是想打鬼子的,为了这个目的,早就做好了吃苦的思想准备了。只是,这些人提出来的一个要求让连长和指导员伤大脑筋了,他们竟然要求每个人发一身八路军的军装。这些军装是那么好弄的啊,想把军装从那些老战士的身上扒下来,他得跟你拼老命。林金枝只得费了大量的口舌告诉那些人,军装只有那么几套,只有立了大功的人才有资格穿上,你们初来乍到的,屁功劳没有,只好委屈一下了。那些人想了想,也是,人家八路军的军装要是真的那么好穿的话,那里会大部分人都是穿着便服啊。他们也想到一个招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山上找到了一些可以染色的草根,把自己的黄衣改成蓝色的了,乍一看,跟八路军的军装也没什么两样,多少满足了一下自己的心了。

那个让连长和指导员伤了大脑筋的小妞,现在编入了连长的直属队了。这小妞,名叫娟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名,黑黑瘦瘦的,个头是全连最小的了,又穿着一身男孩子的服装,要是她不说话,没人会看出她是一个假小子。这小妞也绝,刚来没一会儿,就跟大嘴吵了起来,以大嘴的功夫,三下五除二的,就败下阵来,让准备着看一场好戏的八路军们一阵阵的失望。小妞运气好啊,刚来就享受了连长级的待遇了,赵指导员的那把左轮手枪,现在归她了不说,连长特别叫了几个老战士,好好地教她枪法呢。

今天打了个大胜仗,而且没有一点儿损失,连长高兴,破天荒地叫老王头煮了一些早饭。今天的早饭特别的好吃,白米饭是一样的,关键是配饭的那些肉里面,加了不少铁蛋从鬼子炮楼的厨房里面弄来的调味品,再加上老王头的手艺,战士们一个个吃得舌头都快咬断了。那个小妞也弄了一大木碗的白米饭,再搁了两块野猪肉,三下五除二的搞定了这些,然后手里拿着木碗,站在老王头的面前,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看得老王头头都大了,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桶里的剩下的饭再弄了一些给她。看着她高高兴兴地拿着饭走开了,老王头一阵阵的苦笑,这小妞,个头这么小,饭量怎么那么大啊,比个大男人还厉害,估计这一段时间饿昏了吧。

而此时,在县城的日本军司令部里,愁云密布,雷声阵阵,鬼子的联队长山本六十五大佐,正在拼了老命地往地上摔碗呢。这个山本六十五,在日本也算是出身名门了,跟那个在太平洋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山本五十六,是同一个养殖场出笼的同一品种呢,因此挺受日本军方的照顾,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当上了联队长了,现在就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大队长犬养太朗,年纪比他大了近二十岁了,在他跟前,乖得跟孙子一样。

这个山本六十五,也算是喝过洋墨水的人了,对中国极有研究,他认为对中国这样的一个人口大国来说,最好的征服手段,并不是无穷无尽的腥风血雨,而是三八大盖加上糖果。他才刚来没半年,一来就感觉到了,这个县城及其周围的老百姓眼中的愤怒。他有点儿恨那个前任指挥官了,杀得也太狠了,难道就不知道以中国人统治中国人这个道理么,难怪以大得多的优势兵力,却始终没有办法把狗儿山上的八路军消灭掉,反倒是损兵折将的,最后连职务也没有了。

看着正在大声地责骂着的犬养太朗,以及正不服气地反辨的皇协军一营营长黄世忠,他摇了摇头,这个犬养太朗,跟着前任呆久了,养成了这样的一个火暴脾气,他难道就不知道,把皇协军逼急了,他们撒手不干了,自己在这一带可是混不来的啊。至于皇协军是不是会跟八路走在一块,他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这些人的家人都在自己的手里呢,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怕他们翻了天的。自己的贴身翻译官,皇协军一营副营长,黄世忠的二弟黄世义,正在一边帮着他哥哥说话呢:“犬养太君,我们皇协军也算是尽了力了,呆小镇上的三十六个皇协军,十四个阵亡,二十二个多多少少都受了点儿伤,只是八路军太狠了,而且他们居然有了小钢炮,并且击中了放炮楼下面的炸药,把整个炮楼全都打掉了,这才让呆那儿的所有皇军阵亡,我们皇协军一直在外围作战,伤亡比皇军小,那是可以理解的啊。”

“那是你们皇协军没有尽到护卫外围阵地的责任。”

“犬养太君,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一年多来,我们皇协军替皇军打了多少的仗啊,而且从来就没有失败过,这一点犬养太君最最清楚了,要知道,当初要不是我们及时赶到,犬养太君现在已经成了八路军的战利品了。”

被揭了伤疤的犬养太朗脸上一红,吱吱唔唔地说不出话来。当初他自告奋勇,带着三十个日本兵当诱饵,想骗八路军上当,可是八路军又一次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狠狠地把自己打得落花流水的,要不是皇协军及时地赶到,把他只身救了回来,他可能真的只有往自己的脑袋上开了一枪了。对于这件事情,他平时提都不敢提,这可是帝国军人的耻辱啊。正因为如此,他对黄营长,感觉就是矮了一个头,平时也不敢多得罪他,只是这一次气急了,什么话都说出来了。说真的,他倒是真的挺佩服这些皇协军的战斗力的,平时自己皇军打八路,损兵折将的时候多,可是皇协军一出马,总是打得八路军落花流水的,虽说战果并不是很大,也算是比自己皇军还要风光了。但是,作为一个帝国军人,他对皇协军并不是十分信任,只不过没有了这些军人,他们的日子将更加不好过。

“好了,大家别吵了,皇协军也是尽了力了,这一次炮楼被炸,只能说明,狗儿山上的八路军的实力,并不是我们以前想象的,只有一百多人的小部队了,他们竟然有了小钢炮了。我也知道,他们的小钢炮是从上一次的那个小队那里弄来的,可是他们有能力把一个小队的皇军一个不漏地消灭,本身就说明了,八路军已经开始壮大到可以攻坚的程度了,黄营长的部队并没有错,犬养大队长心急了,话说得重了一点点,请黄营长不要见怪。各位,我们的联队,一直只有一个大队的兵力,现在看来,对付狗儿山上的八路军,这个大队的兵力已经不够用了。我已经接到了上面的命令,我们的联队将得到较大的扩充,将成为一个整编的联队。估计三个月之内兵力就可以到位。我们的联队,将与两百里外的那个联队互相呼应,共同负起守卫这条交通要道的重任,任何一个联队受到攻击,另一个总可以在两天之内赶到支援的。我想,在这个地方,还没有一个力量,能够在两天之内消灭掉皇军的一个联队的。这一段时间,我们就不找八路军的麻烦了,让他们高兴高兴,等部队来了,再跟他们决一死战。”

“大佐阁下,我个人认为,八路军就算是再扩充,也不可能扩充到需要一个联队的地步,我过几天就带着两个中队到狗儿山去找他们决战。”犬养显然很不服气。

“也好,试一下他们的真实兵力,不过,得准备好了才能出发,再也不能如以前那样莽撞行事了。”

“要不要我们皇协军配合啊?”

看着黄世忠一脸的不屑,犬养太朗咬了咬牙:“不要了,黄营长,我们皇军自己就可以把这事情摆平的。”

在黄世忠房间的密室里,五个身穿伪军军装的人,正在那里哎身叹气的。除了黄世忠,黄世义两兄弟外,另外三个,就是他手下的三个连长,从打鬼子的时候就跟着黄世忠他们哥俩,一直跟到了现在,一起成了汉奸了。

“查清楚了吗,小镇上的兄弟到底怎么了?”黄世忠问手下的一个连长。

“查清楚了。那个排的三十六个弟兄,十一个投了八路了,三个奉了排长的命令,躲到别的地方去了,估计是准备转移家属的。其余的二十二人,全部是自己开枪打伤的。”

“好样的,这些弟兄,够狠的,是真正的汉子啊,那个排长,想办法提一下,最好让他当个副连长。妈的,真羡慕那投八路的十一个弟兄啊,他们现在,是真正的当上人了。”

伤心了好一阵子,黄世忠才转过头来,对黄世义说到:“老家的情况怎么样了?”

“大哥,别提了,老爷子来信了,说咱家的祖坟,已经第三次被村民们给扒掉了,妈的,我们拼命地修,可是那里比得上他们扒的速度啊,所以,老爷子现在把祖宗的遗骨都弄到家里来了。”

“真难为老爷子了,现在他估计都不敢出门了吧,哎,我们兄弟,给他们丢大脸了。”

“真的没办法啊,我们总不能把那些扒祖坟的人找出来揍一顿吧,那样,我们不但不是人了,就连猪狗都不如了。”黄世义的声音里,明显的有了一些变化。

“哎,二弟啊,别伤心了,都成这个样子了,咱们只能怪命运捉弄人了。妈的,现在如果遇到了那个师长,老子一定狠狠地给他来个几十枪。”

“大哥,你别说了,你知道么,今年过年的时候,有人在我们家门贴了个对联,上联是:三世婊子养,下联是:一门俩汉奸,横批是:忠义德。哎,真他妈的不想活了。”

“怎么回事啊,下联我倒是听得出来,上联和横批,搞不明白。”

“咱哥仨的名字里都有一个世字,老三不是叫黄世德么,说三世婊子养,就说咱哥仨都他妈的是婊子养的,还顺带着骂了我们的先人了。横批忠义德,中间不是少了一个仁字么,就是说,咱们不是人(仁)啊,而且那三个字,就是咱哥仨的名字啊,哎。大年初一的时候,老爷子看见了对联,当场就找根绳子上吊了,要不是管家来的及时,咱们跟老爷子就见不到面了。”

“你不是给老爷子去了信了吗?”

“是的,我们的信,老爷子大年初一下午才收到了,也就是因为那封信,老爷子现在再也不想寻死了。”

“信里写着什么啊?”

“身在曹营心在汉,狗皮难掩中国心。”

“好,写得好,估计老爷子应该知道怎么办了,他老人家一生可是经历极多的。”

“是的,我得到的消息,老爷子把咱哥仨的儿女全部送到别的地方去了,就剩下他一个人,带着几个老家人在撑门面,不至于引起鬼子的注意。还有,老三已经在咱们的农庄里,开始秘密训练军队了。哥,你也知道,我们的弟兄本来有八百人左右,是一个加强营的编制,这一年多来,只剩下五百人左右了。其中,有三十多个投八路去了,二十个左右逃跑不当汉奸了,还有近两百五十个左右,以各种名义,跑到老三那里了,在鬼子那里,这两百多个,大部分可都上了阵亡的名单了。我们通过各种途径,弄到了不少的武器弹药,就放在那个偏辟的农庄里,我想,时机一到,咱们就可以给鬼子一个狠狠地打击了,妈的,到时候,咱要穿着八路军的军装,骑着高头大马,在这个县城里好好地逛上一圈,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咱黄家三兄弟,都他妈的是真正的中国人。”

“要真是有那么一天,咱们死了都甘心啊。别说了,鬼子估计这一段时间要扫荡狗儿山,咱们得把这个情况送到八路军那里去。”

一个连长连忙接过了任务:“营长,这好办,你们心里也明白,那个野味店的老板,是狗儿山上的人,我们等下就到那里去吃野味,顺便故意讨论这个事情,估计用不了几天,八路军们就都知道了。还有,这几天,我们多弄了一些西药,明天就卖给那个老板得了,那么贵的西药,咱们换一只兔子吃吃总可以了吧。”

“哈,好的,我知道,你们三个,经常到那个野味店里去喝两杯的,小心了,别让鬼子们知道,你就装成是喝醉了酒,不小心说出来的,到时候如果事发,我也好替你们开脱。”

“妈的,营长,开脱个头啊,死了倒好,那象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比死了还难受。要不是我们知道营长的具体计划,我们老早就投八路去了。哎,营长,得想个办法,把我们的家人都送走吧。”

“放心吧,各位弟兄,我家的老三正在全力办这件事情呢,现在我们营五百多个士兵的家属,已经有一半左右转移到一个农庄去了,那可是我家老爷子把全部的积蓄都拿出来,刚刚买的一个特别大的农庄,里面藏了几百个人,小意思了,而且,我们还招了一些人,全副武装的,守着那个农庄呢。不过,为了不引起鬼子的注意,在座的几个连长的父母亲,都没有转移走。鬼子知道我们的传统,一向是以孝为先的,只要我们的父母亲都在,他们就不担心我们心存异志。等我们要动手的时候,再把他们转移走。”

“这样子我们就放心了,妈的,如果没有人质在鬼子的手上,我现在立马就赶到他们的军营里,找个大佐、中佐之类的官,同归于尽得了。”

“别说这种气话了,弟兄们,我们还要忍辱负重,才有可能取得成功的,才能让我们的祖宗不至于丢脸,至少,我们到了下面,不用蒙着脸去见祖宗了。”

“来,兄弟们,弄一些酒来,咱哥几个喝个够,妈的,再不喝点儿酒,我们都要发疯了。”

“营长,酒就别喝了,我们下午还得请几个鬼子的小队长啊什么的到那个野味店里喝个痛快,顺便把情报传给那个老板,妈的,鬼子的酒量都不行,天天喝清酒的,那里撑得住我们的烈酒啊,只要几杯酒下了狗肚子,立马现了原形,那时候,有多少的情报可以偷啊。”

“也好,不过,得叫几个烟花女子一块儿去,省得鬼子喝过了头,去糟蹋我们中国的好女人啊。”

“这我们知道,干这种事情都有经验了。不过,我说营长,烟花女子中也有好人啊,我就知道有一些情报是从烟花女子那里传到八路军那里的,也不知道她们是通过什么渠道,反正我觉得,她们要得到情报,牺牲比我们还要大着呢。”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