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二十三章 第十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甘小宁仍在犹豫,而门忽然开启,一个人影从里边冲出,抓起门边被人忽视的背包扔进了门里,高城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他开枪,同时几支枪发射的模拟弹射在那个人身上,恐怕引发了目标身上所有的传感器。

但是门已经关上。

许三多倚在关闭的门上,疲倦地对高城笑了笑,没那些子弹他也站不住了:“连长。”

高城:“许三多?”他瞧了袁朗一眼,那是一种被欺骗的眼神,而且夹杂着愤怒。

袁朗苦笑:“别看我。他真的该在医院……按道理。”

许三多:“队长,许三多归队。”

袁朗:“我听到了。”

高城:“他是俘虏,你是烈士,不过,嗯……你归队了。”许三多在听着高城说话时就已经眼皮打架,然后带着一个笑容闭上了眼睛,那个笑容可以让任何活得不满意的人为之羡慕。

高城抢过去,但袁朗抢在他之前,老上级高城停住了步子,并有些悻悻:“晕迷了?”

袁朗:“睡着了——”他看着那张年青的脸微笑,“太累了。也好,累到忘了痛。”

一名尉官匆匆过来,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报告,总指急电,接收到爆破信号,我营防御的指挥中枢已被摧毁。”

高城:“你们谁把这位烈士背起来?我营往下要准备在不利情况下作战了。”袁朗背起了许三多,甘小宁小心翼翼地托着他的伤腿,这一切都没能惊醒许三多的酣睡。

通讯船上,败兵高城和战俘袁朗从内舱里出来,看看已晨光初现的远处。从另一处舱门里,吴哲和成才出来,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他们自觉地打开了舱门,吴哲还好,成才对着高城则有些赧然。

高城像没看见他。

成才:“连长。”

高城:“嗯,也有你。你们两个。”

成才:“是我们四个。”

于是高城看看这四个,看的眼神像要把这四个挨个揍一遍,然后嘘了口气:“拜你们所赐,我营将会撤离这处失去价值的阵地。那位怎么办?我先说一句,师部的野战医院条件不错。”

成才:“我想……他醒来时会比较希望和我们在一起。”

高城看袁朗。

袁朗:“他们是比较适合在一起。”

高城:“好吧,还给你们,但他不能再参与往下的演习……他叹口气……反正真打仗的话你们一定会抢回这具遗体。”

吴哲:“是的。”

成才:“谢谢连长。”

高城:“再白饶一个,这个俘虏,这个中校,带走。反正……真打仗的话你们一定会把他从战俘营抢回来……他看看袁朗……我帮到你了吗?”

袁朗:“是的。计划之外,但是……谢谢。”

高城:“谢谢就不用,但是……对他们好一点。”

“我会尽力。”袁朗看了看他的那几个兵,即使最完整的吴哲也让他惨不忍睹,这让他内疚得拍了拍高城的肩,“可不是为了让你满意。”

高城也看看那几个,沉睡的许三多和快倒掉的成才让他恨得咬牙:“你也不可能让我满意。”

袁朗:“路还有多远,他们就有多漫长。再见。”

高城:“再见。”

他们也就不废话了,成才接手了仍在沉睡的许三多,和他的队长、队友们上艇,他细心地让许三多平躺了。

高城:“成才?!”

成才颇为有愧地抬头:“啊,连长?”

高城:“实话告诉你,老子很生气。”他就手把什么东西砸了过来,成才连躲的心都没有,那东西砸他钢盔上又滚在艇舱里。

袁朗微笑着发动了快艇。

高城有所思地看着那条快艇在水面上划出的水浪。

远去。


成才让许三多枕在自己膝上,他仍在郁郁。

吴哲忽然轻笑:“你看你连长拿什么砸你。”

成才看着吴哲手上拿着那个高城用来砸他的东西——一个急救包。吴哲看着伤痕累累的许三多:“我想你们连长大人砸的是许三多吧。”

袁朗加速,让艇驶向己方阵地的方向,在水面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许三多睁开眼时已经晨光耀眼,这艘快艇已经熄火,在水面飘泊。许三多看着正在引擎边忙活的成才,后者一脸抱怨。

成才:“连长给了船又不给足油,这回可好,成漂流族了。”

袁朗:“怎么说这几天他还是敌人,所以对我们——他笑笑——也算战术阻滞吧。”他看见许三多,“三多醒啦?”

许三多:“嗯。”他茫然地想着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

袁朗:“一直想给你矫正,你那脱臼的脚接得不对,又怕给你痛醒。”

许三多:“嗯,我又错了。”

袁朗笑:“你为什么这么勇于认错,或者说急于认错?”

许三多:“我就叫我又犯错了。”他也在微笑,因为这是他和袁朗初识时的对话,在一辆步战车里,那时的车里还坐着史今,坐着伍六一。

袁朗开始轻轻地搬动许三多的腿,成才将自己做了许三多的枕,吴哲在旁边照应,四个人为一个人将临的痛苦做准备。

袁朗开始说一件许三多最关注的事,他选择在这时候说这件事其实也是为了减轻许三多的痛苦。

袁朗:“成才,演习完了你就要回你的老部队。”

成才多少有些黯然:“我知道。”

袁朗:“但是我希望你有心理准备回来,是的,回来和你的朋友一起,可不是为了这个。你合适走的是比他要长得多的路,可能还是你不喜欢的路……”他这边说话,那边手上可没忘了使劲“许三多是一个兵,优秀的兵,有他这样的兵我觉得幸运。吴哲呢,虽然他的优点和缺点一样多,可老A最看重他的还是一点……”

吴哲:“你不要说啦,长腿的电脑,活动雷达,这次演习我就看出来了。”

许三多听着来自头顶之上的喧哗,在剧痛中喜悦,在剧痛中迷惑。

袁朗对吴哲的说法不置可否:“你喜欢的是别的,可在不喜欢的事上你最能派用场。成才,你也一样。你知道我年青时最像你们三个中的谁吗?像你,别惊讶。比吴哲更专心,比许三多更知道自己要什么,比他们都要理智,当有一天能看破自己狭隘的天地时,他就是一个可能的管理者。是的,管理者,不讨人喜欢,可一个合格的管理者放在第一位的绝不是讨人喜欢——就像我有时候很讨人厌一样。你要选择做一个有用的人,而不是可爱的人。”

成才在发愣,而袁朗在一声让人牙酸的骨骼轻响中终于完成了他的工作,许三多痛得颤栗,成才将他抱紧。

袁朗:“是啊,路很长,比许三多还要长,你会比许三多更多迷茫,所以……”他轻轻拍打着许三多,并期望这样能减轻他的痛苦,“我必须先问你一句,如果这是你的路,你愿意来我们老A吗?”

许三多在痛苦中颤栗,而成才搂紧了颤栗的朋友,因为这一句过于漫长却绝非答案的话哭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