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二十三章 第八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16 1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许三多站着,不说话。 袁朗缓和了一下:“明白了吗?现在回去吧。” 许三多:“不是的。您说了好多话,我听完了还得想一下。” 袁朗多少是有点气结:“细细想慢慢想。” “想明白了。是您自以为是。” 袁朗现在真的是气结了:“这回你就必须给我讲明白了。” “我正要讲明白呢。您太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许三多站着,不说话。

袁朗缓和了一下:“明白了吗?现在回去吧。”

许三多:“不是的。您说了好多话,我听完了还得想一下。”

袁朗多少是有点气结:“细细想慢慢想。”

“想明白了。是您自以为是。”

袁朗现在真的是气结了:“这回你就必须给我讲明白了。”

“我正要讲明白呢。您太聪明了,我们都不知道您在想什么,我说的我们是全队,包括齐桓和吴哲他们。”

“您觉得您设计的手段比人过日子还要复杂,”许三多看袁朗一眼,“还有还要精彩,”他又看袁朗一眼,“还有还要见人心,您说他逃避了您设计的经历,这个您在意,那他真实都经历了什么,您根本不在意。您设计的几个小时比他过的这段日子还难吗?您要是去过五班就不会说这话……”

袁朗:“我没说这话,是你说的。”

“是啊。五班……”

“什么五班?”

“一个根本没人管你在干什么的地方,在我们辖区……”

“喔。一千二百华里以外的地方。还有你该说三五三团辖区。”

“对。李梦回一趟团部,抱着树就哭,五班方圆百里看不见一棵树。可成才从这回去后让那里成了连长都服气的地方……”

“什么连长?”袁朗已经不打算知道李梦是谁了。

“我们连长。”

“哦,高连长。”

许三多:“那里没人看,怎么表现也没人看得见。表现给羊粪蛋子看,老马说的。”他想起来袁朗不认识老马,又补充,“老马是班长,我第一个班长。”

袁朗沉郁地说:“谢谢你告诉我。我是第二个班长。”

“不,您是第三个。第二个是史班长。哦,不,您是队长。他后来终于喜欢上了五班,我是说成才,他说那很舒服,我说人不能过得太舒服,这其实是六一说的……六一您不知道吧?”

袁朗苦恼了:“伍六一我知道。记在本上了。”

许三多:“对,又尊敬又遗憾的。六一说人不能过得太舒服,我跟成才说了,他就来了……我说清楚了吧?”

“应该是……很清楚了吧。”

“您在想什么?”

“你也说了很多,我听完了也得想想。”

许三多沮丧:“还是没说清楚。我想想……”

袁朗:“不,真的很清楚了。至少在我自命不凡和成才怀才不遇上是说得很清楚了。”

许三多轻声修正:“是自以为是。”

袁朗揉着眉头:“对。”

“您不要这么想,其实我话是说重了点,您也不是那么自以为是。”

“谢谢……还有,我暂时还没觉得我自以为是,至少你还没让我觉得。”

许三多:“不管怎么样,您是有点用脑过度了,吴哲说的……吴哲是说他自己来着,我挪用了。您仔细想想,我跑了那么远还得回来,就因为这里简简单单的,大家一起高兴一起难受,一起什么什么的,当然,我也分在这个单位啦。”

袁朗:“承蒙惠顾,不胜感激。”

许三多非常诚恳地说:“太复杂了不好。”

“是啊。”袁朗已经在揉太阳穴了。

许三多:“我走了。队长您好好想想吧,免得以后要把成才记在本上。”

袁朗:“什么本?”

许三多:“又尊敬又遗憾的呀。”

袁朗:“我还没尊敬他呢!”

许三多:“是吧。那我走了。”他被袁朗瞪得有些慌张,但总算是走了。袁朗苦笑,然后开始去开自己的电脑,他坚强地打算继续工作。

许三多在门外又喊了一声:“报告!”

袁朗:“什么事?”

许三多推开了门,袁朗可以庆幸一下的是,这次他没进来。

许三多:“好多话说重了,队长您别介意。”

袁朗:“许三多,今天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许三多:“可是晚上中队有会呀。”

袁朗坚强地咬着牙:“那就晚上见。”

这回他是瞪着门关上,听着脚步声去远,袁朗又去开电脑,但刚开了一半就又合上,还好,只是幻听。他已经被逼到幻听了。

袁朗终于放弃了他的案头工作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在屋里转动着,嘴里喃喃。然后,他对自己大笑。


城市战训练基地几个待选者从冒烟突火的巷道里突围出来,身后仍有着连锁的爆炸。虽然不知道他们经历过什么,但看起来刚从地狱里打了个转回来。一名老A没给任何间歇,开始吹响尖厉的哨音:“列队!”

成才这时才架着一个严重扭伤的同队从硝烟里出来,他一直把那名伤兵交到医护手上才去属于他的队列。站在待选者的最后一列,毫不起眼的一个边角。

袁朗从远处的车里看了一眼,似乎毫无兴趣地将目光转向了手上的人事材料。

一双军靴踏过焦黑的地面,袁朗在那个队列前走动,他几次走过了成才,像是压根没看见他。终于站住,站在成才和另一个待选者的中间:“特种兵和步兵有什么区别?”

成才和那个待选者都茫然了一下,因为不知道他在问谁。曾和袁朗争辩的那名军官则掠过一丝讶然的神色,伴之以对身边同志的一句低声嘀咕:“这么粗浅的问题。”

袁朗:“成才?”

成才:“没区别。”

那名军官的神情更加讶然,这样粗浅的问题都能答错,而且还是目前为止成绩最优的一个兵。

但是袁朗踱了回来,他终于老实地站在成才面前:“继续。”

成才:“飞机最后会被击落,战舰最后会被打沉,一场真正惨烈的战争,所谓的高尖端武器都会很快耗尽,战争最后还是人对人的战争。特种兵和步兵都是靠人的基本在对抗复杂和残酷,特种兵和步兵都是没有最后的兵种,因为都是到了最后还在坚持的人。”

袁朗:“你很知道我要听什么的。”

成才:“是的。这也只是七连最根本的生存逻辑,在我们连因战术思维陈旧而改编之前,我们用这个自勉……改编之后,散到各处的每个人,用这个坚持。”

袁朗眼里明显地闪动着揶揄:“你现在又是七连的人了?”

成才:“不是的,我只是草原上跑失了的一个兵,我跑失了我的队列。”他的脸上若有若无地闪动着感伤,“现在我来跑完全程。”

袁朗很干脆:“我不信任你。”

成才:“明白。”

袁朗:“如果你留下来,是因为有人跟我说了很多。”他苦笑,“太多。可是你很精,油滑,闪烁,我要什么你给什么,哪怕你没有。”

成才:“是的,这是我。”

袁朗:“而那个人,你知道,嘴又太拙。”

成才几乎要微笑:“是啊,真拙。”

袁朗:“人呐,有时最难搞懂的就是真假。”

成才沉默。

袁朗:“如果我留你下来,是因为那个人我很器重,是因为他的面子。至今为止你没有什么让我看中的地方。我只是给他面子,为了这个,你愿意留下来吗?”

他存心把声音说得很大,以至队列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到,每个人都尽量做得像没听到一样,但那对成才更是羞辱。

成才沉默着:“我愿意。”

沉寂,袁朗刻意延长着这种羞辱,观察着成才神情的每一丝变动。

袁朗:“好吧。让我们试试。”

几乎在同时,吴哲在电脑上制作关于这次行动的加密档案:小组代号:Silent。成员:袁朗、吴哲、许三多、成才……

Silent档案。领队:袁朗,领队损失则下延一位执行代指挥权,任务必须完成。强度:高烈度。行动级别:允许真实死亡。

许三多在账本上又划掉了一笔,他看着那些要用二百零八个月来偿还的数字。他把账本合上,把那个账本交给齐桓:“麻烦你这个帮我保管。”

成才在军械室将刚领到的狙击步枪分解擦拭,裹上伪装布。完全被迷彩覆盖的脸下边,那双沉静的眼睛,历经沧桑后真正的沉静。

袁朗在最后一次复习即将用到的卫星地图,地图的分辨率一次次成几何数地放大,分解数从0%到100%飞快地跃进,数字栅格下的地图一次次推进,从全球切入了中国,切入了中国的某处边境,切入边境上的某座城市,切入城市某一栋特定的建筑。

弹体飞行的呼啸和瞬爆顿时充斥着整个空间。

这是一个废弃的城市工厂区,军靴纷沓着踏过那堆瓦砾。战车在其上辗转轰鸣。

地下掩蔽所内,一点微光,头顶上的爆炸让这点灯光也摇曳不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