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采用钛合金,中国改型歼11性能领先世界

xiaosiliu 收藏 45 10818

由于总体飞行时数并不大,加之机体结构中大量采用了钛合金构件,因此中国空军现役的“侧卫”战斗机还有很长的使用寿命,预计完全能够服役到2030甚至2040年。按计划,到2015年解放军的大部分“侧卫”都要开始中期寿命升级,届时解放军“重拳”的作战能力还将获得大幅度的提高。


“侧卫”是一种重型战斗机,机身庞大,拥有很大的内部空间,因此改进潜力十分巨大。其实在苏一27上采用新技术进行改进的难度比人们想象的要小得多,众多“侧卫”衍生型的出现就已经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因此经过了中期寿命升级之后,解放军的苏-27系列战斗机预计将会在发动机和航电系统方面与当前的型号存在很大的不同。


下面所列出的是未来解放军“侧卫”战机可能采用的升级项目:


1.使用推力更大且具有超音速巡航能力的AL-41 F涡扇发动机代替苏一27原本使用的AL一31F,前者的原型机已于2004年在一架苏一27上进行了测试。


2.二维或三维推力矢量发动机喷管,印度的苏一30MKI就装备有这种尾喷管。


3.全数字式飞行控制系统(DFCS),上世纪,90年代研制的苏一37到后来出口印度的型号都采用了这种系统,这也将成为今后生产的各型“侧卫”的标准配置。


4.增加鸭翼以进一步提高飞机在高过载条件下的机动能力,苏-33和苏-30MKI均已经采用了鸭式布局。


5.使用更加先进的有源电子扫描相控阵火控雷达代替N-001系列机载雷达,在俄罗斯卖给印度的苏一30MKI上就装备有N一01 IM“雪豹”无源相控阵雷达,俄罗斯技术人员也已经制造出了有源相控阵雷达的原型机,而且也掌握了制造这种雷达最关键的半绝缘体单片微波集成电路制造技术,预计在未来十年中研制出先进有源相控阵雷达应当不存在什么问题。


6.使用新型双波段FLIR/IRST(中波前视红外/红外搜索与跟踪)系统代替现在使用的OLS-30前视光电追踪雷达。新系统将采用量子阱红外(QWIP)成像阵列技术俄罗斯正在与欧洲厂商进行谈判以获取欧洲的QWlP技术。


7.以商用现货(COTS)技术为基础的计算机硬件和软件技术在对N一001VEP机载雷达进行技术升级时就采用了该技术,可以预计在不久的将来该技术的应用范围将会进一步扩大。


8.与机载前视红外雷达整合联动的头盔显示/瞄准系统该升级方案,在多年以前就已经得到了人们的关注,按照当前的发展水平而言与FLIR/IRST进行整合在技术上应当不成问题。


9.基于数字技术的全玻璃化座舱,相较于当前苏一30MK和苏一27SMK所使用的第一代玻璃座舱而言,全数字式玻璃座舱只是一个很自然的进步。


10.配备更加先进的热寻的型和反辐射型R-77“阿姆拉姆斯基”(AMRAAMSKI)中程空空导弹,以及换装了冲压发动机、射程更远的R一77改进型。这些型号的研制工作现在都已接近完成,很快就会出现在军火市场上。


11.配备更加先进的R-73/74“射手”近距格斗导弹。该系列导弹已经开始批量生产。


12.被誉为“预警机杀手”、射程达160至200海里的超远程空空导弹专为苏-35研制的R一37/AA—X一1 3“箭”空空导弹现正处于开发阶段,而R一172则早已研制完成,最近有报道称俄方正与印度方面就该导弹的销售问题进行磋商。苏一35改进型的销售说明书上对该导弹的使用也有详细的描述。


13.装备具有防区外攻击能力的远程对地攻击巡航导弹。中国已经从乌克兰购买了数量不详的Kh一55SM/AS一15“肯特”(Kent)远程空基巡航导弹,同时国产配套巡航导弹的生产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14.换装抗干扰能力更强的机载数据链和网络系统,以实现战斗机与战斗机、战斗机与预警机之间可靠的保密通信。在前段时间举行的印美联合军事演习中,印度空军的苏-30MKI就是在俄制TKS-2型数据链的帮助下击败了美国空军的F一15C。未来随着软件的不断升级,该系统的性能将达到当前美军数据链的水平。 15.采用能够降低雷达反射截面的吸波材料和技术。在俄罗斯的许多公开刊物上刊登有大量此类学术文章,介绍了很多用于表面波抑制和降低棱信号反射的技术,这些技术的使用对于降低“侧卫”的雷达反射强度大有裨益。


16.加装空中加油设备,包括空中受油管、大型副油箱和伙伴加油装置。等这些设备早已研制成功,已经进入批量生产阶段。


由当前的发展状况来看,上述技术和设备大概会在下个十年中被用于解放军老“侧卫”的升级改进和新“侧卫”的生产工作中。现在的问题不是解放军是否会这么做而是何时会这么做,现在有些分析家对于解放军的“侧卫”战机不屑一顾,认为这些十余年前生产的苏一27SK/J一11的性能十分有限,难以与未来美国及其环太平洋盟国将要装备的先进战机相匹敌,然而他们忘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和俄罗斯的航空部门已经学到了美国人的经验,通过不断地采用新技术对战机进行升级来使其永葆战斗力。


下面就让我们对经过了上述升级改造之后的“侧卫”战斗机进行一番分析,看看这款想象中的“2015型侧卫”与美国及其盟国届时所要装备的战机相比到底孰强孰劣。


A F一15“鹰”(日、韩、新加坡空军) 很显然,F—15的性能将完全无法与“2015型侧卫”相比。虽然装备有源相控阵雷达的最新型F一15SG在火控和航电系统方面与现役的苏一27/30XHI:L略占一些优势,可是当“侧卫”完成中期升级改造后,F-15的这点优势将荡然无存,届时,无论是有效载荷、超音速能力还是机动性能,“2015型侧卫”都将全面超越F一15。


B F/A一1 8E/F“超级大黄蜂”(美国海军) 装备有源相控阵雷达的F/A一1 BE/F能够比F/A—18C多携带4000磅的机内燃油,同时拥有更多的外挂点和更先进的航电系统,不过机动能力并没有获得太大的改观。即便如此,在所有的关键性能方面F/A一18E/F仍然不敌“2015型侧卫”,尤其是有效载荷更是相差甚远。笔者曾有幸在2001年飞过一架F/A一18F,当时F/A一1 8E/F已经安装厂APG一73型机载雷达,最新生产的型号还采用了全数字式飞行控制系统。该机在高过载条件下表现出了极佳的机动性和可操纵性,其表现之优异足以与现役苏-27相媲美。主要的缺陷在于超音速加速性不好,这是与机翼的设计和发动机推力不足有关的。


C JSF“联合攻击战斗机”(澳大利亚等国空军) 很不幸,从现有的资料分析JSF的情况比F/A一18E/F好不了多少,在几乎所有的关键性能指标上JSF几乎都落后于“2015型侧卫”,唯一能够占据优势的地方是隐身性能,不过有必要指出的是,尽管JSF的隐身性能的确值得称道,但是面对着由空中预警机、大型地面控制拦截雷达和“侧卫”的机载FLIR/IRST系统组成的空地一体综合探测网时,JSF的生存能力并不值得乐观。虽然JSF号称达到了“极低的可探测性”(VLO)标准,然而实际上该机只有前半球的雷达反射截面能够达到这一标准,后半球的雷达反射截面最多只能算作“低可探测性”(LO)。环形尾喷口的锯齿设计对于该机隐身性的增强作用有限,而同时由于座舱盖并没有采用锯齿设计,因此对于前半球的雷达反射性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消极影响。


D F/A一22A“猛禽”(美国空军) F一22A是唯一一种能够在所有关键性指标上对“侧卫”形成全面优势的美国空优战斗机,而且该机在全波段隐身能力和超音速巡航能力方面的巨大优势更是后者完全不具备的。


网络中心战(NCW)的支持者们曾争辩说衡量一架战机先进与否并不能只看它的单机作战能力的高低,而应当看它的网络中心战能力怎样,换言之也就是看它的支援体系如空中预警机和空中加油机的能力如何。这种言论通常被认为是为了消除解放军不断扩大的“侧卫”机群所带来的不利影响而使出的自欺欺人的手段。讽刺的是,这种言论最终成为了美国及其环太平洋盟国指定未来武器发展战略的理论依据,按照这一战略,美国及其坏太平洋盟国将会下大力气研制装备空中预警机和空中加油机以维持对解放军的决定性的不对称优势。而中国空军研制部署KJ一2000有源相控阵雷达预警机和购买伊尔-78MK“米达斯”加油机的行为表明西方国家所谓的网络中心战优势也将只是暂时的。如果资金方面不出问题的话,预计到201 5年,解放军将建立起一支规模庞大的空中预警机和加油机部队,以及完备的数据链/网络支持能力。


此外,即便不考虑解放军发展中的空中预警机、加油机和网络中心战能力,R一37和R一172之类的远程“预警机杀手”的装备将令解放军拥有威胁甚至摧毁敌方预警机和空中加油机的能力。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双方战斗机性能水平的高低将成为决定谁能夺取制空权的最关键因素。这就为美国和它的亚洲盟友提出了一个新的战略难题。由于E一2D舰载空中预警机将会暴露在远程空空导弹的攻击下,而F/A一18E/F往“2015型侧卫”面前又几乎毫无胜算,因此面对着具有空中加油能力的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新一代“侧卫”机群的攻击,美国海军将缺乏有效的应对手段。同样,届时美国盟国的F一15和JSF也将面临与美国海军相同的困难局面。一旦空中预警机和加油机受到威胁或者干脆被击落的话,战斗将演变为双方战机数量上的大比拼,在这方面解放军拥有绝对的优势。


只有装备F/A一22A的美国空军有能力在面对面的空战中击败中国空军的“侧卫”战机。美国空军所要面对的最大难题在于拨款不足导致F一22A的装备数量不足的问题。迄今为止美国太平洋空军只分配到了两个“猛禽”战斗机中队,分别部署在夏威夷州的希克玛空军基地和阿拉斯加的艾尔门多夫空军基地。很显然,如果美国希望对解放军不断增强的军事力量还能够维持绝对优势的话,当前确定的183架的采购量是无论如何不够用的。


美国的选择有以下几种:第一种选择是按照最初计划的那样为空军拨款采购足够数量的F/A一22A,这一数字大约为380—433架之间;第二种选择是为海军陆战队配备用于对地攻击的F/A一22A,而不是像二战时期那样使用F一4U战斗机实施对地攻击;第三种选择是积极地鼓励亚太地区盟国购买F/A一22A,比较合适的候选国家只有两个:日本和澳大利亚。日本对于获得F/A一22A一直抱有很大的兴趣,因而应该十分容易被说服。日本是F一15C最早的海外客户之一,预计到2020年这些战机的性能都将落后,届时将有大约203架F一15C需要替换。在上世纪90年代末,澳大利亚军方对于F/A一22A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可是随着2001年皇家澳大利亚空军领导层的人事更迭,军方的热情迅速消减,新任领导人的兴趣在JSF和网络中心战能力上面。对于澳大利亚来说,是否会放弃JSF转而购买F/A一22A仍然是一个问题,公众对此议论纷纷意见不一,而议会对于这一问题也还在进行审查质询。


总而言之,中国军队装备部署大量“侧卫”系列战机和空中预警机、加油机等“战力倍增器”的行为说明,解放军的战略思想和军事学说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正在效仿美国空军的空中优势思想建立起一支更具“进攻性”的空中作战力量。如果美国希望仍能保持其在亚太地区的战略优势的话,那么进一步提高海空军的作战能力以遏制来自“侧卫”的威胁将是美国政府不得不做出的战略抉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