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二十三章 第七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10 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终于射击场上只剩下那一个枪响,枪位里以极稳定的节奏爆发着枪火,以及一个纹丝不动的人形。瞠目结舌的包括了这批很见过世面的老A,望远镜忽然成了抢手货,因为他们得用望远镜才能看见那名射手击倒的靶子。 吴哲喃喃地道:“听这枪声莫不是光耀千秋的八一杠?一把八一老杠打这么远?” “听说是当地的枪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终于射击场上只剩下那一个枪响,枪位里以极稳定的节奏爆发着枪火,以及一个纹丝不动的人形。瞠目结舌的包括了这批很见过世面的老A,望远镜忽然成了抢手货,因为他们得用望远镜才能看见那名射手击倒的靶子。

吴哲喃喃地道:“听这枪声莫不是光耀千秋的八一杠?一把八一老杠打这么远?”

“听说是当地的枪王。”

“这不是枪王,是妖精。”

许三多一直在他们身边沉默地看着,他第一个注意到从那边怒气冲冲过来的袁朗,袁朗从来没有这样怒形于色,一个基地的军官追在他身后解释:“可这个人是集团军力荐呀!他的成绩你也看见了!大家都看见了!”

袁朗:“那当然!这是一个最在意成绩的人!”

军官:“我知道你注重什么,可成绩也是一个标尺。”

“他已经被淘汰过一次!你可以自己去问他原因!我用不着他来这里表演扣动扳机和击中目标!因为他和我的士兵根本不是一个目标!”

许三多转头看着那名一直趴伏的枪手,那边现在终于打掉了所有别人难以企及的靶子,一言不发地起身,在自己的位置上立正。

许三多目不转睛地看着。

齐桓从望远镜里看着,放下望远镜,面色变得很难看。

那个人正是成才。

两队兵站在食堂外,一夜辛苦后在等待自己的早餐。

严苛归严苛,礼貌是礼貌,老A们原地不动,让兄弟单位的人先进食堂。

许三多一直盯着队尾的成才,并且在等待一个他们最接近的时机。

成才终于从他身边走过。

许三多:“成才?”

成才看看他,微笑:“家里还好?”

许三多:“还好……成才。”他笑得简直是心满意足,也并不想表述什么,就是高兴。

成才:“你说得对,我们不能让自己太舒服。”

许三多:“所以你又来了。”

吴哲在身边拉他,而成才随队进了食堂。许三多回头便看见吴哲的苦笑和齐桓绷着的脸,后者比较罕见。

齐桓:“许三多,你违规了。我们禁止与选拔者接触。”

许三多:“是。”

他看着成才的背影。近在咫尺,两个世界。

袁朗没有吃饭,他在电脑上点击即将用到的卫星地图,门外的报告声也没让他目光偏移。

进来的是许三多。

袁朗脸上也去尽了笑纹,他知道是为了成才。最后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地图,索性摁了休眠键:“有话就说吧。”

许三多:“您会接受他吗?”

袁朗:“不会。如果我先期看过名单,他就不用麻烦跑这趟了。”

“但是……”

袁朗生生给他截断:“你和他相交几年了?”

“从小到大。”

“你对他有过判断吗?”

许三多:“什么是判断呢?”

“在商场上,这个人是否可以合作?在战场上,这个队友是否比敌人更危险,如果团体的目标他从来没进过脑子。”

“没有。但是……”

袁朗再次打断了他:“想来也没有,而我判断过了,就是这样。”

“但是成才现在不是这样的……”

“选拔的时候我最费心考察的是你们的潜质,在潜质上没有现在、过去和将来。”

“这不公平啊,他的成绩我们都看着,而且不光是射击上……”

“不过是又一次顶着压力而已,这个你不用替我担心。”

袁朗又摁了下电脑的启动键:“我们都很忙。”

许三多看了他两眼,悻悻地出去。

基地里,阳光在树林间流动,许三多在树林间走动。

树林外一队汗流浃背兼精疲力竭的兵在老A呼喝的口令下跑了过去,那是那队待选者,去迎接他们下一场鬼知道什么内容的考验。

许三多呆呆看着队尾的成才。

他仿佛看见当年的成才对着自己微笑,但那种笑容从脸上渐渐淡去。

阳光晃得他目眩。许三多知道,他其实是一个一直被人照顾的人,一个还欠着所有人债务的人。所以他再次折回了身去。

袁朗的电脑刚自启动完毕,他又回到自己的地图世界。

门外:“报告!”

仍是许三多,袁朗皱了皱眉:“进来。”

进来的许三多不像方才那样没理没气,而是一股子破釜沉舟。

袁朗:“还是那件事?”

“是的。”

“许三多,我为什么不选择齐桓?我们明明有足够的人手。”

许三多愣了一下,这愣一下可让他锐气尽失:“是啊,为什么不是齐桓?”

“因为你们配合得太好,太过默契。”

“这不是好事吗?”

“你、我、吴哲、齐桓,这个组队太理想了,真到了战时不会有这么理想的组合。被打残的一连遇上全建制的二连怎么办?与大队失散的你碰上一个还想作战的友军怎么办?不同战区的A集团军要和B集团军整合作战怎么办?”

“我……好像明白一点了。”

“对了,齐桓和我们不会有任何计较,把他剔出名单他也毫无怨言。可一个陌生人呢?计较争强,从没试过配合,完全是另一支部队的风格和习惯,现在你们得试着适应和容忍了,人与人之间的琐事与战术等重,真打起来也别忘了这点。”

“我想我明白了。”

“所以成才是绝不合适的,抛开我的判断,我们都认识他,并且有一个不算太好的印象。”

“那个印象也许是不对的。”

“我会试试。但是……”

“我知道啦。”许三多打算出去,“成才不合适。”

袁朗:“许三多,如果你真要跟人争论一件事,坚持立场,不要被人转移方向。你进来是要跟我说成才的,可被我绕到齐桓了。”

许三多:“啊?可你在说很认真的事啊。你也说应该认真听人说话的。”

“我说是我说,你做是你做。坚持就不能听人说话了吗?”袁朗笑了笑,“这只是对你说的,跟刚谈的事情无关,那件事情不会逆转。”

于是许三多这次出去时比上次更加沮丧。

袁朗再次打开电脑,他刚才又摁了休眠键,这回刚开始启动门就又响了。

许三多:“报告!”

袁朗这回终于见了点恼火,他也不再用休眠键,把电脑合上的时候也用了点力度。

袁朗:“进来。”

许三多这次进来的时候再也不是理不直气不壮,也不是狗急跳墙,而是跟平常一样。

袁朗:“是别的事情吧?哪怕就问我吃过没有呢?”

许三多:“成才。”

袁朗苦笑。

许三多:“我现在坚持我的立场了。成才很合适,您刚才那么一说,成才更合适。”

袁朗:“你改正错误还真快,可这件事我才是判定者,我判定我没错。”

许三多:“您刚才说一个陌生人可以让我们锻炼适应和容忍。”

袁朗:“我说了。”

许三多:“那我们,就不能适应和容忍印象都不太好的成才?那不是更好的锻炼吗?您带他来这,让他看天外有天,再把他批一通就走人了。不抛弃不放弃,您抛弃他了吗?”

袁朗:“嗳,要这么说我抛弃的人就多了。”

许三多:“不一样。你把他做人的根基都打没了,唯一一个。”

袁朗:“重新起跑并不是一件坏事……”

“您也承认他现在重新起跑,但是您不让他跑。”许三多补充,“就是说心有成见。”

袁朗:“你出门喘口气就能说起来了,一直藏着?”

“我急了。”

“这事上你无法分清个人和团体。”

“您也没有分清,您还完全放弃纠正旧有观点,连我都在改正错误,您说坚持立场我就坚持了。”

“许三多,这么说我真有点重了。”

“我知道……您是这辈子帮我最多的人,真的比谁都多。”

“跟这没关系。二十多岁也别说这辈子,我说都牙酸。”

“所以如果您错了我就忍不住要说出来。”

袁朗叹口气:“我要再说我没错就孩子气了。另外我以后也不跟你辩了,咬定青山不放松,吴哲也要被你崩掉牙,你是辩神。”

“我就觉得您说的原因都不是否定他的原因,有点闪烁。”许三多终于看了看袁朗表情。

“好吧,真正原因。”袁朗先狠狠瞪了许三多一眼,“我无法判定。”

“什么……无法判定?”

“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了,不,该说他没有经历,他选择逃避。从今后我的所有手段对他无效,他对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这样的认知‘假的,我要表现。’好吧,我信你说的,他不是那样了,我也看到,他比以前要稳。看起来真诚的表现不叫真诚,顾忌他人也不叫顾及他人。我现在根本无法判断他的真假,他也太清楚这里要的是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