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二十三章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许百顺摇摇头:“可我不想出去。我有三个儿子,三个儿子都不是拿来还债的。”

许三多:“那我就没了想,爸。您说您酗酒是因为没了想,因为空虚。我也会空虚,连自己爸爸都照应不了还说什么别的?我就完了……我再也没法好好活。”

许百顺发着怔,用屁股把椅子推开了,似乎要离座,然后,蜷成了一团痛哭。

许三多在车上看着车下的二和,二和仍抱着膀子左顾右盼,威风丧尽而架子不倒,十足两字“穷横”。

“二哥我等不及爸出来了,你照顾他。”

“你就快去找钱吧。”二和苦笑,“我现在真有点信,大概是没别的指望了吧。”

二和话还没说完就跳了起来,猛冲向人群中:“许一乐王八蛋给我站住!”

许三多在驶动的列车上看着二和揪住一个佝偻的人影,就是一拳K了下去,两个人撕扯成了一团。许三多怔忡地看着两位互殴的哥哥远离。

我根本不可能解决家里遇到的所有问题,就像我不可能解决自己遇到的所有问题。爸爸病着,哥哥们恨着,家像是刚被炮击,连长说你当你想通了就万事亨通?过日子就是问题叠了问题。


袁朗坐在驾驶座上,看着齐桓和吴哲一左一右将许三多从车站里挟持出来,吴哲拉开了车门:“这家伙你认识吗?队长。”

许三多苦笑。

袁朗:“上来。再晚银行关门了。”

正被那两个搡上车的许三多吓了一跳。一个包从前座扔到了许三多身上,其分量砸得许三多震了一下。

“现金,二十万。”

许三多哽住了,袁朗开着车,嘴角泛着笑意,短短时间凑出二十万,他对自己也很满意。

许三多:“怎么来的,队长?”

齐桓:“凑的呗。哈哈,队长这几天像个长腿的银行,就是光吃不吐。”

吴哲:“我来给他算,哈哈。首先本中队全体人员本月别想领工资了,全预支了。队长又开口,跟大队借了五万。富人们又凑了凑存折,就凑够了。”

许三多:“谁记的账?我要还。”

齐桓:“用得着吗?我们这世界里有钱这一说吗?人均一摊也不是什么数目。大队那五万公款扣你工资就行了。”

许三多:“这样我会在队里待不下去,我觉得欠着每一个人。”

袁朗:“齐桓你记的账,回去把账本给他。欠的钱要还,这很现实,而且许三多,我想你介意的也不是钱,你不想为了钱卖掉你的尊严,尤其在我们面前,这很对,越是朋友越讲尊严。”

他从后视镜里扫着那两位:“你两个这事上远不如他,你们不在乎就搅糨糊?你们光想哥们义气,战场生存,他比你们多想了一层。你们条件太好也是个问题啊。”


打完款回到基地袁朗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屋里有些局促的许三多,一番巡游回来,许三多对这里已经显得陌生。

“钱解决了。问题解决了吗?”

许三多:“问题不会解决的,问题永远是问题。只是它本来是我家的灾难,现在……只是问题,每个家里都有自己的问题。”

“你自己的问题呢?”

许三多摇摇头:“不解决它了。忘掉,不当回事,或者把自己闷死……都不是办法。我的连队没了,每个人都正在经历着磨难,不舒服,真的,可是……连我快六十的老爸爸都在承担事情,我们这些当兵的又怎么会不能承担?……我会带着问题生活,因为……这就是生活。”

袁朗揶揄地看着他:“你的连队?我们不是连建制呀,许三多。”

许三多略为有些脸红:“我的老部队。”

袁朗笑了,往椅子上一靠,真正的心满意足。他介意的根本不是那个:“我不会再跟你谈这种事情了,许三多。如果你决定担当了,你能担当起一座山。做人,这是起码的自信。”

“是的。”许三多的眼里闪着光,他想起了某些人,“我的战友们都扛着两座山。”

许三多看着袁朗,那个人的高兴是完全为他而发的,像是史今为他高兴,六一为他板脸。和袁朗的对视是短暂而又印象深刻的,但袁朗很快就跳了起来,搓了搓手,通常他这样兴奋的时候,又一个折腾此中队的方案诞生。

袁朗:“现在,我的问题了。”

一个厚重的文件夹扔了过来:“资料,熟读。对手和以前不一样,是陌生人。”

许三多:“陌生人?”

“高拟真的跨军区对抗,对手将完全按照外军作战方式和风格,不留余地。许三多,你见过真正的高烈度战争吗?你快见到了。我们是一个大规模军事行动的一小部分,小得像晶片,作用也差不多。成员,四人。代号:‘Silent。’”

还是那样,什么都不说清楚。有一点很清楚,能让他这么兴奋的,对我们一定不是好事情。不过我们也早学会Silent——安静,沉默。

寝室里,齐桓心猿意马地在看书,更多时候在看许三多收拾,许三多的地方很乱,和他走时一样乱。许三多的收拾不是细心,而是细腻,让它比来时更为整洁。

齐桓说:“我特意没给你动。我想,你自己动一定更有意思。”

许三多笑了。

“什么感觉?像见着老婆一样稳当踏实还是见着情人一样兴奋?”

许三多微笑:“那我就都不知道。”他整理,尤其擦拭着那辆步战车模型,像在机步团一样,只不过车小了几十个号。

齐桓拿一个本,用手指弹着,看看他:“好了,你的账本,按你的要求。”说着他把账本飞了过来,许三多接住,翻看。

齐桓:“太沉了就说一声,总不能一个人扛门八二迫击炮长途奔袭吧。”

许三多:“也没那么沉啦。”

“作为你的小队长,我有责任要求你把这次出行去过哪里,见过的人,做过的事书面报告,要巨细无遗。”

“啊?”

齐桓背了身跟自己嘀咕:“吓成这样,一定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许三多明白那是个玩笑时就笑容上脸,笑容刚上脸就听见楼下的哨声。

袁朗的声音:“紧急集合!”

老A们在山野中穿行,因为是武装急行军,并没人去顾及队形。许三多重温着这久别的一切,对他再次出现在队列里,队友们并没有多话,只是擦肩而过时拍他一拍,或者更干脆,给他一脚:“死回来了?”

每一下都让许三多微笑,微笑时听着一个词轻声在队列里传递:“Silent。”

“Silent。”

吴哲赶上来,看着队首的袁朗轻声跟许三多抱怨:“在选拔。他又搞这套!”

“那就选吧。”

“不是选我们,四个Silent已经内定了三个,队长、你、我,你以为叫你回来做什么?是选他们!人一来先给下马威,心理压力!”许三多顺着吴哲所指才发现,他实在太专注自己的心情,以致没发现被他们远远抛在后边的另一队兵,服色和他们不一致,追他们追得疲于奔命。

许三多:“还有一个Silent在他们中间定吗?为什么不是齐桓?”

吴哲:“他说我们配合太默契了!”

许三多:“那不是好事吗?”

吴哲:“谁知道?他总有搞不完的鬼。任务,把新来的远远抛在后边,这是命令!”

许三多开始加速。两队不同单位的士兵穿山越河,许三多远远望见,被他们落下的那队里已经有倒下的了。

冲在前面的老A们已经遥遥领先地跨进了自己的射击位置,解下背上的枪械开始射击。许三多专注地打掉微光下那些难辨的移动靶标,他的眼角瞟见已经有人跃进靶场另一端开始射击。无论如何老A们也领先了太多,他们很快收拾掉了所有有效射程内的靶子,那边靶场上的人在这种光线下难以辨认,但枪声仍密集地响着,于是老A们终于可以休息,休息就是观察那边爆发的枪火,伴之以领先者的评头论足。

那边的枪声也终于渐见稀疏,因为有效射程内剩余的靶子越来越少,但一个枪声仍持续着独有的节奏在响着,说它独特,因为这帮心理素质极好的老A都打的点射,那个全是单发。

晨曦下飘浮着轻声的议论,朦朦胧胧的光线下,相当部分射手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射击位置,因为他们想看清那个一枝独秀的同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