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二十三章 第四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14 1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许三多的背包在被甘小宁做最后的加固,成才看着,马小帅等着,许三多站着。 高城担心地看着许三多:“脸又皱上了。许三多,昨天你想通了,你以为你想通了就万事亨通吗?过日子就是问题叠了问题,你能做的就是迎接这些问题。像打仗一样,未必给你准备。走吧,小帅,你得一路飞车。” 他看着许三多调整着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许三多的背包在被甘小宁做最后的加固,成才看着,马小帅等着,许三多站着。

高城担心地看着许三多:“脸又皱上了。许三多,昨天你想通了,你以为你想通了就万事亨通吗?过日子就是问题叠了问题,你能做的就是迎接这些问题。像打仗一样,未必给你准备。走吧,小帅,你得一路飞车。”

他看着许三多调整着自己的心情和表情。

许三多又恢复到了昨天之前:“连长……”

“清清心火。眉头打开了。”一边说一边拿着包,把许三多拥到了帐口,“这样走你就又败了。”

许三多继续:“连长,你去整整容吧!”

“啥!”高城太高兴了,他对着的已经是一个能正面对待所有难事的人了。许三多在一片表示赞同的声音中被拥了出去,高城摸着脸上的大疤乐了。

许三多与马小帅在检票口外分手。

许三多:“我走了。”

马小帅:“笑一笑啦。”

说是笑一笑,但碰上那样的事,许三多能挤出的只是嘴角的一下嚅动,他走向检票口。

许三多通过检票口走向那列车,身后的马小帅迅速被他忘却了,他立刻沉浸于还未见到的那场家庭灾难。

马小帅突然在身后呼喊:“班长,你看我!”

许三多回头看,马小帅猛地起了一下高,看起来他像是想凭空一下子蹦过栅栏,那只是个开端,马小帅拿出一个侦察兵的浑身解数,落地时翻了一个空心筋斗,那也只是第一个,马小帅接二连三地翻着空心筋斗,在车站外的人群中,随着正赶往列车方向的许三多前进。

笑容终于浮现在许三多脸上,伤感的、感激的,但也是愉悦和发自内心的。

他最后看了看那个在栅栏外发着疯的家伙,赶向他的火车。

〖HTK〗我尽力,我会尽力……让你们给我的笑容留到最后,不,永远像做三百三十三个大回环一样,一个人的战争。〖HT〗

许三多惶然地站在家乡车站外,一个让他完全感觉陌生的地方,广场、商用楼、喷泉,尽管是现代工艺的千篇一律和急就,而且不管多少建筑都会被人填满,但他当年离开这里的时候,这里只是集市和平房。

许三多顺着田埂走向山里掩映的上榕树村,自家的村落。不是农忙,水稻田里也清清闲闲的没个人,村子现在离公路很近,有些东西变了,但有些东西永远不会变。

有人看着他,但那是看稀罕,没人认出这个制服家伙就是当年的许三呆子。

进村口便是小卖部,七扭八歪的名字叫个拥军爱民大成百货,那份狗屁不通叫许三多多看了几眼,他走向家的方向。

一个半老头子从小卖部里扑了出来,一把把给许三多逮住。那是成才他爸,此地的村长。

“是许三多吧?可不是许三多嘛!我刚才瞧你多一会儿呢!我还以为是我儿子回来了!许三多,我儿子啥时候回来?”

许三多:“老伯您……”

村长:“成才!成才!娘的,天天跟我儿子扎堆,你连他爸都不认了!你怎么还回来?这种时候你回来管什么用?”

许三多忽然发现成才他爸认出自己时不是惊喜而是惶恐,话音未落便先往周围看了一个遍,确定没人注目便揪他进小卖部,外间不算安全,还要进里间。

许三多:“成伯,这是……”

村长:“别想啥荣归故里了,你家人现在就是被人抓的特务。”他把许三多搡进屋,最后看了一次外边,然后关上了门。

许三多坐下,一切被成才他爸搞得惶恐不安,老头子从外边进来,许三多什么没来及问,先被他嘘了一声。

“躲什么?成伯。”

“人哪!除了人还有什么要人躲的?追债的、讨命的、整事的,什么都有,全冲着你家的。”

“出人命了吗?”

“伤了俩。对,还有要医药费的,现在开出的单子小十万。”

许三多又坐下擦着汗,再坚强现在也是一头雾水的茫然。

“怪就怪村后那片石灰岩。你二哥跟你爸说那是建材,是钱,你爸说整呀,就整。全村都起劲,集资,都不用我这村长动员,都说一本万利,现在石头能卖钱……我就跟你爸说,开矿那炸药千万小心点,他说没事,锁着呢。炸药这玩意是锁不锁的事吗?没开工,爆了,你家新房倒了半片,邻家玩完三分之一,还捎带着全村玻璃。”

天不热,可许三多一劲在擦汗,似乎出不完的汗:“我爸他呢?”

“拘留了。我亲送他上的车。是好事,许三多,要在这他会急死。你大哥扛不过早跑了,就剩你二哥……”

外边有人敲:“拿包烟。”

“等会儿……你二哥倒是能患难的主……”

“万宝。快点。”

“说他他就来了。全村除你二哥没抽这烟的主。——二和,你家这么大事你还抽这么贵烟,烧钱哪?”

一个会被城里人看成乡下人,乡下人看成城里人的家伙站在外边,阴着脸,烦恼、厌倦、不耐烦,种种的负面情绪让他的年龄也难辨:“二十万搞定这事,合成烟二万包,我省这二万分之一干吗?”

他怔住,因为许三多也随之探头,二和本来就是一副厌恶的表情,现在做了个更加厌恶的表情。

村长表着功:“看谁回来了。我反应快,见了他就让躲着,要不你家又得让人围了。”

“他有什么好躲的?人又能把他怎么样?回来抹把眼泪,一撅屁股做回他的大头兵。没能耐就是好,躲都不用躲。”

许三多委屈地叫道:“二哥。”

二哥终于仔细看了看他,他厌恶的是这世界和现在的事情,对这个小弟还是亲情犹在的:“你实在该挑早些日子回来的,那时咱家过得还是不错的。”

然后他走了。

许三多愣住,村长叹着气:“你这哥还真有个哥哥样。”

许三多终于明白那意思,拎起了包追上。

许二和走着,许三多追着,众人都认识的二和和众人都不认识的三多同样让村人敬而远之。

许二和终于从拆开的烟盒里拍出一支示意,许三多摇头,二和叹口气点上:“谁告诉你的?你回来干什么?”

“大哥。他去了我们队里。”

“这孙子,原来去你那了。”

“二哥,他是咱们大哥。”

二和焦躁地咬着烟头:“灰孙子。没出事时啥忙帮不上,有了事跑个鬼影子不见。我说了让他不告诉你的,反正你在那里也混得心安理得,混着吧。”

“二哥,我知道你为我好,可这事实在该让我知道。”

“不是对你好不好的问题,是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的问题。”

许三多噎住,跟随着。

“知道什么叫有用吗?出了事我买把菜刀,磨了锃亮,天天就砍在桌上。来了讨债的索命的,哥们说请了,人在这,刀在那,要哪块自己动手拿走。这叫有用。”

二和瞄了弟弟一眼:“你要手上有个几十来万再来跟我说对错。”

“我是说,二哥过得这么难,我早该回来。”

二和愣了一下,掉了头,看着墙,这让他走得极不自然:“你现在别给我下软药。我现在怎么都行,就是不能软,得硬着。”

许三多伸过去一只手:“二哥别难受,我回来了,咱们一起扛。”

“不难受吗?好,你也不要难受。”

这村子实在不大,他们也已经走到自己家门前,从院子外看是很完好的,但是门没锁,二和也毫不爱惜,一脚把门踹开:“看吧。这就咱们家。现在不叫家,叫现场,我没动过,不为保护现场,我懒得动——有本事别难受。”

许三多看着他的家,许百顺曾经为了把家里房子翻新呕心沥血,现在那完全成一片废墟了,窗户和门框都已经不复存在,家具成了垃圾,房子成了毛坯。

一张桌子摆在一地玻璃屑和碎砖之中,上边砍着一把菜刀——关于赖账的事情,许二和是半点没有吹牛。

许三多从房架子里把一张床拖了出来,现在他们家任一个地方都能沐浴到月光了。二和坐在桌子边看着,桌上有瓶酒,他喝着酒:“你折腾那干什么?我都是铺张席就睡。”

“总不能不管。这咱们家呀。”

在砖瓦堆里翻寻着被褥的弟弟让二和不忍卒视,不忍的结果是掉头又给自己灌了一口:“你不用担心咱爸。他说我进去,我说他进去,心里都明白,进去了好,没人催着,没人追着。他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到里边反而有人照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