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李湾:放松石油管制,中国年产石油可达3亿吨!

灭世之雨 收藏 3 94
导读:放松管制,中国年产3亿吨石油   摘要:中国年产1亿多吨石油已30年了,产量一直突破不了;放松管制后,到2015-2020年中国石油年产量上3亿吨完全有把握做到的。   作者:西李湾   2020年中国年需要消费多少石油?美国能源署估计中国年消费4.5亿吨-6亿吨(日消费量900-1200万桶),中国石油协会估计年消费量5亿吨。实际到2020年中国石油年消费量将达9亿吨(日消费量1800万桶)以上。这个估算并不高,也就是说到2020年中国石油消费总量赶上美国50年前(1970年),中

放松管制,中国年产3亿吨石油

摘要:中国年产1亿多吨石油已30年了,产量一直突破不了;放松管制后,到2015-2020年中国石油年产量上3亿吨完全有把握做到的。

作者:西李湾

2020年中国年需要消费多少石油?美国能源署估计中国年消费4.5亿吨-6亿吨(日消费量900-1200万桶),中国石油协会估计年消费量5亿吨。实际到2020年中国石油年消费量将达9亿吨(日消费量1800万桶)以上。这个估算并不高,也就是说到2020年中国石油消费总量赶上美国50年前(1970年),中国人均石油消费量达到美国50年前人均石油消费量的1/5。美国交通运输工具占其石油总消费的65%以上,随着中国人交通工具由两条腿一双鞋、两轮自行车向汽车转变,到2020年中国石油年消费量9亿吨是个保守数字。据2005年12月19日公布的世界石油产量年终统计,全球原油及凝析油产量估算为35.90亿吨,就是假定2005年中国石油年消费量已达到9亿吨,也不过是中国人均石油消费量达到世界平均消费水平。中国人有权享受石油带来的较高生活水准,这是他们辛辛苦苦流血流汗挣来的,尽管到2020年也只有美国50年前的1/5。

世界能供应中国年消费9亿吨石油吗?从总量上看,世界石油探明总量十分充足,并随经济技术条件改变而增加。石油是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即使如此,技术的进步仍使得地质学家们能够不断发现新的石油和天然气矿藏,并能够以较低的成本从难以抵达的地方开采出来。因此,可开采石油的估计储量也在不断增长。1950年估计按照已证实的石油储藏量对比生产来看,世界上的石油可供用19年。到1972年,经历那么多年的生产高速增长之后,世界上的石油储藏量寿命是35年,当时估计世界的石油储量将在2000年或稍后的时间告罄。2001年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的数据,目前地下可开采石油储量达10,160亿桶,至少可以满足全球一个世纪经济发展的需求。截至2006年1月1日,全球石油估算探明储量为1770.62亿吨。也就是在可想象的未来,中国有使不完的石油且供应充分。

对于公众关心的高油价问题来讲,油价高低对中国利弊皆有,因为中国也有庞大的石油工业,油价过低会损害中国的石油产业从而降低抵御石油危机的能力,所以对中国来说主要关注的是价格和供应稳定。关于石油价格,没有国家能控制。石油价格不是由消费国或是生产国来决定,而是由国际原油市场来决定的。国际原油市场会受到原油投资、预期供给、预期需求,以及一些偶然因素的影响,并非单一因素所能决定。原油市场是一只看不见而且有点儿慢腾腾的手,如果石油的供给与消费缺口拉大,价格以5年为尺度缓慢波动上涨,那么市场是有能力反应的,新能源和节能措施会跟上,不会的对经济和安全造成致命影响。尽管长期以来人们主张厉行节能和提高能源利用率,但石油作为主要能源的地位在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仍无法被有效替代。石油危机是指突然性的供应中断,没有其它有效措施弥补,因而价格暴涨,这确实是不安定因素。对任何一种单一能源资源的过份依赖,特别是对外来资源的过分依赖,都将使中国极易受到价格波动的影响及敲诈。2006年大陆石油对外依存度达47%,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06年国内原油产量达1.83亿吨,同比增长1.7%,石油净进口1.62亿吨,同比增长19.6%。中国石油进口很大部分来自政治不稳定的中东非洲地区,经过狭窄捅挤、海盗猖獗的马六甲海峡,如果说中国年进口7-8亿吨石油且进口比例高达80%就可能会危及国家和经济的安全。

中国举国上下都一直把石油依赖进口视为战略弱点,但是世界石油供应主要控制在石油生产国政府,跨国石油公司控制的石油储量不足10%且并不十分稳定,想靠中国石油公司走出去争夺石油权益价值极小,所以解决中国的石油问题仍要立足国内。当然要缩小进口与国内供应之间的差距绝非易事,增加国内石油产量最多也就只能让进口石油在港口多停留几天,或者在经济增长的同时,使进口稍有下降。通过增加国内石油产量,中国是否能够真正减少对外国石油的依赖呢?当然不能,但能减少价格波动的影响及敲诈。

能否到2020年,将进口比例降至66%,也就是中国年产3亿吨以上石油?回答这一问题得先看中国有无年产3亿吨石油的资源量?和若有资源量,如何将产量提高到3亿吨?

从自然禀赋来看,中国油气勘探仍有很大潜力,我们不是缺少石油,而是缺少发现。美国著名地质学家普拉特说过:“归根到底,首先找到石油的地方是在人们的脑海中。如果没有相信有更多的石油有待去发现,将不会有更多的石油被发现”。截至2006年年底,全国石油剩余经济可采储量20.43亿吨,而据新一轮资源评估,中国石油可采资源量达212亿吨,这说明目前中国石油可采资源探明程度仅为31%,尚处在勘探中期阶段,近中期储量发现处在稳步增长阶段,也就是说至少仍有69%的可采储量未被发现。这个数据意味着什么,就是中国与美国情况大致相同。中国与美国国土面积大体相同,石油状况也大体相同,美国有50多万口低产油井,平均日产1.7吨,这和中国十分类似。1940年,美国日产石油370万桶,2006年中国日产石油370万桶,也就是说中国目前石油产量相当于美国1940年,美国石油产量峰值是在七十年代,1970年美国日产1130万桶,约合年产6亿吨。美国保持年产4亿多吨石油一二十年,保守地说,根据中国石油的可采资源量,中国在未来一二十年保持了年产3-4亿吨石油完全能做到。

中国年产1亿多吨石油已30年了,产量一直突破不了,这说明在现行的官僚机构大石油公司垄断体制下,中国石油勘探开发能力已达到极限。市场经济下的企业都是饿虎,有吃饱的,也有饿死的,随时挣扎在死亡边缘,为了生存拼命追逐猎物。老虎喂饱了,猎物就是放到它嘴边,它看都不看。官僚是旱涝保收的,就是因为这一点,中国不可能年产3亿多吨石油,它根本没有年产3亿多吨石油的动力和压力。在开发北海油田时,英国政府拿走石油收入的75%。在俄国,石油每桶20美元以上收益全部征收,以每桶60美元计,政府拿走2/3。当然也有石油资源费征收少的,如澳大利亚为10%、美国为12.5%。而在中国,石油、天然气每吨征收资源费14元—30元,以目前国际原油价格每吨440美元或3500元人民币计算,费率为0.4%-0.85%。与他国同比,中国把本应属于财政收入的巨额财富留给了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这样一来,官僚垄断石油公司可以什么都不用干,靠着中国对外合作开采海洋石油资源条例和中国对外合作开采陆上石油资源条例的油田专营权,光吃国家财政就吃得饱饱的。

官僚石油公司之所以独占垄断理直气壮,之所以让全体国民哺育这些巨无霸企业,理由无非是为了保护国内产业、石油是战略资源、经济命脉、事关国家利益、国家安全等等之类。很多人感到,这些庄严的论点是一层面纱,在其背后,既得利益集团可以据此维持他们已取得的特权利益,对此有人看得一清二楚。“管制是一项政治活动,其目的是为了通过限制加入受管制的行业从而限制竞争来增加生产者的收入,管制来源政治机关的官员,只要受管制的厂商比其它提供充分支持的集团出价更高,政治家就会维持管制的卡特尔”。这一观点是由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者提出,其代表人物乔治.斯蒂格勒获诺贝尔经济学奖。很明显关于石油利益的分配,国家和民众几乎是不设防的,在几乎所有重要关于石油政策言论背后,都有着利益再分配的背景和考量,而这种考量无一例外,都是盯着民众和国家的钱袋,用力压出本就可怜的财富。

保护国内产业?现在就是将中石油、中石化一拆为四,还是世界500强。三岁的小孩是需要保护,靠噙着老娘的奶头来生活。可石油寡头已是三十岁的青壮劳力却什么都不肯干,还噙着老娘干瘪的奶头不肯松口,现在吸的不是奶,是吸的国家和人民的血和骨髓。战略资源?目前世界大石油跨国公司都是服务承包商,石油资源控制在所在国政府,根本不存在跨国石油公司控制经济命脉,事关国家安全之类的可能,最弱小的国家都能通过法令没收、国有化将最大的跨国石油公司有效控制。对于中国来说,外资开采的石油全供中国市场,如果跨国公司不这样做完全可通过制定法律来让它这样做,只要在中国依法纳税了,这跟任何一家不论是国有的还是私有的公司对国家的贡献又有什么区别。有人说,外资进入石油业会带来石油利益流出,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都在海外上市,石油利益要流出早已经流出了,再说外资进入中国各行各业都有,这很正常。国外的企业来中国投资还是他们自己带来的钱,中国的国有企业用国民的税收或负债的钱来投的资,却到处搞垄断,在他们榨取人民血汗的时候怎么没见他们表现什么国家利益出来。

有人大谈石油企业是全民所有,说把本应属于财政收入的巨额财富留在国有企业也是国家的。公有制?我是公民,所以我有一份,三大石油公司向海外投资者分红,我要参与分红,把该给我的那一份直接打进我的帐户里,这可能吗?这一下就戳穿全民所有的谎言。国有企业理论上是公共利益的保证人,实践上国有企业只保证了官员的惰性、技术的停滞、甚至是公开的盗窃。俗话说“垒垒扒扒,弄俩钱花”,“扒扒盖盖,口袋塞塞”,钱留在国有企业就象庄稼熟了留在田地不收获,让硕鼠鸟兽捞个够,剩余的全部糟蹋,财政应收的钱就应象庄稼熟了,颗粒归仓才算数。石油资源是国家的,是属于全体国民的,应当让全国人民享受国有资源的成果,却眼睁睁地看到官僚据为己有,百姓得不到任何实惠,而官僚吃得饱饱的根本就不干活。

管制石油勘探开发没有任何能站得住脚的理由,但是既得利益集团出钱购买所形成政治上的阻力限制了取消管制,因为受管制的行业往往可以避免竞争,它们也喜爱继续过容易的、受管制的生活。放松对石油业的管制应该能够保证:如果大石油公司表现出过度的谨慎和技术的懈怠,那么不同类型的投资商——个体户、小石油公司、外国石油公司——能够不失时机的扑向市场。

要做到石油年产量上3亿吨,中国石油工业必须朝着两个方向努力。首先,石油公司要不断提高技术的极限,尽可能从现有油田多探明和开采出更多石油。其次,石油工业要把目标转向新的石油开发区。这两点说起来容易,但在目前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寡头独占官僚垄断体制下是做不到的。美国地质家P·A·Dichey曾经说过:“我们经常用老方法在新地区发现石油,有时我们也用新方法在老地区发现石油,但我们很少用老方法在老地区发现更多的石油”,无数的勘探实例验证了这一观点的正确性。石油勘探开发是高风险高回报,几百个亿投资进去可能一分钱回报都没有。众所周知官僚是最厌恶风险的,就喜欢四平八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所以拈轻怕重、逃避责任、争名夺利、阿谀奉承、好大喜功也就成了通行的习惯,这种特殊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是不容易随着高风险石油勘探环境的变化而改变的。只要还是这几个寡头独占垄断,用老方法想在老地区发现更多的石油那不可能。而在新的石油开发区,国内三大石油公司忙于跑马圈地,却对所圈得的油田占而不探或以采代探。一些低效区块长期闲置,特别是小的区块,原因很简单,成本高而每年投资有限额,钱都花在见效快的事情上去了。国土资源部在对2003年国内石油天然气(含煤层气)勘查开采进行年检时发现,最低勘查投入不足成为首要问题。在提交的875个勘查年检项目中,完成最低勘查投入的项目有395个,占实际参检勘查项目的45%;而没有完成最低勘查投入的项目竟然高达480个,占实际参检勘查项目的55%。由于勘探无进展,现在石油巨头都在叫嚷中国石油产量必然要下降,说要将产量提升到3亿多吨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要做到石油年产量上3亿吨,必须把石油资源利益中国家该拿的份额拿走,将石油收益大部分收归国库,让人民分享石油利益,征收符合国际标准的资源税费,压薄石油业的暴利,让石油公司饿着,让石油公司为生存发展而拼命去发现石油,开发新的大油田。

具体措施应包括:石油矿权一律公开拍卖,任何资本都可参与竞标,一旦油公司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投入合同约定的工作量,该采矿权自动收归国有,重新拍卖。将众多的小区块矿权单独拍卖,支持小石油公司,小区块大公司不重视,对小石油公司却是身家性命,小区块常有大油田,如南堡油田小区块资源量就可能达10亿吨。小公司往往能推进技术大突破,对于一些复杂难探难采小区块来说只有小公司会冒极大的风险尝试新理论新技术,在众多失败的小石油公司中只要有一个成功就能弥补所有的损失。把中石油、中石化拆分为四家石油公司,形成真正的大公司竞争。官僚石油公司控制企业的制度太僵死,特别是对在下面基层干事的人,拆分以后,他们有了自主行事的机会。拆分引起的另一后果就是技术革新能从官僚石油公司僵硬死板的控制下获得意想不到的解放。

放松对石油业的管制,就会形成真正的竞争,没人管它,石油公司自己就会拼命生办法探油上产。不管有油没油,石油投资者想干就得先拿出一大笔钱,自然不会惰性,这五家大石油公司面对相互及与境内外大小石油公司的残酷竞争,在各个环节就得使出浑身解数,最大限度挖掘管理和技术潜能,虽说大部分石油勘探开发权仍被这五大石油公司获得,但这来得太不容易了,特别是对目前白得勘探开发权的来说。大石油公司没有专营权就不能再吮吸国家和人民的血,弄不来石油挣不来钱,就立马揭不开锅,饿肚子,倒闭失业。放松管制后别人就不需再操石油产量这闲心,石油公司一天到晚都在操着心,谁说产量增加得慢一些,石油公司第一个不同意,它恨不得马上石油年产量上升到3个3亿吨。

放松管制后,到2015-2020年中国石油年产量上3亿吨并保持一二十年3-4亿吨产量这是完全有把握做到的。

《放松管制,中国年产3亿吨石油》作者:西李湾,首发于网易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网易财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