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巴格达 第二部风生水起 第四十章

tdxs6916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size][/URL] [内容简介] 哈达维带着克拉克和他的手下们离开图兹胡尔马图,他不可能在别人的地盘上居住太久。 哈达维向克拉克说出了自己和拉德巴达成的协议,半个月后,逊尼派和库尔德工人党将联手搞一次旨在除掉库尔德民主党的行动。克拉克知道,这件事哈达维已经做得滴水不漏,否则,以哈达维的城府,他绝不会在这个时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哈达维带着克拉克和他的手下们离开图兹胡尔马图,他不可能在别人的地盘上居住太久。

哈达维向克拉克说出了自己和拉德巴达成的协议,半个月后,逊尼派和库尔德工人党将联手搞一次旨在除掉库尔德民主党的行动。克拉克知道,这件事哈达维已经做得滴水不漏,否则,以哈达维的城府,他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把这件事情提出来。

想到这里克拉克心中有些难过。他偷偷看了看兴致勃勃的哈达维,当有一天哈达维知道这一切……克拉克不敢往下想了。

世界上最卑劣的事情就是背叛与欺骗。克拉克预见了哈达维的失败。当有一天,哈达维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最亲信的人造成的,结果会怎么样?

克拉克转念又一想,其实,自己不过只是欺骗了哈达维,还谈不上背叛。因为自己应该忠实的是美利坚合众国,而不是哈达维的库尔德工人党。想到这里,克拉克心里宽慰了一些。

就在这时,他突然注意到,后面有一辆车在跟踪他们。那是一辆警察局的车。现在他们刚刚离开图兹胡尔马图市区,情况有点儿糟。克拉克轻声说:“有人跟踪我们。”

哈达维向后一看,果然,有一辆警车跟在他们后面。

“警察局的车。”哈达维说。

克拉克点点头。

“警察局的车跟着我们干什么?”

“不好,一定是那个倒霉的警察!他认出了这辆车!”克拉克说。

“有可能,”哈达维说,“我们必须干掉他们。”说着,他拿起对讲机呼叫他们前面的车:“听到没有,后面有人跟踪我们,你们减速,注意那辆警车,绕到他们后面去,我们包夹它。”

说着,哈达维命令克拉克提速。克拉克轻点油门,俄罗斯先进的引擎发出一阵令人兴奋的怒吼,向前冲去。

后面的警车也提速跟了上来。这时,阿塔克开着的那辆车已经慢慢地落在了后面。两辆车形成了对警车的包夹之势。跟踪他们的警车似乎明白了什么,它也在有意减速。

“我们必须在他们的支援来到之前干掉它!”哈达维说。

克拉克望了望车外,此时路上的车子并不是很多,天色刚刚黑下来。

“这里不是动手的地方,”克拉克说。

“前面公路有一个拐弯,我们在那里动手。”说着,哈达维对后面的车上说:“你们跟紧它,一定不能放跑一个!”

说着,哈达维从后排座位底下抽出一支AK47突击步枪,“你还没见识过我的枪法。”

“不,先生,你还是让我来吧。”卫兵说。

“我好多日子没杀过人了,今天我想试试。”

说着,哈达维移到后排,对开车的克拉克说:“方向盘下面有一个红色的小按纽,第二排第三个,那是后窗上的射击孔,你给我打开它。”

克拉克找到哈达维所说的按纽,将它打开。哈达维回身向后,慢慢地将枪管从射击孔里伸出去。

这时,后面的警车感觉到有什么不对。车内另三名警察同时抄起了枪。“停下来!”一个长官模样的人大叫着,“停下来!”

开车的警察有些不解,“我们不跟踪了吗?”

“你想被他们打成筛子吗,混蛋!他们这样会前后夹击我们!”

警察打着双闪,慢慢地降下速度,向路边靠去。

“不要让它停下来伙计,”哈达维抄起对讲机命令道。

在另一辆车上阿塔克听到这个命令后一笑,“我们又有事儿干了!”

说着,他一加速,车子直直地冲警车撞去。

警察们刚刚把车停住,车子还没稳下来,开车的警察尖叫着:“它冲过来了……”

已经晚了。阿塔克已经撞上了他们。只听见咚地一声沉闷的巨响,警车被撞出了五六米远。

“你疯了吗阿塔克!”莱克望着他,失声叫道。

“好些天没体会这种感觉了!”阿塔克笑道。

“你这个疯子!”说着,莱克不再理会他,他从座下抽出枪。阿塔克再度加大了油门向警车撞去。

又是重重地一下。

警车这时才知道这辆车要跟自己玩命。警察们也毫不犹豫,一提油门,车子向前冲去。与此同时,密集的子弹向车后射来。

阿塔克他们开的只是一辆普通吉普车,没有防弹功能。“快趴下!”他握紧方向盘,猛地一踩刹车,只听见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伴着子弹穿透玻璃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妈的,”阿塔克吐了一口吐沫,“真他妈的过瘾!”说着,他打开车门,一个翻滚从车上下来,靠着车门的掩护蹲了下来。

阿塔克手里的枪可不是吃素的。他刚刚蹲下,一排子弹就射了过去。这时,其他三名队员也从车上跳了下来。四支AK47的火力封锁了警车后退的路线。

这时,克拉克也把车停下了。警车里的四名警察分为两组,一组对前一组对后。两帮人交上了火。

哈达维不紧不慢地从射击孔瞄准,抬枪打死了一名疏于防范的警察。警察的子弹啪啪地打到车上,却一一被撞落到公路上。俄罗斯吉普良好的防弹功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公路上,一辆路过的车不知发生了什么,停下来好奇地看着。克拉克摇下玻璃,一抬手,汽车玻璃应声而碎,好奇的司机一加油门,他的车子冒了一股烟向前冲去。没跑了几步,咣地一声一头撞在护栏上。

一阵激烈的枪响过后,警察们一动不动了。哈达维跳下车,小心地向后走去。警车内,四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倒在血泊之中。他们身上的防弹衣已经被打烂。克拉克指着一个警察头上的血洞说:“你的枪法”。

“人老了,”哈达维叹了口气,“否则,我一枪一个,要知道年轻的时候哈达维做过狙击手。”

说着,他用枪管捅了捅四名警察,克拉克认出其中一个正是那天晚上他在图兹胡尔马图遇到的那个警察。哈达维又在每个人脑门上补了一枪,“记住,以后不管干什么,都不能留下后患。”

说着,他看了看车后的卫士们,阿塔克他们那辆车已经被打烂了。哈达维说:“从这儿向东十公里有一个村子,带上你们的枪,去那里找一个叫阿拉奥丁的人,他会安排你们的。这辆车我们应该把它毁掉。”

说着,他向卫兵使了个眼色,这名一直追随哈达维的卫兵抬起枪,打破了油箱。顷刻之间,阿塔克他们开的那辆车烧了起来。

“把他们四个装进车里,倒上汽油,”哈达维笑着说,“然后把他们点燃,我可不想让那些警察们找到什么线索。”

说着,他将手里的AK47挎在肩上,拍了拍手:“我们先走。”

克拉克冲自己的手下们点点头,随哈达维上了汽车。

他们没走多远,就见后面腾起一股浓烟,哈达维向后望了望,“你的兄弟们都不错。”

“这都是我的错误,”克拉克说,“是我处理得不干净,如果那天结果了这个家伙,就不会有今天的麻烦。”

“一个人总是不停地犯下错误,不过,改正的机会总是有的,哈达维也一样。”说着,他闭上眼睛,躺在后排座椅上。

克拉克加快速度,不时地超越着同向的车辆。他们到达基尔库克的时候,这里的警察还没有动静。

“看来还没错,没有人知道那帮愚蠢的家伙已经被干掉了。你靠边停下了,换一副车牌,”哈达维说,“我们一会儿就可以到家了。”

到达帕万努兹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桑甲德和贡巴拉正在等哈达维回来。见回来的只有他们三个人,桑甲德问出了什么事儿。哈达维说没有发生什么事,我们在路上遇到了几个倒霉的警察,我们把他们干掉了。

“哦,原来是这样,平安就好。”

“桑甲德老兄,你应该更关心一下我们的事业,而不是哈达维个人的安全,”哈达维跟桑甲德开起了玩笑。

“人一上了年纪,总是把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看得很重。哈达维,你们能平安回来就好。看你的表情,这次图兹胡尔马图之行一定收获颇丰。”桑甲德说。

“还不错,他答应了我们的要求。我不在的这几天,有我们的朋友来过没有?”

桑甲德摇摇头,“还没有。不过,倒是有一个人到我们这里来了,不知道他是我们的敌人还是我们的朋友。”

“哦?什么人?”

“他自称是库尔德爱国联盟的塔拉巴尼特使,现在住在我们这里。他说一定要见你。”

“哦,”哈达维背着手来回走了几步。他心中暗想,塔拉巴尼的人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这里面一定有原因。

虽然库尔德爱国联盟并不像库尔德民主党一样跟工人党是死对头,但作为西部库尔德势力代表的塔拉巴尼和工人党向来就没有什么往来。

“你要见他吗哈达维?”桑甲德问道。

“他来了多长时间?”

“你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到了。我告诉他你不在帕万努兹,可是他就是不信,他坚决要等你回来。”

“他知不知道我回来的消息?”

“不知道。”

“好,那就让他再等几天。”哈达维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