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阿富汗的冬天——连载之第六章 雪域苍茫

甘泽 收藏 8 451
导读:第六章 雪域苍茫 狼群 就在甘清泉从阿米勒身边走过的一刹那,一道寒光从阿米勒背在身后的右手中突然暴起,在曹雨轩和阿克孜勒的惊呼声中,向着甘清泉的脖颈射来。 甘清泉没有躲避。那道寒光也在他脖颈边停下了。那是一把刀,雪亮的长刀。刀锋就停留在甘清泉的颈项,使他的脖子有一种冰凉的感觉。甘清泉笑了,阿米勒也笑了,说:“我就知道你不会躲开的。你是真正的勇士。”说着,他已经放下了刀,倒转刀身,递给了甘清泉。甘清泉接过那把刀,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那刀和他背上的“骠骑将军”一样,也是三尺长的直刀,通体象一块冰一样,透着

第六章 雪域苍茫

狼群

就在甘清泉从阿米勒身边走过的一刹那,一道寒光从阿米勒背在身后的右手中突然暴起,在曹雨轩和阿克孜勒的惊呼声中,向着甘清泉的脖颈射来。

甘清泉没有躲避。那道寒光也在他脖颈边停下了。那是一把刀,雪亮的长刀。刀锋就停留在甘清泉的颈项,使他的脖子有一种冰凉的感觉。甘清泉笑了,阿米勒也笑了,说:“我就知道你不会躲开的。你是真正的勇士。”说着,他已经放下了刀,倒转刀身,递给了甘清泉。甘清泉接过那把刀,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那刀和他背上的“骠骑将军”一样,也是三尺长的直刀,通体象一块冰一样,透着幽暗的蓝光,刀刃虽然不宽,刀身却极为沉重,而六寸长的刀柄竟然是纯金打造,雕刻着一头中国的传说中的灵兽——麒麟,只是麒麟的前爪上却抓着一枚外圆内方的金钱。甘清泉不由得对这刀产生了兴趣,再转过另一面,刀身上赫然刻着一行汉字:“大唐安西都护 高”甘清泉沉吟着:“高……仙……芝。”阿米勒得意地笑着,说:“不错,这就是高仙芝的刀。对于中国人来说,这把刀应该足够贵重了吧。”

“是的,对于中国人来说,大唐安西都护,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山地作战之王高仙芝的刀,比清朝的所有破烂瓷器加起来还要贵重。不过,你是怎么得到的?”

阿米勒的目光向上一抬,看着远处的黑暗的天宇,说“那是在你们的大唐年间,高仙芝带领两万唐军和一万附属国军队,在这里和阿拉伯帝国的二十七万大军开战。战争开始的时候,唐军一连赢了十次,后来阿拉伯人买通了那支中亚军队,他们出卖了高仙芝,隔断了唐朝步兵和骑兵的联系。唐军战败了,中国势力从此退出了中亚。在撤退途中,高仙芝遇到了一个当地部落的帮助,在回到大唐安西都护府地盘地时候,他把这把佩刀送给了那个部落首领,也就是我们老师长的祖先。后来,我们部落一直就生活在这里,和突厥人、蒙古人、都进行过战争,部落虽然不再象从前那样强大,但是却一直延续到了现在。老师长和他的儿子被你们杀死之后,他的家族就只剩下塞利亚和她远在巴基斯坦的弟弟,那男孩还只有九岁,不能担任部落首领,所以我们让塞利亚担任了首领和师长。”

甘清泉说:“你为什么看起来并不恨我们?”阿米勒说:“我们在抗击苏联时曾经得到过中国的帮助。我曾经到过中国,去拉运武器,就是在那时开始学习中国话。我不觉得中国人有什么可恨的地方,你们帮了我们,却没有要任何回报。可是那些从中国来的东突的人,他们破坏了中国的形象,他们让战争继续了下去,所以你们来对付他们,我们不会阻拦,但是你们不该犯那个错误,我们本来可以是朋友的。”说到这里,阿米勒的目光渐渐严厉了起来,转向甘清泉:“现在你明白了吗?你们杀死的是对你们有恩的家族的人。而现在你要带走的,也是这个家族现在的族长。我可以把这把刀送给你,而你则要给我一个保证,那就是:塞利亚不能有任何闪失。我相信你们杀死老师长不是故意的,但是你们如果让塞利亚再有危险的话,你们绝对走不出阿富汗。”

甘清泉的确有些内疚,他叹着气说:“那次伏击,我们的确犯了个错误,可是我们的目标还没有实现,为了安全地到达下一个目标,我们只能带走她,不过你放心,她不会受到任何冒犯。我保证,明天下午,在野狼谷南面小河渡口,你会接到她。”

看到甘清泉坚定的目光,阿米勒放心了,从旁边一名士兵手中取过一把纯金的刀鞘,递给甘清泉。甘清泉把刀鞘接过手来,唰地一下将刀插入刀鞘,却又递回给阿米勒,阿米勒有些奇怪,可是甘清泉说:“这把刀太贵重了,我不一定保管得好,还是你留着给那个小男孩吧。也许将来,他可以带着这把刀来中国,不过那时,我们不应再是敌人。”

阿米勒点了点头,说:“祝你们一路顺风!”……

……皮卡在颠簸不平的公路上行驶着,四周黑暗的旷野上,不时传来野狼的嚎叫。这里已经接近阿富汗的北部了。也许是河流的作用吧,从南方的山区到北方的高原之间,有这么一小片平原。如果是在夏天,可以在这里看到大片的罂粟,那妖艳的花丛之中,催生出死亡和战争,使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又平添了罪恶,似乎已经永远没有了希望。二十多公里的路程,听起来并不是那么遥远,可是在这样崎岖的路上,在四周环伺的危机之中,却并不是那么好走的。

在车厢里,开车的是曹雨轩,旁边坐着嬴涛,后排坐着塞利亚和看守她的阿克孜勒、司马剑。而在后车厢上,甘清泉、李准和刘沧海则顶着寒风向四面警戒。刘沧海一心想知道刚才的故事,可是甘清泉却不说话,他又小声地问李准,李准也只有给他说个大概,毕竟当时李准还在几百米外的山上。但是听到李准说阿米勒抽出刀来,而李准竟然没有开枪,刘沧海就些不乐意了:“为什么你不开枪?你就不怕他伤着甘哥。”李准脸向着前方,正被风吹得生疼,不想说话。却架不住刘沧海不停地问,只能再添一句:“甘队长玩刀多少年了,他要是不躲,就说明根本没事。”刘沧海仍不服气,喃喃地说:“不就是没来得及嘛,还找理由……”这时甘清泉忍不住说他一句:“你小子给我闭嘴!注意……”

就在这时,汽车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住了。众人向前看去,在车灯的照射下,一群野狼正挤在公路上,围着一匹马的尸体在争抢着。看到汽车来,野狼也暂时停下了撕咬,一个个呲着牙,圆瞪着黄绿色的双眼盯着汽车。刘沧海一看乐了:“甘……甘队长,让我逮一头吧,狼肉我吃过,挺带劲的!”甘清泉看着那一双双幽深冷酷的眼睛,突然想到了刚才在村口时那些阿富汗士兵的眼睛,虽然不是绿色,却也一样闪动着骇人的对鲜血的嗜好。而他在那样的情况下,竟然能够全身而退,现在想起来,倒是确有些后怕了。

这时,一头强壮的公狼,从狼群中傲慢地踱了出来,狼头压得很低,但是那闪着绿光的眼睛却异常明亮。狼眼向着雪狼队员们直射过来,车上的人都不禁感到一股寒意,紧张地注视着那头狼。刘沧海轻轻地说,“这就是头狼,是狼群里的头领。”甘清泉说:“我知道!”李准哼了一声:“这家伙有点小看人,给它一枪,其它的就散了。” “不行,” 甘清泉说:“它们现在并没有惹到我们,倒是我们打搅了它们的晚餐。这样吧,曹雨轩,倒车,绕过去。”车里的嬴涛也知道,如果惹恼了狼群,它们会从各个方向对他们进行攻击,而只要有一头狼冲过来,都是灾难。和狼作战,是划不来的。于是他也对曹雨轩说:“倒车。”

车子向后倒了一截,然后下了公路,再从狼群的右侧绕了过去。在汽车绕道过程中,狼群一直保持着敌意的目光,盯着他们,似乎只要有一丝异动就会立即扑上来。可是,就在即将上公路的时候,汽车碰到了一个坎,车轮在残雪上打滑,却硬是上不去。嬴涛有些着急了,一把拉开车门下了汽车,同时喊道:“司马剑,下来推车。”可是这个动作却刺激了狼群。当司马剑下车的时候,正好看到那只头狼的目光。冷酷、神秘、诡异、仿佛来自地狱一般的恶狼的目光。司马剑“唉呀”一声,下意识地拿起了枪。而甘清泉和刘沧海也在这时下车了,一听到司马剑子弹上膛的声音,甘清泉叫声“不好!”果然,狼群开始骚动起来,它们放弃了马肉,纷纷向汽车围拢过来。

刘沧海举起了机枪,可是嬴涛说:“不能有枪声,敌情不明,要是暴露了就麻烦了。”于是几个人都掏出了手枪并快速地装上消声器,只有甘清泉例外。

他站在车后,正对着头狼,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长刀:“骠骑将军。”而头狼也在这时缓缓向着甘清泉逼近过来。

于是,一个人,一头狼,就在这莽莽雪原之上,对峙。头狼的嘴角沾着的血,在寒风中已经凝固,而从口鼻中呼出的热气,散发着一股腥臭和腐败的气味。而甘清泉紧闭着嘴,屏气凝神地看着头狼,忽然,他一把摘下了风镜。一束犀利的目光夹着逼人的冷冷杀气射向了头狼。四目相对,头狼反而有些迟疑了。甘清泉再看其它的狼,其它的狼也纷纷停下了。头狼回头看去,显然不能忍受这种羞辱,一转头,一声凄厉的低嚎,就向着甘清泉飞扑过来,可是它还没有到甘清泉的身边,甘清泉已经向前一步,长刀如电,刺向头狼……

甘清泉仍然叉腿而立,看着远处想逃走却又逡巡不定的狼群。斜着伸向脚下狼尸的刀闪动着繁星一样的光彩。在众人的惊愕之中,刘沧海兴冲冲地走到甘清泉旁边,从地上拖起头狼的尸体,就要扔到汽车上。甘清泉说:“沧海,不要带走它,为了狼群的安全,它战斗过了,虽然败了,它也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它是狼中的英雄。把它留下吧!”

汽车再次开动了,从黑暗的群山中来,再到黑暗的高原去,夜幕下,远处的地平线分外明显,在白茫茫的大地和黑暗的天空之间,仿佛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天堂和地狱的夹缝一样。而雪狼就在这夹缝之中,向着无法预料的明天,艰难地前进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