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四章:熙川之迷 红蓝箭头(八)

iji5000 收藏 21 8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红蓝箭头(八)

“曹队长!”潭轩笑着握紧曹能的手,“这次可真的要在一个锅里吃饭了!我这外来户可得指望你多帮忙呢!”

“潭队长!”曹能的脸上也尴尬的笑着:“不!潭指导员!欢迎欢迎!高兴还来不及呢!什么帮忙不帮忙的!我们呀这几个人都是大老粗,正缺个文化人来帮忙认认字儿!提高提高理论学习水平!”

“曹队长开玩笑连草稿都不打呀!”楚天成在潭轩身后笑着接过话头!“好几个同志连英语都说的很流利啊!这样的战士文化水平还是大老粗可说不过去呦!”

“哪里的话!”曹能暗自埋怨袁源和于江两个人到处显摆自己的英语水平。“你看这天色已经晚了!两位指导员同志是不是先休息!吃饭问题嘛!我们一直是跟警卫连的同志一起开伙!没有什么特殊的!特定条件!原来想请客,表示欢迎的!可惜哦!我们的罐头都叫主力带走了!不好意思啦!”

“哪里哪里!“潭轩笑着看着小木屋里已经昏暗下来的灯光!简易的桌子上铺着一张朝鲜的地图。两个炮弹壳做成的茶杯,一根短短的红蓝铅笔扔在地图上。

“我们还是先交流交流队里的情况吧!”潭轩也不再客气了,径直走到地图上看着地图上的标记。“咱们主力到什么地方了?”

“我们的主力已经到了熙川的东北方向,”曹能忧郁了一下还是不得不接受上级派过来的指导员。“从两水洞走了大概两天的时间”

“两天多的时间就从两水洞跑到了熙川东北方向?”楚天成几乎是惊讶的表情走到地图旁边,拣起红蓝铅笔小心的在地图上充当比例尺计算着大概的位置。“乖乖!一天走几十公里,难道是飞过去的不成?”

“途中又一段路程是乘作缴获了敌人的卡车,然后是穿山越岭过去的!”

“那速度也太快了!”楚天成几乎把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看着地图。“熙川方向的守敌是哪部分啊?是美国人么?”

“李团长和谢政委刚刚发来电报,熙川守敌经过侦察已经确认!番号是南朝鲜李盛晚军的8师部队!大概两个团!”韩兴宇琢磨着谢志涛发来的电报上没有什么涉及“科学迷信”的预言!就把电报递给潭轩看!

“哦!”潭轩看着韩兴宇递过来的电报。“南朝鲜8师!恩!这份情报转交给志司了么?”

“还没有!电报刚刚发过来!”曹能正在郁闷到底怎么去志司报告熙川的事情!

“我去!”潭轩出人意料的把这个活给接了过去。“楚天成!你跟韩副队长去跟战士们认识认识,熟悉一下,志司可能要有新的任务给我们!”

“新任务?”曹能心里一惊!本来我们的任务就是卫戍司令部,如果有新的任务调我们过去!那我们在志司岂不是一个人也没有了么?那些事情怎么办?难道就单把两个女兵留下?

“恩!”潭轩笑了笑!“曹队长!我们去志司吧!边走边谈!”

“好!韩兴宇!带楚副指导员去大家那认识认识!让那群调皮捣蛋的家伙们严肃一点!别整天就乱嚷嚷!”

“是!”韩兴宇大声的回答!因为潭轩曾经说过可能要被分配到这里担任指导员的消息,已经吩咐手下的于江几个人注意说话的事儿了。万一要出了什么问题大家的身份被弄破了!就全部死翘翘了!所以这次潭轩和楚天成突然被正式宣布分到三中队来虽然是有些预料不及,但是却有点情理之中,早就安排好了。

看着楚天成和韩兴宇两个人走向于江他们几个人休息的房子,曹能和潭轩也慢慢的信步走向志司。

经过几天的全力修缮,志司已经从以前孤单的一个小工棚发展到几间屋子了,虽然简陋了许多!都是战士们利用矿上的剩余木料和砍伐的大树紧急架起来的木质结构,但是比起志司刚刚到大榆洞后拥挤在一起办公的时候已经好转了一点。

“曹队长!”潭轩边走边四下张望着看看有没有别的人在“你们原来是哪支部队的啊!”

“我们原来是在东北的地方部队!”曹能总是很小心的在回答着潭轩提出的每一个问题。“后来被苏联教官带到朝鲜来的!”

“我能看看你们的臂章吗?”潭轩犹豫了一下,提出了一个从刚刚抵达大榆洞,刚刚见到曹能的时候就想提出的要求。

“这个?”曹能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右臂,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胳膊上的那个帽徽摘了下来。“这是苏联教官特意在老大哥那里给我们定作的!也只有我们利刃团的同志才有!”

“哦!”潭轩小心翼翼的从曹能手里取过帽徽,仔细的端详着。虽然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潭轩还是努力的借着夕阳下仅有的一点光亮看着臂章上每一个纹路。时而还用手轻轻的在上边摩挲着。“做工不错!到底是老大哥的手艺好!”

“那当然!我们都当宝贝一样!只有我们团的同志才有这个宝贝哦!”曹能笑了笑看着潭轩脸上那份土包子似的表情。

“恩!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精致的臂章!”潭轩笑了笑把手里的帽徽换给曹能“我可是两个多月的老兵了!也见过不少同志了!有些师级干部还没有那么漂亮的臂章啊!”

“以后都会有的!放心吧!”曹能小心的把臂章再次别到胳膊上,暗想你要想得到这样的臂章你得在战争中活下来而且得几十年以后才有机会!

两个人边走边到了志司的作战值班室的附近,和门口的志愿军战士打了个招呼敲门喊了一声报告。听见里边有人喊进来便推门进来。

“吃车!”

“缓一步!缓一步!”

曹能跟着潭轩进到司令部里来却发现了老总正在和一个人下棋!两个人饶有兴趣的在一盏明亮的马灯下的一张白布上画的象棋盘上指挥着各自的人马撕杀着,老总脸上带着笑的伸手去对手里抢那个刚刚被吃掉的棋子!一个脸庞清瘦长着几颗麻子的的中年人在旁边看着热闹,曹能仔细看了一眼那个人,嘴张的差点成了个O型,如果看见的各位老老首长都已经在他那个空间逝世的话,那么面前这个笑着观战不语的人居然是志愿军的副司令员,堂堂的百战将星,两次授衔都是上将军衔的洪副司令员。再看看老总的对手,却只看到一个背影,那个刚刚吃掉老总棋子的人背对着潭轩和曹能!固执的不肯把手里已经吃到嘴里车交出去!

“报告!我们有情况需要报告!”曹能看见潭轩拿着电文有些犹豫的样子,干脆自己喊报告!“老总!我们团长发来了新的情报!”

“哦!”老总抬头看着曹能“什么情况!”

“报告司令员!”曹能撇了一眼地图上的红蓝箭头,然后略微组织了一下自己的思路。“我们团长刚刚发来电报!我们的侦察人员已经到了熙川,熙川现在已经被南朝鲜李承晚的8师部队占领。人数大概为三、四千人”

“哦!”老总放下手里的棋子!站起来走到巨幅的地图边,扶了扶眼睛上的老花镜,仔细的找着熙川的位置。“情报准确么?”

“报告首长!情报准确!我们李团长和谢政委从敌人几个落单的俘虏和舌头中才最后确认的!”曹能几乎是硬着头皮报告情况,尽管情况历史上是完全正确的!但是现在说出来不一定会有人信!

“熙川!伪8师!”老总慢慢的研究着地图。“那么你们那个小分队的位置在哪里!”

“现在已经准备潜入熙川城里去确认敌人的人数和具体番号了!必要的时候配合大部队行动!”

“好!”老总笑着看了看刚才还在旁边观战的洪副司令员。“看来情报还是比较准确的!熙川确实是伪八师!”

“恩!是块肥肉!”洪副司令员笑着看着地图!“就看他38军的梁大牙有没有这个福气吃掉它发财了!”

“恩!你们分队表现不错!”老总笑着走回了棋盘边上,“有情况要及时向我们报告。同时让他们到熙川城里注意安全!为了几拨伪军再搞出什么伤亡来就太不值得喽!来吧!该我了!你把那个车还我!”

“是!”曹能看到老总已经从别的渠道了解到敌人在熙川的部队确实是历史上那个逃跑特别快的韩八师,心里也暗自放下了一点心!

“彭叔叔!举棋不悔真君子哦!”一直背对着潭轩和曹能的那个人抬起了头!笑着看了看曹能和潭轩,然后又转过去对老总笑着说:“这打仗已经被吃掉的部队哪有再吐出来的道理呦!”

“是他?真的是他!”曹能看见面前那张清瘦的脸和人民军呢子军装的上校军衔,心里又是一阵砰砰直跳。扭头看看潭轩!这小子也是在发愣的喊着那个人。

“这小子!这下棋一不赢房子!二不赢地!悔一步棋子有么子要紧地!”老总笑着看着那个人。

“当司令员的调兵谴将哪有出而反而的道理,这下棋可好比打仗!军令一下,兵马一动,哪有反悔的道理哦!“那个人也丝毫不让的说到。

“你小子!不悔就不悔!跳马!”老总看见棋盘那边的人坚决不肯把车还回来,也不硬去要!接着走开了下一步!显然118师一炮打响让老总的心情非常高兴。

“那是当然了!飞象!”

曹能和潭轩两个人一言不发的看着下棋的老总和观站的韩副司令员,心想电报上的内容已经确认了!也就没有必要在继续赖在司令部里了。

“首长!我们回去了!如果有情况!我们马上向您汇报!”潭轩先说话了:“几位首长!我们先告辞了!”

“恩!有情况立刻回报!要认真仔细!下边的情况越准确!我们的部队运动就越有效!就能在尽量减少牺牲的前提下多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看见老总在认真的研究着棋盘上的战局,洪副司令员笑着替老总给了潭轩一个答复。

“是!”潭轩立正敬礼后准备拉着曹能回去!曹能却没有挪动自己的脚步!他的眼睛并没有停留在棋盘上的残局,而是停留在那张挂在墙面上的大幅作战地图上,眼睛死死的盯着上边标注的那支红色箭头。

“老曹!曹队长!”潭轩拉了拉曹能的衣服!“我们可以回去了!不要再打扰首长们休息了!”

曹能用手把潭轩的手扒拉到一边!犹豫了一下,向前走了一步!仿佛下了天大的勇气,对着拿着棋子看着棋盘的老总说:“老总!熙川只有南朝鲜一个不是满编师的部队!我们李队长已经要插到敌人的肚子里去大闹天宫了!希望大部队能尽快赶到,尽量在28日发起总攻!要不然!利刃团几十号人就都要扔进去了!”

潭轩听见曹能居然冒出这么一段对老总指挥部队提要求的话来,现是心里一惊!同时很快就尽量调整了自己的心态,看见老总已经抬头和洪副司令员看着曹能了!赶紧过来给曹能“揩屁股”!“老曹!情况上级领导会认真考虑和分析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准确的情报提供给上级就可以了!别发愣了!赶紧回去吧!”

说完再次匆匆给几位首长敬礼以后拉着曹能开始往门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刚推开门,正好和迎面走来打算进司令部汇报情况的作战处丁处长碰了个头,两个人敬礼以后站住闪开身子让丁处长先进司令部。

“那个小同志!”老总看着被潭轩拉着要出去的曹能!“你既然能看懂地图!我想你也能判断出来我们的战略意图!请相信我们不会不去管你们分队的同志的!”

“老总!情况有变!”丁处长手里拿着一份刚刚译好的电报!“38军那边来消息了!”然后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是否有不应该听见这个情报的人在场。

“请首长千万督促38军加快……“曹能还想在说什么!却被潭轩拉住了!

“首长再见!”潭轩几乎是土匪抢大姑娘一样把曹能硬拉出了司令部的木头屋子!曹能在用力摆脱了潭轩拉着衣服的手以后,还想转身继续跟老总说点什么!忽然仿佛梦醒了一样,站住不动了!然后快步的走向了袁源和杨娜还有电台所在那个洞里。走了十几步!又猛的转回头走到潭轩的身边!

“潭教员!”曹能的脾气上来了!“不!我的大指导员同志!以后军事上的事情归我管!生活上的事情归你管!我们军事生活不要互相干涉!我希望你能明白!”

说完,曹能再次扔下潭轩!扭头快步走开!

“难道他们真的和我一样?也知道38军会出问……”潭轩略带疑惑的表情看着曹能的背影。“莫非我判断的差不多?”

“老总!38军来电!在熙川出现了美军一个黑人团。”

“什么?”潭轩听见身后的门的那边传过来这段对话的时候,几乎想和曹能有同样的想法冲回去。但是晃了晃脑袋站住了,透过还没有完全关闭的们看着里边的情况。从门上开的不大不小的缝隙正好能看见老总!

“你说什么?黑人团?”老总手里还举着一个棋子,手停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没有落下,然后把棋子扔到棋盘上,从丁处长手里接过电报,仔细的阅读了一下电文。“这三十八军到底在干什么!行军象个老太太!情报倒是搞的不错嘛!出了个什么狗屁黑人团!乱弹琴!乱弹琴!”

洪副司令员接过电报看了一遍“部队刚刚入朝!比较混乱!也许是听信了朝鲜撤下来的同志的假消息!本来就情况不是很明了!难免出现以讹传讹哦!”

“给他们军长发电报!命令他们按照事先定的命令!火速给我包围熙川,消灭熙川守敌!不准在拖延!”老总把棋盘用手一推!站起来在空地山走来走去!“不都说他梁大牙是个虎将吗?我看还不如说是个鼠将,什么么狗屁黑人团!扯淡!”

“他过去打仗一直也是敢打敢冲的!现在这次怎么踌躇不前了呢!”洪副司令员也皱着眉头说道。

“让崔处长给三十八军发电报!命令他们最迟在二十八日对熙川发起进攻!”

“是!”一直和老总在棋盘上搏杀的那个人马上站起来认真的开始草拟电文!

“看来真的是他!我没有认错!曹能他们也没有认错!”潭轩暗想自己对那个人的那点点的印象是没有错的!不过又听到了黑人团的事情还是心里一惊!第一个反应是马上到电台那边儿去给前线的分队的那个从未谋面的李成龙和谢志涛发个电报!对熙川的问题要认真严肃对待!不要拿生命开玩笑!


到了矿洞里!袁源正在电台旁边忙碌着,电台上不时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袁源在小心翼翼的调整着旋钮,不时停下来仔细的辨认一下信号!然后继续调整着,杨娜靠在一个在电台旁边的睡袋上,沉沉的睡了过去!潭轩作为指导员还是第一次来到电台旁边。

“袁源同志!”潭轩整理了一下思路!“给团长和政委发报!现在记录!”

“我的大教员!”袁源和杨娜一整天都在电台的旁边值班!还没有得到潭轩已经担任指导员的消息!“这里是利刃团的电台!不是你的玩具!希望你不要拿工作上开玩笑!”

“你!”潭轩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一脸严肃的袁源!因为自己被正式任命为这个小分队的指导员的消息只能在明天白天第三分队的全体队员会上才能正式公布!“我已经被任命为你们的指导员了!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

“就算是!我们前边还有政委!我们的工作自然由他来做!不需要你干涉!电台的电池宝贵!希望你能理解!按规定!只有曹分队长和韩副队长才有权利发报和使用电台!

“时间来不及了!”潭轩想如果按照上一封李成龙和谢志涛的电报发过来的时间计算,他们想去阻挡一下熙川的韩八师一天的时间,估计已经要混进去了!要是真的阻击两天时间不知道会出什么大乱子,再去找曹能和韩兴宇就更浪费时间了!

“我现在命令你!”潭轩不得已居然想到了恐吓女兵的办法!把刚刚领到手的大驳壳枪从盒子里抽出来顶到袁源的头上!“我命令你发!”

“你干什么!”袁源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脑袋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去摸电台旁边的冲锋枪。

“别动!”潭轩实在没有办法!曹能现在正在生自己的气!连个女兵也和自己顶缸!实在是无奈之举!从自己的口袋里顺手拽出一支笔扔给袁源,又从电台旁边伸手抓过一张纸!扔给袁源!“给我记录!”

“记录就记录!”袁源也不知道对面这个文化教员到底要对自己干什么!心想你怎么写我不一定就得怎么发!反正你不知道密码本到底什么样?索性不在和潭轩争吵抓起潭轩扔过来的纸笔,开始记录!

“李、谢二位首长!”潭轩停顿了一下整理整理自己的思路!“志司以获知熙川之敌位韩8师,且以电令三十八军火速穿插围歼该部!但三十八军已传黑人团消息至志司!战役之关键已不在志司或你部,望小心谨慎!潭轩!”

“记录好了!”袁源开始还漫不经心的记录着电文!在潭轩口述完全部电文以后!她反而吃了一惊!快速的记录好电文并译成密码以后,悄悄的抬头看了看还在用驳壳枪指着自己脑袋的潭轩,仿佛象看见什么怪物一样。

“记录完了么?马上发出去!事关几十条人命!”潭轩把驳壳枪收了起来。然后准备去找曹能把话说开了!以后还在一起搭架子干活!军政干部不是一条心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出了问题谁也承担不起责任!

“我这就发出去!”袁源马上带起耳机!开始准备呼叫刘汉卿接受电报!

“谢谢你!”潭轩笑了笑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兵,似乎也从忙碌的袁源身上发现了什么他很感兴趣的东西,一种很特殊的感觉!“刚才是情况特殊!着急发电报!所以脾气大了一点!不该用枪对着你!我道歉!”

“算了!我的指导员同志!我可不敢当!”袁源仔细的听着耳机里电台的电波声,一边回答着潭轩:“虽然是政治干部!有些军事上的事情你还是要明白一点的!”

“你什么意思?”潭轩有些纳闷了!停下打算出去的脚步!回头站这了!

“比如使用驳壳枪的时候不打开机头!这样保险都不打开你还能吓唬谁!”袁源哼了一声以后不再继续搭理潭轩刚才为粗暴举动做出的道歉。

“哦!”潭轩看了看自己驳壳枪上的机头没有打开!自己也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身去找曹能他们去了!

“装什么装!一个指导员!土包子而已!”袁源嘴上虽然骂着潭轩!她却也明白这封电报的意义!李成龙他们要是真的进了熙川诚,而谢志涛的老娘家还真的和历史一样在二十九好才发起进攻的话!估计他们在熙川里是凶多吉少了!所以袁源一直在尝试和刘汉卿的电台联系上。

可是却一直没有听到刘汉卿的电台发来一丝的电波信号!仿佛时间已经凝固了一般!

“见鬼了!”袁源颇为懊恼的扔下耳机,坐到地上打算一会继续和刘汉卿联系!直到把潭轩的电报发过去为止。正当袁源稍微休息了一下打算继续发报时!她却注意到了手上的那支潭轩扔给自己的笔!

“哎!”袁源很纳闷的看着面前这支笔!一支圆珠笔!“这个东西是他的?他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呢?”



熙川城!公路上!

“刘汉卿!情况怎么样?”在驾驶楼里的李成龙看着步谈机边的刘汉卿!康健充当司机在开车,一路在坑吭哇哇的公路上行使!估计马上就要进入熙川了!为了保证安全!李成龙吩咐电台全部关机!只保留两台步谈机在前后两辆车上,好在缴获的车辆的油箱里汽油很充足。足够他们开到熙川的。

“还全是黑人团的广播剧!”刘汉卿无奈的摇了摇脑袋!

“妈的!”康健边注意前边车辆!边注意公路上糟糕的路况。“早知道还不临来朝鲜的时候好好看看军史!到底这个黑人团是何妨神圣!”

“不要说了!”李成龙看着前边车辆里的背影,知道谢志涛现在也着急!狠不得直接开进熙川城去抓韩八师的师长,用枪指着人家的脑袋叫人家命令8师原地待命等着老娘家的人来揍。

“但是着急也不解决什么问题啊!”李成龙突然对那个黑人团的事情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事儿也太蹊跷了!一定要弄个明白到底在干什么!”

正在想事情的时候,车辆突然刹车停了下来,前边的车辆也同样停在公路上,

“怎么了!”李成龙抓起步谈机想问问前边那辆车的驾驶楼里的司机谢志涛到底在搞什么鬼!为了方便渗透和尽可能的应付突然出现的敌人!前边驾驶楼里特意安排的是机智灵活的扬帆和朴栋勋两个人!而且部队已经都换上了南朝鲜的军装。

“李胖子!前边有个收费口!有收钱的!”谢志涛的声音几乎小的不能在小通过步谈机传了过来。

“妈的!有情况!前边有敌人的巡逻队!”李成龙马上就知道谢志涛的意思肯定是碰到了敌人设置的关卡了!赶紧同志康健和刘汉卿准备战斗!告诉车上的人提高警惕。陈人芳甚至把机枪都换上一个加长的弹匣以后架在了驾驶楼的棚顶!

“别着急!大炮!我们是军车!能不交费就不交费!实在要交!我们就闯过去!”李成龙暗地嘱咐谢志涛能混过去进入熙川最好!那样伤亡最小!混进去了也最能成功的组织敌人!

“放心!”

“准备战斗!”李成龙小声的对窗户外边到的陈人芳喊到。从驾驶楼里把头探出去,很清晰的看到了头车上几个手电的光柱不断在晃动着,慢慢的接近了头车!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