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纪念dd君[对教主无不敬!]

公元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就是dd离开铁血空军论坛的一个多月后,我独在坛子上潜水,遇见N君,短信问我道,“兄弟可曾为dd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埋怨我,“大哥还是写一点罢;大家一直就很盼望纪念教主的帖子。”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发的帖子,大概是因为往往意气太盛之故罢,点击一向就甚为稀少,然而在这样的无所事事中,我咬牙坚持看完所有原创帖子的就有他。我也早觉得有赚一点工分的必要了,这虽然于dd毫不相干,但在我们,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得到哪怕一滴“印度神油”,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写,我只觉得dd的远离尘缘。五六个“红人”的帖子,跟在我的屁股后面,使我忙于回帖应付,那里还能有什么文思?倚马千言,是必须在微醉之后的。而昨日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亲日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搜肠刮肚了。我将深味坛友们浓烈的思念;以我的最美笔触传递到西天去,使dd欣慰于坛友的衷肠,就将这作为你我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教主的神龛。


真的教主,敢于直面萧索的回复,敢于藐视喷血的批判。这是怎样的苦行者和自信者?然而论坛又总是为新人设计,以新贴的顶起,来沉默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点击率和淡蓝的回复数。在这淡红的点击率和淡蓝的回复数中,又给人暂得安慰,强顶着这七上八下的版面。我不知道教主的帖子何时会一沉到底! 我们还在空军的版面上灌水;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dd离开也已有一月余,红人们的帖子快要泛滥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百十余关注的楼主之中,dd君是我的推崇。楼主如云,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怀疑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仰慕与尊敬。他不是“YY到现在(红人语)”的我的同道,是为了印度而战的阿三的青年。他的ID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今年夏初印度空军测试自产LCA原型机,准备装备六个精锐空军联队的时候。其中欢呼的就是他;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苏30率领幻影米格,耀武扬威之后了,才有人指着一个帖子告诉我,说:这就是dd。其时我才能将ID和风格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常理所拘,质疑一早有定论的问题的坛友,无论如何,总该是经常唾沫四溅的,但他却常常憨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发射了大地导弹,拦截成功之后,我才始来顶他的帖子,于是拜读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憨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国货劣于进口,印度的官员以为得不偿失,准备购买散件的时候,我才见他虑及空军前途,愤然至于怒吼。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列表上,那以后就是永沉了。


我在一周之前,才知道当天有坛友说dd坠机的事;下午便得到消息,说坛友接连怀念,跟帖至数百篇,而斑竹也加了精。但我对于这些八卦,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吝惜以最好事的态度,来推测教主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空前绝后这程度。况且始终憨笑着的温和的dd教主,更何至于在自己的国度坠机?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自己的工分。还有一贴,是X君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事故,简直是悲剧,因为尸体上还挂有神油的瓶子。 但小巴们就发话,说他是“活该”!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神油是泡过巴豆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贴可说呢?我懂得阿三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爆发乎,沉默乎!不在爆发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dd君,那时是欣然赴约的。自然,嘉宾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结局。但竟在着陆前坠毁了,从五千米高空,折向西南,已是偏离的航线,只是没有立坠。同去的左护法想求救,呼叫了四次,其一是总统专线,无用;同去的右护法又想去扳正航向,并求救,只见杆拉断,未见方向变,亦无用,但飞机还可迫降。后来他让随从从行李箱找来神油并喝下,然而坠毁了。 始终憨笑的温和的dd君确是挂掉了,这是真的,有印度政府声明为证;两个忠诚的左右护法也挂掉了,有印度政府声明为证;只有像我们一样打死也弄不明白的随从还在医院里呻吟。当dd教主从容地飞升于现代人所发明的飞机的坠毁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印度空军的灭巴抗中的雄心,热血阿三的超英赶美的壮志,不幸全被这几瓶假冒神油抹杀了。 但是印度的当权者却居然背过脸去,不承认昨天刚买了假油……。


时间永是流驶,帖子依旧沉浮,区区的几个帖子,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有见地的愤青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无头脑的粪奸作“YY”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自我的欣赏。论坛发帖早先的回报,正如飞机的研制,当时用大量的投入,结果却只是下马,但是dd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热帖。 然而既然有了跟帖了,当然不觉要狂跟。至少,也当深入了坛友;军友,教友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沉”鱼“落”雁,也会在淡淡的忧伤中永存憨厚的温和的记忆。不知是谁说过,“鹰兮落荒野,魂兮归青山,仙兮欲何往,民兮盼下凡。”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吝惜以最好事的态度来推测教主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思念竟会这样地强烈,一是语言竟至如此之浅薄,一是温和的dd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耳闻印度空军的狠话,是始于去年的,虽然只几句,但看那砸锅卖铁,不死不休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危急中凸显身手,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青年阿三的勇毅,虽遭现实重挫,压抑至最低点,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飞升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堆砌的楼层中,会依稀看见往日的教文;真的教主,将更奋然而高呼。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dd君!


本文内容于 2007-6-21 2:29:41 被miliamlau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