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四十九章 东京末日(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这次我们日本之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今晚就开始执行另一半任务。想必你们都已等得不耐烦了吧?”王忠环视了一下房间里的众位兄弟,笑了笑,“今晚两人一组开始行动,目标你们都已经记熟了吧。这次可以给你们开点‘小灶’,除了不准攻击平民建筑外,在完成对既定目标的攻击后可以顺手牵羊地找点别的目标。当然,这首先要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

“忠哥,这次你算最慷慨的了,允许我们捞点‘外块’了。”

“是啊,要是每次行动都能象这次一样那就痛快了。”

“你这小子,三天每活动筋骨,就难受了?”

“还好意思说我!昨天还看见你无聊得用左手在和自己的右手过招呢,不要告诉我你在练什么新功夫哦。”

.......鹰队的兄弟们一听王忠这次格外“开恩”,一个个兴奋地嚷了起来,全然没留意到王忠刚才所说的“两人一组”——鹰队连王忠本人在内一起可是九个人啊,那剩下的一个干什么呢?

“别闹了,你们这群家伙快给我安静下来,安静下来!”王忠见兄弟们一听有“小灶”开就象喝了兴奋剂一样,全没了平时的冷静,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情形要是让国内那些崇拜鹰队的公安们看到了,恐怕会对鹰队的“光辉形象”有损吧。唉,这群“自毁形象”的家伙。

听了王忠连续几声的“安静”,众人才真正地安静了下来。王忠见众人终于安静下来了,“现在我命令你们七个,轮流去洗手间给我冲凉十分钟,反省一下自己的思想,同时也给我清醒一下头脑。解散!”随后王忠看了一眼坐在房间一个角落里正闷头抽烟的刘志华一眼,大吼一声“刘志华?”

“到!”正闷着头抽烟的刘志华吓得一激楞,条件发射地站了起来,而其他七人也因王忠的一嗓子吓了一大跳。

“你小子少给我摆这副嘴脸,给我站正了!”王忠唬着脸走到了刘志华面前,“不就是让你今晚呆在屋里负责协调指挥各小组的行动而不能出去吗,用得着摆这副样子出来?你看看你,好象谁欠了你多少钱不还似的?你这臭小子……”

一听王忠的语气不是真的那么严厉,刘志华拿出一根烟递给王忠,一脸谄笑着,讨好地说对王忠说:“忠哥,你就是欠了我一亿美元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可你指派的这任务哪位兄弟也能完成啊,你看是不是让哪个兄弟和我换一下?”说着立即给王忠的香烟点着了火。

“反对华子的建议!”其他七个兄弟异口同声地叫道,然后一起用手指点着刘志华“今晚这协调监视连带指挥现场的事情只有你才能胜任。谁让你是鹰队的一流电脑高手呢?”

王忠在旁边叹了一口气,“华子,你看,兄弟们都信任你啊,这可不是我个人能决定的。我也觉得今晚这事必须你来做,他们电脑方面的知识全不如你懂行。今晚的行动很重要,只许成功不能失败。再说了,如果这里不留一个人的话,今晚杜明要赶过来,万一哪个小组在攻击目标中有什么难以解决的麻烦,我们还要劳动杜明去帮忙啊。”

“忠哥,那我这次不是白来日本了?”刘志华哭丧着脸,一副可怜状。

“给我精神点,这是工作需要么。今晚行动成功了,应该有你一半的功劳的。这事等我们回去后我会向1号如实汇报。”王忠安慰道。

“其实功劳不功劳倒无所谓的。只不过,只不过你现在可得答应我一个要求,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能老是让我干了。”刘志华只好退而求其次,未雨绸缪了。

“好吧,好吧。下次任务遇到这样的情况,让其他兄弟也轮流负责协调监视连带指挥现场,这下行了吧?”王忠见终于把刘志华“摆平”,心里也轻松了。转身对自己身后的七位兄弟道:“在你们去冲凉以前,我再重申一遍纪律。记住,今晚我们只要完成了任务就不可恋战,如果事后从录像中看到你们哪个违反了这一条,那我肯定会把你们的‘劣迹’向1号汇报的。”

刚刚还欣喜若狂的众人一听王忠这话,神情立即变得认真起来,都点了点头。因为他们知道王忠向来是说话算话的,如果谁违反了纪律,他会说到做到的。而当他真的把哪个违反纪律的事向1号汇报了,那可就惨了。1号对犯这类错误的人处罚其实也很简单——两年内薪水照发,但不许参加任何行动。对鹰队的人来说,这点才是真正可怕的。两年内薪水发不发他们根本不看重,凭他们家族的力量即使二十年不发薪水也照样活的很好,但两年内不准参加任何行动,那可就比杀了他们还让人难受了。

**************

**************

晚上九点四十分,东京警备司令部大院内相邻一百多米的弹药库和档案馆,几乎同时“轰”地一声爆炸了。而弹药库的爆炸又牵连到了十米处一栋看似无人办公的旧楼房。在弹药库第一声炸响三分钟后,这栋五层的旧楼房也在一声炸响中轰然倒塌了。看了一眼远处火光冲天和黑烟笼罩的弹药库和档案馆,听着警备司令部大院内四处拉响的警报声,王忠和队友钱宇相视一笑,展开身法在一排排的树稍上轻点着飞掠而去。

东京警备司令部的司令宫本.次喜在弹药库和档案馆爆炸时,正在家里悠闲地看着电视。当他听到第一声爆炸时,还以为是哪儿在放烟火呢。可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爆炸声响了起来,再也没心思看电视了,拿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问值班室时,却接到了参谋总长的电话报告,说弹药库和档案馆两分钟前爆炸了。宫本.次喜惊得手中的电话“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脸色也吓得煞白,立即匆匆穿上了衣服赶到了办公室。而此时,整个警备司令部大院内已经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了。

东京警备司令部在东京城的西郊,当那里爆炸响起来时,东京市警察厅厅长小河洋平正在他这个级别的官员才能买得起的西郊别墅群“西滨山水”0126号别墅里和情人鬼混呢。警备司令部与西郊别墅群相隔三公里左右,所以当警备司令部方向第一声爆炸响起时,他根本没在意,还以为是在演习什么的呢。可是当接二连三地爆炸声从司令部方向传来,他也大感吃惊了,这肯定不是什么演习了。起身走到阳台一看,我的天哪,只见司令部方向的那一片天空都给映得通红一片了,而浓烟滚滚中,爆炸声还在接二连三地响着。小河洋平知道事情不简单了,正准备打电话给值班室,问他们是否派人过去察看了呢,自己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报告厅长,十分钟前,也就是今晚九点四十分左右,西郊警备司令部大院内的弹药库和档案馆被炸,原因不详。爆炸发生八分钟后我们派人过去准备帮忙时,被司令部的人拒绝了,而且周围两公里地方已经全面戒严。”

“什么?他们拒绝我们的一番好心?好,那就让他们死去吧,怎么不多炸几个地方呢。”小河洋平忿忿地放下了电话。他和警备司令部司令宫本.次喜不属于一个党派,平时关系本就不怎么样的,现在一听他们不仅不打电话给自己表示谢意,反而拒绝了帮忙的好意,不禁有点幸灾乐祸了。

“来来,宝贝,今晚我们好好喝一番庆祝一下。”小河洋平向情人小一平子说道。刚刚端起酒杯,小河洋平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厅里打来的。

“报告厅长,大事不好了,两分钟前我们十八区的市政府广场河田山社办公大楼突然爆炸了,而且几乎同一时间我们的市政府办公大楼也爆炸了,人员伤亡情况不明,厅里的警备队已经赶往现场。”

“啪”地一声,小河洋平手上的酒杯掉在地上摔成了粉碎,手上拿着电话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脸也成了一张白纸。

“怎么了,亲爱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小一平子见小河洋平呆若木鸡的样子,走了过来问道。

“大事不好了,市政府被炸了!”小河洋平缓过神来,匆匆地拿起床上的外套转身冲了出去。

一路上小河洋平的手机几乎被打爆了,都是上层官员打电话过来询问怎么回事的。而等他匆匆赶到厅里时,两处爆炸现场的视频录像也已经传了过来。只见市政府广场一片狼籍,砖块瓦砾到处都是。而且根据录像显示,即使保守估计现场起码也有五百个在广场附近的人在这次爆炸中丧生;几乎所有东京人都知道的河田山社那座具有日本典型建筑风格的七层办公大楼此时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垃圾堆了。河田山社是日本历届政府的智囊团,全称“河田山野社会事物调查研究所”,平时研究所的人哼一声他这个警察厅长都要考虑一下呢,现在他们的办公大楼被炸了,那还了得?小河洋平想到这,浑身不禁打了个颤。而等小河洋平再看到市政府办公大楼倒塌现场时,他几乎呻吟起来了,办公大楼此刻已变成了一片废墟,好象没看到一块完整的混凝土。

呆呆地坐了几分钟,小河洋平才想起他此刻不能呆在办公室里,而应该立即去现场指挥抢救及封锁等事宜。可等他左脚刚跨出办公室门,右脚还在办公室里时,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厅长,大事不好,‘小良茶社’刚刚发生爆炸,据说下议院院长今晚在那里的五楼大厅里举办一个选举募捐活动,但具体的人员伤亡情况不明……”

小河洋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天哪,世界末日到了吗?还是全世界的恐怖组织今晚都到了日本?大脑一片空白,也根本没听清楚电话里还在说着什么。

直到手机的铃声不屈不挠的响了半天,才把小河洋平从痴呆状态中惊醒过来。“是,是,首相大人,我是小河洋平。我已经命令全城的警察封锁了几处爆炸地点方圆五公里的范围。但恐怕力量还不够,想请求您派自卫队过来帮忙……是的,是的,这肯定是蓄谋已久的恐怖活动。您放心,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抓到凶手的。”

接完首相的电话,小河洋平才发觉全身的衣服已经被冷汗给失透了。当下也顾不得什么斯文体面了,只简单地擦了一下头上的冷汗,就跑着出了办公室。

小河洋平赶到“小良茶社”时,已经有很多警察、消防人员在现场进行抢救工作了。其实说是抢救倒不太贴切,应该说在灭火和处理善后事宜,因为警察和消防人员从废墟里抬出的只是一具具尸体。

“八嘎!马上给我联系自卫队司令,请他们快点过来。”小河洋平对警察厅次长大声吼道。

“叮咛叮咛”他的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起来。

“厅长,厅长,我是厅值班员。因通讯线路一直很忙无法接通,所以刚接到第八区和第三区的报告,中田石油公司和山野财团的办公大楼在六分钟前爆炸了,幸运的是当时大楼内只有几十个值班和加班的员工。但……”

“八嘎!快说……”小河洋平此时对这些事情好象有点麻木了,反而没了刚听到爆炸时的惊慌失措。

“但是在中田石油公司和山野财团的办公大楼炸毁两分钟后,第八区和第三区各有四栋商业大厦也炸毁了,累及附近的八处高级公寓楼也都不同程度地倒塌了。初步估计两个地区共有两百来人伤亡。不过据说中田石油公司有三个员工因在办公大楼附近喝酒,曾看到两个身影在大楼爆炸前三分钟在附近公寓的楼顶一闪而过,形迹可疑。”

“我马上赶过来。你们立即传我的命令,让两个分区的警察局调动所有人手给我封锁附近十公里,不,附近二十公里地区。怎么样也要给我逮住那两个可疑人物。才几分钟时间,看他们往哪儿跑!”小河洋平终于看到了破获这些爆炸事件的希望,两眼也变得有神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