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盗绝密计划(下)

江南疯子 收藏 3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URL] 桥本正雄这几天心情不能用坏来形容,而应该说是坏得无法再坏、糟糕透顶了。不仅与情人小信良子吵架而一星期没见面了,而且和小信良子的事情不知道怎么被老婆山木知子知道了,整天在家吵得不让人安生。所以今晚在家里被山木知子吵了半个小时后,他确实忍无可忍了,打了老婆几个耳光就摔门出来了。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情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桥本正雄这几天心情不能用坏来形容,而应该说是坏得无法再坏、糟糕透顶了。不仅与情人小信良子吵架而一星期没见面了,而且和小信良子的事情不知道怎么被老婆山木知子知道了,整天在家吵得不让人安生。所以今晚在家里被山木知子吵了半个小时后,他确实忍无可忍了,打了老婆几个耳光就摔门出来了。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情人小信良子的公寓前,一抬头却见里面的灯是关的。桥本正雄在日本只能算个中下等资产阶层,和大多数同阶层的日本男人一样,几乎每个周末的晚上都在酒吧度过的。在未遇到情人小信良子以前,桥本正雄也确实每个周末大多时候都是呆在酒吧里喝酒或去看什么艺伎表演,很晚才能回家。而在有了小信良子后,一是确实喜欢她,二是开支也大了,手头没以前宽裕了,所以几个月来再也没去过酒吧。而今天心情实在糟糕,在路上边逛着边想着到哪儿去消磨时间。想了半天才发觉自己真的无处可去,只好随便走进路边一家“快乐情人”的酒吧喝酒买醉。

“快乐情人?呵,情人确实能给自己快乐,但也让自己负债累累啊,而且生活地筋疲力尽。”桥本正雄想到这家酒吧的名字,不由得暗暗感慨起自己的遭遇来。

“朋友,这里没人吧?那我坐一下了,厄,今天酒喝得真痛快啊。”桥本正雄扭头一看,一个二十六、七岁左右,满脸络腮胡的男子摇摇晃晃地左手拿着一个酒瓶,右手端着酒杯站在他身后指着旁边的椅子问。可还没等桥本正雄想回答,这男子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朋友,你说是老婆好还是情人好?”男子醉熏熏地抬起头来问道,也不等桥本正雄回答,就自言自语地说道:“我看老婆没情人好,但情人虽好,却没有这酒好。你说是不是?”

“是啊,你说的不错。哈哈,老婆没情人好,情人虽好,却没有这酒好。”桥本正雄心有所感地应道。

“哈哈,好好,我们是朋友了。酒好,酒不会烦我,不会让我花钱买这买那,还是酒好,酒比什么都好。”男子说到这,打了个响指,对过来的服务生吩咐道“这位先生今晚的酒钱算我的了,再给我拿两瓶酒来。”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迭钱,数也没数就给了服务生。

“先生,这怎么行呢?我们素不相识,怎敢劳你破费啊?”桥本正雄客气着。

“呵呵,我们中华有句古话——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来来,我们喝酒喝酒。”男子端起手中的酒杯向桥本正雄示意了一下,一饮而尽。

“哈哈,不错,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句话说得好,说得好。”桥本正雄几杯酒一下肚,也不禁一扫心中的郁闷,和陌生男子对饮起来。

半小时后,桥本正雄已经是说话舌头打转了,而那陌生男子虽然也是醉态毕露,但他的眼神却异常明亮,显见根本没有喝得头晕眼花。

“朋友,朋友,今天,我-我-喝-得,喝得真-真是-痛快啊,哈哈……”桥本正雄边说边用力地拍打着自己坐的椅子。

“我,我,我也是,也是真他妈的—他妈的—痛快!”陌生男子用手指点着桥本正雄,“我--告诉你,这就叫,就叫什么来着?对,对,叫——酒逢知己千杯少。来,来,我们继续喝,喝……”

“我不--行了,不能—不能—再喝了。”说着,桥本正雄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准备往外走。

“不--行了?哈,我—我—可还没喝够呢。算了,我—自己一人—喝没—没意思!我们一起—走吧。”陌生男子也站了起来,手搭在桥本正雄的肩膀上,两人一起踉踉跄跄地往外走去。酒吧里的人大多见惯了他们这种醉鬼,所以对他们的离开根本没人注意。

“我说--桥本君,现在—还—还早的很啊,你现在—现在--就回家吗?”两人相互扶持着,在街上摇摇晃晃地走着。

走在街上,被风一吹,桥本正雄的头脑也清醒了一些。“哈,哈哈,朋友,你说,你说现在—现在还能—到哪儿去?我可是—可是个—无钱的—无钱的--穷光蛋--穷光蛋哦。”

“不,不就是—就是钱吗?我有,我有。我—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那有很多—很多漂亮的美人哦。”陌生男子边说边拍打着桥本正胸的肩膀。

“那,那,那多—不好意思。今晚,今晚本来已经—已经—让你破费了。”桥本正雄虽然在客气着,但眼睛却放光发亮起来。

“客气什么,大家是—是朋友嘛,走吧,走吧,我—我带你—去。”陌生男子说着抓起桥本正雄的一只手,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钻了进去。

的士在一群公寓前停了下来,陌生男子和桥本正雄下了车。

“朋友,这,这是哪儿呀?”桥本正雄不禁奇怪地问道。怎么来到了一片公寓楼这来找乐子啊。

“这里的美人可,可全是良家妇女,比那些场所的女人可要干净多了哦。”陌生男子见桥本正雄面有疑惑,边说边带头向一栋公寓楼走去。

**************

**************

桥本正雄第二天早晨七点钟才醒了过来。茫然四顾之下,才发觉自己睡在一间陌生房间的大床上。这是怎么回事?拼命地摇了摇头,才慢慢地回想起来昨晚的事情。嗯,昨晚那女人真的很不错哦,某些方面别说比老婆山木知子强多了去了,即使比情人小信良子也强很多哦。想到昨晚的销魂,桥本正雄不禁“呵呵”地笑了起来。

“有人在吗?”桥本穿好衣服走出卧室,在房间里四处找了一遍没发现人。“真怪了,难道自己遇到鬼了?还是有什么人想对自己图谋不轨而设下了这圈套呢?”想到这,桥本随即又摇了摇头,自己是个无职无权的小人物,谁会费这么大劲设这圈套害自己呢。不管他了,反正自己没吃亏,更没花一个子儿,赶紧到卫生间洗漱一番去上班吧。

“哈哈,忠哥,这家伙没有真正怀疑什么。我们的计划成功了哦。”公寓大楼对面的一个房间里,丁松透过监控仪看到桥本正雄刚才的一一番动作后笑了起来。

“呵呵,你昨晚的表演还真不错,我看你小子可以改行去当演员了。对了,你脸上要真有那么多络腮胡可就真的更有气势了。”王忠也笑了起来。

“忠哥,你,你……”丁松气得说不出话来了。本来想得到几句表扬的,却得到了什么“假如脸上真有那么多络腮胡……”,这不是当着和尚的面说没头发嘛。

“忠哥,为什么我们要这样费劲啊?直接把他抓来拷问一下,这样的家伙还怕他不老老实实地说出来吗?”一边的刘志华咕哝着。

“你小子一天到晚就只对打架和电脑有兴趣,怎么别的事情从不用心地去想想呢。我问你,如果我们象你说的那样把他抓来拷问后得到了我们所要得到的指纹、视网膜以及取计划的密码,我们怎么处理他呢?杀了他倒很容易,但绝密档案馆的馆员无故失踪或死亡的话,日本政府肯定会调查下去的,那又怎么办?你肯定会说,凭我们几人的身手,等他们查到我们头上时我们早已经回国了,但是我们这次的任务是把计划弄到手而又要让日本方面毫无所觉。否则他们觉察到计划被我们知道了,修改了计划我们怎么办?那我们这次不是劳而无功吗?虽然这样庞大的计划,日本政府短时间内不可能全部推倒重来而制定一个新的计划,但即使把计划的重点部分修改了,那对我们这次日本之行的效果也大打折扣啊。高层的意思是针对日本人的计划制定一个反击计划的,至少要让日本的国力倒退十年。”

“哦,这样啊。呵呵,我用不着那么用脑去想这么复杂的事么,不是有忠哥你么。”刘志华嘻皮笑脸起来。

“你,你……”王忠气得手指刘志华,说不出话来了。

**************

**************

晚上十点四十分,日本中央政府地下车库值班室里,两个特警正在无聊地看着电视。

“现在的节目真是越来越差了,没一点名堂了哦。”特警甲抽起了香烟。

“是啊,还不如看JPTV6的成人节目。对了,昨晚十一点时的那个真人秀节目真不错哦。”特警乙附和道。

“是吗?可惜昨晚我去平子那里了,嗯,明晚还有吗?我准备和她一起看,你说这样一来是不是更有趣啊?”特警甲边说边“嗤嗤”地笑了起来。

“咦,好象刚才有个黑点在屏幕上一闪就不见了。”特警乙突然指着监控屏幕叫了起来。

“什么黑点?不会吧?你是不是昨晚看电视看了一宿,今天没睡觉,眼发花了啊?我们这是车库,就是那些达官贵人的汽车进来,也要先拿通行证的,哪有什么黑点呢?”特警甲凑到屏幕前一看,什么也没发现,“我看你是眼花了吧?是不是什么老鼠之类的东西进去了?”

“嗯,也许是吧。算了,我们聊我们的。嗯,你刚才说到哪儿了呢?哦,不行,我要睡觉了,嗯,你十分钟后叫醒我,我,我要睡一会儿。”特警乙连连打了几个哈欠,说着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喂,怎么这么要睡啊,嗯,我昨天可和平子玩了不少新花样哦……”特警甲话还没说完,也连连打了几个哈欠,头一歪就坐在椅上睡了过去。

值班室的门被轻轻推了开来,刘志华闪身进来,在监控台上噼噼啪啪地敲了起来,几分钟后又闪身走了出去。

地下车库进入档案馆馆的那个不知道多厚的钢板小门口左边有一个屏幕,刘志华赶到时,对等候着的王忠和丁松两人说道:“我们只有十分钟,否则时间太长了事后一查肯定会发觉的。”说着刘志华把做工非常精细的一张面具戴在了脸上,活脱脱就是一个桥本正雄的头象了。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肉色的手套戴在右手上,把右手放在了屏幕上,输入了二十四位密码。

“指纹核对完毕,请核对视网膜。”屏幕上出现了这行字。于是刘志华把自己的面部对准了屏幕。“视网膜核对完毕,请进入。”屏幕上出现这行字后,那个钢板小门自动地开了。王忠和丁松两人率先飞了进去,刘志华紧随其后。

为了抢时间,同时也为了出其不意地解决档案馆门口的另个特警,王忠等三人没有沿着台阶下去,也没有坐电梯下去,而是各自用尽全力,施展家传的轻功身法快若闪电地沿台阶方向向下飞去。这一来就看出了各人轻功的高低了,丁松跑在了最前面,王忠在中间,刘志华最后。这也难怪,丁松的家族洛阳丁家,相传是小李飞刀第三代传人的后代,其轻功身法居中华国七大武林世家之首;王忠家族陕西王家,家传武功是华山派的,在剑术上的造诣非常深厚,而其剑法向来讲究轻灵、快捷,轻功自是不弱;刘志华家族湖南刘家,以其指法闻于江湖,据说其家族的“梅林七指”练到极处比少林的金刚指以及截脉指也毫不逊色,据说中其指力后不仅能让人或死或伤,而且还能让人产生幻觉而不自查,颇为神秘。

三人来到台阶的尽头,转角处透出一片亮光来,知道是到了档案馆门口了。刘志华悄悄地在拐角处探出一头来,想亮光处看去,只见档案馆的大门口处两张软皮椅上坐着两个全副武装的特警,正面对着左侧墙壁的一块监控屏幕看着。当下不敢耽搁,刘志华左右双手各弹出食指,两缕指力无声无息地就向两个特警袭去。只见两个特警好象脖子一直,两眼定定地看着了屏幕。

“搞定了。因为我功力还没达到第九层,所以这两个日本人只能在六分钟内出现幻觉,我们六分钟后必须离开这里。”刘志华对身后的王忠和丁松两人说道,随即就向档案馆大门口飞去。

到了档案馆大门口,依然用刚才的方法通过了指纹和视网膜识别系统,三人闪身进了档案馆。

档案馆分为三层,因为从档案馆的资料保管员桥本正雄那里知道了所要绝密计划的具体位置,所以三人直接飞身进了第三层的第八个依墙而立的铝合金柜子,在第四排第六个小格子前停住后,刘志华把那个肉色的手套取下后,戴着白色手套的双手飞快地在小格子表面的那个电脑键盘似的表面输入了四十八位密码。小格子开了,刘志华迅速地取出里面的一个小磁碟放入一旁丁松早已打开的电脑内拷贝起来。

“已经快速压缩输入进去了。搞定了!”两分钟后刘志华站起来把小磁碟重新放入小格子里,三人迅速地向档案馆出口处飞去。来到档案馆门口,输入密码后,档案馆厚达十米的强化钢板大门无声地打开了。出了门,发觉门口的那两个特警依然如故地盯着那左边墙壁上的屏幕,刘志华“嘿嘿”两声,率先想台阶处飞去。

等三人到了地下车库值班室门口,刘志华闪身进去,见甲、乙两个特警依然想刚才那样睡着,双手在监控盘上快速地“噼噼啪啪”敲了几下后又闪身出去了。

“彻底搞定了,忠哥,我们快走!”三人向地下车库的入口走去(车库的入口同时也是出口)。

展开轻功飞出了地下车库,王忠等三人才停了下来,慢慢地在街上走着。此时已是十一点零五分了。因为这条街道主要是政府机构所在地,虽然东京是个不夜城,但这条街道在这时候行人也非常少了。走到街道另一头的一个十字路口处,三人互相对视了一下,眼里都满是兴奋之色,而丁松更是得意地哼起了平时高兴时候经常哼着的、谁也听不清更听不懂的那首曲子。

走过十字路口,眼看离“小良茶社”的那个街道口也只有五十米距离了,三人正准备向那个街道口走去时,突然身后二十米处传来日语的大吼声:“不许动!全给我站住,双手抱头!”后面的话音刚落,丁松双肩一晃,四道白光匹练般向身后发声的方向飞去,三人也同时往地上一滚。而几乎在三人滚倒在地的一瞬间,“砰砰砰”,响起了两声枪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