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事件真相

江南疯子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URL] “你好,我是王忠。嗯,好的,我马上去接收。”王忠挂断电话,转身对胡震说:“老胡,部里来了电话,那几个团体的情报资料已经整理出来了。你们在这等一下,我去情报中心看一下就来。”原来国安部惯律,对每个不同的任务都有指定的专人负责,相关情报的接收也需要负责的人输入口令才能接收的,之所以如此是为了加强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你好,我是王忠。嗯,好的,我马上去接收。”王忠挂断电话,转身对胡震说:“老胡,部里来了电话,那几个团体的情报资料已经整理出来了。你们在这等一下,我去情报中心看一下就来。”原来国安部惯律,对每个不同的任务都有指定的专人负责,相关情报的接收也需要负责的人输入口令才能接收的,之所以如此是为了加强情报的保密性。所以虽然情报是国安部发到国安局的,但即使以胡震的身份也不能接收的更别说其他人了,只能由王忠亲自去接收了。

二十分钟后,王忠重新走了进来,但手上什么也没拿。一般来说,对这种绝密情报,接收人看完后就会立即销毁的,如果需要告诉相关人员的话那也只能口述。

“忠哥,怎么样了?”看到王忠走了进来,丁松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们先前的推想没错,‘铁塔’被炸毁一事不仅有日本人参与,而且欧洲人也参与了。凶手就藏在日本青年联谊会代表团,日本老年社观光团和Y国经贸代表团中。而且我们的人已经锁定了这几个团队中的十二个人。这次入境的青年联谊会代表团成员一共有二十六人,老年社观光团是十四个人,而Y国经贸代表团有二十一人。三个团队的队长中除了Y国经贸代表团的团长杰克.切尔西不知情外,日本青年联谊会的小本正郎和老年社观光团的山田藤野全知道他们团队中那几个人的情况,而且他两人就是这两次事件的行动指挥。虽然Y国经贸代表团的团长杰克.切尔西不知情,但副团长华西.诺尔却知道情况,也是他们团队中三人行动小组的组长。”王忠说到这停了下来,喝了一口水。“根据部里对这几个代表团成员的分析,发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线索——日本的两个代表团都和日本政府高层的关系非常密切,而且青年联谊会代表团团长小本正郎现任下议院议员;而Y国代表团的副团长华西.诺尔,任职于Y国上议院议员,不仅和政府的高层关系密切,而且竟然还经常走动Y国皇宫,与皇家关系密切。”

“忠哥,我们锁定的十二个人都是什么样的背景,来自什么团体或组织呢?”丁松插嘴道。

“我们锁定的十二个人,其中六个是日本青年联谊会代表团的,三个是老年社观光团,还有三个就是Y国经贸团的。青年联谊会代表团团长小本正郎现年31岁,公开身份是日本下议院议员,但同时又是日本最大的黑帮联盟忍术联盟会现任会长龟田铃谷的最得意弟子,其身手在忍术联盟会中排名第四,在全国的忍者排名中是十一位。我们锁定的这个团的龟雄明一、山本十七等其他五人虽然不是忍术联盟会的,但都是忍术联盟会这次专门聘用的忍者,年龄都是30到40之间,身手在日本全国的忍者排名中皆在前三十位。而至于老年社观光团的情况,杜明,你还记得上次在龙城公园你一举擒杀的山田家族的人吧?”王忠说到这,笑着望向杜明,也没等杜明回答,接着说道:“我们的人拍下了他们几个人的照片,经过现在已完全和我们配合的山田男指认,老年社观光团团长山田藤野公开身份虽然是日本山田株事会社已退休的终生职员,但真实身份却是山田家族长老会九大长老之一,在长老会中排名第五,而观光团中另外两个有嫌疑人山田桥野和山田本一,都是山田家族的金护卫,在山田家族中除了九大长老、族长及族长的八大贴身护卫外,就算金护卫的身手最高了。而至于Y国经贸代表团的副团长华西.诺尔,现年43岁,公开身份是Y国上议院议员、Y国最老牌的石油公司梅肯跨国石油集团的总裁,但他同时又是Y国皇家圣盟的高级执事……”

“忠哥,我打断一下,Y国皇家圣盟是什么玩意?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啊?”丁松向来如此,只要是开会讨论,不清楚的地方他就立即打断发言人的话而要问清楚。其实不仅丁松如此,就是整个国安部,只要开的会是情报分析之类的会,向来都是如此的,这也是二十年前王长亮接任国安部长后定下的规矩,他说兄弟们都是同生共死的战友,没必要有那么多等级森严的观念,二来这也可以发扬民主气氛,能更充分地调动大家的积极思考,集思广益。而不象地方那样,开会就是领导发言,如果你有疑问而插嘴打断了某个领导的话,那肯定会被视为不尊重领导,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所以今天丁松两次打断王忠的发言,在王忠和胡震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也毫不介意;而杜明更是什么感觉也没有,他根本不了解世俗社会的种种规矩,最震撼的莫过于杨大伟了。他们公安系统这样可不行的,虽然等级观念比其他行业要小点,但象丁松这样可是行不通的。

“嗯,等会,先让我把烟点着。”说了这么二十几分钟,一根烟还没抽,王忠可迫不及待了。点着了香烟,狠狠地吸了几口,才接着道:“你问的问题我也是刚刚知道。Y国皇家圣盟是一年前成立的,涉及到圣盟的所有东西都是Y国政府的最高机密。1号也是在十天前才知道的。Y国皇家圣盟的宗旨有两个,一是不仅要维持皇家在Y国的现有地位,而且还要想办法提升皇家的地位;二是扩张Y国在全球的势力范围,重现几百年前‘日不落帝国’的辉煌。因为两年前上台的Y国执政党就是非常保守的‘皇盟党’,所以这样一个圣盟的成立就不稀奇了。皇家圣盟的主要成员都是一些极度保守的人士,里面的分工非常精细,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几大块里又各有几十个小块。大多时候,他们大多是借用政府的力量在行事,而这次却派了华西.诺尔这个高级执事亲自带领两个皇家圣骑士入境,显然是有巨大的利益驱动。”

“圣骑士?这名字好熟悉啊,好象在哪儿听过,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丁松自言自语着.

“呵呵,你当然听说过,只不过三年前我们都没把这当回事,根本不以为这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修道或超能力者。”说着,王忠不好意思地向杜明笑了笑,“皇家圣骑士是凡帝岗应Y国皇家之请,专门为Y国皇宫培训的超能力者。只不过圣骑士虽然有超常能力,但他们必须借助法器才能施为,自身的力量却不强,只会一些简单的搏击之术。如果他们不用法器的话,凭我们鹰队的身手,一个对十个应该没问题。”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日本山田家族和忍术联盟会还曾经在龙城公园为了盗‘铁塔’的佛祖舍利而翻脸动手过啊。这次他们竟然联手了?”一直没做声的胡震说道。

“是啊,关于这点,部里也很奇怪。虽然日本人的联手不外乎利益驱动,但具体是怎么回事还不清楚。1号已命令我们在日本的人员正在全力调查,但毫无疑问地一点是——他们确实联手了。”王忠顿了顿,赶紧又拿出一根烟点燃了,“他们这样的联手对我们的反击虽然会造成一定的困难,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未尝不不是一件好事情,我们不必一个一个地去找,集中力量一次性地歼灭,倒省了事。”

“怎么我感觉有点不对劲,这几个团体好象都与他们国家的政府关系密切啊?”胡震

“是的,早在擒杀山田次郎一伙时我们就注意到这点了,而且1号也早已经安排我们在日本的人员展开了调查,至于对Y国政府,我们也已经开始了调查。我们可以假设,如果这些事件真的与他们的政府有很深关系的话,那么这肯定是等级最高的绝密档案了,其保密工作肯定做得非常好。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人虽然费尽心机,想尽了办法,但还没有拿到日本政府和Y国政府这方面的准确情报。”

“忠哥,我们已能确定是他们干的了吗?还是说我们没有掌握确切的证据而他们只是嫌疑最大呢?”丁松问到了最关键的问题,凶手到底是不是这十二个人?

“铁定是这十二个人干的,部里有他们的电话录音为证据,而且日本人面对面的谈话记录我们也有录音的。但1号说光这点还不够,如果我们公之与众,在国际上还不一定能占据主动的。因为到时候他们自可以说录音是伪造的,关键是我们没有掌握他们现场的直接证据,其实象这样超能力者的行为哪儿能找到现场证据啊。”王忠狠狠地抽了一根烟,感慨着。

“那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他们逍遥,可能还背地里耻笑我中华国无人?”胡震等几人异口同声地反问。

“怎么可能让他们逍遥!他们必须付出血的代价!”王忠见到大家的反应一点也不奇怪,他料到会如此的,顿了顿,继续道:“1号的意思是说我国不会把商厦倒塌事情的真相端到桌面上去的,一是因为即使这样做了不仅他们各自的团体不会承认,他们各自的政府也可能耍赖不认帐,而且关于超能力者的事情好多国家政府的绝密情报库里虽然都有详细档案但政府又都从来没公开或承认过,我们没办法获得国际上广泛的公开支持;二是如果公布了这件事情的真相,那么对我们国民的影响也是非常巨大的,肯定会引起民众的心理恐慌,甚至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至于对‘铁塔’倒塌事件,我们除了要抓住洪峰让他招供参与其事外,还必须留下至少一个日本人作为活口,只不过我们可以在大众媒体上改动或剪辑一下他们的招供,不能说超能力者所为,只说他们内外勾结是为了盗取‘铁塔’地宫里的佛祖舍利所以才心起歹念炸毁了‘铁塔’。所以1号给了我具体的指示,除了暂时留下洪峰和一个日本人的性命作为‘铁塔’事件向广大民众解释的证据外,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务必歼灭这次事件的凶手!”

“其他人好办,但那个山田藤野是日本下议院议员,华西.诺尔是Y国上议院议员,我们也让他们在我们国内自动消失?”胡震皱了皱眉,“如果这样的话,那可能会对我们国际声誉造成一些不好影响,毕竟我们还没到和他们两国撕破脸的地步啊。我们必须用其他办法,至少要让他还剩一口气地回去。”胡震毕竟不愧是国安部内的一方诸候了,考虑问题也全面点,想到了政治方面的影响。

“这好办,我们就用刚刚研制出的SM4好了,能保证让他还剩一口气地回家,然后不超过三天就心脏病突发而翘腿啦。”丁松立即接口。

“嗯,老胡的考虑是对的,我们不能在面上输了理但又要让他们必须下地狱。”王忠心理不由得对胡震大加赞赏,毕竟是一方诸候啊,考虑问题就是全面点。随即想到了王长亮,以他的经验和阅历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嗯,大概是被日本人气糊涂了吧,而且这几天听说忙的一天只能睡2个小时睡眠肯定也不足,不然他们那级别的人不会有这种失误哦。看来自己以后也要注意这方面了,不然虽表面上一心为国家效劳,但最后可能会让国家遭受一些不必要的完全可以避免的损失。想了想,王忠说:“这样吧,我立即请示1号,看对他们两人怎么处理。”随即掏出加密的手机,拨王长亮的电话。但对方手机占线,只得挂断了。没过两分钟,王忠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王长亮的。“你好,1号,我是王忠。刚才打你的电话,你那边占线了。啊?你也在打我的电话啊,呵呵。嗯,正有个事情向你汇报,刚才胡震说,那个日本的山田藤野和Y国的华西.诺尔……哦,哦,你打电话给我也是为了说这事啊……嗯,嗯,好的,我知道了。”等挂断了电话后,王忠对胡震和丁松笑道:“1号不愧是1号,他正准备打电话给我说这两人的事呢。叫我们让这两人带点不轻不重的伤回去,他说他已经另有了计划。至于对其他人的处理,就按我们刚才说的原则办。”

“忠哥,****团都不在一个地方,我们人手怎么调派呢?”丁松问道。

王忠望了望杜明,“杜明,对此你有什么想法呢?”

从王忠进来一直到现在,杜明一直在边听边思考着。因为日本老年社观光团12日离开河城后去了天京,而且从掌握的情况看,三个团队中又以他们的力量最强,只有自己才可以对付他们。听王忠问自己对具体的行动方案有什么想法,知道王忠是想让自己去天京,但王忠又不能直接命令自己,于是答道:“三个团队中,欧洲那个团队只有两个人是什么圣骑士,而且他们必须要借助法器才能施展法力,你们完全可以采取突然袭击不给他们施展法器的机会拿下他们。日本的那个什么忍者联盟,我想你们完全可以应付的。这样吧,我去天京,正好再领教一下山田家族的法力。”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杜明见自己说完后,在座的四个人全微笑地望着自己,不禁有点莫名其妙了。

“没有,没有!”四个人异口同声,心里也是同一个想法——杜明不仅道法高,而且思维敏捷,善解人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