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WELVE 分歧 [6] 回归

百合浪子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URL] “嘿,这是谁啊?”拉伯雷一进房间就高兴地说,他看到房间里坐着戈里科夫。 俄罗斯人也笑着站起来,上来就跟拉伯雷来了个熊抱。 “看来你恢复得不错。”拉伯雷被抱疼了,揉着肩膀说。 “那当然,只不过是个小手术。”戈里科夫回答。 “我记得你说大行动之前就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嘿,这是谁啊?”拉伯雷一进房间就高兴地说,他看到房间里坐着戈里科夫。

俄罗斯人也笑着站起来,上来就跟拉伯雷来了个熊抱。

“看来你恢复得不错。”拉伯雷被抱疼了,揉着肩膀说。

“那当然,只不过是个小手术。”戈里科夫回答。

“我记得你说大行动之前就能回来,结果你多在医院里躺了快一个月,难不成在那里走了什么桃花运,不愿意回来了?”拉伯雷笑嘻嘻地问。

“我可没你们法国人那么浪漫。要不是我们病房里出了得急性肺炎的傻鸟,我早就回来了!”

“哦?你被幸运地感染了?”

“那倒没,不过被隔离观察了一段时间,结果错过了大行动。你们干得真不赖,我很羡慕!”

“小意思。”拉伯雷笑笑说。

“拉伯雷中尉,刚才雅凯找你了?”站在窗前的格兰特收回了目光,问。

“是的,别提了,”拉伯雷突然变得很气愤。“如果我是默菲上尉或是温特斯上校,就一脚把他踢出猎狗,管他什么的狗屁后台。”

“还在为他头疼呢?”戈里科夫插话道。“你这个小老乡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他跟你说什么了?”格兰特接着问。

“一顿胡扯,说什么你手底下的那些幕僚士官在一起开小会。鬼才信他,本来那些补充兵之间的冲突已经够让我们心烦的了,他还在这里瞎搅和,真他妈的是混蛋!”拉伯雷总觉得像雅凯这样的人给法国人丢尽了脸,所以最近一提到他就火冒三丈。

“他们开会的事我知道,这并非雅凯的杜撰。”格兰特突然一笑。

“什么?”拉伯雷觉得刚才说过头了。“你同意的?”

“没有,他们没有通知我,不过我知道了。”

“你手下没上报就私下里开会?”戈里科夫虽然听得一头雾水,但他也明白在混编部队里,下级有什么集体活动都必须报告给上一级军官,并得到批准之后才能进行,这是纪律;为的就是防止在队伍里出现小团体影响团结,并避免出现兵变。

格兰特没有理会那两个军官的疑问,对旁边的副手说:“斯巴菲利少尉,一会你去了解一下他们会议的结果,不管你用什么招数,就是不能惊动他们,明白吗?”

“是,长官。”斯巴菲利敬礼后出了房间。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拉伯雷在房门被关上后不解地问。

见格兰特笑了笑没回答,戈里科夫说:“嚯,我们的傻大个也会玩心计了。不过我不明白我离开这两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两个的性格好象掉了个个。”

格兰特吐了口气,交底道:“其实这是默菲上尉的指示。”

另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脑瓜子问号。

********

屋里云雾缭绕,杰弗逊等几个大烟囱在不停鼓着烟。

会场刚才还很热闹,几乎所有人都提出了不同建议。托伊说各班班长回去后采取强硬措施,莫宁则提议要以规劝为主;丰克说等休整的时候举行一次班与班之间的足球赛来消除各国士兵的隔阂,杰弗逊则干脆提出让不对付的士兵们用酒拼胜负;雷诺说用教义去感化士兵,泰戈尔则跟着提倡首选的应该是佛教的理念……一时间把杨锐和小个子搞得相视苦笑——这些家伙是来商量怎么劝架的,还是在这拍喜剧片啊?倒不是说那些办法一定没有效果,只是……只是总让人觉得像儿戏,或者说是——像过家家。要是事情那么好解决,这些士官没事吃饱了撑的冒险凑到一起开会。门外偶尔回传来吭吭哧哧的声音,那是纳帕伊和鲨鱼在外面偷笑,明摆着他们也觉得这些人的建议有些离谱。

一顿争论过后,会场又都静了下来。所有的建议都经不起推敲,毕竟带好一支部队不是闹着玩的,整不好就是要死人的。所以遭到否决的人也都心服口服,只是一直没达成一个能让所有人信服的共识让这些人觉得很郁闷,屋里有些沉闷。

“我说说吧。”一直没说话的中村吭声了。大家都看向他,杨锐冲他点头,让他说下去。

“我听了大家的建议,觉得大家想得都有道理,只是……”他有些紧张,因为他是这里唯一的上等兵。排里的五个日本籍士兵,现在都是上等兵,而且小个子觉得别的日本人对这样的会不会感兴趣;所以他只找来了中村,毕竟形成统一意见后日本人那边的工作由中村来做还是很让人放心的。

“只是我觉得大家好象忽略了我们自己。”中村鼓起勇气说出来。都是一起进入猎狗、一起受训出来的兄弟、朋友,中村觉得说实话没错。看到其他人都迷惑但又都很感兴趣地看着自己,他接着说:“也许我们觉得,现在队里的问题主要是在那些补充兵身上,就把目光都盯在他们身上去想办法。但不知你们想过没有,我们让他们尽快融合到一起,那我们有没有真正的融合在一起?”

“我们怎么会没有融合到一起?这半年多是谁在一起出生入死?今天我们又为了什么坐在一起?”杰弗逊有些急。

“我知道,”中村笑笑。“我们确实是一起的,但我们的心和自信呢?”

这回没人反驳了,不太明白的在琢磨中村的话;而明白点的都在考虑着自己是否有做得不足的地方。

“大家都清楚,我们是战友,是兄弟,在面对杂种们的时候,我们能相信身边的每一个人,把自己的命交给他们,这是让我们每个人都自豪的事情。但在没仗打的时候呢?不可否认,我们中间有很多小团体,或是因为几个人之间的关系很好,或是因为别的什么。如果是前一种,我无可厚非,毕竟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跟所有人的关系都处得一样好;而如果是后一种……”中村停了停,接着说:“首先我要先代表日本籍士兵检讨,日本人的小团体自猎狗一诞生就有了,而且有的时候,它的存在成了队里最大的一个隐患。有关这事,我跟大田说过很多次,现在我觉得他有心想改变这种状况,只是他担心其他人是否会接受他。不管怎么样,不管是什么样的小团体,为了猎狗,我们要暂时放下那些,从我们自身开始真正地融合在一起,这样才能给那些新人做出榜样,从而让我们影响他们,而不是他们来影响我们。”

中村说完了,在座的人都觉得久久压抑的内心像是被突然开辟出一块从来没有过的天地一样,豁然开朗。他们都在互相看着,看着这些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一股热流温暖了他们的胸膛。中村说得没错,尽管这些人有跟自己关系深的,有跟自己关系浅的,但不都是在一个战壕里同甘共苦的哥们吗?战时自己相信他们,连命都敢交给他们,难道有这样兄弟在身边,眼下这点小麻烦就解决不了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