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葛紅兵:日本語是亞洲的第一語言

wxoui 收藏 77 6484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6_20_72170_5572170.jpg[/img] 對日本是亞洲的第一工業國,我在心理上有準備,我知道日本的經濟實力。 但是,對于日本語在亞洲的影響,我卻是最近才有體會的。    最近我有機會訪問南亞的幾個國家。在曼谷,住“第一賓館”(First),在巴厘島我住“王朝酒店”(Dynasty),在馬六甲我住的是“瑞文納海灣賓館”(Riviera Bay)。    我對各地賓館不熟,我定賓館大多通過代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對日本是亞洲的第一工業國,我在心理上有準備,我知道日本的經濟實力。



但是,對于日本語在亞洲的影響,我卻是最近才有體會的。

最近我有機會訪問南亞的幾個國家。在曼谷,住“第一賓館”(First),在巴厘島我住“王朝酒店”(Dynasty),在馬六甲我住的是“瑞文納海灣賓館”(Riviera Bay)。

我對各地賓館不熟,我定賓館大多通過代理商,或者是單位的人事部,不知道這些賓館在當地是否有代表性。但是,這些賓館有個共同特點:第一服務語言是英語,第二服務語言是日語。

記得在曼谷第一賓館,我辦理入住的時候,服務員一直用英語為我服務,我自己也說英語,但是手續結束后,我向服務員要一些曼谷旅游的資料,服務員給我的一本小冊子竟然是日文的,顯然,服務員認為我來自日本。我說我來自中國,可以不可以給我一份中文的?他搖搖頭說沒有。一個服務生送行李到我房間,他為我介紹房間設施的時候,竟然也用日語。隔日去離曼谷大概2小時車程的海濱小鎮巴提亞,該鎮附近的一個海島上,我看到參觀菜單竟然是日文的。

印尼巴厘島,到處是日文海報和廣告,進入巴厘島的時候,機場,有許多免費旅游介紹材料,但是,這些材料以日文為主,部分是英文的,沒有一份中文的。王朝酒店的設施和服務堪稱一流。酒店附屬有一個水中酒吧,是住客一邊游泳,一遍暢飲的好地方,那天我去酒吧喝酒,酒吧里負責照相的一個小伙子,看到我手里的書,封面上有漢字,他以為是日文的,用日文和我打招呼,并且自動地在我在照片上加上了日文歡迎語。巴厘島上一個日夜服務的小咖啡館,里面的服務生在為我開門,迎接我的用語也竟然是日語。

日語在這些國家的流行,單單看賓館可能還不夠,我們還要看民間的情況。在巴厘島上參觀的時候,到處有各種當地旅游紀念品小攤,這些攤販無一例外能用日語討價還價,他們看我對木雕有興趣,立即給我開出的日元的價格來,并且聲稱可以接受日元。在馬六甲,一個踏三輪車的老先生,大概有65歲以上了吧,他為了爭取為我服務,主動說他會日語。

當然,在這些國家,英語還是最通行的外來語。但是,如果讓他們選擇亞洲語言作為外來語提供服務,我知道這些國家,如今他們無一例外地選擇了日語。在曼谷的經歷常常是這樣的:在街上逛,的士司機首先會猜你是日本人,然后再猜你是韓國人。我的這個經歷在巴厘島又得到強化。我們常常覺得亞洲人人民有被日本侵略的記憶,他們痛恨日本。但是,我在南亞旅行的經歷告訴我,我們的這個想法是一廂情愿。

日本不僅僅是亞洲的經濟強國,同時也是亞洲的文化強國,這個強,我們完全可以從日語的流行上看出來。如今日語在亞洲已經成了第一語言。這是我的感觸。

日本為什么有這么大的影響力?

2004年春節,新加坡化妝游行盛會,來自20余個國家的表演隊參加了表演,每個國家大多只有一次露面的機會,但是日本隊伍出現了三次。我們可以想見,日本文化在新加坡人心目中的地位。另一方面,從日本駐新加坡大使親自參加表演,給沿途觀眾分發紅包和禮品的事實,我們也可以看到日本對宣傳自己的文化,表示對亞洲各國的親善方面做得多么積極。(我不知道,如果日本人在中國這樣表演,給沿途中國人發紅包,會不會讓中國人再來一次西安游行?我們什么時候能用平常心對待日本?)

當然,日本的影響力主要來自經濟。無論是馬六甲、曼谷、巴厘島,三處,如果你去過,你就無法回避這樣一個事實:所到之處,大街上的廣告牌,除了來自歐美的殼牌石油、麥當勞、肯德雞,就是日本的豐田、尼桑、富士等等,日本的廣告會在任何街道上出現,甚至在一個不起眼的小街上你都會看到。



今日中國國內,反日的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但是,對日本以及日本在亞洲的影響,我們又真的知道多少?我讀書的時候獲過日本一個財團的獎學金,受獎前準備受獎辭,打好了腹稿,準備批評一下他們的侵華歷史,我以為他們會趾高氣揚,沒想到,他們來頒獎的是個老人,第一句話就是“感謝你們接受這個獎”,什么時候中國的私企企業老板也愿意拿出錢來支持學子?什么時候,他們授獎詞的第一句話也是“感謝你們接受這個獎”,我們再小瞧日本可能會稍稍有點底氣。日本是亞洲國家中現代化速度最快的國家,日本也是亞洲第一強國――我們必須承認這樣一個事實,我們也應該好好地彎下腰,研究一下日本,看看日本在亞洲經濟和文化上正在發生著的影響,上個世紀初,魯迅等一代留學生東渡日本盜回現代文明圣火的記憶,我們不應該忘卻,我們應該放下我們的大架子,好好地向日本學習一番,而不應該一味地抹黑日本、敵視日本,看不見日本人的長處。

去年,西安日本留學生事件的發生,讓我想起魯迅的一篇幽默雜文《胡須》,我們把日本想得太壞,而把自己想得太自尊。

我也想推薦大家看看李光耀的回憶錄,李光耀本人在新加坡日占時期曾經親身經見證日本軍隊的蠻橫燒殺,有一次他本人也差點被槍殺,他已經被日本軍人抓起來,撥入呆斃者的行列,只是靠著一點點幸運和小聰明才逃脫。但是,李光耀并沒有簡單地恨日本,而是在日本占領軍對新加坡的“管理”中學到了非常好的東西――李光耀對“日本占領軍維持秩序”的能力表示了欽佩,李光耀執政以后,對日本更是致禮以恭,他本人親自參與定奪,引進日本煉油廠,這些煉油廠成了新加坡起步階段最重要的投資。當然,新加坡崛起之后,對這些煉油廠的功過又有了反思,不過這卻是后話。最近聽到一則消息,說中國拒絕日本新干線技術是因為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由此想到新加坡,新加坡所受二戰時期日本蹂躪不亞于中國,但是,新加坡沒有人關心日本首相去不去參拜什么靖國神社,為什么呢?新加坡已經是一個發達國家,它已經不怕日本,而中國呢?我們還生活在二戰的陰影里,我們還在害怕日本,中國人直到今天還沒有從這種蹂躪中回復過來么?

我不是崇拜日本,相反我是中國人,我不喜歡日本人強而中國弱,但是,我們不能被恨左右,而應該向新加坡學學。新亞洲沒有中國不行,沒有日本恐怕也不行,中國和日本有很多可以合作的方面。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