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打擊“東突”方面,我們過去怕被美國等西方國家指責侵犯人權,特別注意對外保密。



但由于“東突”分子在土耳其和中亞極端勢力的支持下,盤踞在境外,且有訓練基地,常冷不防竄進新疆搞一陣殺人放火再溜回去,我們鞭長莫及,所以解放軍老早就憋著勁要狠狠收拾一下這些亡命之徒。“911”后,美舉起反恐大旗,我們把反“東突”作為國際反恐的一部分,名正言順地公開打擊“東突”。本來國內的疆獨分子已清剿得差不多了,就等機會把盤踞在境外的骨干分子、訓練基地干掉。



在阿富汗,美雖號稱已取得勝利,可除了喀布爾及周邊地區,其它地方還是軍閥割據之地,塔利班和拉登隱藏其間,美軍不派大股部隊還真不敢輕易去。美軍戰術主要是用直升機將地面部隊空降到山區進行搜索,然后飛機不停地為地面部隊提供空中火力支持、偵察還有運輸,花費大,但效果差。最近一次,把一個位于興都庫什山地里的訓練營圍上了,用地面加空中火炮轟了一個禮拜,美軍一個特種小分隊突進去后,游擊隊不知道哪去了,撤出來時,游擊隊又不知從哪鉆了出來,切斷美軍退路,還打死五個、打傷七個,美軍進不去、出不來,加上老美其他地方戰事吃緊,兵力不夠,應付不來,干著急。最后,巴基斯坦一個特種作戰連前去營救,不料被阻截在半路上,隔著一座雪山就是過不去。老巴對我們還是比較信任的,他們首先提出請求中國合作,原因是這伙人是東突的,中國對東突比較了解,又是多年的老對手,美最高層考慮后同意,為表誠意,一方面不阻攔把“東突”列入恐怖組織名單(媒體隨后有所報道),另一方面主動移交了在阿富汗抓獲的八個東突分子。



來而不往非禮也。我們決定來一次合作,乘機徹底消滅疆獨基地,同時也向美國“示武”,展示一下我們的軍事實力。在這剩下的十個訓練基地中,有三個是訓練“東突”和疆獨分子的。而被美軍圍的那個主要是疆獨分子,幾個骨干還是從車臣撤出來的“悍匪”,對俘虜的俄軍士兵手段極其殘忍(近年來相關報道特別多),我們盯上他們也很久了,出境干掉他們正中下懷。



新疆軍區派出一個“天山雪狐”偵察分隊和兩個“雪蓮”通信分隊先行到達美軍突擊陣地,在美軍第41特種戰爭分隊協助下,在觀察好地形和疆獨分子潛伏的方向后電告了指揮部。新疆軍區立刻派素有“天山神劍”之稱的軍區特種偵察作戰大隊兩個中隊、邊防十團特務連一部(熟悉邊境地區地理狀況)、蘭州軍區信息化作戰分隊一部組成中國聯合作戰行動組,與美軍溝通后秘密潛至巴基斯坦特種部隊的側翼,然后徒步翻過兩座冰雪大阪,在一個冰天雪地的山坳里潛伏了一天半,摸清了東突分子盤踞的幾個有相連的洞窟、野外分散火力點組成的據點。



第三天早晨,聯合突擊小組一百九十多人分四路向心突進,先拔掉隱藏的火力點,然后在洞外的各路口埋伏好,準備打伏擊。在對洞窟進行火力攻擊時,洞內的人根本沒想到背后冰雪大阪上會下來部隊,三十多人在洞里被干掉,剩下的四十多人在往后山逃竄的路上被殲滅。按照美軍意思,本來還想抓幾個俘虜,但一是解放軍攻勢凌厲,敵人來不及投降就成了槍下鬼;二是為了不留后患,按一個軍官的話說“留一個活的,將來就多一個麻煩”,結果就全給殲滅了。



干掉盤踞在洞里的人后,聯合作戰行動組解救出了被圍的美軍突擊隊28人,再一起殲滅打伏擊(阻截巴基斯坦特種部隊)的那股東突分子。這時就顯出兩軍不同的戰術構想了:我軍的戰術構想是想用幾輛裝甲車從大路開過去吸引敵注意,與此同時大部隊繞上山,爬過冰雪大阪,從后路抄過去,這叫“隱真示假、打草驚蛇、關門打狗、斷敵后路”的口袋陣,可保一次全殲敵人。美軍大兵裝備雖然比我們好,但對爬三千多米高的冰雪大阪心有畏懼,也確實加上那里含氧低,美軍一個個身高力大,沒經過專門訓練,個個呼哧帶喘,上氣不接下氣,不像我們的戰士個個氣定神閑,如果他們上去可能真會送命。結果,美軍選擇了招直升飛機來,從大路正面強行突進,而我軍則不辭辛苦地翻過冰雪大阪去抄后路。



這股由拉登資助的東突游擊隊通信聯絡手段很先進,打巴基斯坦部隊伏擊的這幫人得知大本營被襲后,早就開遛,爬上山四處逃竄。所以,正面開過去的美突擊隊只遇到幾個零星打阻擊的,大部分作鳥獸散(照美軍的打法,敵人都成漏網之魚了)。幸虧我軍聯合作戰行動組的官兵在與“天山雪狐”偵察分隊和兩個“雪蓮”通信分隊會合后,分成幾路,翻過山,從山上往下搜索攻擊,而往山上逃竄的東突分子正好迎面撞上槍口。我軍居高臨下占領制高點,再加上又搞了對方一個出其不意(從白雪皚皚的山上突然沖下,有如神兵天降),結果除了抓了十來個嚇懵了的俘虜給美軍看看外,其它全部被干凈利落地殲滅了。中美兩軍在山下會合后,美特種部隊士兵好奇地圍著咱們的戰士看個沒完,都想看看這些“能在雪山上爬上爬下的人是什么樣子”。其實,我軍平時訓練爬四五千米的雪山也不少,更別說三千米的。一個美軍特種分隊的上尉對一個西安陸軍學院畢業懂英語的排長伸出大拇指翹了兩下說:“中國陸軍還是大哥( So far as we see, the Chinese army is our big brother)!”。



這次行動,真正體現了我軍赫赫有名、威震敵膽的戰術思想:出其不意、大膽穿插、斷其后路、分進合圍、貼身近戰、速戰速決的戰術,可以說是集口袋陣、掏心戰、奇襲戰、運動戰和心理戰為一體的好例子,習慣于飛機加導彈的美軍特種部隊想破腦袋也想不出這種打法,直嘆“不可思議”。其實在我軍這又算得了什么!朝鮮戰爭美國人就吃夠了這種打法的苦頭,可是從1950年直到1953年,他們雖頻頻叫嚷遏制這種打法,可回回還是陷入我軍的口袋陣而痛苦不堪。戰后這么多年,西點軍校沒少研究這種戰術,可就是一到實戰就不會用。此戰我軍輕傷三人、重傷一人,但干掉了阿境內一個最大的疆獨基地。阿境內另兩個疆獨基地,一個是由美提供情報由我邊防團干掉的,還有一個是南疆軍區特種部隊自己摸過去干掉的。不過,“國家利益至上”,對拉登的其它基地,我們仍持袖手旁觀態度,只要他不支持疆獨搗亂,我們還可以留著它讓美國人多“鬧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