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都市言情长篇小说连载 爱得忘记苏醒

遗忘的时光 收藏 21 108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爱得忘记苏醒



文章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第一章 邂 逅


(A)


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


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


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


那缓缓飘落的小雨


不停地打在我窗


只有那沉默无语的我


不时地回想过去......





眉山的天气就是这样的,下午还是艳阳高照,入夜


了,淅淅沥沥的东西像雾一样的弥散开来。


雨模糊了挡风玻璃,雨刷徒劳的左右往复着,音响里重


复着蔡琴低沉的声音,歌词那么的耳熟能详,一字一句都


勾起他内心最隐秘的深处。


渐渐地,他听见了那高原上的风声和虫鸣.红黄交映的


夕阳遮掩在馒头似的山后,徐徐往下落。


“海澜,该回去了哈!”绵软的话语幽幽的飘进他的耳


中。


他四下张望,看到下山的小径,有个逐渐缩小的身影消


失在山石灌丛,有些晕眩,一时想不起那是谁来!好像是


文英,也许是萧鹃.或许,那就是一直在心里想念的那个


人罢了!


林海澜开着车驶到离科工园不远的同升小区,在门卫处


停下,车窗摇下时,又看到那个个子矮小牙齿有烟垢的保


安。


“林哥!又来看哥嫂啊!请进哈!”说话间,已经麻利


的递上了一支“红河”,就势欲点烟。


“不了!开车呢!”


“对嘛!那不耽搁哥子了哈!”小个子一脸的殷勤。


林海澜家兄弟俩,兄嫂都在车辆厂上班。有个虎头虎脑


的侄子,有空的时候,他总要来哥哥家坐坐,逗逗侄子


玩。只有这样,他才觉得心里有所释然。


从哥哥家出来时已过子夜,天已经放晴了,满天繁星。


开车到路口时,有个人迎着车,挥着手,“师傅,搭个


车。”


林海澜看到是个女人,本想不不理会她,一踩油门就过


去的.这个时间还在路上溜达的不是打完牌的就是出来卖


的。


车灯从那女人脸上晃过时,他看见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


容。


“不会这么巧吧!”


车一下停住了,从后视镜看着那个有些无奈的女人,他


摁了两声喇叭,摇下了车窗招了招手。


女人有些踌躇,他把车又倒了回来。


女人看了他一眼略一迟疑,还是决定上车。这么晚了,


再加上下了雨,路上没有几辆出租车了。


“谢谢了哈!师傅。”


她没有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而是选择了后座。因为这


样的晚上,对于陌生人来说,都是比较安全的距离.起


码,不会让好色的司机吃豆腐。


“师傅,麻烦你,我在玫瑰园X区下。”


“恩!”海澜用余光瞄了一眼后视镜,不禁想起了10


年前的那个她。齐耳短发,胖忽忽的脸蛋上,水汪汪的单


凤眼,时常挂着一丝的羞怯。而身后的这个女人,两人模


样有些差异,脸要瘦的多,头发也染成了时下流行黄褐色


的卷发。眉毛是细心修剪过的韩版眉型,虽然是跟着潮流


走,但很适合那张瓜子脸。眼袋柔和地比较自然,光洁的


脸在灯光下反不出点儿油光,想来是定期美容保养的好,


但他还是看出她用了隐形粉底。现在这样的快节奏生活工


作频率,以及日渐严重的环境污染,对女性的心理和生理来


讲,都是巨大的挑战.到了25.6岁后,不用粉底的女人的确


是很少见的,额头、眼部、腮和嘴都是易出现肌肉松弛和


出现皱纹的部位。还有搽了粉底的脸和脖子都会在肤色上


有些许的深浅差异。


“师傅,放首歌听喂!”


他没有吱声,按下按键,“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


动琴弦……”


她靠在厚实温暖的座椅里,眼睛望着窗外,路灯的昏黄


不时从她的面颊滑过。


这久违的歌声只跟一个人有关,一个男人,一个她引为


依靠的男人。那个男人常常听的就是这首歌。她当初就不


明白他怎么会喜欢这样哀挽的歌,两个人在一起时,难免


破坏情绪。他却总是说,有些东西到最后都只剩下回忆,


而无法挽回,诚若爱情。



车到小区门口停下,“师傅,车钱!”她把一张50元的


钞票递了过去。


林海澜没有接,“那就谢了哈!”


他耳听着车门关上的闷响,心里那扇刚开合的门也慢


慢掩上了。


“唰”的布料的撕裂声,在夜里特别的清脆。


“我的裙子”。她的声音很惊慌。


林海澜赶紧下车把门打开。黑白间隔的亚麻短裙开了


个口子。


他抬起头正好看到她吃惊的模样。


时间完全在这一时刻凝结了。


他端详着这张看过了5年8个月21天的脸。10年


的流逝没有在上面留下些许的印记,只是多了些成熟和妩


媚。


“海、、、、、、澜,真的是你吗???”


“对!是我,你还好吧!”


他能看见她眼睛里泛起的一丝光亮的东西,是含羞带


怯的泪花,那应该是他15年前所能体会的。


“还可以吧!你.....你看还是到我那里坐坐再说吧!


我.....”


她很尴尬的左手捏着裙摆。



她住在三楼,一进门她换了拖鞋碎步飘入了卧房。


“你先坐一下哈!茶几上有烟,厨房里有咖啡。”


“她看来还是老样子,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林海


澜这样想着,坐到沙发上。


茶几上有两包烟,“多彩七星”和“中华”。


他环视着客厅,从西服兜里拿出ZIPPO烟盒,拿出支


“万宝路”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瘫软在厚实的沙发


里,浓浓的倦意袭上眉头。


“喂!醒醒。”一股浓烈的牙买加蓝山咖啡的醇香钻


进了他的鼻腔,还夹杂着淡淡的幽香。


“LANCOME的引力香水”,他呢喃着睁开惺忪的睡


眼。


“怪了,你怎么知道的。”她很费解的看着他。


林海澜偏着头,发着呆。


“没什么吧!你知道我在家里一向是这样穿的啊!”


她穿着一身银白色的真丝睡衣,刚沐浴过后的头发还


没有吹干,湿漉漉的披散在肩上,皮肤在射灯下泛着红


晕。


“你还是一个人吗?”她抬手把眉间的头发往耳后撩


了一下,额头低了下来。


“哦!不。我快结婚了。你呢?”他蹭起来,把烟灰


弹在烟缸里。


“我,目前是一个人。未婚妻在哪里工作啊?”她听


到他快结婚了,身体不由地颤了两下,但还是克制住自


己,努力地使头抬高了些。耳后的头发轻灵地遮盖了眼


睛。


林海澜察觉她眼中转瞬即逝的慌乱。


“她和我一个公司的......”正说着,林海澜的手机


响了。


“不好意思,可能是她在找我。”


“喂!是我。哦......没有什么事情,碰到个老同


学,在她这里聊了一会儿。睡不着啊?2点了吗?这么晚


了,我马上回去,好的,注意开车嘛!恩......。”


他已经走到门口,关上手机,感觉有些不妥。从钱


包的名片夹里取了张名片放在鞋柜上。


“打扰了,日后还请多联系哈!”


听见那急促的脚步声回荡在楼道里,重重的击打在她的心


上,原以为忘却的感情又萌然重生,曾经深爱过的男人就


这样在她本来比较平静的生活里出现了。而且现在的他,


就要结婚了,似乎一切都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对于她而


言,只是茫然。


“如果有一天,我们分手了,你会再爱别的女人吗?别生


气嘛!我只是说‘如果’,老实交代哈!”


“有如果这样的可能性吗?好了......好了,不要挠我


哈!我怕痒的。是你逼我说的哈!说出来,你可要负全责


的哦!求你了......痒......痒哈哈哈.....。”


“我现在郑重宣布,如......果,我们真的分手了,是你


先提的还是我先提的啊?没有区别吗?那就算你提的吧!


都分手了还有必要管我爱别人吗?是,是,是。我忘了是


如果的前提。那你会爱别的男人吗?要我先回答啊!为什


么这种情况下,你不行使‘女士优先’的权利呢?哦!你


优先给我出问题啊!我不油嘴滑舌了。答案就是:“要不


你先猜一下呢?哈......我说还不成吗!有你这样的已经


够我烦了,我可不会再找个妈管我了哈!诶!你打不着


我。要找,我就找个奶妈。”


她相信林海澜应该还是爱她的,若不是那场变故,海澜是


绝不会离开她的,或者说她就是海澜的妻子。


她站在阳台看着林海澜的车驶出小区, 温热的液体夺眶


而出,模糊了视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