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罪叫与众不同

人类往往总是很难容忍和自己不同的人,除非那个人不是“常人”而是“高人”,如果是那样他们又会自觉地为那个人找出很多开脱的理由,证明他有资格、有权利甚至有义务做得与众不同。

如果一个满是奔驰和卡迪拉克的场合,有人坐了一辆TAXI来,那么众人看他的眼光一定会是怪怪的,但如果那个坐出租赶来的人恰好是比尔•盖茨,那么怪怪的眼光一下子就会变成崇敬的目光:靠,世界首富还这么艰苦朴素,真是俺们学习的好榜样啊!!

还是庄子说得好,小偷小摸的给人逮着了,轻则剁了前爪,重则砍掉脑袋;可要是偷的是天下,那大伙不光不会提什么意见,还忙不迭地跪在地上,三呼万岁。

所以,菜猛对刷胶水的业余球迷大加讥讽,说到底只是因为那些人的做法与别人不一样而已,当然同样重要的是他们的球技还不足以和专业选手抗衡。

从这一点来说菜猛也只是一个俗人,和我们身边的那些人没有本质区别。当你把500大洋丢在麻将桌上,他们会带着欣赏的口气说“操!”,如果那500是送给三陪小姐了,他们会摇着头(虽然觉得荒唐但还是表示理解)说“这小子”,但是如果那500大洋是去买了一片进口套胶,他们就会觉得不可思议,觉得那个人一定神经不正常,尽管他们也知道赌博说不定哪天就被人拿着刀满街追杀,找小姐没准染上AIDS,可他们宁可对这些行为表示理解,原因只是这两种生意有更加广泛的群众基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