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绿丛中一点红 第二章 (21)“非典”突袭

紫色苜蓿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7/[/size][/URL] (20)“非典”突袭 “不好了,不好了。学校要戒严了。”九妹慌张的跑进宿舍。任何消息都是她率先知道,因为她有一个大舅是学校宣传部的干事。姐妹们干脆直接管她叫“大喇叭”。 “怎么回事?为什么呀?”大家聚到了她跟前。 “听说是非典,就是昨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7/


“不好了,不好了。学校要戒严了。”琳琳慌张的跑进宿舍。

“怎么回事?为什么呀?”大家聚到了她跟前。

“听说是非典,就是昨天晚上咱们看新闻联播时报道的那个传染病……还有一个英文词叫什么来着……”九妹挠着头。

“不是广州北京才有吗?关咱们什么事?小题大做。”柳枚一屁股坐回了床头,继续看她的小说,不一会儿她忽然醒悟过似的“对了,我要给我妈打个电话,问问我妈!”

“妈,啊?北京人已经开始往外逃了?啊?超市的货架上都空了,那你和爸吃什么?啊?不工作啦?你准备和爸去乡下奶奶家?妈,我这里没事,你不用担心。真的没事,好好的呢!”挂了电话,柳枚满脸沮丧。

晚点名队长田世战一脸严肃,他们所在的城市今天已经发现两例疑似非典案例,而且这个速度在逐日增加。北京的状况日趋严重,超市里日用品被抢一空,卫生部长被撤职作了替罪羊,繁华的大街上萧条一片。按照上级的指示,为了确保学员的生命安全,学校决定从4月8日起全面戒严。他宣布了几条命令:

“1.戒严意味着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任何学员戒严期间不得外出。

2.戒严后学员活动范围限定在方圆500米以内的教学区和生活区。不得出入学院其它地方。

3.从5日起,各班一天一次集体消毒,每日三次测量体温,有高烧感冒患者立即上报。

4.戒严期间家属不得来探望,尤其是广东北京地区人员,邮寄包裹等需一律消毒。

5.四月下旬拉练活动取消,五一长假取消。”


戒严第一天:英语课上,教员很认真的给她们解释着什么是“非典”,什么是“SARS”,它的传染途径及预防措施。人人神色紧张凝重,一个小小的感冒引发的疾病可以致人死亡,而且目前全球无药可治。新闻联播上又报道哪个城市死人了,哪个城市新添感染病例,广州的街道一片萧条,人们各个谈“非”色变。

非典很现实的改变了大家的生活,使得平日里很有规律的生活有了更多变数:首先学校关闭了很多人群较密集的地区,图书馆和电子阅览室。平日里拥挤的大教室开始分小班上课,到食堂吃饭也成了分批进行,尽量避免一堆人挤在一起。食堂里每天汤桶里全是中药汤,味苦似黄连,每天每人一碗,还是供不应求。好像喝了这这药汤真得能预防非典。队里也不再进行全队的集合,有什么事情总是从上到下层层传递,对艺娟她们来说这可能是坏消息中最好的消息了。没有开会,没有政治学习,没有点名,生活过的是多么的潇洒惬意啊!如果不是有那么一点点恐慌,如此舒服的日子正是艺娟她们梦寐以求的。

戒严第五天:隔壁中队一个女生发烧39度被“隔离”了,班里人员大乱;干部队一名30岁的上尉跳墙出去见千里迢迢过来的妻子,被学院通报批评,并被开除军籍。柳枚远在北京的母亲打电话过来让她注意身体,千万不要回家,大有生离死别之感。柳枚一时情感崩溃,嚎啕大哭。

全学院开始开始每日定点喷药水,一天三次的喷。整个学院,中队俨然一座医院,走到哪里一股福尔马林的药水味。中队开始每个人都配备了一个温度计,每天早上测体温一天三次。班长每天早上把每个人的体温数据统计上来,把表填好交到队里,再由队里交到大队。很多人都很厌烦这件事,但这是制度不办不行,于是就有很多人早上睡得眼还没睁开呢就在床上喊“我三十六度七”,虽然说没睡醒,但还是不糊涂,还知道喊三十六度七,谁要敢喊个三十九度的立刻押起来隔离审查。因有那女生隔离事件,所以大家即使抱怨连篇,也都认真去做。

戒严第十天:已经好几天没有新鲜蔬菜吃了。军人服务社里日用品货架已空。仍旧有出手大方的同学,托人花2元去买个西红柿,3元去买个黄瓜为自己补充营养。家住市区的琳琳妈想来看看她,被拒在大门之外。琳琳现在见她老舅一面都困难,带的物品由队长亲自带着消毒液去取。门内门外,口罩双层防护。不过也算对大家物质匮乏的一种慰藉,刚放到桌上就被大家消灭干净。

戒严二十天:“监狱”般非人生活状态,艺娟她们已经习惯麻木。中队体温记录表已经厚厚的十本了,大家也已经习惯消毒水福尔马林的味道。大队请来学院的心理咨询专家上了几堂课,主题是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鼓励大家在此期间努力学习,查漏补缺,弥补自己的不足。不过戒严的“优势”也凸现出来:早操也不出了,大家起步行进的时候已经很难踩在一个点上了,军人素质无从体现。拉练取消了,说不准四级考试也将取消。每个人活得似乎都找不到人生的意义。艺娟每天躺在床上无聊的翻小说,几个姐妹无聊的时候坐在一起打升级,一圈一圈的打,当然是地下活动。

当然,电话是可以打的。艺娟从电话里了解到,地方大学生比她们要更惨,有一些事情她们或许无法体会:非典把地方大学生搞得狼狈不堪,很多人钱粮俱尽吃不上饭,每天看着方便面涨价只能唉声叹气,各种物价都涨得很厉害,而钱早就花光了,即使家里汇钱了也没办法出去取,以致怨声载道哀鸿遍野。很多人没有衣服穿,大部分人指着五一假期回家取换季的衣服,谁曾想五一被困在学校寸步难行,不少人穿着厚衣服过夏,惨不忍睹。但是这些事还不是让他们最难受的,他们最不适应的,还是被剥夺的自由,突然间不让随便外出了,对于自由惯了的地方大学生来说无异于是一种折磨。咱们应该感到幸福。

戒严一个月:五一长假,艺娟她们终于可以到操场上“放风”了。一个多月没出中队门,操场上的青草疯张了许多,满眼是郁郁葱葱的绿色,最初的紧张和恐惧也随着阳光烟消云散。锻炼身体的人多了,跑步的,打球的,踢毽子的,跳绳的。大家相互祝福着:解放了!


这场席卷全国的可怕病毒给每个人都带来了影响,也给我们落后的卫生医疗系统提出了警告,随之带来了卫生医疗条件的改善,医生的待遇普遍提高。俗话说有利必有弊,可有弊也有利啊。渐渐的,非典的局势已经得到了控制,新患病的人员越来越少,患者健康出院的越来越多,全国的形势又呈现出一片大好。本来以为暑假会困在学校的,艺娟她们此刻如放飞的小鸟,心情振奋:“活着真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