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外压力当前 人民币料缓慢升值

ok888123 收藏 0 16
导读:转载《亚洲时报》:由于美国不断施压,加上流动资金过剩引发的众多经济问题,中国官员正抓紧采取各种措施减缓贸易顺差的增长。北京可能通过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而让人民币缓慢升值,不过立即采取断然措施却不大可能。   今年5月,中国的整体贸易顺差总计225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73%,使得自身的金融体系现金泛滥。   2006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创纪录的2325亿美元。为了解决美中贸易逆差问题,美国议员最近积极采取行动,上周三在国会提出“要求美国针对不公平地低估汇率的国家作出新反应”。该议案

转载《亚洲时报》:由于美国不断施压,加上流动资金过剩引发的众多经济问题,中国官员正抓紧采取各种措施减缓贸易顺差的增长。北京可能通过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而让人民币缓慢升值,不过立即采取断然措施却不大可能。


今年5月,中国的整体贸易顺差总计225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73%,使得自身的金融体系现金泛滥。


2006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创纪录的2325亿美元。为了解决美中贸易逆差问题,美国议员最近积极采取行动,上周三在国会提出“要求美国针对不公平地低估汇率的国家作出新反应”。该议案一旦获得通过,它将要求对通过操纵汇率获得不公平贸易优势的国家实施惩罚。


上周三,美国财政部认为人民币被低估,不过并没有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者”。美国许多人认为,人民币币值被低估多达40%,这样中国商品的价格就人为降低很多,其最终结果是导致美中贸易赤字激增。


拟议中的议案显然是想利用国际压力。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教授、前世界银行驻华代表处负责人鲍泰利(Pieter Bottelier),在上海《第一财经日报》撰文说,“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汇率政策越来越不满。”


美国财政部在其有关国际经济和汇率的年中报告中提到,中国和全世界押在人民币上的赌注空前高企。报告说,“中国央行的严重干预,已导致该国外汇储备过剩、国内流动资金激增(这增加了经济发展过热的风险)、不良贷款增多(给银行业造成压力)以及出现资产泡沫。这种趋势显然增加了繁荣—崩溃循环再度出现的风险,这将对全球经济非常不利。”


美国国会拟议的议案也表明,国会质疑布什政府当前通过美中战略经济对话的做法,是否有效的对华贸易接触政策。美中战略经济对话每年举行两次,两国经济界的重量级人物都会出席会议。不满政府对华贸易政策的人可能会说,上月在华盛顿闭幕的中美第二轮战略经济对话,就货币问题没有取得任何重要突破。


上周,中国总理***再次向内阁成员表达了他对流动资金过剩以及“贸易顺差增长太快”的担忧。显然,中国的决策者们已经意识到贸易顺差太大,以及不断增加的外汇储备对经济造成的损害。事实上,给予人民币汇率机制更大的灵活性,可能更符合中国而不是美国的利益。


与贸易相关的北京中央政府各部门,已就所谓的“中性贸易政策”达成一致意见,但要实现这一目标似乎很艰难。


***誓言增加进口,并通过取消给造成环境污染和耗费资源的产品的退税,来限制出口。***似乎尝试用人民币大幅升值以外的一切政策工具,以缩小贸易顺差;例如,利用财政和货币政策工具控制流动资金过剩,扩大花费外汇储备,和加速资本外流的渠道等措施。一些经济学家还建议大幅增加中国工人的工资,这样同样也会提高中国产品的制造成本。


然而,中国最后可能还是别无选择,唯有加速人民币升值。分析家建议,为了维护自己的国际信誉,中国不应干预外汇市场,这样人民币就会更快升值,直到市场认为足够时为止。但反对撒手不管的人担心,人民币快速升值,会扼杀中国以出口为主的工业,导致大量失业,进而引起该国的经济和社会动荡。


支持议案的人相信,议案肯定能以驳倒总统否决权的大比数获得通过。议案明确要求财政部长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进行磋商,然后公布有关回顾、评估、分析货币市场以及美国主要贸易夥伴货币干预政策的报告(一年发表两次),确认所谓的“汇率根本性失当”(fundamentally misaligned currencies)国家,并制定优先惩罚对象的名单。


尽管其中一名支持者、参议员哥拉斯利(Charles Grassley)表示,该议案并不是要挑起与中国的货币战,并希望中国政府明白华盛顿的意思,然后开始调整自己的货币政策。然而,它确实有引发中美贸易大战的危险。


中国外交部一名发言人警告说,不要将双边经济问题政治化,反对利用施压解决纷争。不过,到目前为止,北京的态度似乎坚决但也很克制。


不过,由于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临近,该问题将被政治化,民主党控制的国会更愿意挑战布什政府的对华政策,包括其处理货币纷争的手法。


中美是准备最后摊牌,还是双方可能找到一个彼此都接受的解决危机的办法,再过几个月就会见分晓。根据过往化解危机和避免贸易战爆发的方法判断,最后时刻达成妥协不是不可能的。然而,这就需要双方作出政策调整,单边行动只会加剧当前的紧张局势。


布什政府可能出于实用经济考虑和重要的地缘战略原因,继续抵制国会给中国施压。中国仍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市场,过去几年它已成为美国商品和服务的最大进口商之一,去年从美国进口500多亿美元,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以两位数增长。中国金融和服务行业的潜能,美国公司不可能忽视,贸易战可能导致美国商业利益严重受损。


华府也不希望爆发贸易战,因为这样会破坏它与北京在朝核危机、伊朗核问题、全球“反恐战”、全球变暖以及苏丹达尔富尔人道危机方面的建设性合作关系,要知道中国在这些问题上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不过,单靠布什政府是不能驳回上述议案的,它需要帮助。而北京可以帮布什政府一个大忙,它即使不立即采取行动,哪怕只是展示一下允许人民币进一步升值的姿态也可以。这样既可以进行必要的经济重组,确保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又可避免与受到刺激决定打贸易战的美国国会迎头相撞。


撰文 Zhou Jiangong、袁劲东


译者:杨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