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强敌压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两口棺材在半空旋转着,第五长醉抬眼看到,却是两口没有底的棺材。

随后,棺材在不远处掉在地上,立即四分五裂。

再看那座坟墓,已然是深深一个大坑。

胡蝶儿见状,起身上前,落在坑边,突见两条人影自坑中一鹤冲天,掠向坑外。

正是隐玉和绿罗。

第五长醉立即飞身过去,而与此同时,胡蝶儿也已然到了她们近前。

眨眼之间,便与第五长醉交手数十回合。

这时,九龙人突然飞身掠起,直扑隐玉。

隐玉与绿罗立即同时起身迎战,一时间,九龙人竟不能得手,随后飞身回到大象背上。

第五长醉偷眼看见九龙人扑向隐玉,脑中一分神,胸前竟吃了胡蝶儿一掌。

只听隐玉大叫道:“小心呐……”

就在这一瞬间,第五长醉已发出一颗晶莹透亮的小酒珠。

小酒珠沿着笔直的线路飞射向胡蝶儿,映着月光,滑出一道柔和的银白色光带。

与此同时,胡蝶儿也早已变化招式,双掌瞬间裹上一层白霜,所带掌风竟阴寒无比。第五长醉立即感到一股寒流袭遍全身,他迅速后退数丈,提起一口真气将寒流逼出体外。

那滴带着第五长醉巨大内力的小酒珠却已然击中胡蝶儿脖子上的大动脉。

然而,胡蝶儿却并没有醉倒。

那滴小酒珠在穿透阴寒的掌风之后,已然变成惨白色,似已快要冻结成冰。当刚一碰触到她的皮肤时,已然完全冻结成了一粒小冰渣。

酒滴并没有射入胡蝶儿的体内,而是在她的皮肤外冻结成冰。

第五长醉心里一沉,暗自道:胡蝶儿终于亮出真功夫了。

只听胡蝶儿冷声笑道:“百变葫芦也不是次次都能请人喝醉。”她抬手将脖颈上的小冰渣拿下来,捏在两根手指间,立即,小冰渣融化成酒。

第五长醉道:“阴风掌。”

“让你开了眼。”

这时,隐玉和绿罗跑到第五长醉身边,隐玉道:“长醉,吉公子还在墓室里。”

“我知道。”

话音未落,突见从凹陷的大坑中又飞掠出两条人影。

正是吉福马,另一个人却是花筱莹。

胡蝶儿一看是花筱莹,眼中立即喷出火来,禁不住怒喝一声,飞身上前,猛攻其要害。

吉福马闪身退到一边。

绿罗赶紧跑过来,问道:“你没受伤吧?”

吉福马笑道:“我没事。”他抬眼看向第五长醉,“今晚来坟场的人可真不少。”

第五长醉道:“是啊,我们又被包围了。”

果然,话音未绝,在坟场四周突然亮起无数点火把,连成长龙,四野顿时亮如白昼。

随后,马蹄踏破碎石,长矛如林,红缨微抖,盔甲闪着寒光。

一大队人马如洪流般缓缓涌来。

九龙人突然开口道:“忤逆造反之人来了。”

吉福马看了眼第五长醉,他此时双唇紧闭,牙关紧咬,如深潭般的眸子闪出可怕的寒光,全身肌肉似乎都已绷紧。

只听他沉声道:“福马,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离开隐玉身边。”

吉福马道:“放心。”

隐玉抓住第五长醉的胳膊,道:“长醉,不要硬拼,我们能冲出去的。”

第五长醉看着她,忽然露出一丝微笑,轻声道:“冲出去不成问题,但我不想离开。”他看了眼渐渐缩小的包围圈,“隐玉,你要集中全部精力,你能召唤来猛禽的,意志越坚定,力量就越强大。”

隐玉点点头,她能理解第五长醉此时的心情,便不再劝他,而是高度戒备一切动静。

包围上来的人已停止前进,只见一匹高大健壮的战马缓缓走出队伍,马上之人身披月白色战袍,月色下闪闪发亮,甚为威猛气派。只见他目光如刀锋般扫过包围圈中的每一个人,最后停留第五长醉的脸上。

第五长醉也凝视着他,微微起伏的胸膛,表明他的心情并不平静。

高大健壮的战马上,端坐之人正是东方印德。

丰蜀国的国王,第五长醉的叔父,弑兄篡位的杀父仇人。


胡蝶儿与花筱莹仍在激战,彼此不分上下。

看那架式,胡蝶儿今晚一定要花筱莹的命才肯罢休。既然隐玉出现,那么这个花筱莹一定是真身,先前被她一掌劈死的不过是花筱莹的替身。

一想到自己再次上当,胡蝶儿就恨得牙根钻心地痒,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走这个诡计多端的老女人。

没有人看她们一眼,就连九龙人身旁的兽群也都在密切注视着围上来的军队。

这时,只听九龙人道:“东方印德,胆子不小,竟敢公然造反!”

东方印德气定神闲,沉声道:“昏君无能,百姓受苦,人人得而诛之。”

九龙人仰天大笑,道:“自不量力!”他突然眯起双眼,嘴里发出一声短促的啸声。

立即,十几头野兽摆开一字长蛇阵猛向那队人马扑过去。

野兽们并不攻击战士,而是张开血盆大口向战马的腿上咬去,同时怒吼声响彻整个坟场。

面对野兽们的围攻,一百多匹战马仰天长鸣,高抬前蹄,惊慌逃窜。战马上的战士们勒紧缰绳,手挥长矛,猛戳咬住马腿的野兽。

但野兽们却腾挪躲闪,竟无一头被刺伤。

随着九龙人一声短促嘹亮的高音,只听他身边的野兽们同时发出震天动地的怒吼,仿佛整个坟场都为之颤了三颤。

战士们越发地控制不住战马,有些竟从马背上滚落,被踢于马蹄之下。

这时,东方印德高举战刀,一声令下:“全部下马。”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每个字都清楚地传到战士们的耳朵里。就连站在远处的隐玉都只觉这声音震得耳膜生疼。

立即,战士们飞身下马,迅速围拢在东方印德身旁。

第五长醉等人聚拢在一起,一边躲避横冲直撞的战马,一边密切注意事态的发展。这时,只听第五长醉道:“隐玉,这是绝好的练习机会,想想上次你是如何召唤来鸟群的,这次你一定能成功。”

隐玉道:“好,我试试。”她紧绷着面庞,脸上竟毫无惧色。经过几天的磨难,她似乎已变得更坚强,面对危险也不会惊慌失措,只知道紧拽着第五长醉了。

她抬眼看向九龙人,九龙人坐在大象背上,嘴唇似乎在微微动着,一双眸子如刀锋般犀利,全身上下似乎有团透明的气体将他罩住,使得他刀枪不入。

第五长醉又道:“九龙人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力控制着野兽群,隐玉,你也要将所有信念集中于一点。”

隐玉努力回想曾经出现在她脑中的那只色彩斑斓的大鸟。

这时,九龙人的啸音又有了变化,绵长不绝,仿佛能传到遥远的天边。

围攻战马的野兽们接到命令,随即停止嘶咬马腿,而是排成一字长队,围着战马们疯狂奔跑。

很快,所有战马被聚拢在一起,互相拥挤着仰天长嘶。随后,十几头野兽围成的包围圈打开一个缺口,同时怒吼着将战马赶向坟场外边,消失在黑暗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