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二十二章 第四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9 1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所以你们就让他复员?” 一连长差点没把杯子在桌上顿碎了:“我让他?我让他?!” 何红涛用手拍着许三多,用眼光抚慰着一连长,现在要同时搞定两个人:“两位,小心轻放。不怪老幺,这事是一连、一营、加上师里老七一起办的,不易,可总算办妥了。老七从没求过人的,这回求遍了,面子人人都要,可得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所以你们就让他复员?”

一连长差点没把杯子在桌上顿碎了:“我让他?我让他?!”

何红涛用手拍着许三多,用眼光抚慰着一连长,现在要同时搞定两个人:“两位,小心轻放。不怪老幺,这事是一连、一营、加上师里老七一起办的,不易,可总算办妥了。老七从没求过人的,这回求遍了,面子人人都要,可得看为了什么。”

许三多:“那就说怪六一?”

一连长干笑,何红涛苦笑:“不怪他,说真的是我们服他。可确实是事情办妥了,他复员报告也写得了。他说他一条半腿也能走很远,比我们想的还远。你把那杯干了灭灭火好不好?我儿子看着呢。”

小崽子毫不给面子地拍着桌子大笑。

伍六一的走是那么的坚决,甚至于当时何红涛、一连长和高城都求他留下来,但是他还是走了,一瘸一拐地走了。“做司务长太舒服了,实在太舒服了,我真有想过在这待一辈子,可一个兵……我是说,一个瘸子,就不敢太偷懒了,要不……以后瘸的就不光是腿了。”这是伍六一被高城打了一耳光后说的话。

何红涛家火锅在蒸腾,三个成年人看着蒸汽发呆,一个小崽子敲着自己的空碗抗议:“爸爸饿!”

一连长醒过神来,捡好的往小崽子碗里夹,何红涛摸着儿子的头发怔。

何红涛:“老七打完了就抱着哭,我和老幺就知道一切玩完,如果连高城都被打败,我们也不在话下……许三多,是不是七连散了,一向的依靠没了,你们倒对自己更加负责……我对六一说不下话,因为他活得比我们认真,叫我汗颜。”

一连长悻悻地道:“汗个屁颜,给他擦屁股擦到汗颜。”

何红涛:“老幺就算了,你是喜欢那个人,爱之深责之切。”

一连长愤愤往嘴里填着肉:“听说回老家也放弃伤残待遇,不要安排,说自由了,还云游四海,切!”

许三多喉头哽咽着。

自由的味道,队长早已经告诉我了,你可以对自己负责,或者不负责。六一是真正自由的人,他对自己负责……他恪守的东西,我在离开基地时就放弃了。

漆黑中何红涛的儿子大叫:“爸爸!便便!”

灯亮了,两个男人都坐了起来,何红涛看着许三多苦笑。

“许三多,他叫爸爸你起什么?”

许三多讪讪笑了笑,躺倒。何红涛家的床躺倒了就能看见月亮,有些露天的感觉,他听着何红涛在跟儿子磨唧。

何红涛:“勇敢啊,儿子,要便便自己去。”

小崽子:“黑黑。”

何红涛:“你打它。打跑黑黑。”

小崽子掂量了一下,端着玩具枪自己去了,与其说是便便不如说去打仗。

何红涛蹑着手脚跟出去,如同在查暗哨。

许三多翻了个身,他睡不着,不光因为心情,也因为身下的床垫。

太软,睡不着,睡在板上或者地上,坐睡甚至站睡,但士兵的睡眠与席梦思无缘。

许三多就像在自己留守七连时一样自言自语道:“我命令你睡着。”

但是很遗憾,这次的命令失效了。在下了命令后的两秒钟,他再次睁开了眼。

小崽子噼里啪啦地跑了回来,进门后还摆了个警戒后方的持枪POSe,看来他已经击败了他惧怕的黑黑,然后踩过地上的一团什么,回归了他的床铺。

保卫者何红涛在之后贼头贼脑钻了回来,看来他对儿子的英勇甚是满意,但他在上床之前也踢到了儿子踏过的东西。

何红涛打量着那团东西,那团东西是许三多,在很短的时间内他用背包和背包里的衣物为自己搭筑了一个可以睡着的便铺,并且已经成功地睡着。

许三多睡着的脸像个孩子,但是咬肌咬得很紧,眉头皱得打结,即使睡着了也还在与睡眠中的什么作战。

他笑得有些忧愁了:“我儿子怕黑,你怕什么,许三多?”

这问题没答案,灯灭了,何红涛睡了。

许三多蹙着眉头,黑暗中也能听到他咬牙的声音,不是磨牙,是咬牙。

我怕空洞,怕失落,怕丢失了始终,怕不在乎……那天晚上我一直梦见六一,六一很强,什么也击不倒他。

工地的顶端,一个现代都市的最高处,与这灯海中任何一处相比也是最璀璨的地方,因为工人们在赶夜工,完成这栋未完建筑的顶层架构。

伍六一在工作,他很专心,像对他的战车和机枪一样,偶尔抬头看看脚下的那片灯海,甚至更远的地方,他的眼神就很温和,一个有很多怀念的人才有那样的温和。

口令,整齐的脚步,纷沓的脚步,汗湿了的迷彩背心和裸露着的铜色膀臂。

三五三的晨练仍然像以前一样朝气。

畏缩在操场角落的许三多是最委靡的人,即使他身边的小崽子也在有模有样地蹦蹿:“爸爸早操!爸爸早操!”

许三多心不在焉:“爸爸不早操。”

小崽子:“每个爸爸都早操!”

许三多望着那些被汗湿了的人们,像个投胎转世的家伙望着上一个轮回。

许三多:“这个爸爸不操……别学这个爸爸,这个爸爸不乖。”

何红涛脱离了一帮晨操的人跑过来,即使跟许三多说话他也还维持着原地抬腿,那主要是为了避免抽筋:“他好带不?他不烦吧?”

“好带。他真的很乖。”

“我今儿回来又早不了啦!我儿子又要麻烦你啦!”

“明明是我在麻烦您。”

“笑话笑话。对了,七连长想请你参加他们连会,聊聊。”

“……”

“又是兵王,又是七连故人,你去还不有的说吗?”

许三多纯是一种哀求的语气:“不去好吗?”

何红涛愣了一下:“那是你说了算……七连长可要失望了,他没少听我们吹你。”

许三多:“别吹我,我是七连最次的兵……吹我干吗?”

何红涛:“哈哈,就算是本性难移,你这也谦过头了。”

“没谦。您是不知道……”许三多郁郁走开,小崽子知道今天的看护人是谁,绕着许三多一个个跑着圈子。

何红涛今天是仍然不在,一个教导员每天的四分之三都得泡在营房和训练场,副的恐怕更忙。许三多和小崽子在吃饭,吃的是军队食堂打回来的东西。那小子路都不太走得稳,掉的比吃得多。

许三多呆呆看着他,无疑,在一个成年人的目光注视下,小崽子的吃饭很有些人来疯的意味。

一天又一天,每天我都跟自己说,换个地方,换个不会烦着别人的地方。

许三多现在正翻着何红涛从七连帮他抄回来的一堆信,几十个早已经打算埋在心里的名字,他翻开一张生日卡,那是史今寄出的,音乐轻轻响着,许三多变得僵硬。


一辆似乎还带着硝烟和征尘的越野车,两个全副伪装还未去尽的人。通过大门,在家属区楼下停稳。

何红涛从营房区匆匆赶来,和车上的两人显然早有默契,到了连招呼都不用打的程度。三个人风风火火地冲进了宿舍楼。

许三多正在和小崽子玩着幼稚到无聊的游戏。

门被猛然推开,那两个人冲了进来:“是真人吗?核实一下。”

许三多哑然,直到被人把手伸到脸上狠拧了一把,才透过那两位脸上的油彩认出是甘小宁和马小帅。

欢喜和羞涩几乎是同时涌上来的,欢喜因为重逢,羞涩源于潦倒:“你们……”

那两家伙已经一边一个把他架了,使了蛮力便往外拖。

何红涛一脸微笑或者说一脸奸细相地站在门外,顺便抱了跟着看热闹的儿子:“好走好走,不送不送。”

甘小宁:“副教导员,我们副营长说您告密有功,有空上他那领赏。这是他原话,不是我没上下级观念。”

何红涛:“我赏他个巴掌。许三多,你该去的地方找你来了,你就好好去吧。”

许三多挣扎着:“怎么也没个招呼……”

何红涛:“招呼了你就又要多想。儿子,说叔叔再见。”

许三多已经被架上了车,他知道挣不过,面对着这两名老战友也并不想挣。

何红涛轻轻拍打着儿子,平静而满足地看着那车驶走。

甘小宁和马小帅把一切搞得像场绑架,即使上车亦然,甘小宁闷头驾车,马小帅则把许三多摁在后座搜身。

许三多:“干什么?好好说话行不行?我就是想跟你们说说话!”

马小帅:“废话少说,先行检查。嗳,我说小宁,死老A的作战服是比咱们强点。”

许三多已经放弃抵抗了,干脆一言不发地瞪着他。

车正驶过大门,哨兵敬礼,几个家伙终于稍歇,还礼,这总算让他们不那么纠缠成一堆。

三条路,甘小宁径直扎向往草原的方向。

后座上两位终于安静下来,但那似乎也是暂时的。

许三多:“咱们上哪?”

甘小宁:“少问。没给你眼睛蒙上已经是优待俘虏啦。”

马小帅看着军营渐行渐远,再没人来揪军纪,又开始蠢蠢欲动。

许三多摆出个防御姿势:“干什么?休息啦。别再搞啦!”

马小帅怪叫一声扑了过来,也难为他在并不宽敞的后座上能搞出如此动静。许三多惨叫,因为马小帅不折不扣在他额头上亲了个响。

许三多防备着,并且继续压抑了一下子,但几个月来的渴望并不是那样就能压下去的,马小帅吱哇轻叫了一声,因为在许三多结结实实的拥抱中被挤出了肺里的一口空气。尽管仍是郁郁,但在许三多的脸上也在许三多的心里,某些东西已经化冻,那真不是任何道理或者说教讲得通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