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三章 神州风云 第十一节 福建之战(2)

梦游者 收藏 3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龙海城,菲律宾陆军少将吴志明正在对团级以上军官讲解与日军的作战部署。邓铿、许崇智等原粤军的中、高级将领几乎全部前往菲律宾陆军学院参加为期1—3年的正规学习或者培训,经过整编之后的广东军队中的营级以上指挥员大部分来自菲律宾陆军,基层军官是从原粤军军官中,经过严格的选拔挑选出来的。按照军事委员会的决定,由菲律宾军事学院的学员们担任前线部队连、排级指挥员的助手。毕竟学校里的学习只是一个方面,只有经过战火的锻炼和考验,这些学员们才能真正成长起来,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自始至终,张自强他们都坚持在军队里进行正规化、现代化的建设:没有经过正规军事院校的学习,不允许在军队里担任军官;没有军功,不允许晋升军衔及职务。当然,对于在整编的军队中担任高级职务的原各级军官还是需要采取一定的灵活措施——那就是进正规军事院校的培训班,后世叫做“进修”。


吴志明扫视了一眼站在作战指挥部里的各位将领:粤一师师长刘云江上校、一师一团长赵子明中校、炮兵团长程铭华中校、粤三师师长林波上校、三师二团长许光先中校、炮兵团长栗宇成中校这六位校官,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原特种部队的军官;一师二团团长薛岳、二师三团团长叶挺以及其他几位团长邓演达、张发奎和李汉魂等五位校官,都是保定军官学校的毕业生。薛岳是从粤军中直接选拔出来的,而邓演达、张发奎、李汉魂、叶挺等人则是追随孙中山到菲律宾之后,在陆军学院经过短期培训,然后才进入菲律宾陆军担任军官,这次被调到广东军队里任中校团长。


“同志们!”吴志明站在宽大的沙盘前面说道:“我军这次的对手是由日本陆军中将金久保万吉指挥的日本陆军第十师团,他们是日本陆军的精锐部队,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它就是一只病猫,我们也要把它当做老虎来打!自从当年中日军队在朝鲜第一次交手以来,中国陆军在与日军的历次交手中屡遭败绩,从来没有在战争中取得过真正的胜利!这是中国的耻辱,是中华民族的耻辱,更是中国军人的耻辱!所以,我们这次必须胜,而且还要获得全胜!要把日军第十师团全部坚决、彻底、干净地消灭掉!我们更要打出中国陆军的威风来,让世界列强们不敢继续在中国横行霸道!”


吴志明的话,让这些来自不同时空的人,都情不自禁地热血沸腾起来!尤其是叶挺和薛岳等人,他们的眼睛里纷纷流露出狂热的神情:这些菲律宾同胞的英雄气概真是“气吞山河如虎”呀!再回头看看国内的那些“草鸡”军阀们,他们只会欺负自己国家的老百姓,一见洋人就变成了“孙子”!就凭菲律宾军队的这种气势,那些军阀们根本就没法跟人家相提并论!


广东军队经过了两个多月的整编和训练,薛岳的思想也同时经历了两个多月的巨大冲击。先是对各级军官和士兵的文化考核,然后是体能、各项军事技能和军事指挥等科目的测试,最后是模拟实战演练。这一套程序下来之后,剩下来的能够符合要求的官兵就只有一半了。留下来的官兵们立刻被编入新军之中,并按照菲律宾《军衔条例》公开评审军功并授予适当的军衔。军官们与他们原来的军衔相比,大部分人都被降级了,可是他们的军饷却反而比原来增加了近一倍,士兵们的军饷也增加了近一倍。所以,原粤军的官兵们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被淘汰下来的官兵们有一部分人自愿领了路费和安置费回家,那些钱足够他们回家盖房子、娶媳妇用的了。愿意继续留在军队里的,则就地进入各种文化和军事速成班里参加学习,学习期间军饷照拿。毕业后,他们将全部转入预备役部队。所以,整个粤军的整编在思想工作到位、金钱到位的情况下进展顺利,并没有发生大的波动。


薛岳属于各项考核合格的粤军军官中少数的佼佼者之一:他本来就是保定军官学校的优秀学生,这些考试他还能从容应付。但是,在军事指挥科目的考试中,他却只勉强得了个“及格”!这个成绩让薛岳非常不服气:自己熟读兵书,不论是在军校里还是在实战中的表现都不差,但是在那个吴志明少将的眼里,他竟然只能勉强算个及格!而与他同时“过关”的他的团参谋彭啸天的成绩却是优秀,比他这个原来的团长还要高!最后,彭啸天与薛岳同时被授予了中校军衔,还被吴志明要进了参谋部担任作战科长!


对于这件事,薛岳非常不服气。他找到了一师师长刘云江询问原因,刘云江却只对他说了一句话:“我安排你们俩明天进行模拟对抗演练!如果你在演练结束之后仍然有疑义,你再来找我吧!”


第二天,薛岳来到了新建成的位于原广州督军府的“模拟演练厅”里——这里现在是广东军的总指挥部。营级以上的军官都来到了这里参观薛岳与彭啸天的对抗演习。演练厅的中心位置,是一座巨大的广东省和福建省的地形沙盘。沙盘里面的山峦、河流、平原、丘陵、森林、草地、湖泊等都按照比例制作得栩栩如生。在这个演练厅里,有中国乃至亚洲的各个地区的地形沙盘。虽然与现代化的电子模拟对抗系统根本无法比较,但是就现在的技术而言,利用可移动沙盘进行军事指挥科目的学习,仍然比看地图要先进了一大步。


演练开始了:地点定在了福建的九龙江流域。给他们出的题目是:彭啸天率领一个师的部队驻守福建龙海城,薛岳率领两个师从厦门对龙海城发动进攻。这个题目,等于是对将要进行的中日厦门之战的一次演练。双方除了没有真正的军队以外,其它的部分都是模拟实战:双方的作战指挥部里都配备了足够的参谋人员,彭啸天选择叶挺担任他的参谋长、薛岳则选择邓演达担任参谋长。双方发布的各种作战命令,都集中反映到了评委们的沙盘上,由评委们对他们下达的命令进行分析、给出双方军队态势的结果,送达到两个“指挥官”那里,如此循环下去,一直到演练结束。


两个“指挥部”里,薛岳和彭啸天都分别盯着自己面前一模一样的沙盘,在上面“排兵布阵”:薛岳首先命令工兵在九龙江上架设浮桥,炮兵同时轰击对方阵地;彭啸天下达的命令却是“全体撤离阵地,迅速转移”!薛岳顺利渡过九龙江,占领了敌人阵地和龙海城。随即,彭啸天命令早已经准备好的炮兵,从龙海城外攻击入城的薛岳部队,然后迅速撤离。加上埋藏在阵地和城内的地雷,薛岳很快收到了评委传来的结果:减员20%。同时他也得到了情报:彭啸天部退向漳州城;彭啸天也收到了评委传来的结果是“基本没有损失”。薛岳命令部队追击,首先在榜山进入对方预设的伏击阵地,对方顽强阻击1小时后迅速撤退。薛岳据此判断:这是敌人在为主力争取逃跑时间!他立刻命令部队全部轻装前进,追击敌人!


同时,彭啸天在蓝田镇九龙江北岸开始沿江布置防御,并把全部渡船拉往北岸,等候薛岳的到来。薛岳部队因为放弃了辎重,被江水阻隔于江南岸。北岸的彭啸天开始利用远程火炮发起炮击,薛岳只好命令部队向西赶往漳州城对岸的九湖镇。因为追击敌人遭遇伏击和被敌人远程炮火袭击,评委送给薛岳的损失结果为:再次减员20%、士气受损为“较重”;送给彭啸天的结果是:阻击战减员2%,战斗力基本没有损失。


彭啸天部队并没有进入漳州城,而是开始退向天宝山方向。薛岳顺利夺取漳州城,遂判断“彭啸天自知不敌,故主动退却”。邓演达提醒他“不要陷入敌人伏击圈,应该放弃追击”,薛岳接受,下令部队“进入漳州城休整,明日再追击敌人”。彭啸天部队却利用黑夜,命令两个团从天宝镇再次南渡九龙江、攻击并占领了九湖镇,截断了薛岳部队的归途,从南北两面包围了进入漳州城的薛岳部队!至此,评委宣布“演练结束”:因为薛岳部队丢弃了火炮,必将陷入突围的苦战之中,失败的结局已定!


观战的各位军官大开了眼界,开始针对这次演练双方的优缺点进行热烈的讨论。彭啸天不按常理“出牌”、屡屡出奇兵制胜,给大家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薛岳也终于心服了。吴志明针对这次演练总结道:“兵法中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如何能够利用各种手段,把对自己不利的因素变化成对敌人不利,这就是我们指挥员的任务!不论采用什么手段,战胜敌人、消灭敌人,才是我们的根本目的。大家一定要牢牢记住: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我们不要过于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应该把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永远放在第一位!”


从粤军中发现了彭啸天这个军事天才,是吴志明最自豪的事情:彭啸天今天指挥作战的风格,与***的“四渡赤水”战役极其相似:他指挥作战,根本就不拘泥于任何一种成法,总是出“奇兵”!薛岳未来的成就,吴志明他们知道得非常清楚,但是他却根本不是彭啸天的对手,可见彭啸天在军事上的天分之高:这种天才更多的是依赖自己对战局敏锐的把握行事,而不是仅仅依靠书本!


可是,让这些后世之人感到非常困惑的是:历史上对这样一位军事奇才却没有任何记载!吴志明、刘云江和林波等人只能无奈地得到这样一个结论:时势造英雄,彭啸天的军事天才因为没有合适机遇,被历史的洪流湮没了。而这样的天才,在中国还不知道还有多少呢......


吴志明把制定此次与日军作战计划的任务交给了彭啸天。彭啸天拿出的这个作战计划的指导思想,几乎就是他与薛岳对抗演练的翻版: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利用日军不了解我军实力、轻视我军的麻痹思想,把日军引至我军预设战场,用一次或多次伏击战歼灭日军主力!他的这个指导思想,根本的宗旨就是“打击敌人、保存自己”,与吴志明他们这些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军人的作战思想极其相似!


福建地处中国东南沿海,毗邻浙江、江西、广东,与台湾隔海相望。福建全省土地面积约12万平方公里,其中的山地和丘陵就占了80%以上。这里的气候温暖湿润,年平均温度为17℃~21℃,平均降雨量为1400mm~2000mm。天时、地利、人和,这些因素在彭啸天的作战方案里面都有详细的论述:利用福建多雨、多山的因素,把日军拖疲、拖垮,利用我军的炮火优势,全歼敌人。这个作战方案执行的关键是“怎样诱敌深入、把日军牵进伏击战场”。


时间进入了1920年的2月9日下午2点,驻守龙海城的中国广东军队首先炮击驻扎在角美镇的日本军队阵地。随后,日本陆军中将金久保万吉亲自指挥日本陆军第十师团第一炮兵联队,炮击九龙江对岸的紫泥镇敌人防御阵地,史称“中日厦门战争”的中、日首次最大规模的军事冲突爆发了!


日军密集的炮弹铺天盖地地砸向紫泥镇的广东军队防御阵地,金久保万吉从望远镜里只看到了不断腾起的硝烟。不仅敌人的阵地上毫无动静,他们刚才还在对着日军阵地肆虐的大炮也成了“哑巴”。半小时的炮击结束了,硝烟落尽之后,对岸的紫泥镇阵地已经面目全非,到处是从地下翻上来的新土,到处是一片死一样的沉寂!


金久保万吉等候了10分钟,对岸还是没有动静。他下令“工兵部队立即开始架设浮桥”。一队队工兵扛起早就准备好的木排和架桥工具冲向了九龙江的东岸:一座浮桥很快就架设完成了,对岸的敌人仍然没有任何动静;20分钟后,五座浮桥全部架设完毕,对岸敌人的阵地上却没有射出哪怕是一颗子弹!金久保万吉不由得困惑起来了:难道对岸的中国军队逃跑了?他们既然害怕,又何必首先挑衅日军呢?


这时候,作战参谋来报:“菲律宾海军的两艘驱逐舰试图冲进九龙江口,在我军岸防炮火的打击下未能得逞,现在已经退往海门岛附近!我军胡里山炮台在敌人战列舰重炮的打击下,损失较大!”金久保万吉挥了挥手,作战参谋连忙退了下去。这个结果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日本岸防部队缺乏远程重炮,没有海军的协助,根本无法抵挡海军主力战舰的炮火攻击!把敌人的驱逐舰打出九龙江口,就是对正准备进行渡江作战的陆军最大的支持了。既然陈炯明放弃了龙海城,那他金久保万吉就应该把漳州地区趁机收回来,增加第十师团的战略纵深!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金久保万吉是绝对不会让第十师团2万多名日本的优秀士兵“全体玉碎”的!


他马上对已经准备好进攻的日军第七、第八联队下达了“出击”的命令:4000多名日军在各级军官的指挥下,跑步踏上了刚刚架设完成的浮桥。过了桥的日军马上冲入了被炮弹刚犁过一遍、仍然滚烫着的紫泥镇阵地:那里竟然没有一个敌人、也没有一枝步枪!消息传来,金久保万吉更坚定了刚才做出的判断:“敌人跑了!”他不禁在心里“佩服”起陈炯明来:这个人真是不简单啊!他与菲律宾海军同时炮击日军阵地,表明了他“反对日本侵略”的“坚定决心”;他现在“不敌日军的逃跑”,又不会让自己的实力遭到损失。他只能用“超级滑头”这个词组来形容陈炯明这个新军阀了!


金久保万吉立即命令部队“加速过江”,并命令第一炮兵联队的两个中队,携带18门105MM榴弹炮马上过江!日军很快为炮兵腾出了两座浮桥,马匹拉着炮车开始踏上了浮桥过江。眼看着第一辆炮车就快上岸了,敌人的大炮却突然怒吼起来:155MM榴弹炮炮弹准确地落在了浮桥上,五座浮桥很快湮没在炮弹爆炸之后腾起的水雾和硝烟之中,被炸成了满江的碎木屑,18门105MM榴弹炮随着浮桥上的日军,全部落入到了滚滚江水之中,飘向了不远处的大海!


金久保万吉很快从惊怒之中清醒过来,马上命令炮兵攻击敌人的炮兵阵地,命令工兵继续架设浮桥,命令已经过江的日军部队立即投入战斗、重点寻找敌人炮兵!应该承认,日军的确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敌人发动的突然袭击,并没有让日军陷入恐慌之中。对岸已经过河的大约两个中队、500名士兵,在一名日军中佐挥舞的战刀指挥下,很快就以战斗队形向榜山镇方向冲去——那里,就是敌人的炮弹打过来的地方!


榜山镇的阻击阵地上,粤一师炮兵团长程铭华中校正在指挥牵引汽车,拉着8门155MM榴弹炮,沿着事先修理好的公路撤出阵地。看着炮车逐渐远去,粤一师二团团长薛岳中校立即命令全团战士进入阻击阵地。阵地后面,团迫击炮营的12门60MM迫击炮、12门82MM迫击炮一字排开,准备对冲锋的日军发动进攻。


粤一师二团一营一连的阵地,在榜山镇阻击阵地的最前沿,那里是一个不算很高的山丘。连长马常福是地道的广东人,他凭借着机灵的脑袋瓜和拼命精神,在旧粤军里从大兵一直干到营长。他读过私塾,到部队之后,经常看一些军事书籍。他顺利通过了考试,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从营长降级当了个连长!可是,当他带领全连战士接收到从菲律宾运来的各种新武器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这个连长并不好当!好在有来自菲律宾的技术教官教给他们自动步枪、半自动步枪等新式武器以及钢盔、作战背包和压缩食品的使用,又为他派了个学生许绍周给他担任副职,代替了他看地图、使用报话机等工作,马常福才算勉强应付了下来。


许绍周,字谨生,1901年生于安徽省六安县石堰乡土门店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18年1月,他为求学,随着十几位乡亲来到菲律宾。因为他思想敏捷并喜爱军事,最后考入菲律宾陆军学院的军事指挥专业。在学校里,他因为才华出众、成绩优秀、极善言辞,很快引起学校教官的重视。他遂成为陆军学院里首批被批准参加实战学习的优秀学员之一。


这是许绍周第一次参加真正的战斗,说不紧张那是假话。他看着身边的马常福镇静如常的神色,激动的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山坡下的日军很快接近了他们的阵地,根本不用借助望远镜,敌人雪亮的刺刀也已经清晰可辨了。日军士兵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式步枪,向一连的阵地快速冲了上来。眼看着敌人到了前沿阵地300米的时候,马常福才拿起了报话机:“报告营长!敌人距离一连阵地300米!”


随着身后响起的一连串的“嗵!嗵!”声,迫击炮弹在冲锋的日军人群中爆炸开来。冲锋的日军立刻匍匐在地上,三八式步枪子弹开始从许绍周的头顶不断飞过。日军的轻机枪开始射击了:密集的弹雨把一连的战士们压在了战壕里抬不起头来。马常福一边咒骂着,一边命令大家“不许开枪,等待命令”:他经历过多次战斗,这个时候开枪,除了壮胆之外并没有实际的意义。


许绍周恶狠狠得盯着日军的机枪手,对马常福说道:“马连长,是不是派阻击手先把鬼子的机枪弄哑巴了?”马常福点了点头:“许小子你别着急,等他们站起来以后吧!那样的效果会更好!”


马常福这两天过得非常不痛快:一连先是接到了“打前锋”的命令,可是正当他踌躇满志地为自己的肩章“加杠”做准备的时候,师部却下达了一道命令:一师二团全体换装!他们脱下了刚刚喜欢上的结实的迷彩服,换成了原粤军的灰军装。这还容易理解:穿什么衣服又不影响打仗!可是,接下来换的却是枪:自动步枪、半自动步枪、轻便的重机枪全部“上缴”了,换成了美国M1903春田式步枪,还有三分之一的汉阳造!机枪则是每个连两挺12.7mmM1重机枪。


换装完毕,团长薛岳开始把各位连、营长们召集起来“训话”了:“弟兄......啊.......同志们!”下面响起了一片善意的轻笑声:老团长总是在接受新称呼上犯错。“我们二团这次的任务很艰巨,非常艰巨!是什么任务呢?就是只许败、不许胜,然后逃跑!”


薛岳看着大家那一个个张大了的嘴巴,神情严肃地说道:“大家不要以为打败仗就容易,我们要败得真实、败得自然,只有这样才能牵着小鬼子的鼻子,让他们乖乖地跟着我们走!这个任务是整个战役的关键,可是我尽了全力为咱们二团争取来的!”其实,这回倒是薛岳上了吴志明的当:这个任务,也只有他这个本来就是粤军团长的“真粤军”才能胜任。


“为了把这场戏演真实了,各个部队必须坚决执行命令,不许恋战、不许贪功、不许拖拉!让你们跑,你们就不能停顿一分钟!让你们打,你们就要坚决地打!让你们扔武器、扔包裹,你们就不能给我剩下一件东西!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各位连、营长们一边回答,一边各个表情各异。薛岳继续说道:“我给你们下死命令:部队不许出现减员!你们必须把人都给我保住,除了人,其它的你们什么都可以扔!”


“明白!”各位连、营长们这次的回答痛快了许多。为了防备万一,薛岳经过慎重考虑,还是给各个部队留下了少量的自动步枪来增强火力,狙击手的狙击步枪也没有收走。


阵地前面的敌人纷纷从地下爬了起来,又开始进攻了。马常福回头对许绍周说道:“眼睛看着鬼子却不让打,真他妈的憋气!”正在这个时候,步话机里传出了营长的声音:“一连、二连注意!命令狙击手把敌人的军官和机枪手干掉!其他战士自由射击2分钟后,马上撤离阵地!”马常福急忙兴奋地命令三个狙击手:“开张喽!”


早就憋足了劲的狙击手们开始行动了:一发发子弹脱离枪膛,一个个日军军官和机枪手纷纷头顶开花、应声倒下。仅仅1分钟的时间,发动冲锋的日军指挥官就损失了一多半!马常福命令战士们“自由射击”:阻击阵地上,子弹开始飞向冲锋的日军,迫击炮弹也适时地加入了其中。日军发动第一次试探性进攻的部队扔下了50多具尸体,被迫退了下去。


按照常规战法,现在应该尾随退却的日军发动冲锋、扩大战果。可是,马常福却收到了营长的命令:“立即撤离阵地,开始转移!”


许绍周毕竟是正规的军事学校出来的学生,他在有些犹豫的马常福耳边说了一句“执行命令”!马常福连忙清醒过来,命令全连撤出了阵地,向预定的退却路线跑去。许多汉阳造步枪、部分美国春田式步枪和两挺打光了子弹的M1重机枪被遗弃在了阵地上,还有部分事先准备好的、用猪尿脬装着的猪血,被四散撒在阵地上和军装上。


5分钟之后,日军准备好了第二次冲锋。迫击炮开始火力准备,炮弹落在了已经空无一人的阵地之上,许多猪尿脬被炮弹炸得飞了起来,血花四溅。马常福丢弃在阵地上的枪支被炮弹炸成了零件......


半小时之后,金久保万吉终于过了重新架设好的浮桥,来到了榜山镇阻击阵地上,他的手里拿着一把还算完整的美国春田式步枪。联想到先前轰击了浮桥的火炮,看来,陈炯明从菲律宾手里确实得到了不少东西。既然这样,他这样卖命地听从菲律宾指挥攻击日军,也就不足为怪了。从战场上到处飞溅的血迹以及残破的枪支判断:粤军拼命阻击日军的目的,是为了给主力部队的逃跑争取时间,他们有大炮和伤兵的拖累,一定跑不快,也逃不远!


金久保万吉立刻下达命令:“尽快查明敌人的逃跑方向!马上全速追击,把这些可恶的支那军阀全部消灭!”日军侦察部队很快就找马常福他们丢弃的血衣、包袱等“路标”。金久保万吉立刻率领日军第七、第八联队、四千多名步兵顺着“路标”追了过去,第一炮兵联队随后跟进:他准备速战速决,全歼这股胆大妄为的粤军,然后再对付武夷山附近出现的敌人。


至于福州陷入包围之中的日军,金久保万吉只好暂时不管他们了:只有把厦门这里的形势稳定住了,他的第十师团才有逃脱覆灭命运的可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