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二十二章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许三多的一腔委屈生给噎在那里,给闷得脸红脖子粗。

何红涛:“好了好了,我知道咱们一直没机会走近。这段时间也动得大,铁打营盘流水兵嘛,上周就有老兵回来看看,哭倒在团大门口了……你要是也那样就好了,就进来了。”

许三多:“我不能那样。”

我真想那样。

何红涛看着他,眼神越来越温和,就像他当年发现许三多是一个有情义的孬兵:“饭点都过了,三多。咱们要在这聊吗?你有很大的心事呢。”

“我想看见他们。”

“我帮你找他们,现在换个地方。”

“我去找他们。”

“你这个兵不懂规矩,我是你的老上级,要听我的。”

许三多犹豫一下,何红涛说的确是实情,何红涛现在也摆出一副营指战员的样子。

何红涛出去,许三多讪讪跟着,几个还在走廊上小心防备的兵连忙闪人。

夕阳把三五三的大院铺成了一片金黄,训练者、赋闲者,似乎如旧,只是物是而人非。没有一件东西不让许三多投注目光,即使一片落叶也让他小心地绕开步子,一切记忆中的东西都如此脆弱虚幻。

何红涛只是走,当许三多又被什么勾起回忆的东西缭绕时,便站住等会,他很明白一个回到这里的老兵会有什么样的心情。

最后许三多完全被操场上的一个队列吸引了,不仅因为那个队列让人惊讶的年青,也因为队首的两面旗。“浴血先锋钢七连,装甲猛虎钢七连”。

何红涛这次不在原地等待了,他靠近许三多,因为知道不是一会儿的事情。那个队列正在进行的是一个仪式,一个新兵的入连仪式,由一连之长亲自主持。

“张毅,你明白钢七连的荣誉吗?”

“我将会用我的人生来明白钢七连的荣誉。”

“钢七连有多少人?”

“钢七连有五千一百零三人。我是钢七连的第五千一百零三名士兵,在我之前走过了五千一百零二名士兵。有很多人我们已经失去了他的名字,但我们会记得他们。”

何红涛看着许三多梦境中一般的眼神:“还是钢七连。人换了,可他们连长把你们的仪式传下来了。物是人非吧?”

许三多的回答是长长的一声叹气,那声气叹得何红涛有点发愣。

可何红涛是指战员,指战员说起兵的经来就会没完:“许三多,七连现在不是装甲侦察连了,是电子侦察连。地面作业车,空中几架无人驾驶的侦察机……刚开始我们也叹气,全团最能打的部队,就被玩具给顶了,后来……他们效率确实比你们高,高几个数量。”

许三多:“我明白。”

何红涛苦笑:“你的明白……看起来真无奈。”

“明白大概就是这样吧。”

何红涛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老七连的刺刀职能分散到各连,也就是各连加强单兵和连排班战斗力,本该如此,一个连出众不代表全团战斗力,我就想现在的红三连也许能和老七连在战场上较较……要不要去看看你们营房?”

他说的是钢七连的宿舍,一列安静的建筑,什么都没变,士兵宣言仍在房前的空地上,让人觉得走进去也许就能看见当年那帮把自己当钢往火里淬的侦察兵。

许三多:“不去了……回不去了。”

三五三团的家属区与他们日新月异的装备并不配套,可以说还完全在七十年代的筒子楼水平。

一个两岁许的小崽子蹒跚着,照何红涛一头撞了过来,何红涛夸张地腆着肚子蹲下:“儿子,再来一次爸就被计划生育了。”

小崽子嘴快地叫着:“爸爸爸爸爸爸!”

何红涛抱着儿子想狠来两口,不禁愕然,他儿子嘴上被人画上了一撇精致有型的络腮胡子。

何红涛:“这又哪个王八蛋干的?对不起,儿子,那三字你没听见。”

小崽子:“一连的爸爸他们。他们说以后早上要和爸爸一起刮胡子。”

何红涛:“他们是叔叔!你就一个爸爸。”

许三多在旁边看着,甚至没有笑的心情。

何红涛:“今天又给你带回一个叔叔,叫叔叔。”

小崽子很大方地冲着许三多:“爸爸!”

何红涛苦笑,现在轮到他难堪:“我妈身体不好,老婆总回家照顾。这小子打会走路就到处滚,这可好,教坏了,穿军装就是爸爸。”

许三多笑笑,把一只手伸给何红涛的儿子玩,那小子很认真地研究:“这个爸爸也有茧子。”

“得了得了,给你爸爸做点脸成吗……许三多,有地住吗?”

许三多茫然看看暮色,摸着小崽子的头:“没有。”

何红涛:“住我这嫌弃吗?老婆不在,咱们仨一双人床,宽敞。”

许三多没说话,何红涛因这沉默而欢喜。

何红涛住的是一间不会超出十五平方米的屋子。这样大的地方放下一家必需的用品后自然不会再有多少空间,但在其中忙碌的何红涛宛如一只穿行林梢的蝙蝠,支上一张桌子,所谓桌子是我们会称之为几的折叠家具,放上一张椅子,双人床自然可放得下另外两个屁股,叮当二五地挪进一个煤气罐,与几上的简易煤气灶相连。一张几放下一煤气灶自然再放不下什么,于是羊肉白菜豆腐什么的都码在地上。

何红涛一边忙碌,一边觉得有点赧然。

“地方丑点,刚提的副营,很快就换房,你晚来三月我就是有居有室。”

挺好!是挺好。煤气灶上的锅在蒸腾着水汽,关了声的电视放着没声的新闻,挤得如此温暖,何红涛的儿子用一把玩具枪向许三多瞄准射击,闪闪地制造着电子噪音。

何红涛百忙中说:“你得躺下,得说我死了,要不他没完。”

许三多把地上的菜排开了点,躺在地上。任那小崽子在身上折腾。

他看着水汽缭绕的天花板。

我又看见一个答案。平常、琐碎、苦寒,但它是个答案。

何红涛出了房间在隔壁跟人嚷嚷:“老幺救灾。支援鸡蛋……有多少连锅端……你才禽流感,又生化兵器……对了,以后再折腾我儿子剃了你眉毛,等你睡着,我有你屋钥匙……对了,你们全团通缉的人在我屋呢……谁呀,你细细想,最好我们吃完了还没想到。”

两大一小的三个男人终于吃上了饭,何红涛是最忙的人,忙着给许三多涮锅子夹菜,忙着喂儿子,还得小心那毛手毛脚的儿子在这个小空间里给捣出乱子。

许三多:“成才好吗?”

“不知道。”何红涛看看许三多,趁这当口忙给自己塞了口食,“我到营部隔三连可就多一层了,只知道他还在三连五班。怎么他就回来了?”

许三多又问:“六一好吗?”

“咱慢慢访细细谈好吗?你很急着回去?”

许三多茫然,火锅里的蒸汽让他眯着眼睛,这一瞬间那些在枪弹下毙命、在他拳击下毙命的人又真真切切地重现。

何红涛使劲嗅着:“煤气开大了吧?熏得你好像要哭的样子。”

许三多不说是也不说不是,起身帮何红涛调整着煤气。

门被轻扣了两声。

“滚进来,” 何红涛向许三多笑着,“你不是想了解六一的情况吗?来了。”

许三多慌张站起来的时候几乎把椅子撞倒,他瞪着那扇门,惊喜加着惶恐,他误以为即将出现的是六一。

六一不说话,可能扛起一座山。软弱的时候总可以借用他的坚强。

门被推开了,机一连连长两只手上拎了半打啤酒,站在门外,看见许三多他并不惊讶,只是许三多十足地惊讶。

许三多敬礼:“一连长好。”

一连长如在自己家一样放松:“得了吧你,这屋哪有个大小的,要说大他儿子最大。”

他嘻嘻哈哈开着酒给许三多和何红涛倒上而许三多至此一直看着门外,他期待着还有一个人进来。

“喝吧,许三多,欢迎回家。”

一连长顺着许三多视线看了看,然后伸手把许三多的脖子扳了回来。

一连长:“看来你也不知道那发穿甲弹飞哪去了。”

许三多:“什么……穿甲弹?”

一连长:“伍六一啊。那个名字叫得番号一样的家伙,说复员就复员,我管他去死。”

许三多:“去死……六一复员?”

一连长是没一脸好气,何红涛使劲冲那家伙使着眼色。

何红涛:“一连一直在找你,找到通报全团连营干部,谁见你立刻拉住。因为六一已经复员,复员后把一张汇款单寄到他们连部,是要转交给你的。”

许三多错愕而一连长苦笑,并且掏出一张汇款单放在桌上。

一连长:“这是你的事,还得管。钱不多,就三千,可是个数目,任务完成。”

许三多:“我不明白。六一复员?怎么会……复员?”他问得迟钝,脸上表情可一点不迟钝,已经接近了凶狠。

一连长半点不软地看着他,给自己灌了杯酒下去:“你也这么看我,老七看我时像要杀我。知道安排一个司务长要费多大劲吗?我只是一个小连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