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26 捅敌人屁眼去(一)

zhurui1963 收藏 14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秦明扬今天的午睡睡得特别香,胸前捧着郝妹子的信,在梦里还在甜蜜地笑着。 月牙儿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她不停地在秦明扬身边转悠。这当然不能怪她,她正是好奇的年龄。 可是她试了几次都没成功,秦明扬把信攥得紧紧的。 她去找了一张纸,把它搓成一根纸捻,轻轻地去掏秦明扬的耳朵。 一阵奇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秦明扬今天的午睡睡得特别香,胸前捧着郝妹子的信,在梦里还在甜蜜地笑着。

月牙儿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她不停地在秦明扬身边转悠。这当然不能怪她,她正是好奇的年龄。

可是她试了几次都没成功,秦明扬把信攥得紧紧的。

她去找了一张纸,把它搓成一根纸捻,轻轻地去掏秦明扬的耳朵。

一阵奇痒,秦明扬全身一抖,伸出右手就是一耳光打在耳朵上,可是他左手却还是紧紧地攥着信。

月牙儿忙乎了一大气,还是没有把信掏出来,这叫她生气得嘴都翘了起来。坐在那里发呆。

秦明扬翻了一个身,月牙儿不满地看着他,突然她笑了。

把头探过去,原来,那秦明扬在一翻身把那信打开了。

月牙儿细细地看得一看,就露出笑来,接着大声地读起来:“雨雪的天气就要来临,我们后方的女兵都在念叨你们前线的战友,怕把你们冻着。我对他们说,你说的雨雪的天气,是敌消我长的天气!她们又和我一起天天盼雪!哎,究竟是下雪好呢?还是不下雪好呢?你们哪里下雪了吗?”

“下了,下雪了!”四川小猴子跑了进来,惊诧诧地叫着。

大家正听月牙儿念信,听得入巷,突听得四川小猴子叫,都望住他。

秦明扬翻身而起:“真的?”

“真的!”

众人跟了秦明扬涌到坑道口,只见夹雪雨正纷纷扬扬淅淅沥沥地布满了整个天地间。

老班长慢言细语道:“原来我们的女战友这么有威力!”

秦明扬不解其意,扭过头盯住老班长。

老班长继续慢条细语道:“且说我志愿军上甘岭高地,有少年战将,年方二十有二,生得是,两道扬剑眉,一双黑豹眼,顾盼生威!这日里引军与美国侵略军连番激战,未分胜负。正望天观风云,期盼天降瑞雪,以长我军士气,破敌军之威。却惊动了一位仙女。此仙女,仰慕英雄久亦。急切间,率众仙班姐妹,向天祈祷.....”

秦明扬顿时跳了起来:“啊!你....”

“什么我,我!只是有这事没有?”老班长一本正经,面孔严肃。

道搞得秦明扬一时一张脸红起。

月牙儿躲躲闪闪,在那里偷笑。又直对众人摇头晃脑,得意至极。

“哈!月牙儿!”秦明扬心里明白,老班长绝不会偷看自己的信,所以一双眼只在几个坏小子身上转悠,这一下就看明白了。

月牙儿听得这声喊,早三魂吓脱了二魂,扭头就跑。

叫她跑了还是追敌英雄秦明扬?早身子一闪,恰恰挡在了她的面前,她自己扑进了他怀里。

只吓得月牙儿乱叫起来,到吓得秦明扬忙放了手。

月牙儿早从他腋下钻过去,跑了。

雨夹雪越下越猛,天地到下午六点已变得混沌一片。对面已看不清人的面孔。

秦明扬带着两个狙击小组出发了。

雨雪给志愿军也造成了不小的困难,大家几乎是在阵地上艰难地爬行。

不过美军的探照灯虽然雪亮雪亮的,到处乱扫,却根本看不清外面的情形,到给秦明扬他们指明了方位。

风也不断地猛刮,发出让人心悸的啸叫声。

这让寒冷的天气更加寒冷了。

秦明扬不断地给两个小组长做着手势,在防坦克壕,把两个狙击小组的聚集在了一起。

秦明扬把身子完全伏在壕沟里,大声地说着话,大家也只能伏在壕沟里,才能听到。

“同志们,这个风雪夜,敌人看不到听不到。当然我们行动起来也变得很困难!所以,我们必须要有条不紊行动,才不会受伤!”说完,他大手一挥。

第七狙击小组长汪大学已爬了出去,越过我们的铁丝网和美军的铁丝网,开始排雷。

在这个风雪天排雷,由于手冻得发僵,眼睛又看不见。让排雷工作变得非常困难。

汪大学被秦明扬专门派到工兵部队去学了半个月的排雷,他是一个木匠出生,有一双很灵巧的手,所以,回来时,给排战士表演排雷布雷技术时,把秦明扬也给弄服了。连连跟了他三天,寸步不离地学。他也是整个排的排雷教师。

可是,这会儿汪大学也搞得很紧张,搞了很久,才取出了一颗地雷。

秦明样也过来了,爬了上来。

汪大学回头盯住他:“指导员,雪太大,天太冷。这样排雷存在着很大的危险,所以,只能一个个地上。还是等我光荣了,你才上来吧!”

秦明扬就骂了起来:“呸,呸,呸!乌鸦嘴!听着,你现在的生命属于志愿军的,所以,你必须珍惜!”

汪大学笑起来:“别给我说大道理,我家中有地有老婆,我可不想死啊!”

秦明扬笑了:“我有个想法,你把这颗雷我们带回去。”

汪大学愣了愣:“不排雷了?”

秦明扬已回头就走。

汪大学也知道他希奇古怪的东西多,便与他往回走。

走回来,只见两个狙击小组的人都来了。

正被风雪冻得难受,他们一回来,大家立刻动了起来,把手榴弹一条线地扔出去。

立刻引起了一连串的地雷剧烈爆炸。

巨大的爆炸声压倒了风的呼啸声。

美军的机枪也响了起来,漫无目标地乱扫。

爆炸的热浪让秦明扬他们感到了一丝温暖。

秦明扬指住手榴弹炸出的巨大扇面:“敌人看不清楚,那些机枪根本看不清楚是在乱扫,大家现在剩着这股热浪冲过去!”

七个人一扑而出。

敌人的阵地炮也响了,正好落在秦明扬他们后面的志愿军前沿阵地和两军结合部。

七个人在热烟中,什么也看不到,跑得跌跌撞撞,可是他们感到温暖,手脚却暖和起来,不一刻已冲了过去。

敌人把他们阵地前面的草和树也烧得干干净净。

不过,沾了这风雪的光,他们并没被敌人发现。

秦明扬他们沿着一条沟直向敌人后方插去,由于美军只是把机枪乱扫,不愿意出地堡。

他们很快地饶过了敌人的一个地堡,一直向敌人的后方插去。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