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反击 第十九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3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size][/URL] [内容简介] 透过微光夜视仪,眼前一片惨淡莹绿。那点点斑斓很显然是海港内的灯火。一轮皓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的隐匿了起来,甚至连满天的星辰也变的黯然无光,昏昏暗暗的迷离点缀在黑幕般的夜空中。 距离海港集装箱码头不是太远处有一条高等级公路。高高的路基上,柏油路面被一道蜿蜒的铝合金护栏分截成双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透过微光夜视仪,眼前一片惨淡莹绿。那点点斑斓很显然是海港内的灯火。一轮皓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的隐匿了起来,甚至连满天的星辰也变的黯然无光,昏昏暗暗的迷离点缀在黑幕般的夜空中。

距离海港集装箱码头不是太远处有一条高等级公路。高高的路基上,柏油路面被一道蜿蜒的铝合金护栏分截成双向四车道。路基两边的护坡石缝间青色盎然,让人似乎一点也感受不到这已经是万物枯乏的秋天了。

两辆闭灯行驶的‘M998悍马’高机动车沿着公路缓缓前行而来。车顶机枪护盾后,佩带着夜视仪的联军大兵探身车外操控着‘M2HB’12.7毫米重机枪警惕的注意着四周。压上膛的大口径重弹随时泼洒而出。

随着夜风带走了最后一点迷离在耳边的引擎轰鸣声,联军的巡逻车队渐行远去。几个黑影从路基下的阴暗处迅速窜出,悄无声息的冲过并不是很宽阔的道路,而后溜进了一片芒草场,很快的消失在风吹草低的芒草丛里。

萧扬满头大汗的匍匐爬退进草地的深处,挣扎着摘下头盔上的单兵夜视仪,用手在地上扒了一个小坑把嘴了埋进去,剧烈的喘息着。这也难怪,联军的戒备实在是太森严了,巡逻队走马灯似的游荡在每条通往海港的道路上,要穿过这样一条视野开阔、无遮无蔽、敌人巡逻不断的道路简直就如同冲过一段弹雨横飞的火力封锁线一般艰难。

没有人会想倒霉到被巡逻队给逮住。那样的话不要说侦察任务的完成了,就是要全身而退也几乎是个难题。一旦要是交起火来,单是那些装载在‘M998悍马’高机动车上的‘M2HB’12.7毫米重机枪就足够把火力薄弱的侦察组给打的个屁滚尿流了。

由于在海港的外围地区,联军已经拉起了两道长长蜿蜒的蛇腹铁丝网,另外在两层铁丝网之间还发现了联军布置的大量传感器,以及大大小小的雷场。这些障碍使得侦察组的渗透几乎成为了泡影。

在这种万不得以的情况下,经过反复取决衡量,萧扬只得选择冒险一博,利用联军巡逻队之间短暂的间隔时间差,从几条有限的通途间混进海港,实施侦察任务。

“大熊,这里是猎人,有目标来了”单兵耳脉里传来了代号为‘猎人’的尖兵组的报告声。

“准备了,熊崽子们,我们准备开工了” 萧扬对着身后微微一摆手。

应该说这种摸哨、捕俘的侦察活应该是专业的侦察兵、特战部队做的事情,现在就连自己的装甲兵都要做这样专业的事,萧扬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还好侦察组的队员的素质还算比较过硬,有两名队员甚至之前还在军区教导队里接受过侦察科目的集训。

在头盔上的卡座上装佩好微光夜视仪,打开开关,眼前顿时绿幽幽的一片。萧扬觉得自己不是很喜欢佩带夜视仪,这玩意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除了光亮之外,所有的物体都泛着一层诡异的荧绿色。

应该来说‘猎人’选择的这个目标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猎物,远远的就可以见一辆高机动车打着刺眼的车前灯,风驰电掣般的急速而来。单车,对于捕俘这样的活来说是最好的目标了,没有太多的敌人,没有相互之间的彼此掩护,要干掉一辆落单的车辆实在是太容易了。

当猎物减速通过距离萧扬潜伏的芒草丛直线距离最近的一个弯口的时候,萧扬一眼就看出了战车上醒目的识别,一个白底旭日标志清晰的印在迷彩涂装的车门上。

“日本人的汽车,看来老天也看不过去狗日的了” 萧扬弧线似的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并不易察觉的笑容。

“高机动车一辆,确定人员二,无重武器”身边架设着红外线侦察仪的侦察人员轻声的报告到。

“好的,开始行动” 萧扬看着拐过弯道,越来越近的高机动车,扣响了喉式送话器,下达了攻击命令。

身后一个黑影机敏的连续两个爬起跃进,连蹦带跳的消失在瑟瑟作响的芒草中。不用去想,萧扬就知道是那个叫赵大海的民兵团长。老式迷彩服,满脸络腮胡须,以及那张被战火熏黑了的面庞,这就是萧扬刚见到这个精干的中年汉子的第一印象。当上级在派出装甲力量进行反击的时候将他派了过来,理由是本地民兵武装力量熟悉地理环境。

战争可以使得人与人之间走的很近,这个时候已经几乎没有贫富贵贱之间的差别了,每一个血性的中国人的面前只有同胞与豺狼的分别,这场突然爆发的卫国战争让14亿中国人一夜之间凝聚在了一起,工人、农民、公务员、学生、还有文弱的知识分子、甚至是颇有些小资情调的白领,没有任何的身份、地位、金钱、权位之间的不同,所有人都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中国人。

所以在军人的眼睛里武装民兵是亿万中国人凝聚起来的象征,他们是自己的战友,但又只是一群武装起来的平民,他们只是战争里国防动员后的辅助力量,既然只是被武装起来的平民,更多的时候他们还需要正规军的保护甚至是领导。但在手无寸铁的平民看来,武装民兵是军人的一分子,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承担着军人的职责,保护交通、后方警戒巡逻、治安纠察、看守俘虏等等,他们手中的武器虽然不如正规野战部队的装备精良,却也是杀敌卫国的利器。民兵,军人眼里的平民、平民眼里的军人,同样的他们更是慷慨从容、头不旋踵、甘赴国难的炎黄子孙。

萧扬对这个民兵团长赵大海是充满着十一分的敬意,在他的眼中,这名从血与火的战场上走下来的老兵依然有着中国军人的铮铮铁骨 ,不,不单单是他一人,那380名来自‘红旗民兵团’的民兵都是中华民族宁折不弯的脊梁骨。

整个战区内的每一个中国军人、甚至的每一个中国人都和萧扬一样对这群平民英雄充满着敬意,那是从内心深处自主涌发而出的敬意,没有一丝的虚假,没有一点的做作。所有人都记得当城市巷战进入了敌我之间反复争夺每条大街、每栋建筑的惨烈鏖战的时候,作为县民兵武装力量的重要力量红旗民兵团义无返顾的投入了血腥异常的城市保卫战之中。在坚守县城的制高点——世纪大厦的战斗中除少数战士突围外,几乎全部牺牲,用鲜血与生命谱写了一曲英雄赞歌。

在萧扬眼中,英雄总是那样的让人难以靠近,尽管是战友、是兄弟情谊的生死之伴。在共同战斗的数日里,萧扬从赵大海的眼里中看到的只有冷漠,那种淡定的冷漠,那是看穿生死,无所畏惧的坦然。大概每一个从生死之线上走下来的人都是这样吧。或许他们的内心之中那份对生命的热情已经熄灭了。

战争中见过了死亡的人会变的对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无所谓。没有人不渴望生命,但当你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你自己所无法掌握的时候那又会怎么样?当天空中那些炮弹带着死神的尖啸砸落下来的时候;当烟火之间,碎石乱砖夹杂其中、血肉横飞的时候;当身边的人们转眼成为一具生命的尸体的时候,当熟悉的战友变成为一堆碎尸肉块的时候,谁的心里能够承受的了这一切。

萧扬能够理解赵大海的那种冷漠,因为不止一次的时候,他总是看到这个显得朴实的中年汉子在黑夜里一个人悄悄的流着眼泪。谁说过军人不可以哭泣,谁说男人不能够流泪,380名战友仅有数人幸存下来,战斗的惨烈让人无法忘记,但更多的是为胞泽的离去而深掬一把泪水。

当萧扬走神的时候,那辆日本陆上自卫队的高机动车已经在一声急刹中停了下来,惊噩中的两名日本士兵发现通往海港的道路被一队武装人员所截断。这里是联军部队的控制区域,没有人会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遭遇袭击,当被拖进芒草丛中的时候,这两名日本陆上自卫队员才从惊慌失措中醒悟了过来,他们想大声的呼救,可却发现自己的喉管已经被死死的扼住。他们后悔了,他们后悔自己不应该来到这片并不属于他们的土地。

这个城市里通晓日语的人并不少见,大概是由于战前这里的日韩资企业比较多的原因吧。一名担任向导的武装民兵在战争爆发前就在一家日资企业工作,职业生存的原因让他学习了日语,也使得他有机会在战争中在战地审问了两名日本战俘。

在得到了一堆并不怎么有价值的情报后,两名衣冠不整的日本陆上自卫队员从芒草场中缓步而出,稍微的整理了下衣服,这才开车绝尘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