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有车就自卑

wmy011417 收藏 9 4936
导读:一个人,本来活得挺单纯,挺高兴,偏受不得诱惑,于是买辆汽车,呜的一声,开跑了。坐在车上,原以为会自豪,谁知反倒自卑了。 这怎么回事?这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怪病。 当然,开始几天还不自卑,亲友艳羡,邻居盛赞,自己更觉扬眉吐气,眼也亮了,腰也直了,语调也如大人物般拉长了,却仍要谦虚一番: 不——行。 众人便友好地责怪说,你若不行,我们这些挤电车的还怎么活?一头撞死算了。 没过几天,又有人趋前夸车,只听车主一声长叹: 唉,不行啊。 此时这声不行,可怜巴巴的,老气横秋的,让人一

一个人,本来活得挺单纯,挺高兴,偏受不得诱惑,于是买辆汽车,呜的一声,开跑了。坐在车上,原以为会自豪,谁知反倒自卑了。


这怎么回事?这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怪病。


当然,开始几天还不自卑,亲友艳羡,邻居盛赞,自己更觉扬眉吐气,眼也亮了,腰也直了,语调也如大人物般拉长了,却仍要谦虚一番:


不——行。


众人便友好地责怪说,你若不行,我们这些挤电车的还怎么活?一头撞死算了。


没过几天,又有人趋前夸车,只听车主一声长叹:


唉,不行啊。


此时这声不行,可怜巴巴的,老气横秋的,让人一听,顿生苍凉之意。


果然不行了,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不养车不知家底浅。


你买车诚然花了一大笔钱,但那是跟自行车比,跟公交车月票比。若在汽车圈儿里,跟别的牌子一比,马上就不好意思了。


这是因为,你的车子再新,不过是夏利、捷达、桑塔纳,跑在街上隔窗一望,心中肯定一阵气馁——


哎呀,那奥迪咋那么傲气?


那奔驰咋那么矜恃?


那马自达咋那么自大?


那凌志咋那么盛气凌人,小人得志?


你也是七情六欲俱全的人,当然希望买一辆最好的跟他们比试比试,无奈囊中羞涩,野心很大,力量不足。


就算你勒紧裤腰带了,吃咸菜了,吐血了,卖肾了,甚至贪污了,逃税了,只差拦路抢劫了,总之你豁出去了,折腾来折腾去终于买了辆宝马或奔驰,即便如此,你还是很难摆脱垂头丧气的自卑状态。因为,那“马”“奔”得太厉害,今天的车型还没让人喜欢够呢,明天更新的款式又出炉了,你撵得上吗?够得着吗?


强中自有强中手,总有高人压一头,你不自卑行吗?


以上所举,仅仅是车子本身,此外还有燃油、保险、维修、车库、车牌、司机种种事项,足可以让你不断叹息,自愧弗如。


比如车库。你本来觉得自家住的塔楼已经不错了,比大杂院现代多了,开车回来一瞧,咦,什么时候你变土了呢我的塔楼?屁大点儿个院落让我把车停在哪儿呀?你看人家那别墅,那车库,一按遥控器,吱吱嘎嘎,大铁门它自个就卷上去了。


可怜塔楼是个哑巴,不然它一定会委屈地、通情达理地说,先生你有钱也去买一套花园洋房啊,骂我一个水泥物件多没劲。若是没钱,找个空场凑合停停也没啥。虽说露天地停车,车里冬天像冰箱,夏天像火炕,可你咬咬牙也就忍过去了。车一开,没人知道你有没有车库。


再比如司机。刚买车时都愿意自己开,铆足了劲,兜风,过车瘾,拉女朋友,拉亲爹娘,拉铁哥们儿。渐渐腻味了,就看出司机代劳的好处来。上了一天班,累个贼死,双腿灌铅一样沉,脚下那闸、那油门、那离合器几乎踩不动了,偏赶上交通高峰,路面拥挤,踩不动也得踩,踩了松,松了踩,无限麻烦酸楚。眼睛还得紧盯着前车,生怕啃了铁屁股。忽见配有司机的豪华车昂然挺立,不由得又是一阵自惭形秽。心想,若是雇得起司机该多好,一切苦差事不用自己操心且不说,车一到地方,熄了火,煞了闸,司机屁颠儿屁颠儿跑过来,还管给你开车门。训练有素的,还懂得用手搭凉棚,往门框那一伸,不让你撞了脑袋,拿你当外宾宠着,当领导敬着,你想自卑都不忍心。


还有车牌子,上面那号码也大有深意存焉。财大气粗的,一掷千金,弄个999或888。这么有钱还想“发”,“发”一次不够口还想“久”“发”,何其风光霸道!


能耐大的,甚至可以搞一块警备车牌,刷,往显眼地方一亮,如虎添翼,如弹上膛,红灯敢闯,黄线敢上,警察再横也不敢挡。


相比之下,你一个小门小户小体格,买辆车已经够呛了,哪还有闲钱往车牌子上贴,只好服从分配,给啥用啥。


好家伙,偏给个洋人忌讳的13,港人忌讳的14。


倘不信这一套便也罢了,偏偏相信,于是影影绰绰的,彷佛阴风扑面,鬼影缠身,心里又难受起来。好好的一个人,我这是怎么了,这不是花钱买自卑吗?


人一有车就自卑,只因他迈进了一个新阶段——光辉灿烂而又灰头土脸的高消费阶段;加入了一个新阶层——被物欲牵着鼻子不得不撒鸭子狂跑的有车阶层。


消费主义的盛行和媒体的发达,使得现代人空前酷爱比较,但他不比别的,譬如心灵什么的,他只比物质,比牌子,比层出不穷的时尚新花样。横比竖比总觉得自己不行,越比越不行,越不行越比,简直喘不过气来。


要不怎么说现代人没有古代人快活呢。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他在晋朝那是没车,他若有车,甭管什么牌子,进口的还是国产的,手排挡还是自动挡,出厂价还是销售价,试问,陶老先生他还顾得上采菊吗?


顾不上了,他那颗沉静的心将嘣嘣嘣嘣,空前躁动。


当今世界,环顾宇内,我们都中了消费主义的“奸计”。


不是我们无能,是商业太狡猾了。


不是我们贪婪,是那关在魔瓶里的欲望之妖一经放出,它就不愿回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