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的上午,天空中飘着毛毛细雨,在麻粟坡烈士陵园里,一位将军在小心的给他已经长眠在这里的战友们清理着墓旁的杂草,他的警卫员说:"军长,还是让我们来吧.""不,你让开,我要亲自来."将军说道.他清理完后,敬重的在每位战友墓前倒上了几杯清酒,点燃几只香烟,然后来到烈士马小宝的墓前,说道:"兄弟,我又看你们来了."照片上的烈士马小宝依然是那么的年轻,笑脸盈盈的望着他,仿佛在说:"副连长,你又来看我们拉,呵呵."

将军望着烈士陵园里的战友,悠悠的思绪仿佛又飘回到20多年前的南疆战场上.

薛大全坐在连队门前心事重重的看着正在训练的战士们,他是红一团二机连的副连长,虽然他打心里舍不得离开着火热的军营,舍不得离开一起朝夕相处的战友,可是现在家里的父母很需要他回去照顾,自古忠效不能两全啊,万般无奈之下,还是给团里打了申请转业报告,现在正在等待领导批,他打心眼不舍得脱下这身绿军装啊.

"老薛,你在想什么呢?"指导员走了过来,"嗨,还不是那些事,心里烦啊!"

"我恐怕你是走不了了,老薛,你看."指导员递过一份报纸,"现在边境很紧张啊,恐怕要打仗的!"

薛大全接过报纸仔细的看,报纸写的是越南如何忘信弃义杀害我边民的消息,我国政府正在提出严重抗议,"局势紧张啊,唉"

往后的日子越来越紧张,团里天天拉紧急集合,各连都在紧张备战,补充新兵,换发新的武器,进行紧张的临战训练,实弹射击训练也渐渐多起来,大家心里也很清楚,也许真的要打仗了.

很快的,有消息传来,前方的部队已经和敌人开战,他们团将作为第二梯队,很快就要开赴战场了.

与此同时,他的转业报告也批了下来,领导考虑了他的情况,允许他转业,可是这时他却毅然做了个决定,收回转业报告,他要和战友们一起上战场,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做逃兵.

很快的,领导同意了他的请求,这时候他也安下心来了,不在考虑其他,每天和战士们一起训练,一起流汗,准备迎接血与火考验那一刻的到来.

连长下令把连队的猪全都宰了,给战士们改善伙食,吃不了的肉就腌起来留着吃,战士们把头发都剃了,训练场上只见一个个的光头,看起来都是龙精虎猛的,一切备战工作都在紧张而有序中悄悄的进行着.

终于,作战命令下达了,按照事先安排好的部署,战士们有序的登上了汽车,踏上了开往战场的旅途,这一去,将改变许多人的命运,有许多人将永远不在回来.

车队缓缓的驶出了营区,保持着一定的间隔驶向边境,夜是黑的,车队排成了一条长龙,远远往去,这只车队就像只明亮的巨龙在缓缓前进.

一路经过换乘火车,然后又换汽车.

两天过后,连队终于风尘仆仆的到达了边境,来到了驻地,这里是个小山村,只有边民的几十栋茅草屋,一切显的还是那么落后,但是,这里也不安宁,因为这里已经是战区了,越南鬼子经常来这里骚扰,当地的老百姓对其是恨之入骨,现在看见解放军来了别提多高兴了,家家都抢着要解放军住他们家里.

安排好住处后,连队马上就马上投入了紧张的临战训练中."只有平时多流汗,才能战时少流血"这个道理谁都知道,此时训练没一个人是偷懒的,大家训练时都很认真.训练之余,连队还安排战士们来到被越南鬼子抢掠过的村庄,一幕幕的惨状在战士们的脑海里深深扎下了根,在战士们的心里埋下了对侵略者的仇恨,他们发誓一定要为老百姓们报仇.

因为机枪连属于配属分队,所以每天都要和配属的步兵连队一起进行连排战术和合练,加强配合的默契程度.

真正战斗的日子终于来了,一天,上级命令四连前去接手三营九连的防守阵地,做为机枪分队,二机连须派出一个排前往配合,可是让哪个排去好呢?连长正在考虑,这时候,薛大全对连长说:"连长,让我带一排去吧,我曾经担任一排长,排里的都是老兵了,他们的情况我比较熟悉,第一仗不容有失,还是让我先打这这一仗吧."

连长考虑了一下:"好吧,老薛,你保重."说着,拍了拍他的肩头.

薛大全对连长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是,我保证完成任务."连长庄重的还了个军礼.

薛大全转身走出连部,来到一排,"一排长,集合一排的战士和我出发.

"是"一排长吹起了集合哨,"一排集合."

很快的,一排的战士们集合在了一起,一排长下令:"向右看齐""报数.""一,二,三.四...."紧张的报数声过后,一排长大声向薛大全报告"报告副连长同志,一排全体人员集合完毕,应到三十一人,实到三十一人,请指示,排长刘卫国."

"稍息.""是""稍息"排长下令后跑步进入队伍.

"同志们.""刷"的一声,队伍立刻保持立正姿势,"稍息."队伍又是"刷"的一下,"我们的任务是协助四连进行阵地的防守,具体怎么配合,我们平时已经多次训练,现在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我要说的是,我们现在是真正的上战场了,我们一定要狠狠的教训这帮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同志们有没有信心?""有."队伍里发出震天的吼声,"我没听见,在来一遍."薛大全大喝,"有,有,有."队伍中再次爆发出雷鸣般的怒吼.

"好,向右转,跑步走."

薛大全带领一排跑步来到四连驻地,四连已经集合好了,四连长正在对四连战士进行战前动员.

带队来到四连队伍前后,薛大全下令"立定."然后跑步来到四连长面前.

"报告连长同志,二机连一排奉命前来报到,应到三十二人,实到三十二人,请指示.二机连副连长薛大全."

"欢迎二机连的同志们,谢谢你们,谢谢你,老薛."四连长紧紧的握着薛大全的手."这是我们应该的."四连长说道:"现在我们可是要真正的在一起并肩战斗了,入列吧""是."薛大全敬了个军礼.转身下令"二机连的都有了,左后转弯,跑步走.""立定"

说完,薛大全转身跑步入列.

"全体都有了."四连长下令,"向右看齐."队伍中"刷刷"的一阵脚步声."向前看""啪"的一下,队伍顿时成立正姿势站好,一切动作都是那么的标准,那么的无可挑剔.

"向右转,跑步走."

"哗哗"的脚步声响起,队伍出发了.

四连来到阵地,四连长正准备前去找九连长办理阵地交接手续,之见阵地上到处硝烟弥漫,显然他们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九连长正带领着战士们整理弹药,看见他们来了,九连长马上迎了过来,"终于把你们给盼来了."九连长泣不成声,"还好,阵地没在我手上丢掉,你们看,我的战士就剩这么些人了,我真怕我挺不到你们来啊,现在终于好了,你们来了,我也安心了."四连长紧紧的握着老战友的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好半天,四连长对九连长说:"老韩,现在我们来了,你放心吧,你交给我们的阵地我保证不会交到敌人手中."

九连长抹了抹眼睛,说:"来,我先带你们熟悉阵地."

熟悉阵地过后,九连长握着四连长的手说:"老刘,我走了,你保重.""保重."九连长和其他干部一一握手告别,敬了个军礼,转身集合队伍,"九连集合."九连的战士们集合站好,他们曾经日夜朝夕的战友们都倒在了这块阵地上,只剩下几十人的队伍显的是那么萧条.

"向阵地告别,敬礼!"九连长大喝.九连的战士们"刷"的敬起了军礼,目光依然那么的坚毅,那么的刚强,"再见了,亲爱的战友们!"心里都在默默的想.

"礼毕."战士们把手放下,"向右转,齐步走."

"敬礼."四连长下令.四连的战士们向他们敬起了军礼,在一个个抬起的手臂前,九连的战士们走的是那么的坦然,他们接受着战友的敬意,这是对英雄的敬礼.

(我觉得这张图片很好的表达了我心中的敬意,借用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照片上的人是当年老山“硬骨头排”的排长,姓名已被遗忘。


当年他的一个排的战友在一场老山守卫战役中全部牺牲!仅存他一人还被炸瞎了双眼,他当时还不知道周围的情形,不知道战友都以离他而去,包括给他包扎的卫生员,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靠手雷坚持着战斗,随后又身中3枪,援军到来时,他已昏迷不醒,但是就在他被救援队救醒后,他竟然奇迹般的站了起来,把全排弟兄们的名字点了一遍,直到发现


没有一个答应他的,他知道了一切。。。默默的抓起身边自己的枪只说了一句话:“弟兄们,老哥给你们报仇!”说完就朝有枪声的地方走去!


随救援队一起来的联合国的观察员抓住这个时机给他拍了这张照片,随后和医生一起强行麻醉了他,把他送到了后方,事后观察员说:“我只来了一天,但我已经知道这场战争的胜负了,我看到了一个标准的中国军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