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1月26日国际金融市场发生剧烈动荡,美元对世界主要货币全线下跌。而这全因25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所所长、中央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余永定关于外汇储备管理的一次内部讲话。


11月25日上午,余永定在上海财经大学受聘兼职教授并作学术讲座,此后在回答听众关于美元下跌对中国外汇储备影响问题时,提到根据美国资料,在中国5000多亿美元外汇储备中,美国国库券占不到2000亿美元。


他表示,且从数据看,美元资产所占比例减少,因此中国是充分考虑到分散风险的。


因是当场即兴学术问答,余永定不希望媒体报道。但仍有一个“热心”的记者转身就把此番言论流传出去,过程中还被演绎为中国开始抛售美元,于是立刻在国际市场上掀起轩然大波。



反映中国影响力日增



其实中国减不减持,数量上不见得那么重大。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数量远远少于日本。到去年10月底,日本拥有7152亿美元,而中国为1746亿美元,只及其四分之一。同美国整个庞大的国债市场相比,更形单薄。聪明的中国货币当局决无可能运用这些有限的金融资源来作摧毁美国的武器。反倒是日本曾数次公开威胁要抛售美元,并且因其拥有数量庞大,也确实有影响美国金融市场的能力。


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就曾在1997年6月23日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中承认,日本曾有好几次试图抛售美元以报复美国。第二天的《金融时报》社评,立即称之为“戴面罩的攻击”。


即以最近而论,日本在9月和10月连续减持。而中国反倒是增持。同时,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报告,拥有大量美元财富的石油输出国家也早已在过去3年中大量减持美元。但市场对这些事件的反应,远不如这次风波。在笔者记忆中,这是第一次一个中国人的讲话,引起国际金融市场如此大的风浪。原因无他,中国经济实力已到了足以影响全球的地步。余永定是正巧在最敏感的问题上,展现了中国蒸蒸日上的全球影响力。



余永定捅破窗户纸


仔细来看,余永定说的,完全是美国方面的材料,并没有什么秘密。中国有这么多的外汇资产,面对有增无减的美元风潮,理所当然要采取风险管理措施。国际社会对此根本就是心知肚明。


余永定把这层窗户纸捅破,指出中国已“充分考虑到”风险因素,不过是回击所谓“中国外汇储备严重缩水”之类的天方夜谈。这对抬升公众对中国金融政策的信心,极为有利。


进一步看,余永定还透露出若干重要的信息。第一,面对国际金融乱局,中国一定会毫不犹豫出手维护本国利益,所谓该出手时便出手。中国在重大国家利益问题上,一定不会屈从国际压力。中国稳健地用分散化来管理储备资产风险便是明证。第二,中国虽然是重锤在握,但又一定会谨慎从事。


中国持有的大量美国国库券,对美国来说一直是个心病。早在2002年,所谓的“保卫美元联盟”便鼓吹中国日益增加的美国国库券会成为对美国的威胁。几乎在余永定讲话的同时,笔者在英国,也有不少国际通讯社来询问中国会如何处理持有的美国国债。


从余永定讲话来看,中国在做法上相当稳健。去年1月到10月,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库券增加了180亿美元,而同期的贸易顺差不过109亿美元。


可以说,除小幅调整外,中国完全没有抛售美元的意向。这里透露的信息是,中国既要坚决保卫国家利益,但也无意追杀美元。这点事关重大。因为美元动荡的根源是美国的双赤字。短期内,美国仗其国际储备货币国地位,可以通过发行美钞来为赤字融资。但国际投资者的资产组合中,美元不可能无限增加。在某一临界点,他们必然要转向其他货币,以维持资产组合平衡,分散风险。


于是美国将被迫提高利率以劝诱国际投资。在利率节节升高以后,美国泡沫严重的房产市场势将受挫。而房市崩溃,会连串引起整个经济的危机。在这一组事件链条中,关键点是国际抛售美元。


鉴于中国经济日益高涨的影响力,如果一旦证实中国开始抛弃美元,很有可能引发国际抛售美元风潮。这也正是美国朝野对中国是否会抛售美元极为敏感的原因。


可以想见,围绕这一问题形形色色的“关注”,或多或少含有美国方面想对中国政策底线“摸底”的成分。现在中国国内媒体对外联系已极为复杂多样,那个“过度”热心的记者,无意间成了这种“摸底”活动的一部分,也未可知。



中国逐渐亮出底牌


所幸中国政府内部以及诸如余永定这样的“大内”智囊,显然对这一问题了然于胸。余永定的应答实质上十分谨慎,也比较得体。从他透露的信息看,中国对同美国合作解决国际货币动荡留有余地。


国际间一些评论,把人民币升值问题过分渲染,造成一种印象似乎目前有千万亿美元压境,人民币危在旦夕。而一旦人民币顶不住压力被迫升值,中国必将出口萎缩,金融崩溃,经济一败涂地。这种说法掩盖了最基本的事实,即现在实质上是美元一日三惊,美国方面胆怯心虚。而人民币却是蒸蒸日上,地位优越。


对中国来说,最优的策略是从这种优势地位出发,巩固和扩展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和积极争取中国参与国际金融规则的制定。


目前中国官方事实上也大体在沿这一思路应对人民币汇率问题。笔者接触下来,中国官方大体已亮出这么一些底牌。


第一,人民币定值过高还是过低,根本不是问题之所在。当前国际货币的混乱,根源在美元。更具体地说,在美国国内过度的消费。


第二,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应当纠正国内政策的失败,特别是过度的财政赤字。


第三,中国无意损害美元国际主要货币的地位。但国际金融架构应当进行改革。中国在这一过程中,愿意通过国际合作,共同努力使美元避免全局性的危机。这种国际合作,包括美国减少双赤字,欧洲减少劳工市场的刚性,而中国大力提升金融体系的素质,等等。



国际金融大变局浮出水面


毫无疑问,在当前国际货币风潮中,人民币是最大的赢家。几乎在一夜之间,人民币成了公认的世界主要货币,国际地位锐不可挡。中国政府当前面临的问题是,怎样使人民币这种优势地位长期化、制度化,而不是轻易地调整汇率水平或汇率制度,一下用完千载难逢的机会。


如果笔者对中国政府以国际合作为重点的人民币汇率战略观察正确,可以相信中国的下步行动,会集中在国际折冲和合作,而不是单方面改变人民币汇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