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龙吼红河:徒手勇夺机枪的战士

剑客888 收藏 92 28092

龙吼红河:老街外围攻坚战(4)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徒手勇夺机枪的战士


在攻打老街的战斗中,我14军40师一团一营、三营避开老街越军的防御正面,从侧翼对敌进行包围攻击,担任穿插任务的二营则穿插到老街的身后,在阻击后援越军的同时由南向北兜着老街守敌的屁股与兄弟部队一起展开向心攻击。为摧毁越军的一个火力点,我二营六连三班副班长罗正和冲在最前面,他只身闯入越军阵地,不顾越军火烫的枪管, 徒手勇夺越军机枪,为保证部队顺利发起攻击,立下了头功。战斗已过去多年了,但勇士在战火中的雄姿却不时浮现在我的面前----

2月16日夜里,南溪河水在静静的流。担任穿插任务的二营六连正在渡场等待渡河,准备投入围攻老街的战斗。一排三班担任连队的后卫警戒任务。当全连开始渡河时,三班的战士们正待在山脚下一个高地上, 监视着渡场周围的情况。 三班副班长罗正和提着56式班用机枪,冷静地注视着南溪河水。他睁大眼睛想看一看先头过河战友们渡河时的情景,可惜月光太暗了,他拼命瞪大眼睛还是看不到什么,只能隐约地看到南溪河象一条银灰带子,伸展在面前。他眇了一眼身边的副射手符开龙,抚摸了一下手中的枪身,抬头看了看河对面的山头,只见夜幕里的高地象一条巨蟒卷缩在那里,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他在想象着每个山头上越军可能修筑的碉堡、战壕、工事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排三班接到了开始渡河的命令,三班的战士们登上了橡皮舟,罗正和推了一把船体也上去了。橡皮舟在河面慢慢的滑动,舟船兵们拽动拖舟的绳索,往对岸行驶,河水轻轻拍击着橡皮舟,发出不大的响声。到了对岸,战士们踩着一块大石头登岸。前面是一道高陡的土坡,大伙你拉我拽,一个个爬了上去。上面有一条沙土公路,六连穿过公路,顺着一条小路插到一条大箐沟,全连成一路纵队前进。敌人设置的障碍已被前面尖刀班排除了,通道已经打通。罗正和抗着机枪走在全连的面后殿尾。黑暗中他只能看着前面人左臂上的白毛巾,紧跟着队伍向前进。 在阴暗的箐沟中,部队要经常停下来判断方位或是排除障碍,再跑步前进。沟底有不少积存的水洼,时而是沙石,时而是烂泥,十分难走。战士们在停下来时,胶鞋上粘了很多泥巴觉得很重。他们穿的胶鞋,在鞋底的夹层有钢板,比一般的胶鞋要重,这是战前我军为作战特制的,因为越南军在我边境一带埋设了大量竹签阵和铁签陷井,穿着它会起到防护作用。全连在大箐沟中走了很长时间,队伍折向右边山上攀爬,箐的另一边紧挨着一片旱谷地。谷茬稀稀散散,显得有些荒凉。旱谷地的上面,是一片茂密的竹林,竹竿有姆指粗细。林中有人工开辟的一条不宽的林间小路,是越军对我边境进行侦察时常走的一条秘密通道。踏着枯败的落叶,头顶只有一道灰暗的缝隙,好象在山洞里行进,不小心就会被竹根绊个跟头。

在竹林里穿行了很长时间,才到达待机地域,六连长命令二排停下在竹林中待命。连队今晚的任务是攻打二十号、二十一号高地,三排是主攻排,二排是连的预备队,三班是后卫,随二排一起行动。他们在竹林中停下来,三班副罗正和倚着竹子坐在地上,他不停地摆弄着手里的轻机枪。这挺56式班用机枪,他还没有使用多长时间,只是在临战前才接手的。他本来是用冲锋枪的,因为三班没有机枪手,他就自告奋勇起当了机枪射手。他从来没有用轻机枪打过实弹射击,训练中他专门向别班的机伧射手们求教了机枪射击要领。他晓得机枪的火力比其它枪要猛,在战斗中可少不了它。 这时,东边山上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打破了林中的沉寂,那是兄弟连队的战斗打响了。紧接着,在上边不远处, 他们连攻击二十号高地的战斗也打响了,“突突----,哒哒哒----!”四周到处都是密集的轻重火器射击声,随风飘来了呛人的硝烟味,大家的心也伴随着阵阵枪声紧张地“突突”跳了起来,这毕竟是真刀真枪的实战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轰---咣---轰---",轻重机枪声夹着手榴弹和迫击炮弹的爆炸声。子弹嘶鸣着从头顶飞过,不时有打折的竹枝和断叶落了下来。激烈的战斗大约进行了有30多分钟,待命的二排和三班接到向前运动的命令。他们猫着腰爬到山顶,只见副连长巫帮根正紧张地指挥三排战斗。对面有越军的一挺机枪正疯狂地叫着,打得全是曳光弹,织成了一张红色的火网,封锁住了三排进攻的道路。 “重机枪,把敌人的火力压下去!”副连长大声的吼着。 机枪班长李信带着重机枪班,刚刚跃出战壕就倒下了。连长王德风命令二排加入战斗,命令三班归回一排建制,回到竹林边待命。三班撤回竹林边上,听到三排的几个伤员躺在担架上痛苦的呻吟,他们渴望投入战斗的心情更强烈了,“狠揍这些白眼狼,为受伤的战友报仇!”

王连长和排长们研究了当前敌情,从越军这个火力点的枪声来判断,是一挺重机枪或者班用机枪,位置就在这二十号高地的反斜面,因为雾大观察不到它。它封锁着主攻分队进攻的道路,攻击分队被阻在高地上的一条狭窄的交通壕中,出不去,进不了。必须不惜代价打掉这个威胁最大的火力点,全连才能巩固二十号高地上的既得阵地,才能继续向二十一号高地发展进攻。 王连长令一排投入战斗,一排长周绍荣喊了一声:“跟我来!”带领全排从山顶上的交遖壕里做接敌运动。交通壕很窄,只能容单兵一人通过,壕外又遭到越军三个方向交叉火力的封锁,他们只能在壕中低姿前进。越军那挺机枪仍在吼叫着,三排、二排又有几个同志负伤倒下了,伤员必须由交通壕中才能背下来。无奈,一排只得后退 几步,蹲下来让伤员从头上通过。 周排长令火箭筒手居高临下向越军阵地发射了两枚4O火箭弹,乘着火箭弹爆炸的瞬间,一排长命令一班向右、三班向左,兵分两路从山腿两侧斜坡向越军的火力点包抄过去。班长杜伦志首先跃出战壕,紧接着是三班副长罗正和,在他的后边是副射手符开龙。他们为了避开正面越军的火力杀伤,他们跃出战壕后立即卧倒,顺着山坡连滚带爬地翻了下去。这里长满了野草荆刺,他们在滚动中都被划伤,情况危急下也顾不上疼痛了。罗正和看到班长在自己的前边,他想:“班长要指挥战斗,还是个团员,而自己是党员,共产党员应该冲锋在前!”他想着就三步换作两步冲到了前面,副射手也紧跟在他的身后。行进中只听见子弹在头顶“嗖嗖”地飞过,枪声象炒豆般响成一片。他们朝着机枪响的方位前进了大约有五十米,看见有一道交通壕,他们急忙跳到壕里。罗正和对符开龙说;“你在这等一下,告诉后边的同志们从这下去!”说完,就一个人从战壕中往前冲去。跑不多远,交通壕向右拐去。罗正和跃出战壕,朝着越军机枪响的位置,以低姿跑步前进。跑了十多步,前面又出现了一条,向前伸展的交通壕。他眺进壕中继续前进。“哒哒---” 越军的机枪就在附近响了起来,罗正和停下来仔细听着搜索着。原来,就在前边十来米处,有一个圆形机枪工事,越军的一挺班用机呈四十五度仰角,正得意地向六连的攻击方向叫着。一直找不到的火力点,原来就藏在这里。他刚要跳出堑壕,只听符开龙喊道:“先用手榴弹炸!”不知何时他的副射手也上来了,罗正和收主脚点了点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罗正和顺手甩出一颗手榴弹,只听“轰”的一声,工事里冒出一股爆烟。这突然的打击,使工事内的越军晕头转向,越军懵了,机枪也短暂停止了叫唤。罗正和趁机跃出战壕,他端着机枪,对准敌人准备扫射。可是他抠了一下扳机没打响,心想:糟糕,机枪出故障了!他一手提着机枪,不顾一切地向前扑了过去,副射手符开龙,紧紧跟着副班长罗正和跃出了战壕。他看见副班长从越军的机枪工事的右侧扑上去,左手提着自己的机枪,右手一把抓住了越军的机枪枪管,越军机枪射手两手紧紧抱着机枪和副班长拼命争夺。可能因为枪管烫手,罗副班长松开了 ,他利用居高临下的地形优势,提起右脚向越军机枪射手的太阳穴狠狠踢去,因为鞋底有防护钢板,力道很重,那名越军应声倒地。正在这时,突然从工事里飞出一枚手榴弹。手榴弹是越军的副射手投出的,手榴弹碰到罗副班长的肩膀上又落到地上,正好在他和副班长之间,符开龙大喊了一声:“副班长---”,就卧在一棵大树下。随后只昕一声巨响,手榴弹爆炸了。罗副班长可能牺牲了,小符他猜想着,难过得流下了眼泪。符开龙刚抬头,只见一双小睛正在工事沿贼溜溜地在查看他那颗手榴弹爆炸的效果。符开龙见了胸中怒火顿起,他把身上仅有的三颗手榴弹都投向了敌人机枪工事。怎么办?他身上只剩下几百发机枪子弹,再没 别的武器了。这时,因为罗正和一脚踢倒了越军机枪射手,越军的机枪不响了,三班长、一班长带领战士们攻了下来。符开龙沉痛地向班长报告:副班长牺牲了---”听到噩耗,周围的战士们怀着仇恨,向还在顽抗的两个越军一齐开火。两个越军在集密的弹雨中顿时了账,尸体上不知道有多少个窟窿眼。 忽然,在堑壕里另一头响起“哒哒---”的枪声,有机枪打了一个长点射。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同志们,冲啊!”三班长、符开龙高兴地跳进了工事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越军的机枪工事是圆形的,向四周都可以发扬火力,中间是一个馒头形的大土包。符开龙转到土包的另一边,看到副班长罗正和端着机枪刚刚打死一个越军。那名越军歪倒在血泊里,冲锋枪也丢在一边。符开龙惊喜地喊道:“副班长,你还活着!” 他擦了一把兴奋的限泪,弯腰拣起越军的冲锋枪和副班长一起战斗。原来,当工事里的越军投出手榴弹的一瞬间,符开龙滚向左边树下,罗正和滚向右边一个塄坎下,两人都没有被手榴弹伤着。罗正和也认为符开龙牺牲了。当符开龙投出的手榴弹的爆炸声他听到了,伹是他还以为是越军向他投弹。这时候雾已散了,罗正和看见前边不远处就是一片越军的营房。他想身边是越军的工事,前边是越军的营房,自己手中只有一挺打不响的机枪,怎么继续战斗?这时,他感到右手掌钻心似的疼痛,他伸手一看,原来被敌人机枪枪管烫起一溜水泡。他又看手里的机枪,不禁乐了。机枪哪有什么故障,原来是枪保险没有打开。唉,太紧张了!他迅速打开枪保险,照着越军营房打了两个点射,未见房中有人出来。他提着机枪,小心地绕着越军的圆形工事走了几步,发现有一个通往工事里去的豁口。罗玉和从豁口中跃进工事里,对着工事中圆形的大土包又打了一个长点射,他以为那是越军的一个掩蔽部。当他听到战友们已经来了,就大声喊道:“同志们,冲啊!”他绕着工事中间那个大土包搜索,忽然看见迎面一个越军揣着冲锋枪正准备向他射击,他眼疾手快,先敌开火,击毙了这个拿冲锋枪的越军。这时,副射手符开龙就到了他眼前。

高地上的越军火力点被六连指战员清除干净后,王连长指挥着全连从高地上压了下来,同山凹部里混乱的越军展开激战。三班副罗正和见越军的营区一栋栋敞开的茅草棚里有越军的床铺,床上还挂着蚊帐,在草棚后边还挖有一些猫耳洞。他对着每一个草棚打出一个长点射,对每一个猫耳洞打一个短点射,然后换了一个弹盒,顺路向二十一号高地搜索前进。正走到一条小路的岔口,他突然发现在前边三十多米处,有两个越军正在操作一门无后坐力炮。罗正和立刻向这两个越军扑去,这俩越军见中国士兵来到眼前,一时措手不及,见势不妙,只好丢下火炮跳入交通壕中溜了。罗正和想到:自己端着机枪,在交通壕里行动不便,必定追不上敌人。他观察了一下地形,估计这两个家伙一定会向二十二号高地逃跑,便架好机枪,瞄向通往二十二号高地前的一段小路。等了一会儿,果然那两个越军三摇两晃地现在小路上。罗正和瞄得准准的,“哒---哒---”,连打了两个点射,两个越军应声栽倒了。 经过数小时的激烈战斗,六连已占领了二十号、二十一号高地,全歼守敌,和兄敌连队完成了对老街外围的攻坚战斗,老街之敌已成为瓮中之鳖!



本文内容于 2007-6-21 8:44:30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