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疑云突现 第二十九章 恨别离

天目飞龙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龙天,龙天,过来”,赵中华在接了个电话之后,脸色都变了,急切的召唤着站在钱艳薇身边的龙天。 “哎,赵队,什么事?”,龙天连忙跑到了赵中华身边。 赵中华把龙天拉到了一边,低声地说道:“龙天,刚刚局长那边打来电话,让你赶紧过去一趟”。 “是江局吗?他有没有说什么事情啊?”,龙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龙天,龙天,过来”,赵中华在接了个电话之后,脸色都变了,急切的召唤着站在钱艳薇身边的龙天。


“哎,赵队,什么事?”,龙天连忙跑到了赵中华身边。


赵中华把龙天拉到了一边,低声地说道:“龙天,刚刚局长那边打来电话,让你赶紧过去一趟”。


“是江局吗?他有没有说什么事情啊?”,龙天有点奇怪了,他作为一个小小的重案组副组长,一般情况下,和局长是很难得见面的,如果有任务的话,也只是下到刑警队一级,再说了,上面还有组长老华呢,如果真有任务安排的话,怎么可能单独召见一个副组长呢。


“是啊,我也问了,但江局没有明说,只是让你马上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赶到局长办公室,说是有人找”,赵中华并没有说实话,刚刚江局长在电话里已经告诉他那人是谁了,但赵中华怕龙天有情绪,所以没有说出来,对于龙天,赵中华还是非常了解的。


“好的,我马上去”,龙天说完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脱下了白手套,不经意地用它抹了一下脸上的汗。


开上刑警队的桑塔那,十五分钟后,龙天已经走到了局长办公室的门外,他的心在嘣嘣直跳,他一路上都在想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人要见自己,而且还要江局长亲自打电话。


“报告”,龙天在门外重重地喊了一声。


听到屋内局长的回话,龙天整整衣领,推门走了进去,这是他第二次进局长办公室,第一次是在03年刚分配到局里不久,当时他刚刚到刑警队才个把月的时间,就破了一个大案子,江局长亲自召见,狠狠地把他表扬了一番。


“江局”,龙天对着宽大办公桌后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敬了个礼。


不过当他看到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一个中年女人时,他惊呆了,敬礼的右手迟迟没有放下,脸色也随之阴暗了下来。


“阿---姨”,龙天这一声喊得非常勉强,因为沙发上坐着的那个女人就是白云的母亲陈美珍,在龙天的眼里,现在的陈美珍就是封建残余的代表,是二十一世纪的“焦仲卿之母”,是新时代的“陆游之母”,她从中扮演了一个非常恶劣的“棒打鸳鸯”的反面角色,说实在的,要不是出于礼貌,要不是江局长在场,龙天真的不愿意喊这一声。


“龙天啊,这是白云的母亲,你应该认识,她找你有事,你们先谈着,我出去看看”,江局长的脸色也不太好看,龙天估计在自己未到的时候,陈美珍肯定也和江局长说了些什么。


一个面无表情的站着,一个架着脚坐着,原本的“丈母娘”和“毛脚女婿”,就这样互相看着,两人都不说话,沉默了好几分钟。


“龙天,今天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不要再想着我们家白云了,她让我转告你,她已经不再爱你了,你好自为之吧”,陈美珍终于打破了沉默,话一出口就给了龙天致命的一击,但她说话的时候不敢看龙天的眼睛,因为龙天的眼里有火光。


“我知道,这肯定不是白云的意思,如果她真的不爱我了,她为什么不亲口告诉我?”,龙天很不客气,一下就拆穿了陈美珍的谎言,在龙天看来,眼前的这个领导干部实在是有点虚伪加愚蠢。


“龙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跟你直说了吧,白云不会再见你了,也希望你也不要再去纠缠她,她已经有心上人了,而且,我今天来是给白云调动工作的,你不要再有其他的想法,老老实实的干好你的本职工作,我知道你们农村人能有份这样的工作很不容易,你好好珍惜吧”,陈美珍的话也非常不客气,而且语气中似乎带着一种威胁的成分,这一点龙天已经听出来了。


“哼,我明白,我是从农村来的,没有高官背景,没有家财万贯,但我也告诉你,不要把‘农村人’三个字挂在嘴上,你我都是党员,不会不明白我们党过去的历史吧,还有,我也希望你们也能明白,不要为了一点名利就拿白云的幸福做交换,这样的行为让人不齿,我不会放弃白云的,只要我一天见不到白云,我就一天不会死心,想怎么做你们随便,大不了我脱了这身警服回家种地去”,龙天生平最恨别人威胁他,他可不管对面坐着的女人是什么领导干部,是什么高官的家属,牛脾气一上来天王老子的面子都不给,刑警队的人都知道他的耿直脾气,在他的身上有着农村人的朴实和真诚,这也是为什么局里的领导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从进门看到陈美珍的那一刻起,龙天的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来者不善”,这是龙天在心里对陈美珍的评价,果然不出所料,对于自己和白云的恋情,阻力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龙天在与白云交往的时候,也曾经听白云提起过,说是家里面给她介绍了不少高干子弟,但她都没有同意,她告诉龙天这辈子非他不嫁,让龙天非常地激动和开心,没想到才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这根用来打散鸳鸯的“大棒”来势竟然这么凶猛,先是白云莫名其妙的“失踪”,现在这根“大棒”竟然抡在自己头上来了,龙天当然不能束以待毙,对着陈美珍,他说话也很不客气,特别是陈美珍那种高傲的姿态,和不可一世的样子,让龙天很是不屑,当然更多的是恼火。


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江局长,发现屋里的形势不妙,赶紧推门走了进来,眼前看到的情景就和“斗牛场”没什么区别,两人的眼睛都红了,特别是陈美珍,她的脸色发白,胸部在剧烈地起伏着,龙天的几句话戳到了她心中的痛处,揭穿了她的短处,让她没办法下台了,她气乎乎地盯着龙天,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龙天,你先出去吧,一会儿我让赵中华找你谈谈”,江局长一看眼前这情势,知道沟通已经失败了,为了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他赶紧支开了龙天,由他出面摆平这件事情。


“哼”,龙天的鼻子里响了一声,悻悻的走出了局长办公室。


“啪”,龙天对着自己的办公桌狠狠地砸了一拳,这张可怜的办公桌,每次龙天心情不好的时候,都要承受龙天的重重一击,估计再有几次的话,这张办公桌要“光荣下岗”了。


赵中华走了进来,他也是刚刚从现场回来不久,龙天和白云的事情,他已经听刘小东提起过了,和刘小东一样,他也很无奈,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根本没有办法去帮助龙天,毕竟白家的背景在目前的静安市还找不出几家来。


刚刚在现场的时候,赵中华一听是陈美珍在找龙天,他就知道情况不妙,以他对龙天的了解,龙天肯定是不会屈服于淫威之下的,他很担心龙天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傻事来,而且是在江局长的面前,万一龙天的情绪失控,一个大好青年的前程就这样毁了,所以龙天走后,他也连忙交待了一下现场的工作,然后急匆匆地赶回了局里。


“龙天,算了吧”,赵中华拍了拍龙天的肩膀,他想安慰几句,不过他知道龙天不会听的。


“赵队,我只是觉得他们也太不象话了,凭什么阻止我和白云恋爱,就凭他们的干部身份?”,龙天毕竟走出校门才两年时间,对于社会上的一些恶习他从心里没办法接受。


“龙天啊,听我说,有些事情不是咱们能理解的,你还年青,未来的路还很长,不要意气用事,这一点我想老刘应该提醒过你很多次了,都是为了你好,你多想想就明白了”,赵中华叹了一口气,其实他的心里也很窝火,只不过他的社会阅历比较丰富,见过的世面也多,所以慢慢地就有些习以为常了,不过他对龙天的执着和耿直也是非常欣赏的。


“谢谢赵队,我知道了”,龙天似乎也明白了赵中华话里有话。


对于现在的龙天来说,他真的没有多少资本去争取白云,论金钱,他一个月也才两千多工资,论地位,他只不过是刑警队一个小小的副组长,论家庭背景,一个很普通的外地农民家庭,所以有时候龙天静下心来想想,自己的确与白云在这几方面相差太悬殊了,自己之所以能获得白云的芳心,凭的就是一颗真诚的心,除此以外呢?龙天找不出自己哪点能配得上白云的,而在特别看重所谓的“背景”的江州和静安,类似于龙天和白云之恋受到重重阻力的事例,其实并不鲜见,往往“背景”两个字就能拆散一对对生死恋人。


在局长办公室里,他与陈美珍的争吵,其实也是一种非常无奈的反抗,他知道只要陈美珍翻脸,她可以随时给自己穿几只小鞋,不要说几只了,就是一只也不是他龙天能承受的,想到这里,龙天的心里不禁也开始有了一丝的忧虑,他想起了在新化老家田间地头忙碌的父母,还有快八十岁的老爷爷,一把年纪了也还在帮着下地干活。。。。。。


“唉。。。。。。”,冷静下来的龙天长叹一声,点上一根烟,靠在椅子上发呆,脑子里乱得一塌糊涂。


随后传来的消息让龙天近乎于绝望,陈美珍真的是来帮白云调动工作的,调到哪儿了?龙天暂时打听不出来,局人事科不肯告诉赵中华,说是局长交待的,龙天知道肯定是陈美珍给了点压力,看来自己与白云的关系真的已经走到了尽头,可能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拿出手机,掀下了“1”号键,电话那边传来的竟然是“你好,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停机”,是“停机”,而不是“关机”,龙天开始绝望了,他打开手机里的通信录,在白云一栏上默默地看了好久,看着这个熟悉的名字,看着这个倒背如流的手机号码,用有些颤抖的拇指按下了“删除”,然后把手机丢到了办公桌上,闭上眼睛靠在了椅子上。


下班的时候,龙天走进了六楼的网监大队,看着那张熟悉的办公桌,还有空空的椅子,他没有理会网监同事的询问,只是默默的坐在白云坐过的椅子上,轻轻地抚摸着面前的这张熟悉的办公桌,眼中闪烁着泪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